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老只盯着欧文啦…论打疫苗,NBA能算西方体育界的课代表了

2021-10-15 09:42:07 后厂村体工队

原文标题:

Sport and the global vaccine fight

原文链接:

https://theathletic.com/2881926/2021/10/13/sport-global-vaccine-fight/?source=twitteruk

原文作者:

The Athletic Staff

译者:

四如居士

*******

当我们回顾全球体育界的疫苗推广情况时,得先从凯里-欧文的案例谈起。

布鲁克林篮网队总经理西恩-马克斯于周二(美国当地时间)证实,队中的29岁全明星球员凯里-欧文并没有接种COVID-19疫苗。欧文因而将球队方面置于两难境地。篮网队的主场在纽约市,按照当地守则,只有接种了疫苗的球员才能够参加主场进行的比赛,参加球队训练。欧文除非挨过了接种疫苗那一针,不然就得在所有主场比赛和球队训练中作壁上观,被扣除工资,并且还留下了一系列未解之谜:欧文接下来会怎么做?当一名顶级球员要缺阵半个赛季时,球队方面该何去何从?

周二,篮网队方面给出了最终处理结果:欧文在接种疫苗以前,不得参与球队的训练及比赛。

“欧文做了一个个人选择,我们尊重他的选择权。”马克斯在一份声明中说道,“受目前情况所限,他无法随时都待在球队。我们不允许球队中有任何非全日出勤的成员。”

目前,欧文的案例是最为瞩目的,在这方面对篮网队造成了重大影响。它所掩盖的事实是,95%的NBA球员都已经接种疫苗。

同样,美国的其他体育联盟,也就是NFL、NHL、MLB,相较于英超均有着明显更高的疫苗接种率。网球运动员的接种率也没有美国体育联盟的运动员来得高。

上个月披露的数据显示,英超仅有43%的球员完全接种疫苗。

所以为什么美国的体育联盟在球员接种疫苗方面取得了更大的成功?为什么各项体育的运动员接种率不尽相同?

The Athletic观察了六种体育联盟,对各自不同的措施进行了分析。

—— NBA ——

NBA就只剩欧文了。

许多球星诸如勒布朗-詹姆斯、德雷蒙德-格林、布拉德利-比尔、小迈克尔-波特都在推广疫苗接种的过程中分享过各自的不同意见,这对于联盟推广疫苗接种造成了一定麻烦。但随着常规赛临近,事实却是:布鲁克林篮网队的凯里-欧文是全联盟有且仅有的唯一一位拒绝接种疫苗,并会对其球队未来造成直接影响的球员。我们来对此进行说明。

在拥有NBA球队的城市中,只有纽约、圣弗朗西斯科、洛杉矶三座城市的当地政府要求住在当地的球员必须在接种疫苗后才能参加主场比赛和球队训练,而对客场球员则是开了绿灯。纽约尼克斯队、洛杉矶湖人队、洛杉矶快船队的工作人员们皆已公开声明其球员们业已全部接种疫苗,在首发小前锋安德鲁-维金斯于本周最终缓和态度决定接种疫苗后,金州勇士队同样加入了上述三支球队的行列中。

周二篮网队方面宣布除非欧文能够全日出勤,否则就无法为球队效力。这使得身为一届总冠军得主,七届全明星赛球员的欧文开始正式让篮网队这支拥有着凯文-杜兰特和詹姆斯-哈登的联盟新贵有着脱轨的风险。当然,欧文基于其对疫苗接种问题的立场,他的选择使得他每缺席一场比赛都会损失大量的工资(根据ESPN的报道,在欧文的案例中缺席一场球的损失是38万美元,欧文本赛季的年薪是3530万美元)。

布鲁克林篮网队于周二宣布,除非凯里-欧文接种疫苗,否则无法为球队效力

撇开球员公会粗暴地拒绝了强制接种疫苗的想法不谈,对于一个报道称大约95%的球员已经接种疫苗的联盟而言,永远不知道总体的努力会不会带来好的结果。欧文的境界和篮网队的处境一结合,便是想成为头版头条的新闻的最佳素材。在全联盟范围的讨论中,就很容易设定一个反疫苗的基调,罔顾事实了。

