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两面国旗奏两国国歌 两国选手互戴金牌 113年奥运经典双黄蛋诞生

2021-08-02 19:32:38

8月1日,东京奥运会男子跳高决赛中,出现了非常戏剧而又感人的一幕——意大利选手坦贝里与卡塔尔选手巴尔希姆一同分享了金牌,两人都是冠军。

领奖台上,坦贝里与巴尔希姆接过金牌,戴在了对方的脖子上,然后又紧紧相拥,泪水在两人的眼眶里打转。虽然来自不同的国家,但那一瞬间,他们不由自主的拉起了手,一起向看台致意。

随后赛场升旗杆的最高处升起了两面国旗,分别奏响了两国国歌。卡塔尔国歌响起时,坦贝里站在巴尔希姆身后,让巴尔希姆面对着自己的国旗;而意大利国歌响起时,巴尔希姆主动退到了坦贝里身后,让坦贝里面向国旗。

113年来,这是第一次有两人站上单人项目的金牌领奖台。有人说,这是奥运最美的一幕。

根据奥运会的规则,每位运动员拥有3次试跳机会。如果在决赛中成绩相同,可以加赛。但如果双方成绩相同,且最后一跳结果仍旧相同的情况下,运动员与技术代表协商后,可以并列第一。

这次决赛过程是这样的:在同时跳过了2米37的高度后,坦贝里以及巴尔希姆尝试2米39的高度均失败了。随后,裁判员上前让他们准备通过加赛的方式来决定出谁拿金牌。

这个时候,巴尔希姆问了一句:“我们可以共享金牌吗?(Can we have two golds)”

裁判愣了一下,说道:“这是可能的……这需要参考……”

听完这话,两位运动员相视一笑,狠狠的击掌。还比啥啊?我们都是冠军。巴尔希姆冲着坦贝里喊道:“我的兄弟,我们创造了历史!(history,my friend)”

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分开之后,巴尔希姆、坦贝里均喜极而泣。

在庆祝的过程中,坦贝里还特意拿出了一副腿部的石膏护具,上面写着“通往东京2021”的字样,之前的“2020”被划掉了,坦贝里等待的4年也变成了5年。5年前他曾受了一次严重的伤,差点结束职业生涯。

而在养伤的过程中,坦贝里还和巴尔希姆从对手成为了好哥们、好兄弟。两人互相安慰,无话不谈。2018年,巴尔希姆在瑞典结婚的时候,坦贝里特意去给好友捧场。巴尔希姆承诺将来也一定会参加坦贝里的婚礼。

这次奥运会决赛见证了巴尔希姆与坦贝里这对好哥们之间的感情。赛后,巴尔希姆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有什么比拿一块金牌更好的事吗?有,那就是两人一起拿。”他还专门晒出了与坦贝里在奥运五环前的合影。

3年前,坦贝里在国际田联官网上投稿了名为《MY FRIEND MUTAZ(我的好友巴尔希姆)》的长文,向外界讲述了血性男儿之间的精彩故事,以下是坦贝里公开信的内容:

很多人都不会相信跳高界会有如此亲密的友情。

如果你不信,你可以看看我2016年在摩纳哥扭断脚踝时的那些照片。那会,每个人都立刻跑过来,并试图安慰我。直到现在,当我看到那段视频的时候,依然会感到很震惊。在场上,我们彼此是对手,但我们又是彼此的朋友,每个人的朋友。

那一天的一切证明了这个道理(跳高界存在友情),更关键的是,此后的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在我漫长康复的过程中,我依然能感受到它。

2017年,我终于再次回到了比赛场。我记得,我康复后参加的第一次大型比赛是在斯特拉瓦,我跳过了2米20。看台上的人们都在支持我,鼓励我,这已成为常态。这一次,和以往不同的是,除了观众,就连对手也都向我送上支持。他们是真的尽可能的在鼓励我。

