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乒"工具人"?30岁刘诗雯一句话看哭网友:我的生命里只有乒乓球

2021-08-01 09:14:14

奥运会乒乓球女团开赛不到5个小时,刘诗雯确定被王曼昱替换,不再参加之后的团体赛。

据教练李隼透露,诗雯在7月26日的混双比赛结束之后,立即投入到团体比赛的紧张备战中。但受到肘部旧伤的影响,刘诗雯在训练过程中感到非常不适,向教练组反映了情况。教练组最终作出了紧急换决定。

7月26日混双决赛,刘诗雯搭档同样没有拿到单打资格的许昕,不敌日本组合伊藤美诚/水谷隼,赛后,她泪洒赛场,东京之行,终究还是成为她的遗憾之旅。

——1——

7月17日清晨6时许,在上百名撑着各式花色雨伞前来送行的球迷的注视下,30岁的刘诗雯缓步走出天坛公寓,踏上了她的第二届奥运会的征程。

古人说:“三十而立”。但对于竞技体育这个吃青春饭的行当来说,30岁,特别是对女运动员,恐怕是一个即将离开历史舞台的年纪。

刘诗雯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年满30周岁还出战奥运会乒乓球项目的女运动员,但始终与单打缘悭一面。同时,她也是当下这支国家队里年龄最大的女运动员。

这一系列数字,差不多就是国家队对刘诗雯定位的真实写照:奥运会还是需要一个老将压阵,何况又新增了一个混双项目,还是打头炮的,更需要老将稳定军心;但是在单打上,你技术没年轻人先进,伤病也多,而且虽然你是老将,但同样没有奥运会参赛经历。所以,奥运会还是需要你做贡献,但职业生涯最高荣誉的奥运会单打金牌,可能注定这辈子和你没啥关系了。

听起来,国家队似乎把刘诗雯这样的功勋老将当成了“工具人”。部分刘诗雯的球迷确实也是这么想的。名单公布前夕,乒协选拔办法的文件下面的公示电话就已经被打爆;5月16日,中国乒协官网公布奥运会名单,而后人民日报体育微博发布内部办公会议视频,微博上满屏皆是为刘诗雯鸣不平的内容。

——2——

但如今的这种局面,刘诗雯在五年前开启第三个奥运周期备战的时候,难道就没想到么?即使奥运会不延期,刘诗雯当时也是一名年满29岁的老将,历史上只有王楠在这个年龄还能出任奥运会单打选手,但当时奥运会是三个单打名额,王楠在当时的定位应该已是三号,放到现在两名额的时代也很有可能选不上单打。而且,除了经验更丰富以外,刘诗雯和除丁宁以外其他的竞争者一样,都没有奥运会单打经验,如果要派出以老带新的奥运会单打阵容,刘诗雯是不是能担当那个“老”,其实也不好说。

刘诗雯在满怀信心开启东京周期的旅程时,脑中不可能没有浮过这样的念头。但两次落选奥运会单打,带给她的只有更加坚定的冲击奥运会单打名额和至少再去一次奥运会的信念。这个周期,她始终在努力,始终在坚持,始终有信念。

2017年3月,刘诗雯以11连胜获得直通赛冠军,满怀信心地冲击职业生涯的第一个世锦赛单打冠军。半决赛,她苦战不敌小她4岁的队友朱雨玲,无缘决赛,丁宁则收获了第三个世乒赛单打冠军。同年的世界杯决赛,她又输给了朱雨玲。全运会,也没能进入决赛。这一年,刘诗雯可以说“三大皆空”,更致命的是她新的主管教练肖战在世乒赛后,渐渐将执教重心转移到了当时年仅18岁的王曼昱身上,刘诗雯面临着后来微博上自述的“散养”局面。

2018年世乒赛团体决赛第一场,刘诗雯又在几度领先、拿到盘点的情况下输给了伊藤美诚,更让后者从此蜕变,一跃成为中国女乒的头号对手。而朱雨玲却在当届世乒赛团体保持不败,半决赛第二盘、决赛第三盘都在中国队比分不占优的情况下拿下关键的一分,彻底稳住了中国队的局势。当年的公开赛上,王曼昱、伊藤美诚等小将出尽风头,而她只是获得了一个澳大利亚公开赛的冠军。亚运会和全锦赛,王曼昱背靠背夺冠。当年的世界杯单打,丁宁又收一冠。

