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铜牌“下班”后,倪夏莲要回卢森堡种菜了…

2021-11-29 10:51:46 网易体育

休斯敦世乒赛,58岁的倪夏莲携手搭档杀入女双四强,时隔36年再站上世乒赛领奖台。
无论是女双半决赛输给孙颖莎/王曼昱,还是女单第三轮输王艺迪,都没有影响倪夏莲的心情,她面带微笑,向观众挥手致意,然后走到场边与丈夫托米-丹尼尔逊拥吻。
在大多数人憧憬退休的年纪,倪夏莲依然享受比赛。“我觉得挺好,不是每个奶奶都能打球。”


倪夏莲位于卢森堡的家中,有几块不小的地,前院种花,后院种菜。今年,倪夏莲种得尤其多,院子里果树都有十几棵,她形容“像花果山一样”。
结束每天两个小时的训练,倪夏莲最喜欢打理花园,把它弄得整洁漂亮,这是她享受的田园生活。
在卢森堡,买一颗蔬菜苗要5欧元,不过倪夏莲种了很多,好玩又好吃,她喜欢见证生命慢慢成长,哪怕只是几颗蔬菜。

倪夏莲在社交网络晒出卢森堡家中照片

这些菜成熟了之后,她会把它们送给亲戚朋友,如今她90岁的母亲,两个哥哥、一个姐姐,还有外甥,一大家子二十几号人都从上海搬到了卢森堡。

倪夏莲与家人合影

倪夏莲的家位于卢森堡第二大城市埃特尔布鲁克市,由于倪夏莲为这个国家和这座城市作出过贡献,市长特批给她这块700平方米的住宅地,其式样和布局都是按照倪夏莲要求建造的。
她的家中常年插着鲜花,温馨而富有生机。这座房子里还有不少中国元素,比如画着山水画的瓷花瓶。

在家里,她和丈夫托米-丹尼尔森经常做饭,“中餐西餐换着来,我们都爱做饭”。她经常包上海小馄饨,荠菜馅儿的,这在卢森堡并不好找。
卢森堡是个小地方,小到几乎全国所有人几乎都认识倪夏莲。今年东京奥运会结束后,倪夏莲提着大包小包回国,然后把从东京带回来的礼物签上自己的名字,再一一送给大公、各个部长、医院工作人员,他们都一直在支持倪夏莲的乒乓事业。

1986年,23岁的倪夏莲结束了国家队生涯,人生面临重大的转折。仅仅三年前,她还在世乒赛上拿到女团冠军和混双冠军。然而到了第38届世乒赛之后,倪夏莲不仅失去了主力位置,还变成了陪练。深思熟虑后,倪夏莲退出了国家队,进入上海交大读书。

上世纪80年代,国内掀起一股“出国热”,倪夏莲也赶了一把潮流,1989年她和丈夫林宏伟远赴德国,与拜耳公司俱乐部签约。打遍德国无敌手的状态,让倪夏莲接到了众多欧洲国家的邀约,最终她选择了卢森堡。
倪夏莲与卢森堡大公(国王)在一起

刚刚来到卢森堡,倪夏莲就感受到了这个国家的善意,埃特尔布鲁克市市长彼尔-克劳斯在边境关口久候多时,刚刚见面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那一刻,倪夏莲仿佛重新看到了希望。

“卢森堡本来想让我当教练,那年我26岁。”倪夏莲说,“后来他们意识到我还能打,我也觉得如此,于是就重新拿起球拍,十几年之后我依然很能打。”

在卢森堡,倪夏莲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电视、电台和报纸经常报道她的消息,连过生日都上过报纸。1991年,倪夏莲准备要生孩子,她以为自己可能会被放弃,没想到卢森堡方面这样答复:生完孩子会打得更好。

倪夏莲在卢森堡的家

倪夏莲形容自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我骑自行车,他们都怕我摔倒,30年来他们从来没有拒绝过我。”有时倪夏莲去商场买护膝等东西,老板不要钱,称赞她为卢森堡做了贡献。

有一次,一个汽车品牌在卢森堡做活动,一等奖就是和倪夏莲练球一小时。

作为卢森堡国家级运动员,她受到卢森堡大公近十次接见,受邀参加王宫宴会,2018年卢森堡的国务会议邀请社会名流参加,倪夏莲也受邀出席。

倪夏莲没有辜负卢森堡的厚望,1996年她击败匈牙利选手巴托菲,拿到欧洲十二强的冠军,这是卢森堡第一个乒乓球国际大赛的冠军。之后,倪夏莲连续两年蝉联,并在1998年获得了欧洲女单冠军。

倪夏莲第三次蝉联欧洲女子单打冠军

从1998年开始,倪夏莲进入职业生涯的又一个巅峰,连续三年世界排名进入前五,终于在2000年圆了奥运梦,最终37岁的她还杀进了16强。

然而就在倪夏莲准备回归家庭时,她和林宏伟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陪伴倪夏莲走出至暗时刻的是托米-丹尼尔森。托米曾代表瑞典参加参赛,七十年代后期,托米在澳大利亚有过一段婚姻,九十年代,他又重回欧洲,并取得了德国国籍。
1994年,托米成为卢森堡国家队的主教练,被倪夏莲的表现深深吸引,为了看她的比赛,曾经驱车2000多公里,从汉堡赶到意大利,在他看来,世界上只有一个倪夏莲。
“那个时候我是教练,在我眼里她只是一个球员。”托米说,“最初我们每天的接触就是训练比赛,没有别的意思,更没有想到会组成一个家庭。后来能走到一起,都是顺其自然的事了。”
倪夏莲与丈夫生活照

