11月20日消息,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特拉华州法庭作证时表示,他对推特的接管和重组已基本完成,他本人将在下周末之前减少在该公司停留的时间,其组建的改造过渡团队也将逐渐退出。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马斯克担任推特首席执行官的最初几周里,他邀请了许多亲密朋友担任顾问帮助改造推特,包括风险投资家大卫·萨克斯(David Sacks)、杰森·卡拉卡尼斯(Jason Calacanis)和斯里拉姆·克里希南(Sriram Krishnan)等人。而在过去几天里,这个团队已显得不再那么活跃。上周在推特位于旧金山总部举行的全体会议上,这些顾问都没有发言。在最初充满热情地使用该平台为马斯克带来的改变欢呼之后,他们也逐渐减少了发声。

在接管推特初期,马斯克的得力助手几乎无处不在:曾与马斯克共事于支付公司PayPal的萨克斯与推特产品团队共同讨论创意,而曾在红杉资本任职的卡拉卡尼斯则帮助安抚广告商和营销人员。克里希南之前曾在推特工作过,他帮助马斯克确定了产品和工程团队领导人,始终在马斯克手下负责工程业务的贝纳姆·礼萨伊(Behnam Rezaei,)曾与克里希南密切合作。

在马斯克收购推特交易完成后的几天里,这三人都出现在推特办公室里。起初,他们发推文热切地讨论自己参与推特的改造,比如卡拉卡尼斯和萨克斯在与投资人查马斯·帕里哈皮蒂亚(Chamath Palihapitiya)和大卫·弗里德伯格(David Friedberg)主持的播客中讨论了这一问题。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卡拉卡尼斯、克里希南和萨克斯以及另外两位更低调的风投人士被添加到推特的内部Slack账户中。后两人分别是SpaceX董事会成员、Valor Equity Partners创始人安东尼奥·格拉西亚斯(Antonio Gracias),以及马斯克的前顾问、现任Valor Equity Partners风险投资合伙人萨姆·泰勒(Sam Teller)。

在参与接管推特的过程中,这些人超越了风投的传统权限。风投通常不会扮演与自己投资初创公司无关的重要角色,他们的专长在于帮助处于早期阶段、高增长的企业。推特成立于16年前,并于2013年上市。由于被马斯克斥资440亿美元收购,现在推特再次成为私人公司。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金融学教授安田绫子说,经验丰富的风投们把时间投入到这样一家“历史悠久”的公司里,这让人觉得“很奇怪”。

但在交易完成后的几周里,推特内部本已混乱的局面变得更加混乱。11月初推出的新验证工具很快就被搁置,因为它使得推特平台上冒充名人的虚假账户数量激增。数以千计的员工被解雇,但有些人却被错误开除,几天后被请求重新回来。马斯克竭尽全力安抚惊慌失措的广告商,甚至谈到了破产的可能性。

通过多年的社交活动和相互投资,卡拉卡尼斯、克里希南以及萨克斯最终赢得了马斯克的信任。马斯克帮助资助了Mahalo,这是卡拉卡尼斯于2007年推出的、现已关闭的搜索引擎。萨克斯的风险投资公司Craft Ventures投资了马斯克的几家公司,包括隧道挖掘创企Boring Co、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以及特斯拉。据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上的个人资料显示,克里希南以个人名义投资了SpaceX。同时,他的雇主Andreessen Horowitz也为马斯克提供了融资,帮助将推特私有化。

这些人私下与马斯克的关系也很密切。过去,有些推特账户曾假冒卡拉坎尼斯和萨克斯,试图骗取现金和比特币。据知情人士透露,克里希南于2017年加入推特担任产品经理后不久,就收到了马斯克的求助请求,后者希望阻止人们在推特上冒充他。马斯克曾表示,推特上的机器人问题是促使他想要收购和改革推特的原因之一。当然,这也是他试图退出交易的理由。

上个月底,卡拉卡尼斯在他的All-in播客上说:“人们可能会立即说,我会每月支付5到10美元来支持验证功能,不过这有待验证。”自从Twitter Blue的推出受挫后,该播客就没有讨论过这个话题。截至周五,这项每月7.99美元的服务仍处于被暂停状态。卡拉卡尼斯拥有60多万推特粉丝,已经发过42000条推文,是三人中使用该平台最频繁的用户。

卡拉卡尼斯现年51岁,曾是一名科技记者,后来创立了创业加速器和投资公司Launch。在马斯克决定收购推特后,卡拉卡尼斯曾表态愿意执掌该公司。他给马斯克发文称:“让我成为游戏教练吧!推特CEO是我梦寐以求的工作。”10月31日,卡拉卡尼斯在纽约会见了推特的广告商和营销人员。当天早上,他在推特上发文说:“让我们开始工作吧!”不过后来有报道称,马斯克曾派人要求卡拉卡尼斯不要发这么多推文,因为他似乎太过投入产品开发或政策过程了。从那以后,他关于推特的推文越来越少。

萨克斯和马斯克认识的时间最长。他们是在PayPal认识的,马斯克于1999年与多人共同创立了这家支付公司,萨克斯担任首席运营官。萨克斯于2017年创立了Craft Ventures,除了马斯克的公司外,该风投机构还支持贷款机构Affirm和业务分析公司Addesar。11月7日,他在推特上写道,他在推特“没有官方身份”,只是想“提供帮助”。

克里希南现年39岁,是一名出生在印度金奈的美国移民,他似乎拥有与帮助他人直接相关的最多经验。LinkedIn上的个人资料显示,克里希南曾在微软、Facebook母公司Meta以及Snapchat母公司Snap工作过。推特的前同事称,克里希南很合群,但做决定的速度很慢。克里希南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据知情人士透露,对于2017年马斯克提出的冒充问题,克里希南确实试图提供帮助。有一段时间,情况有所好转,但诈骗者不断想出新的欺诈方式。

克里希南于2021年初加入Andreessen Horowitz,担任普通合伙人,专注于加密技术。在Twitter Blue服务推出的前几天,他在推特上为该服务进行了辩护。但从那以后,他一直对这个话题保持沉默。最近,他始终在金奈发帖,他和妻子在那里主持他们的播客直播节目。

马斯克是否能够坚持他的计划,减少在推特花费的时间,还有待观察。他已经宣布将于11月29日重新推出验证功能,并告诉剩余员工,他们需要接受长时间的高强度工作,否则就走人。对于顾问团队来说,马斯克没有这样的强制要求。而且他告诉他们,他们会保住自己的日常工作。萨克斯在11月4日的播客中说:“马斯克是推特首席执行官,他在掌管公司,他是决策者,一切由他做决定。我们只是在帮助一位朋友。”(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