刘诗雯奥运单打的路似乎愈发艰难:老将弥坚,中生代稳定,新人弯道超车。不过,刘国梁和马琳回来了,这让她看到了曙光。可随后的瑞典公开赛,她再负伊藤美诚,让自己陷入了更深的漩涡。好在,随着奥运会的临近,国家队的混双需要先组建几队相对固定的搭档。她和许昕成为了头号组合,组队后连战连捷,这让她上奥运会的砝码增添了不少。

但是刘诗雯心里很清楚:安排较多的混双任务,某种程度上其实是国家队在单打上逐渐放弃自己的信号,因为如果同时兼单、双、混三项,风险极大,毕竟自己到东京就是年届三十的老将了。

但刘诗雯显然没有放弃,一刻也没有放松对自己单打的要求。为了找状态,还特意参加了葡萄牙挑战赛这样低级别的赛事,谁知又意外负于另外一位日本00后小将早田希娜。在一片荆棘中,她迎来了2019年的直通赛。11场球,她拼的艰辛,幸而在与朱雨玲的直接对话中3-2险胜,才最终排名第五,最终压线入围了世乒赛单打。而此次直通排名第六的朱雨玲,最终无缘世乒赛单打,也逐渐退出了奥运会名额的争夺。倘若当时刘诗雯稍微松一口气,很可能就没有这个宝贵的世乒赛单打名额,更不用提竞争奥运会单打的事情了。

2019年的布达佩斯,刘诗雯在一路无人看好的情况下,十年磨一剑,终于拿到了梦寐以求的世锦赛单打冠军,同时还与许昕拿到了混双冠军。6月的《鲁豫有约》节目中,她明确说出了自己想上一次奥运会单打的心愿。同年,她还获得了第五个世界杯单打冠军。这个周期一度远去的奥运会单打梦想,似乎又越来越近。然而,单混团三项并肩的压力、年龄的增长,还是让刘诗雯逐渐不堪重负。

7月的澳大利亚公开赛,刘诗雯就因为前一站韩国公开赛身兼三项后身体出现反应,无奈退赛。2020年初地表直通前,她又莫名的下车崴脚,退出了直通釜山的比赛。随后的德国公开赛,她的手肘再也支撑不住,伤病爆发,迫使她退出了卡塔尔公开赛。国家队也对她的伤势进行了多方会诊,采取了各种保守治疗手段,但效果并不明显。6月,为奥运会做最后一搏的刘诗雯下定决心,接受了手术。在艰难的康复过程中,她回到了国家队,也坐上了威海世界杯的看台,目睹队友们在她离队的日子里飞速进步,这对尚在康复的她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2021年2月,她终于恢复了完整强度的系统训练,却发现身边的同龄人一个个离开了国家队,跟自己一块长大的丁宁也在去年下半年由于种种原因选择了淡出。与她竞争单打名额的人,虽然都没有世锦赛单打冠军,但近一年的势头都极其强盛:陈梦是前一年的全锦赛和世界杯冠军,还有德国公开赛、卡塔尔公开赛、年终总决赛多项公开赛冠军;2000年出生的孙颖莎,奥运会模拟赛加冕三冠,全锦赛、世界杯获得亚军,又一次狙击了伊藤美诚。而自己刚从手术中恢复过来,能最终达到什么样的竞技状态,心里实在没底。也许那个时候,刘诗雯已经意识到奥运会单打终将离她远去。

——3——

当得知落选单打消息的时候,她显然有些失落,但意识到还有混双和团体可以争夺的她依然全力拼搏、兢兢业业,如果以两个奥运会冠军作为职业生涯的尾声,也算圆满;在东京赛场升起五星红旗,更是这位党龄十余年的老党员义不容辞的使命与责任。

(刘诗雯与许昕在东京比赛中)

意外的是,她没有做到,那一晚,国乒输球的消息过于震撼人,赛后网友也纷纷捕捉、讨论比赛细节,刘诗雯在采访镜头前落泪热泪。在领奖台上,许昕和刘诗雯这两位国乒老将互相为对方戴上奖牌,那一刻刘诗雯是笑着的,但球迷们感知到的都是心酸。

许昕和刘诗雯都是国乒老将了,他们的经历也有些相似,都体验过伤愈复出,征战多年而常有失利的苦涩。对于他们来说,国乒“梦之队”受全民期待、奥运夺金第一枪、大概率最后一届奥运全是压在身上的担子,失利的酸涩与苦痛也或许只能彼此共情。

