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犯也能参加奥运会?美国击剑队内讧:让他滚出去!

2021-08-01 09:39:42

7月30日,东京奥运会男子团体重剑项目正式开始。首场对决便是强强对抗,美国VS日本。美国渴望拿下开门红,而强势的东道主并不是善茬。最终,美国39-45输掉了比赛,惨遭淘汰。

让美国男子重剑队在首战就打道回府的最重要原因并不是他们实力不济,而是内讧。

而内讧事件的争议中心则是一个名叫阿伦-哈季奇(Alen Hadzic)的队员。

在与日本的比赛前,4名美国队员一起亮相,而他们佩戴的口罩立刻吸引了外界关注——4人中,3人戴着粉色口罩,1人戴着黑色口罩。

这就奇怪了。正常情况下,运动员们佩戴的口罩都是国家队统一配发的,为什么这4个美国队员要搞特殊呢?难道是觉得这样好看?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原来,戴黑色口罩的运动员正是哈季奇,而其他3人不愿与他“同流合污”。为了表达与哈季奇势不两立的态度,他们纷纷戴上了与哈季奇不同款式的口罩。此外,这三人还刻意与哈季奇保持距离,划清界限。

三名美国队员这么做不仅是明确表达对哈季奇的鄙夷、不满,更是公开表达对美国奥委会甚至是相关组织的抗议。

问题来了,这个哈季奇究竟做了什么事?队友们对他的态度为何如此决绝?

故事还得从2个月前说起。

*****

5月份,哈季奇获得了奥运会的参赛资格,顺利入选了美国击剑国家队。但是,6月份他便受到了3名女子的指控,罪名便是不端性行为。于是,美国运动安全中心对做出了禁赛的决定,哈季奇因此便失去了参加奥运会的资格。

哈季奇并没有默默接受,而是积极采取行动。很快,他便让仲裁人推翻了停赛的决定,美国队允许他作为替补选手参赛。于是,一波三折之后,哈季奇还是获得了参加奥运会的资格,他很是开心。

哈季奇开心了,但不开心的人却很多。

在美国奥委会同意哈季奇参赛后的第10天,有6名女性击剑运动员给奥委会写信,强烈要求取消哈季奇的参赛资格。她们认为让哈季奇参赛是对其他运动员的不尊重,也会让很多女选手处在危险之中。

实际上,美国击剑协会已经对哈季奇进行了特殊“照顾”了,以防他再次作案:不得与美国队一起乘机前往日本、不得入住奥运村、单独住在距离运动员村30分钟的酒店里、不得与女运动员一起训练……

对于这些限制条件,哈季奇自然是又一次提出了上诉。这一次,他的上诉无效,因为美国击剑队的其他选手一起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击剑协会维持这个决定。

虽然哈季奇被隔离在大部队之外,但他终究是获得了参赛资格,这让美国其他选手义愤填膺,尤其是那些女选手。在这些队友们看来,哈季奇根本不应属于这个团队。

尽管哈季奇的罪名还没有坐实,可大众基本都相信他就是个行为不轨的强奸犯。

对哈季奇的三项指控,最早可追溯到2010年,那时候他还只是个哥伦比亚大学的大一新生。以下是3项指控的主要内容————

1.发生在2010年。一位名叫卡佳(Katya English)的女击剑选手透露,大一的时候她和哈季奇有过一段时间的交往。有一次,二人正在宿舍里进行性行为。过程中,卡佳想要停下来。哈季奇怒骂了她,并强迫她继续。那时候,卡佳只有18岁。回想当年的事情,卡佳称哈季奇的行为是性胁迫。

2.发生在2013年。这个女击剑手不愿透露姓名,但她目前也在参加东京奥运会。2013年的时候,她读大一,而哈季奇已经大三。在一次派对后,她感觉很累,想躺下来,而此时哈季奇尾随她进入卧室,想要强奸她。她反抗了很多次,直到有其他人进入房间,哈季奇才离开。

3.依然是2013年。派对上,哈季奇开始胡乱吹嘘,且不时发出淫笑。根据两位击剑手的回忆,哈季奇说他和派对上的另一名年轻女子发生了性关系。当晚,他们看见那个女孩哭了。