然而欧文以外也有人点了这把火。有几名球员称自己尚未完全接种疫苗,但是这些球员所在地的当地政府仍然给他们打比赛开了绿灯。但是像检测繁多、联盟方面对球员生活方式的限制,这些问题都被公开说出来了。

华盛顿奇才队的后卫比尔因为触发了COVID-19健康与安全协议而无缘加入美国队参加奥运会,与金牌失之交臂。在一次采访中,房间里坐满了记者。这些记者都要求接种过疫苗才能参加新闻发布会。比尔当着他们面说道:“你们仍然可能感染COVID-19病毒,不是吗?”

有记者回复他道,大家死亡或是送医院的可能性降低了。比尔说道:“好吧,但你们还是可能会感染。”同时,比尔对疫苗不是百分百有效这一事实表达了沮丧之情。


丹佛掘金队的年轻明星球员小波特感染过两次COVID-19病毒,至今尚未接种疫苗。他向丹佛邮报的记者称自己对于接种疫苗一事“感到不适”。

“如果我知道了自己会如何面对COVID-19病毒的话,我感觉对我而言,我不想冒着风险把有可能对我身体产生负面影响的东西注射入我的体内。”他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金州勇士队的明星球员格林已经接种过疫苗,他明确表示自己不会去施压维金斯使其接种疫苗。格林认为,在这种处境下个人自由应予妥协。不久后詹姆斯在推特上转发了格林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支持格林的观点——詹姆斯的表态一直都比联盟内其他球员更具力量。

但是从比赛结果的角度来看的话,事实是只有欧文对球队的未来造成了破坏(如果他继续坚持不接种疫苗的话)。除此以外,不在纽约、圣弗朗西斯科的球员如果不接种疫苗的话,无非是面对限制措施罢了。这些限制措施上赛季所有球员都经历过,大多数情况与上赛季无比类似。

比起已接种疫苗的同僚们,这些未接种的球员要经历更频繁的检测,不去客场的时候要待在家(除了去杂货店买东西、送小孩上学等等),要远离高风险室内区域,比如酒吧和饭店。在客场之旅中,未接种疫苗的球员必须待在球队下榻的酒店里,不能踏足公共领域。如果未接种疫苗的球员被密切接触追踪机制所标记的话,他们会面临为时七天的隔离。考虑到这七天因此打不了比赛的话,实在是损失惨重。

不过目前只有欧文把球队置于充满挑战性的境地。上赛季三位明星球员均大部分时间缺席的篮网队只能等着看球队控卫是否会再次踪迹不见。

—— WNBA ——

WNBA在球员接种疫苗方面一直都是典范,在体育联盟中起带头作用。

WNBA于六月份宣布联盟中疫苗接种率已达到99%,几乎所有人全部接种。这是美国体育联盟中的第一家。这背后离不开球员工会的努力,球员工会在Zoom上举行座谈会,并与健康方面的教授、医学专家展开讨论。

伊丽莎白-威廉姆斯是亚特兰大梦想队的球员,兼球员工会的秘书。她推动了这场运动的发展。她强调,联盟有必要考虑散布疫情相关的消息的方式;有必要考虑在辉瑞疫苗和莫德纳疫苗正式被批准成为紧急使用药物前,如何战胜假新闻。

这种由球员进行领导的策略是WNBA有意为之的,为的是阻止强制执行的产生,以及帮助(球员们)消除对疫苗的怀疑。

“实话实说,我觉得这是让球员感到自在的方式。”威廉姆斯在《体育画报》杂志中谈道,“如果联盟强制执行措施,我们又对此不甚了解的话,我觉得大家不会接种疫苗。但是由球员主导的话,我们就会说‘嘿,给你个机会问所有想问的问题,不必拘谨’。我觉得这样的方式会让大家感觉更轻松,感受不到额外的压力。”

