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奥运选手爆料:奥运村里性问题严重,各种派对,有人直接在草地上完事

2021-07-31 14:36:32 网易体育

网易体育7月31日:

前德国奥运选手苏森-蒂德克在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奥运村中与性有关的事情始终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在参加奥运时,选手们都是处于自己体能的巅峰,所以在比赛之后他们会想要释放自己的能量。

“奥运会的性禁令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笑话,它根本不起作用,性在奥运村里一直都是一个问题。”蒂德克说道。“尤其在比赛结束之后,选手们会想要释放自己的能量。”

“在赛前有性行为或许不是一件好事,但在比赛结束后,如果你需要一个私密的空间,那么你的室友会很体贴(的离开),同时,你也总能听到隔壁的‘派对’,这让你有时候几乎睡不着觉。”

“一场又一场的派对,然后酒精会发挥作用,人们开始发生性行为,并且有足够多的人为此而努力。” 蒂德克如此说道。

“奥运村里发生了很多性行为,”两届金牌得主,美国足球守门员霍普-索洛在2012年告诉 ESPN。“我见过人们在公开场合发生性行为。在草地上、建筑物之间,人们越来越脏。”

在奥运村里,真正的“游戏”是不会被电视直播的

事件举例:美国名将曝奥运村性事 近75%选手有过"一夜情"

乔希·拉卡托斯是美国的一名射击选手,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拉卡托斯和自己的队友早早就完成了射击项目的比赛,美国奥运代表团要求他们上交奥运村那个位于三楼的钥匙,并先期返回国内。不过拉卡托斯却决定继续留在悉尼奥运,因为根据四年前在亚特兰大的经验(当时他赢得了一枚银牌),拉卡托斯知道奥运村很快就会变成一个狂欢的大派对村,他没有理由错过这个四年一次的机会。拉卡托斯买通了公寓的女服务生,找到了一楼的一间空房子“非法”滞留在了奥运村。

拉卡托斯告诉记者,奥运村里什么都好,一应尽有,不过有却有一点让人感觉不爽:隐私,因为每个奥运村的房间住的都不止一个运动员。还好一楼的房子已经空出来了,成为了运动员严重的香馍馍,拉卡托斯入住的第一天就看见美国田径队的一些运动员进了其中的一个房间。“第二天早上,”拉卡托斯说:“我像上帝保证,某个北欧国家4x100m接力的女运动从那个房间鱼贯而出,后边跟着的当然是我们国家的那些田径选手。上帝,昨天晚上我还看见这些接力女运动在跑道上玩命的跑步呢。”

之后的八天时间里,射击项目运动员住过的房间不停的有男男女女进出,那段时间射击的房间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泡房(Shooters' House)”。“说真的,我当时就觉得我进了一家奥运村里的大妓院”拉卡托斯说,“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淫乱的景象。”

1988年汉城奥运会有个骇人听闻的故事。在游泳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晚上,英国代表团居住的楼区的屋顶阳台居然扔满了用过的避孕套,英国奥运协会得知后出炉了禁止室外做爱的条例。Jonathan Edwards——一位三级跳奇才兼虔诚基督徒——在公开场合告诫他们采野花应秘密行事。这引起了一阵波澜。实际上,Edwards只是念念不忘那天他被木地板上传来的吱吱嘎嘎声吵醒的事。

为什么奥运有这么多一夜情?

·科学理论:运动员对性的需求更大

据美国《纽约邮报》报道, 美国有前奥运选手出书披露奥运背后竟是一场淫乱派对,书中写道:“不管你想要什么,奥运村一定满足到你,因为地球上体格最好的人都在这里。”食色性也,从事体育运动的人对性需求更大,有科学理论为证。美国一家妇女杂志在2004年做过调查,在2000张调查答卷中进行分析,发现83%从事有氧运动的妇女一周至少有三次性生活,40%的人经体育锻炼后更能激发性欲,31%性行为更为频繁,20%的人感到性欲高潮更容易发展到顶点。德国的体育运动医学专家分析,运动员的血液中氧气更多,要比一般人对性的要求更为强烈,而普通人中经常进行体育锻炼者也保持着旺盛的性能力。这是因为运动期间体内可释放一种令人心情振奋内啡肽物质,这种物质恰恰是机体自然发生的内分泌物,可以使人产生愉悦感,对增加性欲大有好处。

运动不但能增强性欲,还能助“性”,美国《保健》杂志在对1000名喜好运动的女性做的调查显示,40%的人在性生活时更容易兴奋,33%的人性兴奋度增高,对男士的调查显示95%的人在参加运动3个月后,性功能有所提升。再让我们看看对专业人士的调查,德国《图片报》在走访了一些体育明星和他们身边的女人,最后得出运动员的性要求确实更为强烈的答案。德国门神卡恩的前妻西蒙尼就透露:“卡恩的要求太强烈了,无法应付。”2001年希腊国家队当时的队长扎格拉基斯在一次药检中呈阳性却逃脱了禁赛处罚,经医生证实,扎格拉基斯在药检中睾丸激素超标因为他天生就具有常人不具备的超强性能力。普通人热爱体育运动都能改善性功能,那些从事职业体育的选手们性欲之高也就不难理解了,而当这些选手聚集在奥运村时,“奥运一夜情”的层出不穷在科学理论的依据下,也就不再是超乎人们想象的一种生活了。

·客观原因:淫乱奥运村源于性压抑

每届奥运会,奥运村成为选手们的家,尽管这个家设施齐全,但为了躲避媒体的采访以及隔离训练的需要,这却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家属不可能进入奥运村与自己的情人或爱人相聚,除非这对夫妻或情侣都是参与奥运会能同时住在奥运村的选手或者政府官员,也就是说,长达两周的时间,大多数选手都要面临性压抑的巨大挑战,想要分泌体内的荷尔蒙都无法通过“正常途径”。不能忽略的是,参加奥运会的选手很多都正值青春期,像中国征战伦敦奥运代表团平均年龄24.68岁,美国平均27岁,而这个年龄段性欲正处于旺盛期,属于正常的生理现象。

奥运村之所以艳事不断,一个最合理的解释莫过于聚焦在奥运选手为了备战赛事,只能在一种有悖自然的环境下高度禁欲,不难想象,一旦这些被压抑的性欲念头迸发出来会如何?全球超级畅销书《精子战争》中有这样一段叙述:“一名不到30岁的男性每星期如能性交3次(或更多次),他就很难会想到自慰,如果这名男性每星期只有一次性交,他很可能就会每星期自慰两次。”可想而知,因为严格的封闭和禁忌,运动员体内的精子长时间得不到释放就会产生性压抑,而弗洛伊德曾指出当指性欲本能能量受到过分严苛的阻抑后,可能导致神经症或性功能障碍。而过度自慰会带来身体特别是心理上的不良问题,既然自慰和性压抑都伤身,运动员被压抑的火山岩浆般的享受欲望通过“奥运牵手”爆发也就在情理之中,当然一个巴掌拍不响,女选手也同样因为自己汹涌的荷尔蒙大胆起来。

保安森严与外隔绝,运动员不但要远离自己的爱人,还远离了经纪人的约束以及家人的告诫,也给他们的纵情声色创造了机会。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一帮正值荷尔蒙分泌过盛的运动员聚集在一起,奥运村也不仅仅是比赛期间提供食宿的地方,也成为性狂欢场所,而恰恰是由于客观原因的真是存在,每届奥运会期间派发安全套的行为,不得不承认,奥运主办方助长淫风也是无奈之举。

作者:赵不传

(责任编辑:林子硕_NB1859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