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下岗!10年回家2晚!20年苦练击退3世界冠军夺金!大满贯前辈:他是我和邹凯合体

2021-08-04 14:55:40

就在邹敬园在两条杆子上闪转腾挪时,他的妈妈刘丽群正在宜宾市教体局的观看室里紧张地盯着大屏幕。随着邹敬园稳稳落地,分数很快出炉。

16.233分。“冠军!稳了!”人群中传来激动的欢呼声,刘丽群热泪盈眶。

为了这一天,她足足等了20年,当年那个模仿奥特曼的小淘气包,竟然真的成了奥运冠军。

一、聚少离多

2011年,邹敬园搬了新家。位居宜宾的新宅,10年时间里,邹敬园只回来住过2晚。“其他时间邹敬园都在队里,不然就是在比赛。”邹母刘丽群介绍道。

跟队里的另外一位奥运冠军刘洋一样,聚少离多成了体操奥运冠军们生活的常态。邹父邹母陪伴在儿子身边的日子,早就被队友和教练超过,而这一切,却源自于邹敬园3岁时候那次意外的邂逅。

2001年,宜宾市业余体校到幼儿园选苗子,体操教练李小兵一眼就相中了3岁的邹敬园,觉得他是个练体操的好苗子。

李小兵的直觉很准:“邹敬园从小喜欢奥特曼,有样学样地作倒立,公园里的蹦床也是他的最爱,一上去就不想下来。”

然而这个喜欢飞起来的孩子体弱多病,经常因为感冒、发烧跑医院,输液也是家常便饭。因为体质差,邹敬园饭量小,妈妈刘丽群担心儿子吃不饱,总是追着喂饭。

在这种情况下被体校选中,刘丽群没有太多想法。“那时候我们对体操也不太懂,反正想着是运动,肯定对身体有好处,就希望他加强锻炼,身体好了多吃点饭。”

体操训练的第一关是拉韧带,练习一字马时无法达标,只能靠教练施加外力。邹敬园疼得直咧嘴,但是从来没哼过一声,很多孩子坚持不下去被淘汰,他从没有想过放弃,再苦再累也从不偷懒。

练了三年,宜宾业余体校这座庙已经装不下邹敬园这尊小佛,6岁那年他进入四川省体校。在这样的年纪离开父母,独自一人在异乡,对一家三口都是煎熬。有一段时间邹敬园曾经回到宜宾,但是父亲邹志平又狠心把他送了回去。

为了多看两眼儿子,刘丽群每周五夜里出发,颠簸六个多小时,周六一早到赶到成都,星期天夜里再返程,几年来风雨无阻。邹志平是下岗工人,夫妻俩经营一家副食店为生,抚养两个孩子,家境并不宽裕。刘丽群舍不得买卧铺,一直坐硬座,省下来的25块钱给儿子买牛奶,补充营养。

每次离开成都,母子二人免不了抱头痛哭一场,其中的心酸和煎熬外人无法感同身受。想家的时候,邹敬园只能用IC卡打个电话,因为个子太矮,只能垫个凳子才能够到电话机。

二、荣誉而至

长年的专注训练,让邹敬园接连在各项赛事中斩获佳绩。从市里到省里再到国家队,14岁那年,邹敬园的队服已经镶嵌上了代表最高荣誉的“国徽”,上一位如此年少有为的四川体操运动员同样姓邹,叫邹凯。

刚进国家队时,教练王红卫这样评价邹敬园:“肌肉力量和身体外形一流,美中不足的是,协调性和悟性相对较差,学动作比别人慢一些,需要时间去磨,通过大量辅助训练帮助他体会动作。他的动作一旦成功,就是顶级的。”

在国家队,邹敬园成了无人不知的训练狂魔和完美主义者,他对体操有一种纯粹的热爱,甚至到了痴迷的程度。为了完美呈现一个动作,他可以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地反复训练,用助理教练滕海滨的话说:“不能有一点瑕疵。”

奥运冠军张成龙总结,体操队有三种人,“第一种压根不喜欢体操,第二种把体操当事业,第三种热爱体操,自己最多算第二种,而邹敬园是第三种。”

一个痴迷于体操的年轻人没理由被埋没太久。2015年6月,在全国青年体操锦标赛中,邹敬园获得男子全能、鞍马、吊环和双杠四块金牌。赛后,奥运冠军双杠大满贯冯喆狠狠夸了邹敬园:“他绝对是我和邹凯的合体。”

10月的全国首届青运会,邹敬园又囊括了男子全能、鞍马、吊环、双杠四块金牌和自由体操银牌。那时候,他将全能王内村航平奉为偶像,梦想着夺得奥运会的冠军。

2016年10月的全国冠军赛,邹敬园拿到吊环和双杠两项冠军。到了2017年,他开始在各项比赛中收割奖牌,其中在全运会上击败尤浩、邓书弟、林超攀等师兄,拿到双杠金牌,毫无争议地进入世锦赛大名单。