在多数人眼中,三十岁的刘诗雯,职业生涯充满了遗憾和不甘。但运动员的职业生涯基本都有或大或小的遗憾,在满怀希望中努力拼搏,成功固可喜,遗憾亦坦然,不正是竞技体育的最大魅力?我们看到的刘诗雯,在三十岁这个看起来远不是乒乓球项目黄金年龄的阶段,依然坚持不懈,充满信念,在终极梦想无法实现后仍然为捍卫国球荣耀拼尽全力,这难道不是值得众人称道的体育精神?

延伸阅读:

刘诗雯无缘国乒女单引争议:集体荣誉和单打梦想,孰轻孰重

国乒奥运会大名单公布前,“刘诗雯”三个字就已经冲上了热搜。

当时,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WTT)官网发布了一篇《中国揭晓东京奥运乒乓球团队》的文章,女单参赛选手里就已经没有了刘诗雯的名字。

虽然WTT很快删除了这条消息,但5月16日上午公布的正式名单中,恰恰佐证了这一事实——刘诗雯将参加混双和团体的比赛,但女单比赛,刘诗雯再次旁落。

这位30岁老将、女乒世界杯首位“五冠王”、2019年世锦赛单打冠军,落选女单似乎是在意料之中,又仿佛是在情理之外。为了保住国球五金荣耀,刘诗雯看似又一次成了牺牲者,而她的终极梦想,或许只能就此埋在心里。

重中之重,优中选优

国兵奥运会大名单公布后10分钟,“刘诗雯无缘东京奥运会单打”的话题就冲上了热搜。

这条阅读量1.6亿、讨论次数8000次的话题,大多体现了球迷对刘诗雯落选的不甘——

“小枣好可惜啊,又一次无缘单打”、“她已经30岁了,已经等不起下一个4年”、“不顾一切拼到最后,却被伤病和延期耽误,造化弄人”……

虽然事实残酷,但是这一结果似乎早有端倪。名单公布前,WTT官网发布的《中国揭晓东京奥运乒乓球团队》中,女单参赛选手里就没有刘诗雯的身影。

或许是提前预感到奥运名单会引发争议,选拔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中国乒协特意邀请了人民日报社、新华社、中央广播电视总台3家媒体旁听。这一会议,还集结了功勋教练陆元盛、尹霄和李晓东以及3位“大满贯”王楠、张怡宁、李晓霞,最终给出的结果也十分一致——女单选择陈梦和孙颖莎,刘诗雯则主要备战混双。

结果不难猜测,早在一个月前的奥运模拟赛中,刘国梁就特意强调了混双的重要性:“奥运乒乓项目5枚金牌,第一块就是混双金牌。如果混双金牌我们能顺利拿下,剩余的4块金牌就好打多了。”

“如果这块金牌输掉,那后面4块金牌的压力会是非常大的。所以,从战略的角度来看,混双项目也是非常重要的。”

在奥运模拟赛中,刘诗雯和许昕意外止步八强,也让国兵教练组不得不抓紧弥补漏洞。

混双组合必须参加团体比赛,这样一来,如果刘诗雯再报名参加女单,那么她将面临“三线作战”的压力。志在夺得乒乓全部五金的国乒,让一位三十岁的老将身兼单打、混双和团体三个项目,选择都更过激进。

更何况女单方面,国乒同样拥有“幸福的烦恼”——陈梦在近两年内获得9个国际比赛冠军、3个国内比赛冠军,在世界杯和全国锦标赛中都获得冠军,现世界排名第一。

小将孙颖莎则在对阵主要奥运对手保持优异战绩,其中有3次是在世界大赛中获胜(世锦赛、世界杯团体、世界杯单打)。

两人更是在奥运模拟赛中分获冠亚军,状态不俗,因此教练组不得不“优中选优”。女队主教练李隼表示:“结合实际情况并与刘诗雯本人沟通后决定,她在东京奥运会的报项为混双和女团,主要精力将放在混双项目的争夺上。”

终极梦想,难圆东京

这一决定是目前国乒征战奥运的最优解,却让刘诗雯的终极梦想无法实现。

2019年布达佩斯世乒赛女单决赛中,刘诗雯以4-2击败队友陈梦,首次加冕世乒赛女单冠军。

彼时,她这样形容奥运会女单金牌,“这是一个终极梦想。”