Zoom会议是用来回答问题、消除错误观念的,而非用来对那些警惕医学建议的球员进行羞辱或是出丑的。

WNBA一直在各种社会议题中走在最前端,包括警察暴行问题、投票权问题等。因此球员们对联盟在篮球以外的事情中走在前沿感到习以为常。

“如果BLM(黑命贵)是我们所关注的问题的话,那么在公共健康领域里,这个问题对有色人种群体至关重要。”WNBA球员公会执行主席特里-杰克逊在接受《体育画报》采访时说道,“我们的消息更灵通,我们对现身说法也更有准备。”

WNBA中没有人像欧文一样公开拒绝接种疫苗,或是发表反疫苗言论。

“我们作为一个联盟,在正确的事情上做得真的很棒。”拉斯维加斯王牌队中锋凯-斯托克斯在接受《今日美国》采访时说道。


—— NFL ——

NFL在2021年初期决定,下赛季不会强制球员们接种疫苗。如果要强制接种疫苗,必须进行集体协商,而NFL球员公会肯定不会赞同这一举措。

所以NFL的计划是,通过对选择不接种疫苗的球员施以2020年那样的限制措施,从而调动球员们接种疫苗的积极性。

接种了疫苗的球员在室内不必戴口罩,七天内仅需检测一次(未接种疫苗的球员必须每天接受检测,即便是休赛日也一样)。接种了疫苗的球员即便暴露在外也无须隔离,在社会生活方面也几乎不受限制。而未接种疫苗的球员则是在客场之旅的过程中禁止访问亲友,无法在训练以外的场合与大量队员聚集,不能参加慈善活动这样的集会活动。

NFL同样表示,如果有未接种疫苗的球员感染了病毒导致疫情在球队里爆发的话,联盟不会去改变赛程以适应该球队。如果这样的情况发生的话(过去的四到五周内,没有比赛被COVID-19所显著影响),比赛会被取消,爆发疫情的球队会被判负,两支球队的球员们都不会收到工资。

令人不算惊讶的是,这些措施一开始进展缓慢。因为在春天,也就是NFL的休赛期才开始广泛接种疫苗。联盟方面表示,当前大约有94%的球员已经接种疫苗,99%以上的联盟及球队工作人员已接种疫苗。这意味着在2200名以上的正式球员、训练队球员、储备队球员中,只有不到140名球员尚未接种疫苗。而这只是一个赛季才进行到四分之一的结果。

“(这项数据)使我们可以自信地说,NFL的训练场是球员所在的社区中最安全的地方。如果我们社会也能有这样的接种率,那情况将会大大地不同。”NFL的首席医疗官员阿伦-西尔斯博士最近说道。

三支球队已经宣布达到百分百接种率,分别是坦帕湾海盗队、拉斯维加斯突袭者队、亚特兰大猎鹰队。没有球队的接种率低于80%,不过有些球队的疫苗相关风险比其他球队来得更高,尤其是那些首发四分卫尚未接种疫苗的球队。

印第安纳波利斯小马队的四分卫卡森-温兹和明尼苏达维京人队的四分卫科克-考辛斯都曾位于疫情保护名单上,因为他们都是高风险的密切接触者。这两个例子都发生于季前赛阶段,但是足以提醒大家:为何如此多的教练认为接种疫苗不仅是一项公共卫生问题,而且是对各自球队而言非常重要的问题。

NFL的球员接种率在上个月变化不大,这表明大多数希望接种的疫苗的球员皆已完成了接种。

而那些坚持己见的球员,比如考辛斯、温兹,以及公开宣布自己观点的布法罗比尔队外接手科尔-比斯利,他们看上去不会改变自己的主意。

—— NHL ——

九月在芝加哥举办的NHL球员巡回发布会中,NHL副总裁比尔-戴利称:在周二常规赛开始前,联盟中预计有99%左右的球员完全接种疫苗。

九月初,NHL联盟方面与NHL球员公会共同合作以敲定2021-22赛季的COVID-19健康与安全协议。NHL球员工会强烈敦促球员们接种疫苗,不然在整个赛季中就有着因为触发COVID-19健康与安全协议而缺席比赛得不到工资的风险(除非因为医疗问题或宗教问题得以例外)。

