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治力堪称中国乒乓球?韩国射箭凭啥这么强

2021-08-01 12:30:21 后厂村体工队

防杠预警:弓是一种在不同地区和不同文明时期均被广泛使用过的远程武器。本文旨在讲述朝鲜传统弓的历史和特点,以及弓是如何在韩国得到发扬光大的。韩国将韩国角弓申遗,不代表韩国主张弓起源于韩国,韩国也从未有过这种主张。
在正在进行的东京奥运会上,截至目前为止,韩国代表团总共得到了5枚金牌,其中有4枚来自射箭项目,4枚金牌中的3枚是由射箭天才少女安山获得的。
尽管安山为韩国奥运代表团立下如此汗马功劳,但她因惹怒了韩国国内的极端男权主义者,导致自己遭受了来自韩国国内的网络暴力。韩国极端网友甚至扬言:“就算没有安山,射箭的金牌也必然是韩国的,是韩国给了安山拿金牌的机会,安山应该把金牌退还给韩国射箭协会。”
网络暴力不可取,但像“射箭金牌必然属于韩国”这种话,韩国人的确有说出来的底气。

—— 韩国的第二张名片 ——

韩国影视剧的制作水平确高出中国不少,但只要是涉及历史题材,就多多少少令人生草。在电视剧《渊盖苏文》中,唐太宗李世民率兵入侵朝鲜半岛结果被弓箭射成了独眼龙,最后只能割地求和;《神机箭》则给明朝人穿上了女真人的服饰,并把中国描述成了没见过火药、并试图窃取朝鲜科技的国家;2011年,金基德的电影《最终兵器·弓》更是把戏说当胡说,把改编当乱编,在电影中,多尔衮因为强抢民女被朝鲜人烧死、三名朝鲜人团灭清军等桥段让这部电影成了不折不扣的“抗中神片”。
详细可点:这里
2007年,《汉江怪物》上映,这部韩国影史上的票房冠军在当时席卷全球,很多中国人也在这部影片中见识到了韩国电影产业的发达。在影片中,演员裴斗娜用着火的弓箭射中怪物的一幕成为了本片的经典镜头之一。当时的韩国甚至流传着这样一句玩笑:“朴成贤(韩国射箭名宿)才不是韩国射箭最厉害的女人,裴斗娜才是,因为她能射死怪物。”

无论上述这些影视剧的口碑如何,它们都有一个共同元素——弓箭。实际上任何一部韩国影视剧,但凡是涉及到弓箭的场面,都会十分考究。裴斗娜为了让自己在《汉江怪物》中看起来真的像一名射箭运动员,特地高强度训练了三个月,在电影杀青后她也真的爱上了射箭。再比如电影《逆鳞》中,演员们使用的角弓是弓矢匠亲手一把一把造出来的,基本上100%还原了历史上的角弓。
用电影来宣传韩国射箭,这一点源于韩国射箭协会和韩国影视行业频繁合作。将韩国弓箭打造成一张名片推广到世界各地,几乎已经成了韩国文化产业的国策。也正因如此,韩国射箭被韩国人看作是继K-POP之后,韩国的第二张名片。
吴签射J镇楼(老板快来看,这篇我也蹭到wuli凡凡啦!交差了啊!)

—— 货真价实的历史底蕴 ——

弓是朝鲜民族的骄傲。韩国骄傲地把韩国产的传统弓称之为“国弓”或者“韩弓”(非韩国产的弓、现代复合弓和我们在比赛上看到的弓统称为洋弓)。传统的朝鲜民族弓可分为正两弓、礼弓、铁弓、木弓、铁胎弓、筒箇弓和角弓,这些工作用各不相同。其中,角弓被韩国申请成为了传统非物质文化遗产。
对于整个朝鲜民族而言,射箭都算得上是种族天赋了。比如在中国,在东北的冰雪节上,就会有朝鲜族的传统射箭表演。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就有诸多的射箭协会、射箭亭、学校射箭俱乐部等射箭团体。
朝鲜民族与弓箭的渊源最早可以追溯到2000年前。在《三国志》记载的《江表传》中,就有孙权从朝鲜半岛购买檀弓的记载。而根据朝鲜方面的史料记载,在朝鲜三国时代(公元前57年—公元668年),朝鲜半岛向中原王朝出口和进贡最多的物品就是弓。
古代的朝鲜信奉儒家思想,注重“六艺”,即礼、乐、射、御、书、数,其中的射就是指射箭。朝鲜王朝效仿中原王朝,建立了最高学府国子监,并在1298年改名为成均馆,成均馆教授的就是六艺,其中的射术为学生必备的技能之一。
古代朝鲜虽然崇文抑武,但是射箭是儒生门必须掌握的技能,连弓都拉不开的人想走上仕途基本没门儿。比如在万历朝鲜战争中,与李舜臣齐名的朝鲜陆军名将权栗就是文人家庭出身。权栗文武双全,曾在成均馆任职,以善使弓著称。就连明朝的兵部尚书石星都曾夸他:“如果朝鲜的大臣多几个像你一样的人,那朝鲜还用我们操心么?(尔国群臣,若得如权栗者数人,吾何忧哉?)”

