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女权反噬!勇夺三金的韩国民族女英雄,在国内却被骂惨了

2021-08-01 12:36:09 后厂村体工队

当一个运动员,在自己的项目战胜世界上的顶尖高手,为国家拿下奥运金牌后,迎接她的理应是鲜花和掌声,让她得到国家英雄的待遇。

可有的神奇的国家,因为这名选手的外貌和习惯性素颜,她被反对者称为“女权主义者”,遭受了不少男人的唾骂和指责。

在日本东京梦之岛公园进行的东京奥运会射箭女子单项决赛上,年仅20岁的小将安山加箭绝杀了俄罗斯的名将叶莲娜,一举斩获个人在东京奥运会上的第三枚金牌。这不仅让安山成为本届奥运会出现的第一个三金选手,更是韩国历史上首个奥运三金选手,还是奥运会历史首个射箭项目的三金选手。此前她和17岁的小将济德搭档拿到混合团体赛的金牌,这也是韩国本届奥运会的首金;隔日的射箭女子团体决赛中,安山和队友再接再厉,击败俄罗斯后,让韩国队在这一项目上完成了九连霸的壮举。

对于20岁的安山来说,不出意外,再参加下一次奥运会,她就很可能打破前被金水宁保持的4金1银1铜的韩国奥运历史奖牌记录。可同这伟大的赛场表现形成辛辣讽刺的是,韩国的部分男网民坐不住了,他们觉得安山的短发是那么刺眼,她上的光州女子大学也特征明显,他们认定安山是一个“페미”(女权主义者,厌男者),这些网民进行了地毯式的搜查,捕风捉影的查阅了安山的每一条社媒发言,因为她用过的两个词汇给她定罪。

当安山开始随着奥运会进入到大韩民众视野的时候,部分网友坐不住了,有人在安山的instagram上责问安山:“为什么要剪短发(皱眉表情符号)?”安山不以为然的回答:“为了方便。”

还有人发帖子反问:安山不是女权主义者吗?她的短发,她的学校,她曾在社媒上用的词汇“嗡嗡”和“五兆五亿”,都有女权嫌疑。

这两个词都是出自韩国的娱乐综艺节目《创造101》,安山本人脱了英姿飒爽的射箭服,其实也是个沉迷追星的20岁花季少女。她面对喜欢的爱豆(MAMAMOO)也会撒娇,当安山为韩国勇夺三金后,MAMAMOO组合的容仙说回韩国一定要拥抱她,安山发INS回应说:“只要能跟姐姐走,住你小狗的窝里我都可以!!!”

所以很明显,说安山是(极端)女权主义者实在是捕风捉影,毫无缘由。她就是一个会追星的小姑娘,用一些追星词汇毫不意外,短发和女子大学也是牵强附会的证据。所以很多名人和民众都站出来力挺安山。

韩国SBS的节目主持人金秀敏在昨天通过自己的ins表示:“不要随意的把人锁在有色眼睛里,世界又一次被颠倒了,匿名的怪物们急不可耐的扑过去,从嘴里吐出垃圾。”

当被质疑和侮辱后,安山在ins上贴出了一条私信并配文写道:当你因自卑情结在房间里发消息时,我却在奥运赛场赢得了两枚金牌。”

这一次的事件,可以说完全是韩国部分loser网民无端的泼脏水了。可为什么支持安山的名人还是普通人,都不会说就算安山是“페미”又怎样呢?前文的内容我想大家其实已经在很多媒体上有看过了,但是“페미”这个词,为什么在韩国已经变得恶臭了呢?是女权主义上不得台面吗?

Megalia韩国最著名的极端女权组织。一般合理的女权要求的是女性和男性享受平等的受教育权,工作权,更长的产假,在家庭生活中的权益得以保护等等——这对于性别平等做的并不好的韩国来说其实还是挺需要的。

但是,Megalia已经把正常的女权诉求升级到了极端到让人毛骨悚然的地步了。她们在首尔大搞宗教活动,诱拐并且阉割男童,她们把自己怀上的男婴称作“寄生虫和畜生”,堕胎对她们来说就像吃个汉堡一样正常。最令人发指的是,她们把死伤无数的朝鲜战争称作“人类史上最大的BBQ”。

Megalia网站logo的手势很常见,她们解释这手势的含义是男人的生殖器长度只有6.9厘米(大概类似国内女拳的“小屌子”或者“金针菇”羞辱),所以韩国男性会对这个看似常见的表情符号如此愤怒。

现在Megalia内部也分裂出两派,一派支持男同性恋;另一派则认为男同性恋也是男人,一样该遭到唾弃。2017年,Megalia因为他们屡次极端的线上线下活动(包括宣言恋童行为,网站有谋杀男性/男童的视频,发布堕胎视频,线下的大型煽动性抗议活动等等)被封禁。

厌恶男同性恋的前Megalia成员组成了毒性更大的组织“WOMAD”,韩语为워마드,他们甚至比Megalia更加的极端,她们嘲笑着韩国曾经的国家英雄安重根和尹奉吉,只因为他们是男性;他们随时po出对男性预谋行凶的照片,发帖问道:姐妹们我该下手吗?;更骇人听闻的是,她们还经常发出流产的男婴的照片,配文:狗狗今晚的晚餐。

侮辱安重根的图,至于更恶心的流产男婴图我们考虑了一下还是不放了

在韩国,WOMAD已经是臭名昭著的过街老鼠了,韩国本土的百科网站对她们的定义是:反人类,纳粹,反社会组织。

对于大部分韩国男人来说,比起中国人和日本人,他们更恨的是本国的极端女权。他们早已对“페미”二字神经过敏,高度紧张。大家都知道韩国有强制的服兵役,但是以前兵役完了有笔退伍费,现在因为女权的孜孜不倦,这笔钱也没有了。所有的男人吃尽苦头受了两年罪,连辛苦钱都没有,他们能不恨吗?

安山理应享受她奥运冠军的荣耀,她可能对韩国男权女权的斗争一无所知,可是从她被冲这事儿背后,韩国社会男女之间的巨大矛盾因为此事被放大,在全世界面前暴露无遗。这个总统从来不得善终,南山大王旗换了又换的国家,永远不缺的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

作者:塞勒

(责任编辑:周峻涛_NS457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