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秋语,“兔兔”这么可爱又这么厉害

2021-05-04 20:17:15 卡门的杂货铺

在安宁温泉半岛国际网球中心举行的中国网球巡回赛CTA1000安宁站暨昆明网球公开赛上,女单首轮获胜之后的叶秋语在聊天时继续熟练地使用着她的表情包。它们生动活泼、精彩纷呈,让人忍俊不禁。

让人忍俊不禁的一部分是由她“主演”的。

她会给朋友们发怼脸自拍,有一种被动中的无奈;会让室友在超强训练后拍摄瘫倒在房间里的自己,身体和灵魂看上去都被掏空;会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地凑到别人面前骗对方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按下快门后留下两个取景框都框不住的大头……

“哈哈,就是觉得可爱和好玩儿啊。”当被问到为什么会有这样独特的兴趣时,她笑着回答。“大家传出去也没有关系,反正都习惯了嘛。”

大家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可爱和好玩儿,但这两个形容词绝不是她的全部。她在16岁时就获得温网青少年组女双冠军,18岁时参加了澳网女双正赛,21岁搭档郭涵煜为中国大陆赢得2001年李娜/李婷夺冠以来第一枚大学生运动会网球项目金牌,同年她联手韩馨蕴、吴迪在第七届军运会上夺得女双和混双金牌。

她把这些成绩归结于小伙伴们给力以及自己运气好,然后就又笑了。可是当你进入到她的故事时,就会发现没有什么真的是单凭运气就能得来的,冠军和金牌更是如此。

被“扔”到湖州的女孩

发现网球很好玩儿

“我是8岁的时候去了湖州,但启蒙还要更早一点,大概五六岁的样子。”回想起小时候打球的经历,她记得的只有“好玩儿”。而让她印象最深的,则是被父母“骗”去球队小故事。

“小时候我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打球都在放学以后,主要是为了强身健体。有一年学校准备运动会,距离运动会还有一周的时候,我爸说带你去湖州玩一下吧。我说玩儿什么啊,爸爸说就打一周的球,喜欢你就可以留在那里,不喜欢就回家。”

结果那一周的球打完,爸爸就从南京开车来把陪她的妈妈接走,8岁的叶秋语就留在了湖州,成为湖州网球队的一员。关于这件事,后来她曾经和他们“对质”,但得到的答案是:“明明就是你自己喜欢啊!”

说“对质”是开玩笑,她自己是真的喜欢网球。

“就没什么啊,我也没有哭,从小就不太爱哭。而且因为有好多小朋友可以一起玩儿,也还挺开心的。”

和她一起玩儿的小朋友里有何叶聪,现在他们都是浙江网球队的球员。小时候他们一起训练,一起打比赛,一起通过选拔赛考进省队——那是一场和汉堡、炸鸡相关联的选拔赛,因为教练承诺如果打赢就带他们去吃肯德基。

于是,两个人就在还不知道省队到底是什么概念的情况下一路赢球,分别拿到了女生和男生的第一名。

在青少年时期,赢球对叶秋语来说几乎是家常便饭。她甚至一路赢到了大满贯,拿到2014年温网青少年组女双冠军。

“现在想想也是挺巧的,就是在特别特别小的时候,有人问我四大满贯最喜欢哪一个。结果我那会儿刚开始打球,光听名字就说‘喜欢温网’。后来慢慢了解以后,觉得草地很好看,而且温网的文化也很吸引人,没想到就在那里拿到了一个冠军。”

那一次原本和她搭档女双的球员因故没能参赛,机缘巧合之下她一位印度尼西亚选手配对。然后,这两个轻松上阵的亚洲姑娘神奇地拿到了冠军。“我们进了半决赛以后,我搭档跟她爸说我们还要再待几天,因为进四强了。结果她爸还说:‘你不要逗我了,这件事一点也不好笑。’”

如今,叶秋语的这座温网奖杯还摆在家里。有时候家里来客人,她的父母会骄傲地展示一下。

但她自己认为过去的就已经过去,那座有点氧化了的奖杯只是过往的一个纪念而已。和奖杯相比,她更介意的是找不到当年自己和科维托娃的合影:“冠军晚宴上我们合了影,结果那个手机后来不见了,想想这才是最伤心的!”

从大运会到军运会冠军

感谢伙伴“顶得住”

不只是奖杯,叶秋语的家里还有很多奖牌。其中最重要的几枚,是2019年7月在意大利那不勒斯拿到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女双和团体金牌以及同年武汉军运会上的女双和混双金牌。

“其实自己没有觉得怎么样,但这么一说好像有点恍惚:‘这些都是我吗?’”当这些成绩被历数出来时,她一下子变得不好意思起来。“感觉我可能运气比较好,每次都有很好的搭档。感谢他们的帮助,关键时刻我们都顶住了。”

2019年的第30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她的女双搭档是郭涵煜。年龄相差半岁的她们经常一起配对,2017年的天津全运会她们一路闯入八强,最后输给了郑赛赛和徐一璠。