权栗

朝鲜对弓的偏好除了源于儒家思想之外,也出于自身的防卫需要。古代朝鲜北方多游牧或渔猎民族,没有攻城技术,加上朝鲜多为山地地形,因此只要依赖地形,无需短兵相接,借助弓箭就能击退敌人的进攻。中国人认为朝鲜人古代不善战其实有些片面,朝鲜人的确打不了攻坚战,但在防守方面还是很强的。历史上中原王朝进攻朝鲜基本上不是惨败就是惨胜,就算打赢了也无法实际控制朝鲜全境。比如蒙古打朝鲜就花费了40年,前后打了9次才完全打下来。
直到16世纪的万历朝鲜战争中,朝鲜弓的优势才开始丧失,日本军队在入侵朝鲜时使用了铁炮(日本早期仿制的火绳枪)。虽然朝鲜的弓最远可以射到400米,铁炮的射程为100米,但训练一个士兵使用铁炮(一个星期)和训练一个士兵使用弓箭(好几年),投入完全不对等。随着火器逐渐登上历史舞台,朝鲜弓作为主要远程武器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 传统的复兴 ——

二战结束后,韩国独立。在朴正熙上台后,韩国的游行示威越来越多,在许多活动中,大学生是绝对的主力,这让朴正熙很是发愁。后来,现代集团创始人郑周永提出了解决办法:大力发展文体产业,用文艺和体育运动把学生们拴在校园里,如果学生们对产生了兴趣,就不会上街闹事了。
这个方法不仅解决了朴正熙的心头之患,也让朴正熙萌生了举办奥运会的想法,财阀们开始大量建造体育设施,组建体育队伍。由于射箭亭和射箭俱乐部的成本最低、占用土地面积最少,而且射箭还是韩国的传统,因此一时间射箭运动在韩国民间十分流行。就连朴正熙本人也十分喜欢射箭,朴正熙曾对属下夸赞自己“右手善用武士刀,左手能开反曲弓”。

在朴正熙遇刺之后,继任的全斗焕继承了朴正熙在问题领域的方针。全斗焕本人也喜欢射箭,1983年他在忠清北道修建了一处豪华的总统别墅,命名为青南台。在青南台里有一大片草地,被全斗焕用于充当射箭场(必要时也充当直升机停机坪)。除了一直接受西方教育的李承晚以外,包括朴正熙、全斗焕、卢泰愚、金泳三和金大中在内的韩国总统都喜欢射箭,不过青南台在2003年被金大中交换给了国家,不再作为私人宅邸使用。
在上个世纪60年代后,射箭项目在韩国既受到领导人的重视,又深得民众的喜爱,故而迎来了黄金年代。自1988年汉城奥运会起,韩国人开始称霸射箭这个项目。除了偶尔有个别小项的金牌旁落外,绝大多数金牌都被韩国收入囊中。
另外,在称霸射箭项目后,韩国开始谋求在制弓领域的话语权。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射箭选手用的都是Hoyt的反曲弓,韩国选手纷纷求而不得,因为Hoyt和美国射箭队签了协议,不能卖给其他国家的射箭队,韩国射箭队只能使用日本的雅马哈。1997年,韩国出台了《弓箭自主化措施》,规定韩国中小学生在国内比赛中不能使用外国品牌的弓和箭。

这一措施虽然一开始遭受批评,因为当时韩国国内只有两家企业生产弓。但在短短3年内,韩国的制弓公司便不断产生,并生产出了更好的产品。等到悉尼奥运会上,所有韩国选手使用的反曲弓都是韩国本国品牌。如今,韩国的弓已经占据了市场上的主导地位,而雅马哈在丢掉了所有的市场份额之后,索性不生产弓了。
同时,韩国也注重韩国弓在文化领域的影响力。韩国弓的确精良,因为它用料上乘,手法繁多,坚固耐用,性能极佳。1971年,韩国将传统弓的制造手艺纳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并鼓励年轻人学习这门手艺。1990年,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访问韩国,时任韩国总统卢泰愚送给戈尔巴乔夫的国礼中就有一把韩国弓。
从2007年起,韩国还开始举办世界传统弓箭大赛,鼓励世界各国在韩国进行共建文化交流活动,目前这项大赛已经成为传统射箭领域的顶级赛事。韩国政府主导此项赛事,也是为了宣传其传统文化,增强韩国在世界文化领域的话语权。

