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苏炳添?首位奥运百米决赛黄种人来自日本,曾在原子弹下死里逃生

2021-08-02 09:46:54 后厂村体工队

8月1日晚,苏炳添东京奥运会百米飞人大战半决赛中跑出了9秒83的优异成绩,以小组第一的身份晋级男子100米决赛。虽然在之后的决赛中没能续写传奇,但还是引发了中国观众的广泛讨论。大家争相祝贺这中国短跑新领袖,就连刘翔也为苏炳添在微博上打call。

不过耐人寻味的是在当天晚上的直播中,中央电视台的解说员一直称赞苏炳添是第一个跑进百米飞人大战决赛的黄种人。在互联网上,也有很多媒体沿用了这一说法。而苏炳添的母校暨南大学的在微博上发布的喜报中,则是祝贺苏炳添“成为首位闯入奥运会男子百米决赛的中国运动员”,言外之意是已经有黄种亚洲人进入过奥运会百米飞人大战的决赛了。

事实上,苏炳添的确不是第一个参加奥运会男子100米决赛的亚洲人。在1932年的洛杉矶奥运会上,日本运动员吉冈隆德就跑进了男子100米决赛,并在最终的决赛中获得了第6名的成绩。而巧合的是,苏炳添在8月1日晚间的决赛中,最终排名也是第6。

吉冈隆德的父亲是谁早已不可考,就连日本史学界也只是知道他是岛根县一个农村神职人员第四个儿子。在他小学毕业后,他的生父实在是养不起孩子们了,他被吉冈家收养,吉冈隆德成了他的名字。

在吉冈隆德升入高中那年,1924年巴黎奥运会举行了。日本选手谷三三五出战,结果仅在预赛环节就被淘汰,而日本奥运代表团最终也仅仅收获一枚铜牌。在退役后,谷三三五当起了田径教练,他遍访全国寻找田径苗子,无论男女他照单全收。1926年,谷三三五在岛根师范学校发现了吉冈隆德。

谷三三五

谷三三五一眼就看出了吉冈隆德身上的跑步天赋。在说服了吉冈隆德的父母之后,谷三三五把吉冈隆德带到了东京,利用自己的关系让他到东京高等师范学校上学。吉冈隆德一边在这里继续学业,一边师从谷三三五练习田径。吉冈隆德曾回忆说:“谷先生虽然很受人尊敬,但对我们这些学生很客气,他经常自掏腰包给我们补充营养。但到了训练的时候,谷先生就会变得十分严厉。”

谷三三五没看走眼,吉冈隆德接受专业训练后进步神速。1930年,吉冈隆德参加了在日本本土进行的远东运动会,并夺得了男子100米的冠军。这一项目此前被菲律宾选手牢牢地把持着,当时吉冈隆德打破了菲律宾人保持的记录。本场比赛结束后他成为了日本人心中的英雄,晚年在接受采访时,吉冈隆德还对这场比赛记忆犹新。

在当时,吉冈隆德被看作是日本最优秀的两名田径运动员之一,另一人是曾获得银质奥林匹克勋章的南部忠平。两人曾经在20世纪30年代互相刷新对方创造的赛会记录,并隔空展开了竞赛。吉冈隆德之所以在国际影响力上不如南部忠平,在于跳远是他的弱项。当时的田径比赛是不分家的,田径运动员需要参加短跑、跳远、跳高等项目,南部忠平虽然跑步不如吉冈隆德,但是在跳远项目上却创造了世界纪录。直到1936年,他的记录才被杰西·欧文斯打破。

南部忠平

吉冈隆德一直保持着10秒5的男子100米的日本全国纪录,他因此获得了参加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的机会。在洛杉矶奥运会上,吉冈隆德同样跑出了这一成绩,并一举晋级洛杉矶奥运会男子100米决赛。这一成绩在当时震惊了全美,因为这是亚洲人的面孔第一次出现在奥运会百米飞人大战决赛中。

虽然在之后的决赛中,吉冈隆德不敌众多世界顶尖好手,仅仅收货第六名的成绩,但这一历史性的突破还是让日本政府十分高兴。当时夺得洛杉矶奥运会田径比赛金牌的是埃迪·托兰,因为他皮肤黑,跑得快,被美国人称为“午夜快车”。日本《读卖新闻》记者川本信政借用这一典故,称吉冈隆德为“黎明快车”,一时间吉冈隆德“黎明快车”的威名在日本国内无人不晓。

