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刘诗雯是"被"生病 她混双丢金后精神压力太大

2021-08-01 12:23:43 网易体育

网易体育8月1日报道:

东京奥运会乒乓球女子团体比赛将会开打,而在比赛前,刘诗雯因肘伤复发,退出2020东京奥运会乒乓球女子团体赛事。雅虎日本则给出的阴谋论,这家媒体认为刘诗雯或许没有受伤,而是中国方面认为在混双输球后,刘诗雯压力巨大无法正常比赛,因此才用伤势复发的借口让刘诗雯离开奥运

按照规则,在东京奥运会的团体比赛中,每支参赛队伍可以有1名替补运动员(P卡),以替换受伤或生病的运动员。依据这一规则,王曼昱将替换刘诗雯出战。对于刘诗雯的退出,中国女队主教练李隼表示,受到肘部旧伤的影响,刘诗雯在训练过程中感到非常不适,向教练组反映了情况。根据团部医务官的意见,从保护运动员的基本原则出发,决定按照奥运会启动P卡运动员的相关要求提出紧急换人申请。

雅虎体育有不同的观点,这家媒体认为刘诗雯退出或许不是因为伤病问题,而是因为精神压力。雅虎体育表示在混双输给日本组合后,刘诗雯的压力巨大,心情也受到极大的影响,如果刘诗雯继续参加团体赛,或许会无法发挥正常水平。或许是因为上面的原因,刘诗雯“被”生病,因此离开奥运会。

延伸阅读

刘诗雯确认因伤退出女团比赛 王曼昱替补出战

8月1日上午,国际乒联发布消息:中国队选手刘诗雯因肘伤复发,将退出2020东京奥运会乒乓球女子团体赛事。消息中说,根据规则,每支参赛队伍可以有1名替补运动员(P卡),以替换受伤或生病的运动员。中国奥委会已正式向2020东京奥运会组委会提交了启用P卡运动员参赛的申请,王曼昱将替换刘诗雯出战。国际乒联对其进行了审查,并确认文件合规。

中国乒乓球女队主教练李隼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刘诗雯在7月26日的混双比赛结束之后,立即投入到团体比赛的紧张备战中。但受到肘部旧伤的影响,刘诗雯在训练过程中感到非常不适,向教练组反映了情况。教练组十分重视并密切关注着刘诗雯的情况,第一时间请团部医务组进行了诊断。根据团部医务官的意见,从保护运动员的基本原则出发,决定按照奥运会启动P卡运动员的相关要求提出紧急换人申请。

李隼表示,第二次出征奥运会的刘诗雯,在赛场上顽强拼搏,始终为国乒荣誉而战。这两天伤情出现反复,队伍一直在帮助她恢复调整,她也积极进行恢复性训练,表现出了一名老将坚定的意志,为全队树立了良好的榜样。

据了解,在奥运会的乒乓球团体项目比赛中,每支参赛队伍拥有1个P卡运动员名额,用于在团体参赛选手出现紧急受伤、生病或者其他特殊情况下替补上场,确保团体参赛阵容的完整性。

国际乒联批准了中国队在女子团体比赛中启动P卡的申请。国际乒联媒体与市场主管马修·庞德表示,非常遗憾刘诗雯因为肘伤复发无法继续参加接下来的比赛,她在奥运赛场上拼搏和坚持作战的精神值得所有人的尊重。祝她早日康复,重回赛场。

刘诗雯对因为伤病复发无法继续参赛感到遗憾。她说,非常感谢大家对于她本人和中国乒乓球队的关心和支持,希望大家理解自己和队伍作出的这个决定,继续关注中国队的比赛,为每一名参赛选手加油鼓劲,期待中国队再创佳绩!

