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黄皮肤不能进前8!刘翔17年前的话 在东京又响起

2021-08-01 07:41:24 澎湃新闻

“我特别记得翔哥(刘翔)说的一句话,谁说黄皮肤的人不能进奥运会前八,我觉得我做到了。”

31日晚上,在东京奥林匹克体育馆的混合采访里,王春雨自豪地复述了刘翔在17年前喊出的那句话。

就在兴奋地说出这番话前,她刚刚书写了中国中短跑的一段新历史——在田径项目女子800米半决赛里,王春雨跑出了1分钟59秒14的成绩,以小组第二的身份直接晋级决赛。

这也是中国女子中短跑运动员第一次站上奥运的决赛赛道。

王春雨创造历史。

对于中国田径军团来说,这是“惊艳亮相”的一夜——王春雨突破自我,苏炳添杀入半决赛,谢震业小试牛刀、找回状态,葛曼棋和吴智强初次亮相同样各自取得突破。

“可能我们在实力上还是和世界最顶尖的水平有些差距,但中国田径正在变得越来越好。”

就如第一次参加女子100米个人比赛就站上半决赛的葛曼棋所说,

“中国田径正在把最好的一面,最精神的一面带到世界舞台。”

王春雨代表着中国新一代运动员的果然。

王春雨的突破,离不开外教的指点

对于大多数关注田径的观众来说,这一天是“中国速度”苏炳添亮相的一天。但王春雨在800米赛道上的横空出世,让她压过了“苏神”的光芒。

在女子800米半决赛的第三组,王春雨从一开始就占据了领先的位置,尽管在最后一圈被身旁来自英国的19岁“天才少女”基利·霍奇金森反超,但是王春雨依旧保持着微弱的优势,第二个冲过终点。

那一刻,她不仅刷新了自己在800米项目上的个人最好纪录,还创造了中国女子中短跑的历史。

“其实我自己在赛前还没有那么足的信心,但是兰迪教练的信心非常足,他觉得我一点问题都没有。”在赛后,王春雨也将自己的突破归功到了中国国家队的外教兰迪·亨廷顿的身上。

亨廷顿教练(左)。

事实上,王春雨并不是亨廷顿教练直接指导的队员,但是按她的说法,亨廷顿在这段时间的训练里为她提供了训练计划,而这份计划主要针对的就是王春雨的短距离速度和爆发力。

“很多人对我们这个项目有误解,觉得可能没有那么重视速度,但是如果这个赛场上没有速度,我赢不了任何人,所以兰迪在400米和短距离上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其实,王春雨本就有跑进2分钟的能力。在此前的奥运资格赛上,王春雨跑出1分59秒42成功拿到奥运门票,而在杭州的邀请赛上她又以1分59秒18夺冠。自身能力上的出色加上外教的“改造”,最终成就了王春雨的经典一战。

王春雨顶住了压力。

“我其实来东京之前就想要进入决赛。”曾在里约奥运会站上半决赛赛道的王春雨说,

“下一场比赛,如果我一步都不跑走下来,我也是第八名,但是我觉得我不可能是第八名,所以我想拼一个更好的名次。”

这位性格大大咧咧的姑娘也告诉媒体,她希望犒劳一下自己,“我告诉自己如果进了决赛就去做个美甲,因为我看到奥运村里做美甲是免费的。”

王春雨说,她一直都有在比赛前给自己定一个目标和定一个奖励的习惯,但从没有真正去实现那些奖励,“因为我觉得还有更好的成绩和更大的目标在等着我。”

苏炳添还扭头看了旁边的对手。

计划内的第一枪,苏炳添期待冲进决赛

王春雨的突破,可以算是这一夜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里中国田径中短跑军团“惊艳开场”的一个缩影。

在她之前,苏炳添在男子100米第一轮比赛里跑出了10秒05的成绩,以小组第二的身份挺进半决赛。而在这场比赛里,苏炳添在最后30米直接放慢了速度,整个冲线过程都扭头看着隔着两道的南非小将。

