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被黑?肖若腾最强一战,0失误被判低分!领奖台上双眼直盯日本金牌

2021-07-29 08:07:43 网易体育

10个热搜,5个前10。在中国男子体操选手肖若腾憾失全能金牌后,关于他的相关话题瞬间刷屏微博和朋友圈。

微博上甚至采用了全新定义冠军的概念:“冷知识:奥运男子体操个人全能第一是银牌。”

在东京有明竞技场的全能冠军夜,肖若腾用几近完美的表现演绎了最极致的一战。

6个单项,带着肩伤,0重大失误,总分88.065,职业生涯新高,超过了2017年个人世锦赛冠军86.933的成绩。

“我已经超水平发挥了,有点遗憾,我也很想拿金牌,但金牌只有一个。”

登上领奖台的那一刻,25岁的肖若腾望着19岁的桥本大辉,手里握着银牌,眼里全是金牌的光影。

“我也很想拿金牌,但金牌只有一个。就是加上0.3,也是拿银牌吧,有点遗憾。”

0.3,这是肖若腾全能最后一项“单杠”的一个主要扣分项,尽管申诉了但还是被判无效,赛后官方给出的解释是结束时未示意。根据体操项目规则,运动员在落地后需要并腿向裁判示意动作结束。

那么事实果真如此么?日本选手桥本大辉有并腿示意么?

第一个动图:在肖若腾完成单杠的下法后,稳稳落地,挥拳庆祝,此时他的双腿并未呈并腿状态,最终得分仅有14.066。

第二个动图:桥本大辉完成自己的最强项单杠后,尽管他重心不稳,向前跳了一小步,但日本人及时并腿,紧接着再做出庆祝动作。尽管落地完成度有瑕疵,但6.5的难度分最终让桥本得到了14.933的高分,一举完成逆转。

在此前的团体决赛中,邹敬园在自己的强项双杠上因为没有示意被扣掉0.3分。

同样的问题,中国体操队在奥运会上已经犯过2次。尽管邹敬园最后仍以15.466分拿到该项目的第一,但之后在单项双杠的决赛上,拥有冲金实力的他,必须警惕类似的问题,切莫大意。

话说回来,本场全能决赛,由于冠亚军最后的分差是0.4分,因此很多人把第二个疑点指向跳马。

比赛中,肖若腾率先出场,落地时重心不稳,向后跨了一小步,左脚出界。桥本大辉随后出场,落地同样重心不稳,右脚大幅度出界,直接跨出坐垫。最终,两人得分相同(网友:如果桥本都有14.7,凭啥肖若腾分数这么低)。此举一出,立马引发国内外的轩然大波。

按照体操的规则,单脚出界无论离界多远,都只扣0.1。至于这么大的出界,为何桥本还得获得14.7分。若要分析打分缘由,或许可能是当值裁判高度认可桥本的跳马腾空高度与空中姿态的完成度。

关于这两个判罚,赛后网易体育采访了昔日奥运冠军陈一冰。时刻在关注比赛的吊环王,对于判罚与结果,陈一冰道出了六个字:“(这是)东道主的优势。”

当最终打分评分出来,肖若腾收起了准备好的国旗,接过换了色的奖牌。目睹这一幕幕的场景后,陈一冰的情绪喷涌而出,连发微博和3个朋友圈声援自己的小师弟。亦如9年前的伦敦,教练黄玉斌与国人对他的驰援那般。

这一幕,何曾相识,这一幕,又不愿记起。

2012的吊环之王,如明竞技场的肖若腾一样。在决赛的斗兽场,他们失去了金牌,却得到了集体的认可与尊重。

2012年8月6日的伦敦,体操男子吊环决赛,卫冕冠军陈一冰率先登场。难度分(D分)为6.8的动作,最终完成得无懈可击,堪称教科书一般,最终完成分(E分)只打到9分,15.800分的得分,比预赛时低了0.058分。

七位选手战罢,陈一冰稳居第一。不出意外,卫冕只是时间问题。

最后一个出场的选手是巴西人纳巴雷特-扎内蒂,他的完成情况很不错,D分达到了6.8,整套动作规格高,动作停顿时间长,展现了非凡的能力。

然而,他最后的下法后退了一步,整体质量而言,要比陈一冰要逊色一些。

正当观众以为陈一冰即将站上最高领奖台时,意外发生了。15.900分,裁判给出的最后分数。0.1分的劣势,陈一冰屈居亚军。

面对这样匪夷所思的结果,当时中国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非常愤怒,连发微博质疑裁判的判罚,赛后黄玉斌直言:“这就是国际体操界的潜规则,不能让中国队拿太多的金牌!而且巴西是下届奥运会的东道主……”

没能蝉联奥运金牌,没能创造历史,赛后全场观众却起立陈一冰他喝彩,掌声经久不息,这对“吊环王”多少是个慰藉。

没能卫冕,而且是在自己表现完美的情况下卫冕失败,陈一冰满是不甘与遗憾:“我希望能够卫冕冠军,用金牌告别奥运赛场,而现在只能带着遗憾退役了。”

事后,意大利电视台的评论员、前体操名将伊戈-卡西纳公开声援陈一冰:“巴西选手的得分不可思议,太高了。”

他认为,纳巴雷特的表现不应该得到全场最高分,由于三名奖牌得主难度相同,关键在于三者的完成情况。卡西纳认为纳巴雷特的动作质量显然不如陈一冰和莫兰迪。

伦敦奥运会的黑幕一直让陈一冰难以忘怀,多年后陈一冰在接受采访中说:“看到他动了一步,我踏实了,想一会采访说点啥,因为对于我非常完美。突然间,一打分,就是全场嘘声,我一看比我高0.1,我当时脑子和心里是空白的,我没有反应,就是觉得不太可能。

“如果说遗憾,国际体联什么时候补给我这样一个仪式,我这种遗憾能过去。奖牌颜色不是最重要的,但是这种神圣仪式,是所有运动员愿意付出血水、泪水和汗水的一种状态。

9年之后的东京奥运会,中国运动员肖若腾再次因为裁判员的打分而痛失冠军,感同身受的陈一冰写道:“不管结果怎么样,孙炜和肖若腾都是完美的,肖若腾就是冠军。”

作者:翱翔 徐泽鑫

(责任编辑:徐泽鑫_BJS491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