根据赛程安排,中国队将在8月1日进行的乒乓球女团1/8决赛中对阵奥地利队,陈梦、孙颖莎和王曼昱将代表中国队出战。(人民日报记者孙龙飞、范佳元)

P卡规则始于北京奥运 韩国曾使用王曼昱今成幸运儿

刘诗雯因肘伤复发,退出东京奥运会乒乓球女子团体赛事,P卡选手王曼昱将顶替其位置。P卡规则始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此前只有韩国队曾经在2012年伦敦奥运时使用过P卡选手,王曼昱则成为国乒在奥运登场的P卡第一人。

(王曼昱)

奥运会P卡规则始于2008年奥运会,简单地说,是指参赛运动员受伤而退出,该运动员所在的奥委会可以派上已申请了P卡的替补队员,同时持P卡的替补队员必须是在原报名的运动员身份卡注销并离开奥运村的前提下,才能注册进入奥运村或赛场。值得注意地是,不过P卡人员只能参加团体赛而不可参加单项赛事。

过去三届奥运会,中国乒乓球队的P卡人员分别是陈玘、李晓霞(北京),刘诗雯、许昕(伦敦),樊振东、朱雨玲(里约),但是上述六人都没有真正上场过,东京奥运会国乒的P卡选手则是王曼昱和王楚钦。

此前,韩国队曾经使用过P卡选手,2012年伦敦奥运会,韩国队曾用唐汭序(唐娜)替换掉朴美英出战女台比赛,这是国际乒联从北京奥运会起推行P卡政策以来,首次有队伍在主力受伤的情况下使用P卡,当时朴美英已经参加单打比赛,并在单打比赛时受伤。

一般P卡选手很难有上场机会,刘诗雯肘部伤势发作,无法继续比赛,相当于给了小将王曼昱机会,她很有希望获得一枚奥运金牌,成为P卡选手中的幸运者。

国乒"工具人"?30岁刘诗雯一句话看哭网友:我的生命里只有乒乓球

离奥运会乒乓球女团开赛不到5个小时,刘诗雯确定被王曼昱替换,不再参加之后的团体赛。

据教练李隼透露,诗雯在7月26日的混双比赛结束之后,立即投入到团体比赛的紧张备战中。但受到肘部旧伤的影响,刘诗雯在训练过程中感到非常不适,向教练组反映了情况。教练组最终作出了紧急换决定。

7月26日混双决赛,刘诗雯搭档同样没有拿到单打资格的许昕,不敌日本组合伊藤美诚/水谷隼,赛后,她泪洒赛场,东京之行,终究还是成为她的遗憾之旅。

——1——

7月17日清晨6时许,在上百名撑着各式花色雨伞前来送行的球迷的注视下,30岁的刘诗雯缓步走出天坛公寓,踏上了她的第二届奥运会的征程。

古人说:“三十而立”。但对于竞技体育这个吃青春饭的行当来说,30岁,特别是对女运动员,恐怕是一个即将离开历史舞台的年纪。

刘诗雯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年满30周岁还出战奥运会乒乓球项目的女运动员,但始终与单打缘悭一面。同时,她也是当下这支国家队里年龄最大的女运动员。

这一系列数字,差不多就是国家队对刘诗雯定位的真实写照:奥运会还是需要一个老将压阵,何况又新增了一个混双项目,还是打头炮的,更需要老将稳定军心;但是在单打上,你技术没年轻人先进,伤病也多,而且虽然你是老将,但同样没有奥运会参赛经历。所以,奥运会还是需要你做贡献,但职业生涯最高荣誉的奥运会单打金牌,可能注定这辈子和你没啥关系了。

听起来,国家队似乎把刘诗雯这样的功勋老将当成了“工具人”。部分刘诗雯的球迷确实也是这么想的。名单公布前夕,乒协选拔办法的文件下面的公示电话就已经被打爆;5月16日,中国乒协官网公布奥运会名单,而后人民日报体育微博发布内部办公会议视频,微博上满屏皆是为刘诗雯鸣不平的内容。