那种场景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我是个小孩子,正在与一群大人竞争。你知道的,当小孩子和大人们竞争的时候,就拿打球来说吧,大人会把球传给孩子,并说“冲、冲、冲”。我就是那个小孩,他们每次都把球传给我。这让我感到了团队的力量。我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感激之情。现在,我依然对此充满感激。

在这里,需要重点说一下,我和巴尔希姆更是建立了无比深厚的感情。我记得,在结束了斯特拉瓦的比赛后,我在巴黎的表现很糟糕,简直是噩梦。我感觉很失落,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回到2016年受伤前的状态。

嗯,你看上去是在跳高,但根本不是在往上跳。你重重的摔在了垫子上。这是我的第一个钻石联赛比赛啊,真是太糟糕了。

赛后,很多选手过来安慰我,但我不想和任何人说话。我径直的走回了卧室。

第二天,巴尔希姆过来敲我房间的门。我不愿开门,但他就是不走。我想他赶紧走,他坚持不懈的敲着门,并喊道:“坦贝里,坦贝里,拜托你就开开门吧,我想和你说说话。”没办法,我开了门,让他进来了。

我们聊了很多。在他的面前,我哭了。他不断地安慰我,试图让我冷静下来,并跟我说了很多肺腑之言。

“不要操之过急。”他对我说:“你刚受了重伤,你才回到钻石联赛。这已经超出了人们的预期。你需要一些恢复的时间,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不要急于求成。慢慢来。”

他的话让我明白了一个最重要的道理——你是为自己而战斗,而不是别人。

在过去的这几年里,我收到了人们的很多支持。在街上走的时候,许多人会把手放在我肩膀上,或者给我一个拥抱,告诉我他们对我的信任和期待。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参加比赛就是为了他们,而不是我自己。我给了自己很多压力,觉得自己必须要为那些帮助我的人而跳。

而这正是巴尔希姆告诉我的:你不是为他们而跳,你必须要为自己而跳。为你自己!

他说:“你做了很多。我知道你一直很辛苦地训练。你每天都很刻苦,每个早晨和下午都会在游泳池里做拉伸训练。年复一年。但要从一个严重的伤病中走出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只需要做自己就行了,按照自己的节奏。”

在巴黎,我三次试跳都失败了。而在与巴尔希姆的谈话后,我走了很长一段路,来到了体育场。到了那里后,我掏出手机,看看接下来还有什么赛事可以参加。我发现布达佩斯最近有一场比赛,并立刻给赛事组织方打了电话。

我恳请他们:“请让我参加吧。我知道这比赛后天就开始了,但请你让我参加。”我把我的地址告诉了他们,并说:“我真的很需要参加这场比赛,请帮帮我。”他说他会尽力帮我,我谢谢了他。最后,我表示:“我不苛求任何回报。我不要奖金,就算我跳过了2米40,你们也不需要给我任何东西。只需要给我一个房间,哪怕只有一平米。我别无他求。”

挂了电话后,我开始查询航班。我自己安排好了一切,甚至在他们最终同意我参赛之前,我就把航班和酒店都订好了。我没有告诉任何人,直接就去了。

赛事组织方给我回了电话:“好了,你可以参加了。”我表达了感谢,并提了一个小小的请求:“不要告诉任何人。不要让我的名字出现在参赛名单中。比赛开始后,他们会看到的。”他回复:“好的。我们会一直等到比赛前24小时才加上你的名字,那是我们公布最终名单的时间。”

第二天,我本应该回意大利的,但我没有出现。没人知道我在哪里,包括我的女友、父亲、母亲、朋友,没有人知道。我关掉了手机,那三天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这事。

那3天里,唯二和我说过话的人就是赛事的组织方以及巴尔希姆。

在布达佩斯,我做了一次很棒的表演。赛前没人知道我会参赛,因为我不想为其他人而跳,我只想为自己而跳。我出现在那里,只有我自己,集中精力,跳了2米28。那是我当年最好的成绩。

经过这些,我的内心所想真正发生了改变,我开始真正的重生。

从那时起,我才成为了一个真正的跳高运动员。

作者:风过乡

(责任编辑:李晓天_NS647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