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曼昱临危受命不负众望,父亲曾卖肉夹馍供她,曾努力存钱梦想老家买房

2021-08-05 20:50:27 网易体育

“从拿到P卡的身份就已经在做准备了,从封闭训练时开始就在每个细节、每个环节上按参赛人员的标准要求自己,时刻准备着在队伍需要自己的时候上场,为国争光。”任何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刘诗雯的伤退让王曼昱得以进入团体赛阵容,“幸运”地成为奥运冠军成员。王曼昱的父母,早已不用再卖肉夹馍来供养自己的女儿训练,看到王曼昱拿到奥运金牌,她的父母也应该感到欣慰了。

父亲卖肉夹馍供她训练

“摆摊卖肉夹馍的父亲,教会了我如何吃苦和奋斗!”王曼昱的成长非常励志,能够走到今天她说是因为自己很能吃苦,而这种吃苦,正是来源于“家风”。王曼昱从小家境并不富裕,父母为经济来源和生活发愁,还要为王曼昱的训练费用殚精竭虑。

王曼昱1999年2月9日,出生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王曼昱从小就聪明有灵气,身材也比同龄的小朋友高,父母希望她可以有一个特长,后来因为姨妈的提点,王曼昱自5岁开始学习打乒乓球,9岁入选黑龙江省集训队。为了培养王曼昱,下岗没有工作的父母,甚至把老家的房子卖了,陪同女儿从齐齐哈尔来到哈尔滨训练,母亲主要照顾衣食住行,而父亲就一个人承担起养家的重任。

为了方便照看王曼昱,父亲就在训练馆附近的地方摆小摊,一开始就卖自己做的花生糖,但是花生糖的淡旺季十分明显,收入并不稳定,所以后来父亲又改卖肉夹馍,5元钱一个,就这样一个又一个的5元,卖了好几年的肉夹馍,供养王曼昱的训练和生活,直到女儿打上乒超联赛,有了一些收入,家里的经济环境才好了一些。

“确实一路挺不容易的,没有父母的话就没有我的今天,确实他们为我付出了特别多,我现在取得的成绩是回报给他们的。”王曼昱对父母的付出十分感恩,回报父母也是她全力向上拼搏不止的动力,那时候一家人的愿望还是买房:“因为我们加在齐齐哈尔没有房子,哈尔滨也是租房住,他(父亲)现在打算再齐齐哈尔卖买房子,然后再为我攒点钱。”

一心训练心无杂念,王曼昱14岁进入国家青年队,开始打乒超联赛,2016年17岁时打到国家一队,“每个运动员走向专业和职业,大家心中的目标就是希望能够参加奥运会,我也不例外。”沉稳踏实的王曼昱,就在一次次的磨练和挫败中,不断成长和进步,朝着参加奥运会的梦想前进着。

男性化打法“女版”张继科

2017年5月,王曼昱被划分到肖战教练这一组。肖战曾经是大满贯得主张继科的主管教练,以王曼昱的身体条件和技术特点,肖战完全是按照培养张继科的模式来训练王曼昱,试图将王曼昱打造成女版“张继科”。曾经的张继科就是以反手拧拉成名,台内的反手技术独步天下,王曼昱有着一般女选手没有的身高优势,从小就在反手技术上下了很多苦功。

作为现如今女乒打法男性化的代表人物,王曼昱的反手攻击性很强,虽然绝对力量肯定不如男运动员,但相对的速度穿透性与男选手相差无几,反手拧拉技术非常突出。而为了让进攻更加立体化和全面,主管教练肖战在提升王曼昱正手能力上,也下了不少苦功,从站位到旋转上的变化,让王曼昱的打法更加丰富。而随着核心力量的增强,王曼昱的打法也愈加凶狠,在吸收男子打法优点的基础上,结合自身特点进行一些技术上的改良,取得了飞速的进步。

当然,任何人的成长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王曼昱也没少遇到挫折。2017年天津全运会,王曼昱很想为家乡黑龙江争取更多的荣誉,但打到团体决赛输给四川队,女单1/4决赛面对朱雨玲时,0-3落后追至3-3,决胜局追到9-9,最终还是10-12惜败。对于这样的结果,当时只有18岁的王曼昱难以接受,赛后伤心地哭了起来。

“打到这个份上,自己已经拼尽全力,当然还是有点可惜,没关系我还年轻,还可以再来。”失利让王曼昱很伤心,但不服输的性格,让她从不会向所谓的命运低头,随后的奥地利赛,王曼昱一举拿到女单冠军,这是她运动生涯首次拿到国际乒联公开赛女单冠军。2018年初,王曼昱又获得匈牙利公开赛女单冠军,一系列的出色表现让她得以入选世乒赛团体五人阵容,成为世界冠军中的一员。

不过在世乒赛的赛场上,王曼昱还是暴露经验和临场心态等诸多方面的不足,与新加坡的小组赛第四场,王曼昱面对新加坡老将冯天薇,先赢一局后连输三局,成为那届赛事国乒第一个输球的队员,“她第一次打团体赛,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其实输一局也很正常,我们也不是非要场场打3-0,这点我当时比较担心,后来一直帮她减压。”女队主教练李隼一语道破,当然后来随着比赛越打越多,经验越来越丰富,王曼昱也逐渐成熟起来。