——2——

但如今的这种局面,刘诗雯在五年前开启第三个奥运周期备战的时候,难道就没想到么?即使奥运会不延期,刘诗雯当时也是一名年满29岁的老将,历史上只有王楠在这个年龄还能出任奥运会单打选手,但当时奥运会是三个单打名额,王楠在当时的定位应该已是三号,放到现在两名额的时代也很有可能选不上单打。而且,除了经验更丰富以外,刘诗雯和除丁宁以外其他的竞争者一样,都没有奥运会单打经验,如果要派出以老带新的奥运会单打阵容,刘诗雯是不是能担当那个“老”,其实也不好说。

刘诗雯在满怀信心开启东京周期的旅程时,脑中不可能没有浮过这样的念头。但两次落选奥运会单打,带给她的只有更加坚定的冲击奥运会单打名额和至少再去一次奥运会的信念。这个周期,她始终在努力,始终在坚持,始终有信念。

2017年3月,刘诗雯以11连胜获得直通赛冠军,满怀信心地冲击职业生涯的第一个世锦赛单打冠军。半决赛,她苦战不敌小她4岁的队友朱雨玲,无缘决赛,丁宁则收获了第三个世乒赛单打冠军。同年的世界杯决赛,她又输给了朱雨玲。全运会,也没能进入决赛。这一年,刘诗雯可以说“三大皆空”,更致命的是她新的主管教练肖战在世乒赛后,渐渐将执教重心转移到了当时年仅18岁的王曼昱身上,刘诗雯面临着后来微博上自述的“散养”局面。

2018年世乒赛团体决赛第一场,刘诗雯又在几度领先、拿到盘点的情况下输给了伊藤美诚,更让后者从此蜕变,一跃成为中国女乒的头号对手。而朱雨玲却在当届世乒赛团体保持不败,半决赛第二盘、决赛第三盘都在中国队比分不占优的情况下拿下关键的一分,彻底稳住了中国队的局势。当年的公开赛上,王曼昱、伊藤美诚等小将出尽风头,而她只是获得了一个澳大利亚公开赛的冠军。亚运会和全锦赛,王曼昱背靠背夺冠。当年的世界杯单打,丁宁又收一冠。

刘诗雯奥运单打的路似乎愈发艰难:老将弥坚,中生代稳定,新人弯道超车。不过,刘国梁和马琳回来了,这让她看到了曙光。可随后的瑞典公开赛,她再负伊藤美诚,让自己陷入了更深的漩涡。好在,随着奥运会的临近,国家队的混双需要先组建几队相对固定的搭档。她和许昕成为了头号组合,组队后连战连捷,这让她上奥运会的砝码增添了不少。

但是刘诗雯心里很清楚:安排较多的混双任务,某种程度上其实是国家队在单打上逐渐放弃自己的信号,因为如果同时兼单、双、混三项,风险极大,毕竟自己到东京就是年届三十的老将了。

但刘诗雯显然没有放弃,一刻也没有放松对自己单打的要求。为了找状态,还特意参加了葡萄牙挑战赛这样低级别的赛事,谁知又意外负于另外一位日本00后小将早田希娜。在一片荆棘中,她迎来了2019年的直通赛。11场球,她拼的艰辛,幸而在与朱雨玲的直接对话中3-2险胜,才最终排名第五,最终压线入围了世乒赛单打。而此次直通排名第六的朱雨玲,最终无缘世乒赛单打,也逐渐退出了奥运会名额的争夺。倘若当时刘诗雯稍微松一口气,很可能就没有这个宝贵的世乒赛单打名额,更不用提竞争奥运会单打的事情了。

2019年的布达佩斯,刘诗雯在一路无人看好的情况下,十年磨一剑,终于拿到了梦寐以求的世锦赛单打冠军,同时还与许昕拿到了混双冠军。6月的《鲁豫有约》节目中,她明确说出了自己想上一次奥运会单打的心愿。同年,她还获得了第五个世界杯单打冠军。这个周期一度远去的奥运会单打梦想,似乎又越来越近。然而,单混团三项并肩的压力、年龄的增长,还是让刘诗雯逐渐不堪重负。