一些球员会公开讨论这一话题。温哥华加人队的前锋杰森-迪金森就在多伦多的NHL球员巡回发布会上表示,“不是有意冒犯会场的诸位,疫苗真的很有效”。但他又解释称自己决定不接种疫苗是因为“想让事态缓和下来”。

底特律红翼队的队长迪伦-拉金称,在接种疫苗后感觉到了“心神的平静”。但是他说话很谨慎,再三声明每位球员是否决定接种疫苗是取决于其个人及其信仰。

“我们联盟目前没有强制性的措施。”拉金当时说道,“对我而言,我对于和谁谈论,以及如何谈论接种疫苗的话题都非常敏感。(接种疫苗与否)这取决于信仰。这是每个人主观上是否想做的事情。所以在更衣室里我们有过(相关问题的)讨论。如果有人坚信自己不用接种疫苗,那在我看来这是他们的权利。”

底特律红翼队的队长迪伦-拉金称接种疫苗后感到了“心神的平静”

诸如哥伦布蓝衣队和埃德蒙顿油人队等球队必须要在季前赛阶段各自处理问题。蓝衣队方面没有邀请前锋扎克-里纳尔多加入训练营,因为他是阵容名单中唯一没有接种疫苗的球员。起先里纳尔多是被保留在阵容名单中,但是无法为蓝衣队及其位于克利夫兰的AHL下属球队效力。之后里纳尔多就被弃用了。除非联盟放松了防疫立场,否则他就无法在联盟中进行比赛。

与此同时,油人队的防守后卫邓肯-基斯在训练营开始时才接种疫苗,因而推后了加入训练营的时间。一则消息源证实,基斯前往美国接种了单针疫苗,然后根据加拿大政府的防疫条例要求隔离14天。后来基斯告诉体育网的记者称,接种疫苗“令人沮丧”,这样他才能够继续打冰球。

油人队的守门员亚历克斯-斯塔洛克在2020-21赛季感染COVID-19病毒后被诊断出心脏问题,因而预计将缺席本赛季。油人队的前锋约什-阿奇博尔德没有接种疫苗,他在被诊断出心肌炎后无限期缺阵。他在没有工资的情况下能否撑下去,也无人可知。

—— MLB ——

大量的MLB球员选择了接种疫苗,但是相较于其他联盟而言MLB在接种疫苗方面依然落后。

MLB没有公布完成接种疫苗球员的比例,但是MLB“第一梯队”的球员中有87%的人接种了疫苗。这里面既包含球员,也包含与球员直接接触的工作人员,比如教练和训练师。相似的是,球员接种疫苗的比例会来得更低一些。

除了各支球队的医疗团队不懈努力之外,联盟总裁办公室和球员公会共同协作,针对接种疫苗的好处给球员们进行教育。MLB方面制作了一个信息量很大的视频,以英语西班牙语双语的形式在球员之间流传。一些球队请了球队以外的讲解者来向球员介绍现实情况并消除疑虑。

MLB球员工会执行主席托尼-克拉克在七月份时表示,联盟不会强制要求球员接种疫苗,而是会鼓励球员接种疫苗。一些著名的球员主动尝试鼓励他人接种疫苗,比如迈克-特劳特、穆基-贝茨、米格尔-卡布雷拉、哈维尔-贝兹、皮特-阿隆索、阿多利斯-加西亚、戴夫-温菲尔德、佩德罗-马丁内斯。贝兹曾在洛杉矶的一家杂货店内公开亮相。