“好玩儿”是叶秋语的口头禅,而那不勒斯也的确在“好玩儿”上做足了功夫。他们把大运村设在了海边的游轮上,地中海的风和沙滩让年轻人们开心不已,同时也为原本紧张的赛事增添了很多舒适和浪漫的氛围。

“前几场其实还好,就是打到决赛的时候有点波折。”第一盘刚开场她们打得非常轻松,很快就以5比2的局分领先,但是没想到在错过了几个盘点之后被对手以抢七逆转。

“后来两个人有点乱,领先那么多还没能拿下,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我们俩平常打比赛都是她在后面我在前面,那天第二盘开始前我们商量了一下,然后就很自然地反过来,我打后面她打前面。我们一直都很相信对方,最后还是把那场球赢下来了。”

最终的比分是6比2和10比8,远远比她这种轻描淡写的叙述更加惊险。那个时候,她们还不知道自己拿到的是中国大陆18年以来首枚大运会网球项目金牌。

“就是看上去很厉害,但因为我们不知道,所以也没有什么负担。比赛完刚好有一个教练和队员过生日,他们就买了纸杯蛋糕,我们在海边吃,那个时候就是最开心的时刻。然后还有中国游客看到我们穿着国家队队服就来祝贺我们,有一种远离家乡的亲切感。”

打完大运会,她回到国内备战10月份在武汉举行的世界军人运动会。

“主要是韩姐(韩馨蕴)和迪哥(吴迪)都是非常好的搭档,我当时因为腰有伤,有一段时间没有打比赛了,但他们都说没关系,不要紧张,对结果不要想太多,能做到多好就尽量做到多好。”

在搭档的鼓励下,她拿到了女双和混双的两枚金牌,还顺路加上了吴迪的微信。

“我和迪哥之前不认识,我想这可怎么办啊。结果他先加的我,然后我们才开始说话。他是那种在场上特别镇定的人,也能够用自己的这份镇定让身边的人冷静下来。混双是最后进行的项目,我打到后来肩膀出现了问题,他就跟我说:‘你看观众都来了,我们要坚持下去,给他们一个交代,也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对网球有了新的理解

是成长带来的好处

不管是青少年比赛还是成人比赛,每次提到成绩的时候,叶秋语都会显得羞涩,仿佛是在说别人的事情。这和她的绰号很像,都是腼腆又容易受惊的“兔子”。

如今,不管是在省队还是国家队后备组,“小兔子”都变成了“兔子姐”。和以往单纯地只是追求单场比赛的胜负相比,那个曾经因为压力而一度想要远离网球的她变得重新喜欢这个项目了,而且是更加单纯地喜欢。

她说这和年纪的增长有关,也和阅历的逐渐增加有关。

“你会慢慢会发现网球是生活中非常重要的部分,你要去全力追求胜利,但也要认识到结果并不等于全部。一旦这么想了,你就会更多地去感受和享受那个过程,从而加深对网球的理解。”

这是她通过亲身实践悟出来的道理。

“小的时候成绩不是还不错嘛,觉得谁都能打得过。慢慢长大一点以后,开始被更小的队员冲击,有时候就会紧张,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输球这件事。可是后来再长大一些,接触的东西多了,在学校里上的课多了,就会想到没有什么东西是一定的。如果你为了一件事倾尽所有,在这个过程中坚守住了自我,那么结果已经不是衡量它好和不好的唯一标准了。”

关于这一点,她举了一个非常具体的例子。主人公不是她自己,而是更加年轻的小朋友。

“我印象挺深的一次是看两个年轻选手在打比赛,我当时没有看完第三盘,后来再看到其中的一位选手时,我问她打得怎么样,她说‘我输了’。我说我没有问你输赢,我只是想要问你打得怎么样,只是想要知道最后你有没有做了你该做的事情,以及你是用怎么样的方式打完了这场比赛。她在那个时候才明白,我们两个想的不是同一件事。”

“我希望我们不要一直困在胜负的观念里,那样的话你可能为了赢球而一直坚持一些错误的打法,这对未来的伤害是比较大的。这样的情况下,一旦输球你就会觉得非常沮丧,这种沮丧又会带来巨大的压力。”

坐在安宁温泉半岛凯莱度假酒店的大堂,23岁的叶秋语刚刚打完2021赛季昆明网球公开赛女单首轮。她以6比1和6比0横扫资格赛突围的选手杨菁,轻松晋级女单次轮。

几个小时之后女双的比赛中,她和大运会金牌搭档郭涵煜继续联手,以3号种子的身份逆转了蔡佳彤/蒋子君,继续向冠军发起冲击。她是这片场地的常客,也是前冠军——2017年,她就和韩馨蕴搭档在ITF安宁站暨昆明公开赛上拿到过女双冠军。

和几年前一样,她还是背着很“素”的球包,上面没有多少点缀,不像其他球员们会挂满毛绒玩具和blingbling的饰品。

不过,这并不代表她不喜欢可爱的东西,毕竟她是拥有海量表情包的女子,而且她的审美取向已经被小伙伴们完全了解。每天都会有人给她发古古怪怪的图片和GIF,她会满意地回“收到”两个字,然后开开心心地去体能房、训练场和比赛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