“我都想选,但决定权不在我。当然,我对奥运会十分渴望,我也有信心去冲击这两个项目。”面对女单和混双两个项目,刘诗雯都不愿放弃。

之所以如此渴望,是因为刘诗雯此前女单的经历——拥有四个世界杯单打冠军头衔,一个世乒赛女单冠军,她距离“大满贯”只差一个奥运金牌。

2016年,25岁的刘诗雯正处于职业生涯最好的年华,她本应该有机会冲击一枚奥运金牌,但事与愿违。

2015年的苏州世乒赛,刘诗雯在丁宁脚部受伤的情况下,心态出现波动痛失好局,这也让她背上“心理素质差”的包袱。

即便此后的一年里,刘诗雯登顶世界第一,但仍然却无缘奥运女单名额。彼时国兵给出的解释是:“李晓霞和丁宁的心态更稳定一点。”十年磨一剑,当刘诗雯在2019年的布达佩斯世乒赛突破心魔,终夺女单冠军后,她自然是希望能代表中国参加奥运女单的比赛。

但世乒赛后的刘诗雯似乎用掉了所有运气,因伤相继退出了澳大利亚公开赛、德国公开赛、两站T2联赛、全国锦标赛。

仅2019年一年时间,刘诗雯就退出了5项赛事。饱受伤病困扰的“小枣”,也在奥运延期后决定手术。

手术一耽误就是5个月,直到2020年年末,刘诗雯才回到乒乓球台上。

回归球台的刘诗雯坦言:“会将自己当成小队员,从零开始。放低姿态,放下包袱,即使输也是一种成长。”

而全运会乒乓球预选赛,许昕在接受媒体采访,谈到刘诗雯的恢复情况:“我感觉她现在最多恢复7成吧。”

30岁的刘诗雯,将超越王楠成为历史上中国女乒年龄最大的奥运会参赛者;而受伤导致的状态下滑,和女乒国内的激烈竞争,都让刘诗雯无法在下一个奥运周期中胜任女单。她的终极梦想奥运女单冠军,也只能止步于东京奥运。

逆流而上,书写新篇章

刘诗雯的职业生涯,过得并非一帆风顺。

2009年的广州女乒世界杯,18岁的刘诗雯击败奥运冠军郭跃夺冠,开始崭露头角。随后,她又在2012和2013年的世界杯上两度蝉联,并在22岁时登顶世界第一。

但除了世界杯,刘诗雯在其他舞台上却总是差了些运气。

2019年之前,刘诗雯先后参加了6届世乒赛,3次打进女单四强,2次闯进决赛,却分别成了2013年李晓霞和2015年丁宁的背景板。

2016年失去里约奥运单打资格的她,甚至一度沉沦。虽然帮助中国队夺得女团冠军,但是身心俱疲的刘诗雯,在奥运后未经批准就以“咳嗽和腰伤”为由退出美国费城世界杯。

再加上那届世界杯丁宁同样因伤退出,中国女队卫冕19年的世界杯女单冠军旁落日本选手平野美宇之手。

国乒更是给出“暂时被停止参加一切国际比赛”的“禁赛令”。彼时,刘诗雯陷入了迷茫:“我处于对前途很悲观的状态,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有冲击冠军的实力。”

一度处在退役边缘的刘诗雯最终还是挺了过来,主管教练从肖战变成奥运冠军马琳之后,终于在2019年打破世乒赛魔咒,成功捧杯。

“我值得这个冠军,只是它来得有点晚。”站在世乒赛的舞台中央,泪水已在刘诗雯的眼里打转。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背后的心酸,“教练每天在球馆里陪着我泡八九个小时,练完单打练混双,天天转着圈地练。”

如果刘诗雯不再受伤,如果奥运没有延期,她将很有机会拿到一个梦寐以求的女单名额。只可惜造化弄人,铆足劲复出的刘诗雯,终究没能拿到单打的机会。

“当了国乒‘工具人’这么多年,还是没能实现自己的梦想。”这是网友对她落选女单最多的评价。

对于一名中国乒乓球运动员来说,大满贯是奋斗的最高目标。但是这些不仅需要超群的实力和过硬的心理素质,有时还要多一丝丝运气。

(责任编辑:刘洁_NS652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