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1日消息,据外媒报道,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计划收购社交媒体公司推特时曾表示,他计划解雇近75%的推特员工,将公司人数精简至略超2000名。

相关知情人士的说辞和公司内部文件还显示,无论推特未来的所有者是谁,未来几个月内公司都可能进行大规模裁员,这一变化可能会对推特平台控制有害内容和防范数据安全问题的能力产生重大影响。

马斯克在收购推特时告诉潜在投资者,他计划解雇推特近75%的推特员工,将公司员工从7500名精简至略超2000名。

即使马斯克收购推特的交易失败,公司也将进行大规模裁员。推特内部文件和熟悉公司决策的人士说辞都表明,现在执掌推特的管理层计划在明年年底前将员工工资削减约8亿美元,这一数字将意味着近四分之一的员工离职。除此之外,推特还计划大幅削减基础设施运行开支,其中包括关闭为2亿多用户提供服务的部分数据中心。

这种大规模裁员也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推特管理层急于将公司出售给马斯克。对陷入困境的公司来说,440亿美元的收购资金无疑是雪中送炭,还能让公司管理层避免亲口宣布裁员。当下裁员势必会打击公司员工士气,还可能进一步影响推特平台打击错误信息、不良言论和垃圾邮件的能力。

数据科学家Edwin Chen曾负责推特平台上的垃圾邮件和健康指标,现在是内容审核初创公司Surge AI的首席执行官。他说,推特一旦进行大规模裁员,几百万用户立即就能感受到。Edwin Chen说,虽然他自己也认为推特存在人员过剩的问题,但马斯克提出的裁员方案“难以想象”,这将使推特用户面临黑客攻击的风险,并暴露在各种不良内容中。

“这将是一种连锁效应,”Edwin Chen说,“你会看到服务水平下降,而留下来的人不具备恢复服务的能力,他们也会完全失去信心,想要离开。”

马斯克预计将在下周五之前完成收购推特的交易。知情人士说,经过几个月的法律纠纷后,双方明显有诚意推进计划。如果交易完成,马斯克立即就会成为推特的新东家。

投行韦德布什证券(Wedbush Securities)金融分析师丹·艾夫斯(Dan Ives)说:“对马斯克来说,收购推特很简单,修复平台很困难。”“要想扭转这种局面,面临的挑战会很艰巨。”

公司治理专家、咨询公司ValueEdge Advisors副总裁内尔·米诺(Nell Minow)表示,马斯克可能正在向潜在投资者兜售公司改造计划,但实施他的提议会面临挑战。

“马斯克必须要证明,如果这样裁员,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米诺说。“他要用什么来代替员工,人工智能吗?”

推特高管在公司全员大会上曾多次告知员工,公司没有立即裁员的计划。今年6月份,在马斯克参加的一次推特全员大会上,有人问及马斯克关于裁员的问题。马斯克回答说,他看不出有什么理由让表现差的人继续留在公司。

就马斯克而言,一旦完成收购,就面临如何让长期挣扎的推特变得有利可图的难题。有关裁员的信息也凸显出马斯克完成公司转型的极端计划。

推特从来没有实现Meta和Snap等其他社交媒体平台所拥有的利润率和规模。马斯克计划将公司私有化,使其不必取悦市场,这也是公司前首席执行官、联合创始人杰克·多西(Jack Dorsey)支持马斯克收购的关键原因。

几个月以来,这场收购交易反反复复,如同过山车一般大起大落,加之双方还诉诸法庭,这让推特遭受重创。公司出现了员工流失、招聘放缓、项目停滞和股价波动等严重问题。

最近,风险投资公司Manhattan Venture Partners普通合伙人安德里亚·瓦尔内(Andrea Walne)认为,推特目前只值100亿到120亿美元,其他合作伙伴正试图退出。马斯克本人在周三举行的特斯拉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他和投资伙伴为收购推特报出的价格“显然过高”。

马斯克表示,完成收购后将放松内容审核标准,并支持恢复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推特帐号。

马斯克告诉投资者,他计划在三年内将推特营收翻一番,并在同期内将观看广告的日活用户数量增加两倍,但没有详细说明将如何实现这些目标。

目前推特估计可盈利的日活用户数量为2.378亿,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6.6%。公司将可盈利的日活用户定义为能看到广告的用户数量。但在双方进行法律诉讼时,向法庭提交文件中所列出的数字要低得多。马斯克方面声称,根据推特自己的数据,只有不到1600万用户能看到绝大多数广告。