在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上,由于对自己的期望过高,吉冈隆德接近精神崩溃,加上膝盖疼痛难忍,吉冈隆德最终跑出10秒8,止步预赛。在回国的船上,吉冈隆德无数次想到要自杀谢罪,但在回国后,看到小学生们热情的为他加油鼓劲,他不禁泪流满面,他被小学生的笑容治愈了,也打消了他的自杀念头。最重要的是,他决定在退役之后成为一名老师,像恩施谷三三五那样改变更多人的命运。

日本动画《没有光荣的天才们》中刻画的吉冈隆德

退役前,吉冈隆德几乎称霸日本田径界,他连续6次获得日本全国田径锦标赛的冠军,直到七十年代之前,他一直是日本获得这一荣誉最多的运动员。

在退役后,吉冈隆德在1941年成为了广岛高等师范学校的田径专门教师。不过1941年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进入全民总体战状态,广岛高等师范学校的师生也被强征到广岛城外的兵工厂里从事生产工作,他们负责为日军生产武器弹药。

1945年8月6日,美国在广岛上空投下一枚原子弹,原子弹落在广岛市中心,方圆十公里内的区域瞬间如同蒸发了一样。吉冈隆德和学生们因为正在城外工作,逃过一劫。但在蘑菇云散后不久,想起家人还在城中的吉冈隆德不顾一切阻拦,从城外向城内跑去。吉冈隆德一路上看到的场景成为了他终生的梦魇,许多人血肉模糊地躺在废墟中哀号呻吟,但他不敢停下,一路寻找回家的路。但此时广岛城已经成为一片废墟,吉冈隆德找不到回家的路,至于他最终有没有找到自己的家人,我们不得而知。

大受刺激的吉冈隆德在战后辞去了教师的工作。他认为只有奥林匹克才能解决一切争端,终止杀戮,他已经见识过了这世界上最可怕的武器,因此决心用体育和和平来化解仇恨。他在后来专门为日本培养田径人才,为日本的田径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转职做教练

吉冈隆德自己也从来没有放弃田径方面的训练,哪怕一把骨头他也坚持每天跑步。1979年的时候,他还在东京女子体育大学的运动会上老将出马。即便是70岁的高龄,他还是能跑出15秒1的成绩。不过不久之后,他就在一次训练中跟腱断裂,并在之后的系统检查中被查出胃癌。考虑到他曾经的行为,他很可能是原子弹二次放射能症的受害者之一。1984年,吉冈隆德去世,享年75岁。

如今,吉冈隆德的家乡岛根县每年都会举办“纪念吉冈隆德出云田径赛”和面向小学生的“纪念吉冈隆德短距离田径赛”,以此来铭记他。吉冈隆德有两个愿望,一个是日本有运动员能够再次进入奥运会100米决赛,另外一个愿望则是突破10秒大关,不过这两个愿望直到他去世都没能够实现。

在吉冈隆德去世37年后的今天,身为黄种人的苏炳添打破了亚洲纪录,书写了属于黄种人的新传奇。日本的网友也为苏炳添的优异表现感到震撼,并由衷的送上了祝福。日本网友们写道:“同为亚洲人,苏炳添也是日本人的希望,希望苏炳添能拿出震惊世界的势头来”、“黄种人也能跑出这样的成绩,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日本网友对苏炳添的羡慕其实有情可原。近年来,由于日本逐渐成为一个移民国家,混血运动员开始登上日本的体育舞台。目前日本田径队中实力最强劲的短跑运动员是萨尼布朗。萨尼布朗的父亲是加纳的足球运动员,母亲则是日本田径运动员。虽然萨尼布朗在近年来曾经跑进过10秒,但是他的非洲血统始终让日本网友有些难以释怀。相比于萨尼布朗,日本人普遍更支持山县亮太等其他选手,也正是如此,日本媒体和大众才会被突破人种壁垒的苏炳添彻底征服。

一直以来,百米飞人大战都被看作是一场有着人种限制的比赛,似乎只有黑人和白人参加男子100米决赛。苏炳添再一次突破了黄种人的极限,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亚洲之光。

倘若吉冈隆德泉下有知,想必也会为苏炳添的表现鼓掌叫好吧。


作者:苏联红军

(责任编辑:周峻涛_NS457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