7月的澳大利亚公开赛,刘诗雯就因为前一站韩国公开赛身兼三项后身体出现反应,无奈退赛。2020年初地表直通前,她又莫名的下车崴脚,退出了直通釜山的比赛。随后的德国公开赛,她的手肘再也支撑不住,伤病爆发,迫使她退出了卡塔尔公开赛。国家队也对她的伤势进行了多方会诊,采取了各种保守治疗手段,但效果并不明显。6月,为奥运会做最后一搏的刘诗雯下定决心,接受了手术。在艰难的康复过程中,她回到了国家队,也坐上了威海世界杯的看台,目睹队友们在她离队的日子里飞速进步,这对尚在康复的她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2021年2月,她终于恢复了完整强度的系统训练,却发现身边的同龄人一个个离开了国家队,跟自己一块长大的丁宁也在去年下半年由于种种原因选择了淡出。与她竞争单打名额的人,虽然都没有世锦赛单打冠军,但近一年的势头都极其强盛:陈梦是前一年的全锦赛和世界杯冠军,还有德国公开赛、卡塔尔公开赛、年终总决赛多项公开赛冠军;2000年出生的孙颖莎,奥运会模拟赛加冕三冠,全锦赛、世界杯获得亚军,又一次狙击了伊藤美诚。而自己刚从手术中恢复过来,能最终达到什么样的竞技状态,心里实在没底。也许那个时候,刘诗雯已经意识到奥运会单打终将离她远去。

——3——

当得知落选单打消息的时候,她显然有些失落,但意识到还有混双和团体可以争夺的她依然全力拼搏、兢兢业业,毕竟以两个奥运会冠军作为职业生涯的尾声,也算圆满;在东京赛场升起五星红旗,更是这位党龄十余年的老党员义不容辞的使命与责任。

(刘诗雯与许昕在东京比赛中)

在多数人眼中,三十岁的刘诗雯,职业生涯充满了遗憾和不甘。但运动员的职业生涯基本都有或大或小的遗憾,在满怀希望中努力拼搏,成功固可喜,遗憾亦坦然,不正是竞技体育的最大魅力?我们看到的刘诗雯,在三十岁这个看起来远不是乒乓球项目黄金年龄的阶段,依然坚持不懈,充满信念,在终极梦想无法实现后仍然为捍卫国球荣耀拼尽全力,这难道不是值得众人称道的体育精神?

刘诗雯赛后几度落泪:就是感觉对不起大家

东京奥运会乒乓球混双决赛的争夺。头号种子许昕/刘诗雯在大比分2-0领先的情况下,被对手连扳三局,虽然将比赛拖进决胜局,但决胜局0-8落后,最终,他们以3-4遗憾负于东道主日本组合水谷隼/伊藤美诚,无缘东京奥运乒乓球首金。赛后,刘诗雯非常悲伤,甚至在接受采访时哭了起来,“真的对不起大家,对不起团队为我们付出了这么多”。

这是乒乓球混双项目首次出现在奥运赛场上,许昕/刘诗雯自搭档以来,在奥运会前创造了38胜1负的战绩,面对水谷隼/伊藤美诚也是三战全胜,但最关键的奥运决赛却以失利告终。

“其实我自己还好,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团队。”刘诗雯赛后显得十分失望,甚至哭了起来,虽然带着口罩似乎也能看到她悲伤的表情。“整个队伍,为了我们这个混双,大家都付出了很多,我们很想在这次比赛当中,完成好这个任务。”很可惜,昕雯组合未能实现目标。

“决赛这个过程当中,到后面,还是想去释放出来,一些球还是可能没有足够的力量,真的非常对不起大家。”看得出,刘诗雯对这个结果非常遗憾,但是结果已经无法改变,而且是在2-0领先的情况下被逆转,的确难以让人接受。

对于失利的结果,许昕则谈到,“前两局其实拼的不错,三四局对手反扑后,我们还是没有完全释放,对手落后时搏了几个,我自己的状态开始下降,很多球打的落点不够深,对手反而博得更凶,后来我们一直在落后,就拼命想去赢,技战术套路就不太对了。”

作者:塞尔吉

(责任编辑:薛憧_NB2266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