—— 射箭强国的真正由来 ——

然而,仅仅依靠传统,真的就足以让韩国在射箭领域称霸天下了吗?
许多文章中,都强调射箭在韩国教育体系中的地位,比如中小学必须教授射箭课,每天可在学校中接受2小时的射箭课等等。然而射箭的职业化、产业化和选手们的刻苦训练才是根本原因。
韩国射箭的职业化始于小学阶段。目前韩国全国共有约6000所小学,但是只有约站总数60分之一的孩子愿意进入学校的射箭俱乐部,而进入小学射箭俱乐部是射箭这一行业的必经之路。而且在小学上射箭课的时候,孩子们所用的弓大多不是比赛用的反曲弓,就是普通的长弓,在小学除了天赋什么也看不出来。
韩国的射箭场虽然很普及,但是收费并不便宜,首尔的大多数射箭场也都需要提前预约。射箭用的反曲弓也十分昂贵。比如某个知名韩国品牌的入门级反曲弓,售价就超过了4500元人民币。很多韩国人也在吐槽,射箭现在在韩国越来越像一项精英运动了。和大多数项目一样,射箭也是存在门槛的,这个门槛将射箭爱好者和职业射箭运动员区分开来。
韩国射箭协会曾效仿中国进行养狼计划,派出了一大批优秀教练员到国外教授射箭。教练员赵盛模带领西班牙射箭选手伊利亚·格兰达尔获得了伦敦奥运会的参赛资格。当《马卡报》采访赵盛模时,赵盛模苦笑道:“你们以为我是一个很不错的教练员吗,我只能说我并不是,而像你们想象中的那样优秀的教练员,在韩国至少有50个。”后来格兰达尔也去韩国体验了一下韩国射箭运动员的生活,并直言:“他们的动作完全是机械化的,说不出来美丽还是丑陋,但最终他们的箭总会射向一个地方。每天他们要在9个小时的时间里重复这样的动作,这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对于韩国的射箭运动员来说,没有获得职业合同前是最难熬的一段时间。因为韩国的射箭就如同中国的乒乓球一样竞争激烈。选手们每天平均有9个小时在训练场上埋头苦练,脸上有擦伤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了,但如果他们不付出这样的努力,用不了一个星期他们就会被人取代。比如韩国射箭美女奇甫倍,她每天射出的箭至少在500支左右,而她练习的弓也比普通的弓重了6磅。而同为射箭强国的意大利和法国,每名射箭运动员每天射出的箭平均在150支到200支左右。
正因为如此,在东京奥运会上夺得金牌后,韩国女子射箭队成员张敏熙才会直言:“我觉得还是争夺奥运会参赛资格的韩国队内选拔赛更难、更激烈一些。”
那么他们付出这样的努力,为的是什么呢?答案自然是职业射箭运动员优渥的待遇。韩国有51家职业射箭俱乐部,并且有射箭职业联赛。这些职业俱乐部均有现代、三星等大型财团成立,射箭运动员的年薪大多在70万元人民币左右,但像奇甫倍、朴成贤这样的女子射箭领军人物,年收入6、700万完全不是问题。在成为职业射箭运动员后,即便离开了俱乐部,韩国射箭协会也会对运动员提供相应的补助,帮助其延续职业生涯。

目前韩国有60000名射箭运动员,短时间内,我们看不到赶超韩国射箭的可能。
最后,我们需要看到的是,韩国的优势项目不只有射箭,还有速度滑冰、足球等项目。拿足球来说,韩国有8级联赛,从职业到业余;有12级青少年联赛,从U23到U6;韩国足球人口数为870000……而足球甚至都不是韩国的第一运动,棒球才是。
所以,中国的体育发展仍然任重而道远。弓成为韩国的最强兵器并不仅仅依靠于传统,更来自于无数人的努力与体育社群的不断扩大。足球如此,速度滑冰亦是如此
没有国家会凭空成为一个体育强国,正如沙漠不会因为只浇了几桶水就长出美丽的花朵。

作者:苏联红军

(责任编辑:周峻涛_NS457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