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着爬出篮球场,骨折了还要继续上!拉脱维亚男篮夺冠,英雄理应加冕!

2021-07-29 13:47:17

东京奥运会男子三人篮球决赛,拉脱维亚对阵俄罗斯奥委会

比赛还剩4分54秒,拉脱维亚的克鲁明斯从三分线蹦向替补席,他的队友完全没有发现。

直到拉斯玛尼斯单打得手,裁判给了暂停,克鲁明斯才蹦回替补席查看伤势。

这是奥运会的总决赛,时间才刚刚过半,35岁的克鲁明斯决定把自己的职业生涯赌在这儿!

他用胶带打上了脚,缓了两分钟就继续上场,换下了自己的队友查瓦斯。

克鲁明斯一上场,俄罗斯奥委会就“点名”打他,1号沙罗夫篮下强吃得手反超了比分。

沙罗夫一转身,发现克鲁明斯突然跪在了地上!

沙罗夫放弃了防守,上前查看克鲁明斯的状况,克鲁明斯没有回头,跪着爬出合理冲撞区,拼着命站了起来。

回到替补席,克鲁明斯捂着自己的脚踝和膝盖,痛苦不堪——他可能真的把职业生涯赌没了。

即便是这样,克鲁明斯依旧拒绝离场接受治疗,他痛苦哀嚎,迅速扯开了胶布,快速给自己打脚,他还想上场!

身旁的拉脱维亚队医想他帮做一些紧急处理,被克鲁明斯用眼神拒绝了,队医小伙无奈地退了回去。

克鲁明斯忙着打脚的时候,队友米奇斯手起刀落命中两分,拉脱维亚重新取得了领先。

接下来的回合,双方各进一球,拉脱维亚队19-18领先俄罗斯奥委会队,拿到了一个2分赛点。

只剩下32.4秒,拉脱维亚2号拉斯玛尼斯假挡拆跑到了左翼,在几乎失去平衡的情况下投出了致命一击,超远两分应声命中!

21-18,拉脱维亚赢得了三人篮球男子组的冠军,他们是金牌获得者!

三名球员扑倒在地,克鲁明斯单脚跳了过来,扑在了队友身上,四个身高超过一米九的老男孩深情相拥。

他们激烈地嘶吼,庆祝着。那撕心裂肺的痛感,在这一瞬间显得那么值得。

据拉脱维亚国家体育网的最新消息,克鲁明斯被诊断为骨折。

这是三人篮球历史上的第一块奥运金牌,被四个草根汉子挂在彼此胸前。

拉脱维亚是一个沿海小国,在1991年脱离苏联独立,直到1996年才重返奥运会。他们仅有192万人口,国土面积6万平方公里。

这四位英雄,为祖国拿下了历史第3枚奥运金牌。

他们是草根,是无人问津的小角色,他们的奥运征程也磕磕绊绊:7场循环赛输了3场,净胜分只有4分。

这四个球员,此刻是金牌得主了:

1号米其斯,30岁,身高1米9,国内排名第1,世界排名第1;

2号拉斯玛尼斯,27岁,身高2米,国内排名第2,世界排名第7;

3号克鲁明斯,35岁,身高1米95,国内排名第4,世界排名第27;

4号查瓦斯,34岁,身高1米96,国内排名第3,世界排名第11。

他们不只是队友,更是一辈子的朋友。他们组队之后,从来没有分开。

米其斯曾经入选过拉脱维亚18岁以下国家队,然后就再也没有入选过国字号名单;

克鲁明斯在俱乐部受了大伤,黯然退队;

拉斯玛尼斯的职业生涯毫无亮点,提前退役回家工作;

查瓦斯一直都在街头打球,却更习惯于自己IT程序员的工作。

正是这四个被5V5职业联赛淘汰的球员,在2017年的三人篮球欧锦赛上,代表拉脱维亚击败世界杯冠军塞尔维亚和欧洲冠军斯洛文尼亚——组队仅仅四年,他们就赢得了2019年世界锦标赛和2018年欧洲锦标赛的银牌,拿到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门票。

“梦想成真了!”米其斯说,“感谢所有人——我的队友、教练、理疗师,他们太棒了,我们要一起去东京参加奥运会了!”