转眼到了2017年世锦赛,尽管在双杠预赛中出现失误,邹敬园依然排在奥运会世锦赛双料冠军、乌克兰名将维尼亚耶夫之后位列第二,根据抽签结果,他在决赛第一个出场。

决赛开始,邹敬园进入国家队后的第一次大考来了,为了冲击金牌,教练组临时决定增加难度,把第一个动作“摆动马库兹”变成“挂臂马库兹”,难度分从6.6提升到6.8。邹敬园顶住了压力,拿到15.9分,以0.067分的微弱优势战胜了维尼亚耶夫,成为中国第十一位双杠世锦赛冠军。初次参加世锦赛就拿到金牌,邹敬园并没有太过兴奋,“感觉挺好的,我给自己打70分,下法还不是很完美。”

如果说这一次多少有运气的成分,一年之后邹敬园的表现让所有人无话可说。2018年多哈世锦赛,邹敬园凭借一套难度高达7.0的动作拿到16.433分,蝉联双杠冠军,领先亚军将近1分。担任解说的邹凯这样评价邹敬园的表现:“他的动作非常直,而且非常轻盈,就像教科书一样,每个动作都非常规范。”

三、生涯低谷

到了2019年,邹敬园有了更多的期待,斯图加特世锦赛是奥运会之前的一次大考,他希望再次卫冕双杠金牌,为国庆70周年献礼,他总是第一个抵达训练场,最晚离开。国庆节这天,邹敬园和队友在斯图加特通过网络观看了阅兵式,在奥运冠军的花车里他看到了邹凯的身影,心潮澎湃。

然而,此前一直顺风顺水的邹敬园栽了跟头,在双杠资格赛中,他在完成支撑时右腿打到杠上,被判定动作失败,以资格赛第16名爆冷出局。后来进行总结时,邹敬园认为自己特别想表现,做出完美的一套动作。

面对镜头时,邹敬园对这次失利显得很淡定,然而教练组透露,回去后他大哭了一场。

打击接踵而至,2020年全国锦标赛,邹敬园又一次在双杠比赛中失误,无缘金牌。这次失利招致了很多批评,邹敬园还特意转发并回应了一个网友的批评:“谢谢您批评我,并不是像别人一样搪塞我,还有时间,奥运会延迟,给我反思的时间。”

邹敬园意识到,最大的对手不是别人,而是那个追求极致的自己,他开始反思,如何在追求完美和赢得胜利之剑找到最佳的平衡。

2021年的全国锦标赛中,邹敬园虽然拿到了双杠金牌,不过还是出现了失误。王红卫认为,手腕伤势影响了邹敬园的发挥。

为了提高他的自信心和成功率,教练组修改了编排,让训练变得更有针对性。这样的调整收到了效果,6月和7月的两次奥运选拔赛,他的双杠动作都拿到了16分以上。

四、双杠满贯

经历了这三次不完美,邹敬园终于在奥运会上奉献了一场完美的表演。

然而,对于拥有本周期世界大赛双杠成绩最好的邹敬园来说,首次奥运就要承担起夺金的任务,无形之中给这位23岁的四川小伙增加了压力。

“我不喜欢别人说我这块金牌是最稳的,因为只要8名选手动作没有比完,裁判没打分,就谁也不知道谁是冠军。别人给我这样说,给我的压力就是‘做好了,是你应该的’。”奥运赛前,邹敬园压力倍增。

7月26日,体操男团决赛打响,作为团体中核心的一员,因为过于想发挥出所有的能量,邹敬园罕见地在做完动作后抽筋了。在自己的强项双杠上,还因为没有示意被扣掉0.3分。

细微之处,紧张弥漫。种种的意外,来自于大赛的压力和外界的期盼,更源自内心那个渴望做到完美的自己。

“不像我参加全国比赛,可能代表我自己,可以去尝试一些东西,这是奥运会,这是代表国家,我是有责任的。”

为了让重新恢复平和的心态,平衡好完美与成绩这两个心结,邹敬园选择隔绝外界干扰,退出微博。即使在队友告诉女神关晓彤已经CUE他的前提下,邹敬园不为所动,始终没有按下那个登陆的按钮。

体操男团拿下铜牌之后,邹敬园将在一周后迎来自己的决赛。

8月3日的有明竞技场,预赛第1的邹敬园第2个出场,最终以D分6.9,E分9.333,总分16.233成为全场唯一一个16分的选手,战胜3位世锦赛冠军,如愿摘金。

夺冠瞬间,邹敬园表情稍显平静、淡定,与前一天刘洋的潸然泪下形成鲜明对比。因为他觉得完成的不够完美,这并非那个最好的自己。

“想把更好的自己留给未来,2024的巴黎(奥运会)、2028的洛杉矶(奥运会),我都想坚持!”

作者:蓝剑十三

(责任编辑:徐泽鑫_BJS491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