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的奥林匹克在此启动

2021-07-25 07:11:32 后厂村体工队

文:体工队特约作者洪钢老师

推迟一年的2020东京奥运会正式开幕了,即使到开幕前还有各种质疑,尽管日本国民支持度很低、东京都紧急事态中、本地新冠感染日增不断攀升,东京奥运的火炬还是点燃了。这是日本时隔57年再次主办夏季奥运会,也是奥运会1944年取消之后,最命运多舛的一届。

人们其实不再像近几届那样,在日渐富足的生活之余投入饱满的热情观看奥运会,毕竟全球疫情还没有结束,无论是运动员还是体育迷、记者、工作人员、志愿者,“平安归来”成了重要祝愿。奥运会会如何影响疫情发展,比赛能否吸引住眼球、分散一下人们对疫情的担忧,在空场比赛情况下电视、新媒体转播是否能继续承载其以往的商业回报,在开幕之际还是要打个问号。

其实参考已经结束的欧洲杯足球赛,可以谨慎乐观地看待本届奥运会前景。当比赛如期展开,11000名世界顶尖选手都不会放过这来之不易的建功立业的机会,奥运竞争的速度、强度、烈度仍然保持在前疫情水准,从先期开始的垒球、足球等比赛中已现端倪。值得一提的是,亚洲的三支U24足球队,第一轮总战绩2胜1负,表现明显好于世界杯上的亚洲球队。运动员到了场上,只在意夺冠,不在意新冠,比赛肯定大多精彩,也必定有些记录被打破,有些经典留下。

尽管如此,危机感仍无处不在。IOC主席巴赫在东京把国际奥委会口号改成了“更快、更高、更强、更团结”,更团结自然是全人类的共同愿望,但和传统奥林匹克口号能否成为一族其实是要打个问号的。从形式上说,“更快、更高、更强”的本源是拉丁文“Citius, Altius, Fortius”,合辙押韵,远胜英语,音律美感倒是汉语和拉丁文的节奏更贴近。且“Citius, Altius, Fortius”刻画着浓浓的历史感,让人一望而知是千年老店、童叟无欺。借助翻译软件查到,现在欧洲也没有多少人懂得的拉丁语里,Together是Simul,这自然和那三个词全非一家。只不过曾经是欧洲知识阶层重要语言工具的拉丁文,现在已经越来越无人提起了,这次口号改革也记录着人类语言文字的发展历史。

事实上早在2001年,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就提出“更干净、更人性、更团结”(More Cleanly, More Humanity, More Comity)的奥林匹克新口号。由此可见巴赫主席推动“更团结”这个口号加入“更快、更高、更强”队列,是IOC当家人一脉相承的战略构想。也许,逐步使新口号替代传统口号,或者两者并存,是未来主席们的努力方向。使用逆向思维可以推断,当年奥委会应该是已经意识到奥林匹克运动的危机所在,才有了这新的三个“更”。确实,当代奥林匹克仅就运动水平而言,可以说已是“够快、够高、够强”,而禁药大敌不去、体育赛事激增等现象直接关系运动员的健康和体育竞技的长久发展,“更干净、更人性”应该是二十年前迫在眉睫的体育问题。不过时间发展到2020年,新冠疫情改变了主席们心中的路线图。

去年此时,巴赫撰文设想了三种疫情后的情形:第一种是生活如常,但已经暴露出太多不平等和低效率;第二种是受自我主义和利己主义驱使,社会更加分裂,经济、体育、文化、人道主义援助等都将成为人类政治对抗的工具;第三种,则是以更加团结和开展更多国际合作为主要特点,这种情况意味着任何个人、任何国家都无法独自解决人类的重大问题。由此可见,“更团结”的口号加入,在国际奥委会主席心中已酝酿良久。面对迁延不去的疫情,在“更干净、更人性、更团结”三者中选出本来排名最后者充当先锋,也是时移势异,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后疫情时代的奥林匹运动能走成什么样子,“更团结”能否达成,如何达成?恐怕东京奥运会无法给出答案,这也并非突然面对新冠爆发、且仍然深处疫情包围中的组委会所应当承担的重任。仅仅六个月后的北京冬奥会,更可能在奥林匹克发展历史中成为重要的一环,作为奥林匹克发源地的古希腊人深谙,每次危机都孕育着机会,如果说,东京夏奥使奥林匹克摆脱危机,那么北京冬奥更有可能抓住奥林匹克新的发展契机,推动重启的车轮,走向新世代。

作者:洪钢

(责任编辑:周峻涛_NS457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