“我可以这么告诉你:我为疫苗代言。”当阿隆索被问及是否接种时,他如此回答道。

皮特-阿隆索鼓励了其他球员接种疫苗

但是也有一些著名球员尚未接种。红袜队的克里斯-塞尔就公开表示自己没有接种疫苗。因此他所在的红袜队成为了大联盟中六支第一梯队接种率未达到85%的球队之一。红袜队用突发手段处理了这一问题,除了对健康状况持续关注以外,还在球队季后赛打到半程的时候一度打乱轮换阵容。其他几支没有达到85%接种率的球队是芝加哥小熊队、亚利桑那响尾蛇队、西雅图水手队、纽约大都会队、堪萨斯城皇家队。

为了使各支球队达到85%的接种率,MLB方面设置了奖励措施:如果达到这一比例,在体育场的限制会变得更松,会放松疫情相关的行为限制。截止到六月份有23支球队达到了这一标准,而在下半程赛季中只有一支球队新达到了这一标准,便是费城费城人队。

行业消息源称,球员们不愿意接种疫苗的理由涵盖了世界范围内的各种理由。一些球员将疫苗视作政治问题,一些球员认为COVID-19疫情是一场恶作剧。一些球员只想等到赛季结束后再做决定。而俱乐部本身就是传播假消息的温床。在某支国联球队中,一名著名球员据说非常热衷于劝说队友不要接种疫苗。一些球员比起受到他人影响而言,会更容易受到同僚的影响。

不过总得来说,如果2021赛季被延期的比赛数被控制在合理区间内的话,MLB还是在接种疫苗方面取得了成功的。目前MLB仅有九场比赛被延期,这一数字远低于尚未接种疫苗时的2020缩水赛季,当时有45场比赛被延期。

—— 英超 ——

英国足球界从来没有采取过直接的措施来使球员们全部接种疫苗。

在上月召开的一次股东大会中的数据显示,仅有43%的球员完全接种了疫苗,大约80%的球员完成了部分接种。

从九月份开始,接种疫苗的球员人数开始平缓上升。但是三家英超俱乐部据说仅有25%不到的球员完成了两次接种。

利兹联和狼队在球员和工作人员接种率方面领衔英超,利物浦的主教练尤尔根-克洛普上周表示“99%的球员”已经完全接种疫苗。

英格兰足球联赛则有着自身的问题。英国全国范围内有资格接种疫苗的成年人里平均82.5%的居民都接种了两针疫苗,而英格兰足球联赛的接种率低于这一数字。

在九月初,仅有49%的球员接种了两针疫苗。但是和英超一样,这一数字也在平缓上升。

英格兰职业足球运动员协会(PFA)的执行总裁马赫塔-莫兰戈称这是一场在更衣室“针对假消息的战斗”,并且于上月从英国的副首席医疗官乔纳森-范-谭姆处寻求帮助,来回应球员们关注的问题。

利物浦经理尤尔根-克洛普称他手下“99%的球员”已接种疫苗

范-谭姆首先与20支英超球队的队长举行了视频会议,然后与英格兰足球联赛的100多名俱乐部代表举行了视频会议。据说这两场会议下来范-谭姆扫除了许多深植于人们脑海中的疫苗相关疑虑。其中一些人担心接种疫苗会增加心肌炎的风险,并带来生殖能力方面的问题,还有一名有宗教背景的球员指出,有一种疫苗里含有些许酒精。范-谭姆表示有些面包的酒精含量会比这来得更高。

本周,西布罗姆维奇俱乐部方面,及其爱尔兰共和国前锋卡勒姆-罗宾逊是最高调地宣称他们自己没有打疫苗的俱乐部和球员。虽然罗宾逊已经两次感染COVID-19病毒了。

“今后我可能会彻底改变主意,想要接种疫苗。但目前我还没有接种。”罗宾逊说道。

大家都认可球员不应被强制接种疫苗,有些球员甚至对疫苗保持强烈反对态度。而PFA与英超、英格兰足球联赛一道,选择了温和的劝说方式。

“我不是去告诉球员们应该做什么的,我们的工作室帮助球员们基于科学作出正确的决定。”莫兰戈说道,“假消息一直都有一大堆。一旦他们接受了正确的消息,就不会对疫苗产生问题了。我觉得我们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相比之下,根据《共和国报》的报道,意大利的顶级球员中目前仅有20人接种了疫苗,其中5名球员来自同一俱乐部。