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王曼昱获得女团和女单两项冠军,尤其是女单决赛面对陈梦,在前四局1-3落后的情况下,实现4-3的大逆转,获得这个分量十足的单打。2019年世乒赛,王曼昱搭档孙颖莎获得女双冠军,女单也打进四强获得一枚铜牌。2020年,本来的奥运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年轻的王曼昱有了更多的竞争机会,尽管在单打赛场几次遗憾地与冠军擦肩而过,但她的表现同样抢眼,这都是她拿到那张珍贵奥运P卡的资本。

熬过单打无冠的日子

2020年,这个特殊的年份,王曼昱通过一站站宝贵的比赛逐渐打出状态。8月,中国乒乓球队奥运模拟赛,王曼昱在女单半决赛4-2战胜陈梦,那也是她继亚运会后许久无法击败陈梦后的一次重要性胜利,“因为每一次我都是抱着赢的心态去拼,但每一次都失利,就是屡败屡战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实现突破是我更大的进步,战胜对手更是战胜了自己。”随后的全锦赛,王曼昱收获混双和女双两个冠军以及女单季军,而在重启的国际赛场上,王曼昱拿到了一场至关重要的胜利。

年终总决赛半决赛,王曼昱直落四局战胜头号劲敌伊藤美诚,把伊藤美诚打得很失落,“休战的8个月,我一直在准备,很期待一个和伊藤美诚交手的机会。比赛中我告诉自己,无论怎么样,无论打成什么样,都要赢下这场比赛,信念非常坚定,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要相信自己是可以的。”对于国乒女队而言,能不能在与伊藤美诚的对抗中占据上风,是选择奥运选手的重要考核标准,哪怕王曼昱这一年在单打赛场上总是距离冠军差一口气,面对陈梦和孙颖莎胜率不高,但能以4-0将伊藤美诚击溃,王曼昱在教练组心中的位置更稳固了。


(王曼昱4-0伊藤)

当然,王曼昱还是需要一个单打冠军来建立信心,在单打冠军荒的日子里,王曼昱也没少跟肖战教练诉苦说自己坚持不住了,去全力争取冠军的那根弦绷不住,但是她也深知这口气要是泻了下去,人就会掉下去,唯有坚持才能迎来希望。2021年5月30日,王曼昱战胜陈梦,获得奥运模拟赛南阳站的女单冠军,“这个冠军给了我勇气和自信,感觉是将我重燃了。因为之前我感觉自己心里希望的那朵花都快枯萎了。”

王曼昱是个想法很多的姑娘,看淡胜负对她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不过这也塑造了她坚韧的性格,能对感到绝望时自己更狠一些,“说实话,2020年每一次单打输球,我都恨我自己。在竞争的路上,我只能赢球,只能拿冠军去证明自己,虽然奥运模拟赛不是什么重大的比赛,但对于我来说意义不一样,我还要继续,继续争取冠军,继续向上拼。”

P卡的幸运她抓住机会

“做好东京奥运会备战,时刻准备好在队伍需要我的时候,全力展现出最完美的自己。”这是一个奥运替补队员最标准的回答,如何看待自己在奥运名单中的位置,王曼昱如是说,她也是真的这样想,也确实是这样做的,她的自我要求并没有因为可能还不到1%的上场可能性而有任何的松懈。哪怕是看起来极为渺茫的机会,她也会为了比赛做好充足的准备。

根据奥运会乒乓球比赛规则,每支参赛队伍可以有1名替补运动员(P卡),以替换受伤或生病的运动员。简而言之,王曼昱想要在奥运会上出场,只能是队友出现“意外”,虽然这种情况在2012年的韩国队身上出现过一次,但过去三届奥运国乒从来没有这样的先例,毕竟替补就是替补,没有道理临阵换将,除非出现不可控的伤病原因。

对于替补的感受,曾经作为2012年伦敦奥运P卡选手的刘诗雯,绝对有发言权。“2012年伦敦奥运会我是P卡,是替补队员,当时跟着去了伦敦,从头到尾的陪练,从单打一直陪到团体。三个人上场,我就一个个陪着练。最后拿到冠军,我也很开心很激动,但那一刻心情还是很复杂。”如果只是陪练,可能心里还不会太能接受,但P卡选手与正式队员的区别无处不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运动员这种不同身份之间的巨大差异。

“P卡进不了主赛场,要看比赛要么是走到观众席,要么是再训练场通过一个小电视看,赛场是走不进去的。”相信王曼昱也会遇到刘诗雯在伦敦时的类似情况,场下当陪练,场上给队友加油鼓劲,仅此而已,不过与九年前刘诗雯不同的是,在东京她“意外”等到了机会,而这个机会还是刘诗雯“给”她的。

打奥地利的团体赛首秀,初登奥运赛场的王曼昱独得两分,“整体表现不错,但后面会一场比一场艰难,所以还是要做好一场场打硬仗的准备。”1/4决赛面对奥地利,王曼昱又是拿下两分,虽然在与林叶的比赛中先输一局,但她迅速调整连扳三局,稳步前进奔向冠军。

团体赛四场比赛,除了半决赛对阵德国时,其余三场王曼昱均拿到两分,初登奥运赛场就担当重任,尤其是决赛,上来第一场双打经受住考验,第三场为中国队锁定胜局,王曼昱的第一次奥运之旅已经非常圆满,但她还有的是力气,属于她的时代可能才刚刚开始,“从我自己来说,觉得没打够,还想接着打,再去展现自己,为国争光。”三年后的巴黎奥运会,希望可以看到王曼昱站在女单的赛场上去拼杀。

作者:莱昂

(责任编辑:刘洁_NS652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