2013年晚些时候,罪行累累的哈季奇东窗事发。有人正式指控哈季奇在聚会期间对她实施了性虐待。经过调查后,哥伦比亚大学对哈季奇停学1年。然而,停学期间哈季奇依然在校园内溜达,且参加各种派对和聚会。

停学期间,哈季奇还到其他学校招摇撞骗,因为外校的人并不知道他已经被停学且被踢出了哥伦比亚校队。

媒体调查了哈季奇当年的同学和密切接触者,他们都表示哈季奇是个非常外向的人,很合群,但他非常易怒,尤其是在酒后。有一次从酒吧出来后,哈季奇竟然踢了正在路边睡觉的人,还哈哈大笑。

而根据十二位接受采访女性的消息,哈季奇大学时经常在派对后尾随女性,然后强吻对方,甚至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随意摸对方的身体。

好友们称哈季奇有着非常高效的作案方式。往往,他都会盯上那些派对上喝得烂醉的女生,而且最好是大一的,哈季奇认为“她们可以做任何你想要她们做的事情”。一位女运动员表示:“好多男生在酒后都会失态,试图调戏女生,但他们一般都会在遭到女生拒绝后收手,但哈季奇根本不在乎。”

*****

看上去,哈季奇的罪名基本已坐实了。但只要没有正式判决,哈季奇就是无罪的。

面对采访,哈季奇公开发话:“那些(指控)都是谎言。”他的代理人则对媒体说哈季奇从未有过不端的性行为。

同样是存在不端行为的嫌疑,美国短跑选手理查德森因为尿检呈阳性被禁赛的决定至今未被解除,而哈季奇却恢复了自由身。

为什么要对哈季奇网开一面?

美国运动安全中心不愿给出解释,理由是保密承诺。与此同时,美国击剑协会、美国奥委会、残障奥委会都声称他们无权禁止哈季奇参赛,他们也不会考虑未被证实的证据。

队友们彻底不能忍:“我们很生气,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应该让我们处理的问题。他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被保护起来了。”

一位美国队的队员直言:“真是太失望了,竟然让我和他在同一个队,和他一同代表美国队。我付出了所有才进入到国家队,却要看到这个可怕的家伙也能分享这些。真的,他也能代表美国队太让人震惊了。”

前哥伦比亚大学击剑队队长、哈季奇的昔日队友Katie Angen也怒斥美国队的不作为,称他们是在支持一个“捕食者”:“令人作呕。美国击剑队让那个积极捕食醉酒和清醒女性的人代表了我们的国家。”

其实,在大学期间,哈季奇就一直被保护。

停学期间,哈季奇依然能参与全国级别的比赛,有十位女选手多次向教练抱怨,但毫无效果。“他让我们在大学的日子宛如地狱,他让我们的心理受到了极大的创伤。我们很无助,他总是可以为所欲为。”一位女学生无奈地说道:“难道只是因为他击剑好,教练就对他一直包容?”

哥伦比亚大学董事会强调他们从未收到有关哈季奇的投诉:“如果他的那些事都是真的,他一定会被禁赛的。这事在当时应该被提出来的,这让人很不安。”在哈季奇的昔日丑事一件件被曝光后,他的教练拒绝了任何采访。

为什么哈季奇从大学到国家队能一路绿灯?这个现象的背后似乎藏着一些值得人们深思的“故事”:

一位已经在美国击剑圈担任运动员和裁判超过10年的女性如此呐喊:“这是一项属于有钱的白人男性的传统项目。”

有一次,她被教练要求坐在他的腿上。然后,教练的手从她的臀部移到了胸部。事后,她进行了投诉,但最后的结果却是教练无任何问题。

去年,一位北卡大学的教练提出了民事诉讼,称另一位助教在飞机上随意摸她的敏感部位。

有30名击剑运动员、裁判和教练接受了秘密采访,她们都反映了一个可怕的事实——曾被教练要求坐在腿上、曾在电梯里被乱摸身体、曾被强制发生性行为。

2018年,美媒体的一份统计表明,在218个受采访的女击剑运动员中有129人曾受到性骚扰,其中更是有41人曾遭到性侵。

这才是哈季奇站上奥运赛场背后的恐怖真相,也是其他队员毅然戴上粉色口罩的原因:如果体育世界的性侵行为继续得到纵容,在不为人知的黑暗角落里,还会有更多的哈季奇等待着伸出“恶魔之手”。

作者:风过乡

(责任编辑:李晓天_NS647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