球员如果拒绝接种疫苗的话,目前没有考虑过出台相应的惩罚。但是对于遵从接种响应的球员有特殊待遇。完全接种疫苗的球员前往疫情红区国家时,限制会来得更宽松,不需要10天的隔离期。

—— MLS ——

在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MLS)中,接种疫苗已被广泛接受。MLS球员工会方面在七月份告诉ESPN的记者,大约95%的球员已经接种疫苗。在如此高的接种比例之下,COVID-19疫情爆发却似乎来得轻松无比。这对于去年的多支球队而言都是真实存在的问题,甚至产生了将两队隔离于MLS联盟之外,回到像奥兰多的泡泡联盟那样的方案。工会方面还补充称,多支球队已在社交媒体上鼓励接种疫苗,一些球队还在主场比赛日的时候为疫苗接种站腾出了地方。

MLS之所以能够提高球员的接种率,是因为联盟方面对那些打完国际比赛回来的未接种疫苗球员实施了严格的隔离要求。在一段时间内,未接种疫苗的球员在没有经过隔离期的情况下,还无法跨越美加边境。这使得联盟中三支加拿大球队(蒙特利尔、多伦多FC、温哥华白浪队)中未接种疫苗球员的生活变得尤其复杂。

赛季开始后,尤其对于接种过疫苗的球员而言,美加之间的往返限制相对宽松了。但这些限制还是直接促成了一笔交易:蒙特利尔将前锋埃里克-赫尔塔多送往哥伦布机员队,用蒙特利尔足球俱乐部体育主席奥利维尔-雷纳德的话说,这项决定是与赫尔塔多不愿意接种疫苗直接相关的。另外还有两名球员是公开坚持不接种疫苗的:哥伦布机员队的守门员埃罗伊-鲁姆(在与库拉索打完国际比赛后进行隔离,今年错过了一场比赛)和多伦多FC的尼克-德利翁。不过总得来说,预计在2021年剩余的常规赛和季后赛中不会发生任何因为COVID-19疫情扩散而导致的缺席问题。

—— 国家女子足球联赛(NWSL) ——

NWSL方面自己报道称,九月初“每支球队都有85%以上的人员”接种了疫苗,尽管华盛顿精神队随后就透露:当前往客场与波特兰荆棘队进行比赛时,球队中有四名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的病例。

华盛顿精神队的混乱最终使得球队比赛判负,并因为违反联盟医学防控条例而被罚款25000美元。但是大体上NWSL方面针对疫苗接种所进行的努力与美国总社会的情况大体相当,联盟没有强制执行,而是把选择权交给了个人。

据我们目前所知,NWSL球队不会因为球员没有接种疫苗而受到处罚,选择权似乎在每位球员自己手中。然而正如上述的那般,如果不遵守医学防控条例中的种种事项,如定期检查、防疫隔离等,后果会很严重。

有些球队会将自家为了接种疫苗付出的努力公之于众。奥兰多荣耀队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球队的安排,允许球员直接在训练场进行疫苗接种。荣耀队方面还告知《奥兰多哨兵报》的记者,阵容名单中的每一位球员都在九月份完成接种。波特兰荆棘队则是早在四月份就宣布 “绝大部分”球员、教练、工作人员都已经接种了第一针疫苗。

撇开同僚间的内耗不谈,如果一定数量的球员没有接种疫苗,自然会不断产生后勤方面的问题。考虑到联盟中各支球队的大量旅程,我们可以看到多余的旅程和检测会产生多大的财政影响,如果各支球队对于防控条例过于松懈,可能还会上缴更多的罚款。