倪夏莲承认,托米成就了自己。“他比大多数人了解比赛,当然他也很了解我。没有他的帮助,我不可能有现在的成绩。”
2002年,倪夏莲和托米走入婚姻殿堂,生下女儿席琳。至今托米还记得女儿名字的由来,“有一次我们一起去看《泰坦尼克号》,夏莲被感动了,不停地哭。我跟她说,别伤心,你那么喜欢,我们也生一个孩子,就叫席琳。后来我们果真有了一个女儿,就取了一个和席琳-迪翁一样的名字。”
就这样,倪夏莲与前夫的儿子威利还有托米、席琳组成幸福的四口之家。 对于夫妻相处之道,倪夏莲说道:“我有时无理取闹,他都可以忍受,并始终保持风度。所以我很佩服他,自然从内心去接受他。”
倪夏莲全家福

如今,作为倪夏莲的教练,托米常常陪伴倪夏莲在全世界征战。儿子威利成为一名康复理疗师,经营一家运动康复诊所,18岁的女儿读高中。

在家里,倪夏莲和其他妈妈没有太多区别,有一次大儿子跟诊所病人提起自己的妈妈是乒乓球运动员,“看到对方的表情,才知道妈妈是不一样的”。


北京奥运会之后,倪夏莲觉得该休息了,世界大赛都打过了,也没有拿牌的希望。
然而卢森堡乒协仍然恳请倪夏莲出山,毕竟这个国家能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寥寥无几。倪夏莲考虑再三,还是应承下来,她的想法是帮助别人,也是帮助自己。自身价值得到肯定,倪夏莲找到了继续打球的动力。
2012年伦敦奥运会,倪夏莲带着一双儿女参观了奥运村,看着两个孩子乐在其中,她比自己拿到好成绩还开心。
“奥运会是难得的机会,让他们知道了妈妈在干什么,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他们说,妈妈,你要多打比赛,我们要多来。这句话极大地鼓励了我。”

卢森堡东京奥运代表团成员被接见

每当倪夏莲萌生挂拍念头时,卢森堡乒协总是恳求她继续坚持。倪夏莲清楚自己存在的意义,只要继续打球,乒协就能拿到奥委会的拨款,支持更多的孩子打球,因此她无法拒绝这样的盛情邀请。

为了打消倪夏莲的后顾之忧,卢森堡把她的母亲和兄弟姐妹全部接了过去,同时给予她最大的自由度,不再兼职教练,不需要每天去国家队训练,一切顺其自然。


另一方面,随着年龄的增长,乒乓球的包容性让倪夏莲越来越着迷,“每次真正想要离开的那一刻,心里面总会有些不舍。”

而与爱人并肩作战、有女儿陪伴,与一大家人生活在一起,让倪夏莲没有后顾之忧,也是她坚持到现在仍不退役的原因,“我的妈妈90岁身体健康,两个孩子也不用我花太多心思,如果没有这样好的生活环境,我也不可能打到今天。”

就这样,在家人和卢森堡乒协的支持下,倪夏莲一直坚持了过来,2016年里约奥运会她成为卢森堡代表团的旗手。

参加里约奥运会时,倪夏莲跟网坛天王德约聊天,当倪夏莲表示没有让自己受过伤,德约非常惊讶。

其实能做到这一点,倪夏莲的秘诀就是“养生乒乓”,“我的动作比较合理,还有我训练不是很多,累了就歇,在这个年龄,健康、家庭更重要,有空的话就打一打。”

在社交平台分享生活

谈及她为何至今还能保持欧洲一流水准时,倪夏莲非常坦率,“我在上海接受的乒乓球启蒙教育、在国家队经历的高水平训练,才是关键。说得更简单一些,就是一直吃老本呗。”

倪夏莲还喜欢和年轻一代分享经验。“这是一种很棒而且有趣的关系,”倪夏莲说,“他们听了很多关于我的故事,我扮演了很多角色,我是一个妈妈,一个姐姐,一个阿姨,一个老师或者教练。”

2019年明斯克欧锦赛,倪夏莲拿到铜牌,获得直通东京的资格。几十年的大风大浪过来,拿过世锦赛和欧锦赛冠军,倪夏莲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

“我非常幸运,我有一个很好的丈夫,一个很好的家庭,生活在一个很好的国家。他们全力支持我,大公、首相、各级政府、奥委会、乒协,甚至包括我的邻居。所有人支持我,我被爱包围着,这种感觉很棒,让我有充足的动力继续打球。”

倪夏莲与队员们

在东京奥运会上,倪夏莲创造了历史,成为年龄最大的奥运选手,但是她明白,作为一个奶奶级运动员,自己存在很多局限性,身高偏矮,打法落后,没有高质量的旋转,体力远远不及年轻选手,但是胜负无法限制她的快乐。“赢了,就继续打,输了,就度假嘛。”

有时候,倪夏莲觉得乒乓球甚至不算自己的工作,“我不靠它赚钱,也没有人逼我,是我愿意去打球”。

东京奥运会之后,媒体追问倪夏莲,这是不是她最后一届奥运会?

倪夏莲给出这样的答案:“不是没有可能,我只是享受比赛,年轻一代更出色,她们实力更强,更有活力,如果能参与其中,我非常高兴。”

倪夏莲赛后与丈夫亲吻

倪夏莲的成就值得你敬仰,但难以被复制,她说道:“我是幸运的,这种模式几乎不可复制,上了年纪的人,无论海外兵团还是在国内,条件都没我这么好,因此我经常说,我是被爱推动着去打乒乓球的。”

(责任编辑:刘洁_NS652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