此外相关人士透露,这些用户浏览推特的时间在2021年下降了10%,2022年第一季度才略有恢复。

对相关人士的采访和公司文件显示,裁员并重新雇用部分员工是马斯克改造推特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马斯克此前曾表示,他愿意裁员,但并没有公开过具体数字。法律文件显示,他与一位朋友通过短信交流时一致认为,与其他科技公司相比,推特收入不足以证明员工数的合理性。

在为投资者以及兴趣方准备的报告中,马斯克所做出的乐观商业预测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对“臃肿”公司的大幅裁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潜在投资者坦率描述了这种提议,马斯克将其比作杠杆收购,也就是通过大幅削减劳动力和运营成本来实现盈利。

但马斯克对同事们表示,他认为大幅精简公司是执行转型战略的第一步,其中包括引入工作效率更高的员工以及能带来盈利的各种创新模式。马斯克想要拓展订阅业务等新服务,比如让用户付费订阅知名人士发布的独家内容,他声称这样可以带来更多收入。

但推特自己的数据发现,订阅业务可能不会带来营收的显著增加。这是因为平台上浏览广告最多的用户也是最有可能加入订阅服务的人。如果他们开始按月付费,并且浏览内容时不再出现广告,可能反而会影响到推特目前最赚钱的广告业务。

推特去年的员工预算约为15亿美元,其中包括许多高薪聘请的广告销售人员和数千名工程师。公司还投资几亿美元雇人审查平台上有关仇恨言论等违反规则的不良内容。在今年4月宣布出售给马斯克之前,推特搁置了部分成本削减计划。

公司内部文件还显示,推特正在建立一种名为“堆栈排名”的绩效考核系统,要求经理们根据数字曲线给员工打分,这样就会始终将一定比例的员工标记为表现不佳。这一举措遭到了员工的强烈抗议,但推特表示,其他科技公司也有同样的做法。

推特的人事专员曾公开告诉员工,公司不打算进行大规模裁员。但文件显示,在马斯克提出收购推特之前,管理层就已经有了大规模裁员和削减基础设施运营成本的计划。马斯克会在这些计划的基础上进行裁员。首先是裁掉那些被公司人力资源系统认定为“不正常”或评分低于3分(满分5分)的员工,然后再开始裁掉其他员工。

在宣布收购消息的前几周,马斯克和他的律师亚历克斯·斯皮罗(Alex Spiro)向硅谷和华尔街的精英投资者们推销过这笔交易,声称这不仅是改变推特的机会,也是与马斯克合作的难得机遇。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的潜在投资者都从马斯克团队那里得到了同样的信息。

马斯克在这笔交易中最大的合作伙伴包括甲骨文联合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和红杉资本合伙人道格·利昂(Doug Leone)。对冲基金经理肯尼斯·格里芬(Kenneth Griffin)也承诺为收购推特提供不到2000万美元的资金,而埃里森则承诺出10亿美元。

不少潜在的知名投资者都认可马斯克的计划。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与马斯克的代表接触后,总共控制着超过1.4万亿美元资金的私募股权公司普信集团、TPG和华平投资集团都决定不投资。

硅谷一些重量级人物也表示不同意马斯克的计划。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为收购推特融资的过程中,LinkedIn创始人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帮助马斯克联系了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但霍夫曼本人决定不投资。

亿万富翁彼得·蒂尔创办的硅谷风险投资公司Founders Fund也反对这笔交易。蒂尔第一次与马斯克合作是在2000年,当时双方合并成立了支付公司PayPal。蒂尔的同事们表示,他本人极力赞同让马斯克运营推特。

目前还不清楚这些人是不认同马斯克的做法,还是不想掺合这事。

一名失去兴趣的潜在投资者表示,在市场持续低迷后,他担心这笔交易的成本会影响到马斯克本人的财务状况以及特斯拉。

马斯克在宣布收购推特的计划后,还毫不留情地攻击推特及公司管理层,进一步影响到推特股价。马斯克的做法只会让一切显得更乱。

“(这)就像你买了一辆新车,因为不想要它,然后就撞坏了它,”这位人士说。“然后你又说,’我要留着它。’”(辰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