—— 网球 ——

网球作为一项没有联盟,没有球队结构来解决问题的运动,在使球员接种疫苗方面有着独特的一系列挑战。

每一名球员实际上是独立的负责人,所以巡回赛的赛事方除了一直敦促球星们接种疫苗以外别无他法。

目前,世界排名前100的男子网球运动员中有66%的球员已经接种疫苗(在八月份的美国网球公开赛及九月份这一数字仅有50%出头)而在WTA(国际女子网球协会)巡回赛中接种疫苗的球员比例是60%以上。女子的WTA和男子的ATP(职业网球联合会)都设定了85%球员接种疫苗的目标,尽管理想状态最好是百分百接种。

预计在休赛期将有更多的球员接种疫苗,届时球员们没有竞争压力,因此对于可能发生的副作用不会那么担心。休赛期也意味着球员们会在同样的地方待上一两周乃至更长的时间,对于在哪儿接种第二针疫苗也来得更有把握。与网球赛季进行中球员们时常跑来跑来跑去的情况就大不相同了。


ATP和WTA都采取了措施鼓励球员接种疫苗,它们会在大量赛事中提供疫苗,包括在温布尔登比赛场地之内进行提供。十多个其他赛事中在现场或是当地中心提供疫苗接种,美国公开赛提供第一针疫苗,本周在加利福尼亚举办的法国巴黎银行公开赛提供第二针疫苗。在赛事中有球员接受了提供的疫苗进行接种,但人数并没有预期中那么多。

“WTA方面坚信每个人都应该接种疫苗,并对所有人进行鼓励。”一位WTA发言人对TheAthletic记者说道,“这会对已经接种过疫苗的人、没接种过疫苗的人都产生帮助,并且会让我们的世界重返正轨,是所有人都期待的。”

“我们尊重每个人自由选择的权利,但我们也坚信每位球员有责任帮助更广大的群体达到安全的免疫水平。”ATP方面在八月份如是声明。

球员们会被召集起来开网络研讨会,以说明接种疫苗的好处,但球员们最终是不用对联盟、球队经理、CEO负责的,他们有自己的决定权。很多球员就是不想接种疫苗,并且公开宣称了这一点。

世界排名第一的选手诺瓦克-德约科维奇去年说过,“我不想被人强迫着接种疫苗”。在八月份他缓和了自己的公开态度,当记者在美国公开赛前问及他时,称(接种疫苗)是“个人的决定”。

世界排名第三的选手斯特凡诺斯-西西帕斯说得更加直白:“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我想不到任何(接种疫苗的)理由。疫苗并没有得到完全的试验,而且具有副作用。既然这不是强制执行的,那每个人都能为自己做出决定。”

与此同时,法国老将吉尔-西蒙丧失了参加美国公开赛的资格,因为他的“密切接触者”之一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如果西蒙接种了疫苗的话,他便有资格参加赛事了。一些球员因而感觉到接种疫苗是有实际的好处的,因为这是从个人的角度出发,向球员们证实疫苗是值得接种的。西蒙当时向《队报》记者表示:“我没有反对疫苗到永不接种的程度,我只是感觉自己没有接种疫苗的需求或是紧迫感。”但这周他承认自己已经接种过了。

女子协会这边同样存在着大量的抵抗者和怀疑者。不过世界排名第一的选手阿什莉-巴蒂以及前温网冠军西蒙娜-哈勒普公开透露自己业已接种疫苗。安迪-穆雷在男子协会一方亦然,同时还在推广接种疫苗的好处。

这一问题会在一月份的澳网公开赛上遇到危机。维多利亚州预计将要求进入墨尔本的任何人员接种疫苗。这意味着除非同意对赛事网开一面,许多球员将无法参赛。

消灭风险,以保证参加一年内首次大满贯比赛,可能就是让球员们去接种疫苗的最大动力了。

作者:四如居士

(责任编辑:周峻涛_NS457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