他们从2017年正式组队,此后便再也没有换过人。

不断的巡回赛,不断的配合,无数场高强度的比赛,让他们有了更多的默契,用他们自己的话说,“都不需要眼神,闭着眼都知道那两个人下一个动作要做什么。”

为了备战2020年的世界巡回赛,他们四个集中在一起,准备了一整年时间。

“我们是一家人,我们有一种生活方式。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没有事情做,所以每天训练两次,这一年真的很苦,可是什么事情是容易的呢?”拉斯玛尼斯说。

“和我关系最好的是我老婆,可是我每天见得最多的就是这几个货。”米其斯说。

他们管对方叫混蛋,会在一个回合之后对着对方骂骂咧咧,但之后是一个猛烈的击掌,他们很清楚如何发泄愤怒:用频繁的彼此鼓劲,振奋人心的配合和进球,以及为队友做出的一切牺牲。

“说不紧张是假的,”克鲁明斯说,“我和拉斯玛尼斯住在一个房间,我们每天醒来的时候压力都很大,这可是我们第一次在拉脱维亚国家电视台亮相啊,我们不能让球迷失望了。”

“整个拉脱维亚都在看,那我们必须打好。”拉斯玛尼斯说。

那是2020年的世界巡回赛,10分钟的21分制比赛,每一个回合都可能左右比赛的结果,几乎每一场都有生死时刻和绝杀球。这四个锋线球员,也渐渐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风格。

拉斯玛尼斯管自己叫“蝙蝠侠”,米其斯就是“罗宾”,他们是最好的双人组,能打出各种眼花缭乱的配合。

克鲁明斯精通一切得分技巧,查瓦斯运动能力最好,拉斯玛尼斯不但能用左手投绝杀,更喜欢的是飞身鱼跃救球。

当他们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化学反应就自然而然地出现了。每三个人都是一套完全不同的战术,而他们清楚地知道,如何让队友更舒服,什么时候轮到自己挺身而出。

他们拿下了奥运资格,已经足够满足。“说实话,全世界的球队都很强,”查瓦斯说,“我们没法保证一定能带着奖牌回来。”

“但我们会试一试,会让所有看了比赛的人感受得到,‘他们尽了全力’。”

比起5对5,三人篮球是一项完全不同的比赛,从场地,到用球,再到得分和犯规规则。四个人很清楚:这项比赛不是靠天赋打的,需要更多的默契和彼此的信任。

他们分享各自的一切秘密,一切有趣的话题,他们无话不谈,他们的所有爱好,都是四个人玩在一起。

但有一件事,查瓦斯对队友保密了——

在拉脱维亚赢得奥运会资格之后,查瓦斯被选为奥运会的双旗手之一,拉脱维亚奥委会要求他保密。

直到官方公布的时候,查瓦斯才庄重地向着全国体育迷致意,说出了那段听起来很官方的话,“能成为拉脱维亚众多体育迷和全国人民的代表的一员,我感到非常荣幸。我们是一个光辉的榜样,能够告诉大家,通过努力的工作、家人的支持和顽强的决心,你可以取得更多成就。”

队友们是在回程的公交车上,看手机才知道查瓦斯当选旗手了。

米其斯拿着手机,对着队友们念出来这条新闻,“好小子啊!”他们对着大吼,发疯似地庆祝起来。

查瓦斯成了奥运旗手,这是这个四人大家庭最棒的荣誉。他们搂在一起欢呼着,像往常的赢球一样。

7月23日,查瓦斯和网球名将奥斯塔彭科一起举起国旗走入奥运赛场。

5天之后,四个老男孩趴在地上热泪盈眶,一起走上奥运会的冠军领奖台。

这是拉脱维亚国家历史上的第三枚金牌,这是英雄加冕的勋章。

作者:文若

(责任编辑:李雪儿_NB1304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