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击败广东!天津大幅下滑!

2020-04-23 09:02:15 米筐投资

在船长对2019年各省份和主要城市的经济盘点文章中,总会出现下面的呼声:

在唯GDP论日渐式微的当下,民众对地方生产效率、幸福度、满足感的要求日渐提升。

而在人口、资金等生产要素大规模流动的当下,如何调配这些要素、以更高效率的创造价值,成为最为关键的问题。

今天我们就从三个方面——人均GDP、地均GDP、人均收入,来说说31个省份的效率问题。

01

江苏超越广东

2019年,中国人均GDP达到了70892元,历史上首次突破了1万美元,颇具标志性意义。

不妨以此为标准,来看看31个省份人均GDP的表现。

按照当前汇率计算,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即7万元人民币,才能算达到全国平均水平。

31个省市中,有9个省份超过了这一标准。其中,北京、上海两座超级城市人均GDP都超过了15万元,即达到了人均2万美元以上的水准。

按照国际组织的标准,人均GDP达到2万美元以上就是初等发达国家(地区)。北京、上海的国际竞争力,毋庸置疑。

江苏、浙江、福建三个东部沿海省份的人均GDP,也都超过了10万元,位居第二梯队。

而经济总量第一的广东,人均GDP只有9.4万元,排在6位。

原因有两个:一是广东的常住人口数量1.15亿,高居全国第一,人均排名自然要低一些。

第二个原因则是,广东省内的城市经济分化严重,珠三角9市堪称国内顶尖城市群,但其余的12个城市的GDP总量,只占到广东的20%,人均GDP更是只有3-4万元(如下图所示),自然拉低了整体数据。

另一个人均GDP超过9万元的是天津。天津虽然近年来的经济增速下滑严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人均GDP这个关键指标上,依然能排在全国第7位。

此后,还有三个省份的人均GDP超过7万元——湖北、重庆和山东。

而在上述10个省市中,南方有7个,北方只有3个,南北经济差距的证据再添一例。

此外,还有21个省市没有超过全国水平,其中最低的是黑龙江和甘肃,人均GDP还不到4万元。

而在21个省市中,不乏河南、四川这样的经济强省,但因他们的人口数量太大,就拉低了人均数据。也正因如此,像内蒙古这样的人口较少的省份,人均GDP反而排名靠前。

02

十年沉浮:贵州登顶

只看2019年的数据,稍显单调。当我们把时间线拉长,才能看出省份人均GDP的纵向变化。

2009年至今10年,31个省份的人均GDP都取得正增长,但累计增速也分化严重。

从累计增速来看,排名第一的竟然是贵州,是唯一一个增速超过300%的省份,着实令人意外。

随后还有9个省份的累计增速超过200%,前十名的省份都实现2倍以上的增长。而在这10个省份中,只有福建一个东部省份,其余全部为中西部省份,可见这些年中西部的崛起,肉眼可见。

有14个省份的累计增速超过100%,而还有7个省份10年内没有实现人均GDP翻倍。

其中增速最低的是天津,10年增速尚不到50%。再往上排则是东北三省,10年累计增速都在60%的水平,与其自身经济增长的快慢比较匹配。

而从10年后的排名升降变化看,有18个省份的排名有所上升,其中安徽上升13个位次排在第一位。海南上升7个位次排在第二,而贵州、湖北、四川、湖南都上升了6个位次,排在第三梯队,而这些省份除海南外,全部来自中西部。

排名下降的省份多达12个,其中下降最多的是吉林,下降了17个位次,其次是黑龙江下降了15个位次,辽宁则下降了6个位次,东北三省的没落可想而知。

再加上下降14个位次的河北、下降9个位次的山西,都在宣告资源型经济的衰退。

而当我们把时间线再缩短到2014年以来的5年,又是另一番景象。

2014-2019年这5年时间,31个省市的人均GDP累计增速无一超过100%,侧面暗合中国经济增速在下降的大背景。

其中,累计增速上升的有26个省份,增速最快的变成了另一个来自西南的省份——云南,贵州只以0.3个百分点的劣势排在第二,他们也是仅有的增速超过70%的省份。

累计增速下降,也就是人均GDP反而倒退的仅有5个省份,名单也毫不意外——内蒙古、黑龙江、辽宁、吉林、天津。辽宁、吉林和天津的增速甚至下滑了10%以上。

更值得注意的是,天津的倒退实在跨度太大。2014年,其人均GDP曾超过10万元,在当年排在31个省市的第一位,无比风光。而到了2019年,人均GDP反而下降了1万元,位次也掉到了第7位。