“其实是因为今天一整天都戴着口罩,感觉有一点缺氧,所以到70米的时候感觉身子有一点僵了,但是还可以控制。”

苏炳添在赛后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并不是想要在比赛里表现得如此“凡尔赛”,只是希望确保健康地进入半决赛。

“因为小组前三就进了(半决赛),我觉得没必要去拼了,因为如果要全力去拼的话,跑一个10秒也没有用,这几步反而会让肌肉非常僵。到了明天比赛时候,时间太短就可能会没法恢复回来,所以觉得没必要。”

苏炳添正逐步调整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苏炳添团队的主管教练正是“提点”了王春雨的兰迪·亨廷顿。

在6月底的全国田径锦标赛上,苏炳添因为身体机能上的不适同样没有全力跑完比赛。彼时,亨廷顿就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苏炳添是很聪明的运动员,他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身体,这次比赛的腿部酸痛不会对东京奥运会有任何影响。”

而苏炳添也确实在东京的赛场上做着快速调整。

按照苏炳添的说法,他其实错过了比赛前一天的适应场地训练,“没有适应场地,也没有听过枪,所以今天给自己的目标就是正常发挥。因为在国内几场比赛,正常不需要太发力,也可以跑到10秒10左右,所以也定了这个目标。”

得益于赛前良好的个人调动,苏炳添最终跑出的10秒05也要远远好过自己定下的10秒10的计划,这多少也给了苏炳添在接下来比赛的信心和动力。

“复赛就当决赛去跑。”面对着记者的长枪短炮,苏炳添态度低调但语气坚决,“对我现在的实力来说,还没有绝对的实力可以进入决赛,只能尽自己的能力去拼一下。”

的确,晋级之路并不轻松,和他同一组半决赛的对手包括了排名世界第二的南非百米飞人辛比尼、美国名将贝克以及英国名将优加。

“哪吒发型”的葛曼棋。

全力去拼,展现中国田径的风采

除了苏炳添和王春雨,在这个闷热潮湿的夜晚,还有更多中国田径中短跑军团的声影。

第一次出战女子个人100米项目的葛曼棋,以11秒20的成绩通过第一轮,成功杀入半决赛。

事实上,这也是中国女子短跑的一次突破——葛曼棋成为中国大陆第一位跻身奥运会女子100米半决赛的选手,这是自1984年以来,中国队37年来首进奥运会女子100米半决赛。

“对自己的成绩不太满意,我其实预期的目标是能够跑进11秒10区间。”

在东京为中国短跑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葛曼棋,在赛后坦言她对自己的表现并不满意,“因为在国内就可以跑到这个成绩,但训练前腿部不适,休息了一段时间,然后再加上遇上‘生理期’。”

葛曼棋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她是吃了止疼药来参加晚上的半决赛——“这一场比赛还是调动起来了,但是确实自身硬实力不够。她们的途中跑太强了,我想跟但跟不上,所以节奏被打乱了。”

不过,奥运个人首秀的“小挫折”也指引了葛曼棋前进的方向,而她那一头“哪吒发型”也在赛场上留下了不输牙买加女飞人弗雷泽的惊鸿一瞥。

“我就是想把可爱的一面,还有中国运动员好的一面带给大家。”

说起自己的发型,葛曼棋还有些害羞,“能够站在这里也是非常荣耀的,现在中国田径短跑的实力可能差一点,但我们还是要把自己最好的一面,最精神的一面带到世界上。”

事实上,除了葛曼棋的“哪吒发型”,还有王春雨头上一抹“中国红”的头饰——在王春雨看来,这除了代表着“好彩头”,也是展现中国形象的机会。

东京奥运会的田径项目才刚刚开始,中国田径健儿们就已经用各自的不同方式给出了“惊艳亮相”——

更重要的是,这些代表“中国速度”甚至“亚洲速度”的健儿们还在全力加速,努力追赶着世界的最高水平。

(责任编辑:刘洁_NS652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