这10年来的人均GDP格局变化,用一句话来总结:中西部省份快速崛起,尤其是贵州、云南和安徽,而东北三省则快速衰退,但最失意的无疑是天津。

03

上海产出最高效

我们再来看另一个指标——地均GDP。

顾名思义,地均GDP就是用GDP总量除以一个地区的总面积,以显示每平方公里所产出的生产总值。

但这个指标存在一定争议,原因就在于这个地区面积。中国有960万平方公里,但并不是每一寸土地都能实现农业或者工业生产,在大量的山区、荒漠、戈壁滩,是没有生产活动的,故而地均GDP这个指标,都是一看而过罢了。

因此,船长在这里不采用地区面积,而是用一个省份或者城市的建成区面积,也就是有人在生活、在生产、在服务的成熟地区,把那些没有产值的地区完全抛弃,就显得更为真实。

建成区面积:指城市行政区内实际已成片开发建设、市政公用设施和公共设施基本具备的地区。具体指一个市政区范围内经过征用的土地和实际建设发展起来的非农业生产建设的地段。

从上表可知,每个省份的建成区面积和总面积并没有什么比例关系,而是和该地区的城镇化程度高度相关。

比如总面积最大的新疆(166.49万平方公里),实际的建成区面积只有1312平方公里,占比只有0.07%。

比如总面积只有17.97万平方公里的广东,建成区面积却高达6036.3平方公里,高居第一,与其发达的经济、高度的城镇化是相匹配的。

而在地均GDP的产出效率排行上,上海以30亿元/平方公里的效率高居第一,也是唯一一个超过30亿的地区。

其后有5个省市超过20亿元/平方公里——福建、北京、江苏、湖南、浙江。两个意外的地方在于,福建超过了江苏,而湖南则与江苏、浙江两个效率大省平起平坐。

而在31个省市中,仅有5个省份的地均GDP未超过10亿元,分别是甘肃、辽宁、宁夏、吉林、黑龙江,后三个省份甚至还不到8亿元,西北二省与东北三省的效率,确实有些落后了。

04

哪里的人民最有钱?

最后来看一下大家最关心的,也是与个人产出效率最密切相关的指标——人均收入。

表格说明:该表格按照城镇居民人均收入排序;北京市从2018年起不再公布城镇和农村人均收入;湖北、山西、甘肃、吉林和黑龙江未公布全体居民人均收入数据。

从城镇居民人均收入看,上海以超过7万元的水平,高居第一位。其次是北京和浙江,都超过了6万元,位居第二梯队。江苏超过了5万元,独居第三梯队。

接下来是广东、天津、福建、山东、内蒙古等五个省份,都超过了4万元。与人均GDP的影响因素相似,广东受制于人口众多和城市分化,只能排在第五位。而内蒙古则因人口稀少,人均收入也相对高了一些。

除了上述9个省市外,其余22个省市的城镇居民人均收入,都在3万元一档。这也表明全国大多数人民的生活状态差不多,头部依然集中在几个省份。

从农村居民的人均收入来看,上海以超过3万元高居第一,同样也是唯一一个超过3万元的省市。随后是浙江、天津、江苏,也都超过了2万元。

而除了甘肃一个省份的农村居民收入低于1万元垫底之外,其余25个省市都在1万元的水平。

我们从人均GDP、地均GDP、人均收入三个效率指标综合来看,“马太效应”和“二八定律”依旧普遍适用。

南北经济差距拉大、东部省份效率高、收入高,中部省份在崛起,西部省份还在追赶,区域格局仍在悄然变化中。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