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超生被抱走调剂男孩”姐姐:政府介入帮忙寻找,希望早日团聚

7月5日下午,被抱走男孩邓小周的五姐邓海荣告诉新京报记者,全州县卫健局、安和镇政府和安和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已经到他们家就弟弟被抱走一事进行问询,镇政府的工作人员承诺将会帮助一同寻找邓小周的下落。

广西全州“超生孩子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一事持续引发关注。7月5日下午,被抱走男孩邓小周的五姐邓海荣告诉新京报记者,全州县卫健局、安和镇政府和安和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已经到他们家就弟弟被抱走一事进行问询,镇政府的工作人员承诺将会帮助一同寻找邓小周的下落。邓海荣称,自己的父母年事已高,希望在他们有生之年能够找到邓小周,一家人团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予受理告知书》。图据网络

未能交齐超生罚款,孩子不满一岁时被抱走

邓海荣向新京报记者介绍,自己的父母邓振⽣、唐月英育有四子三女共七个孩子,被抱走的弟弟在家中排行老七,家人给他起的名字叫邓小周。

邓海荣回忆,弟弟邓小周出生于1989年9 ⽉ 8 ⽇(农历⼋⽉初九),出生时脚部有⼀⽅块形胎记,被抱走时不满一周岁。因为邓小周是家中老七,按照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属于超生的孩子。“当时乡政府以及计生站的工作人员要求我们家交超生罚款,一开始家里没有钱,家里面的一些家具、电视、猪等都被相关人员带走抵押。我的父亲前后大概借了几千元,但是一直未能交齐超生罚款。”

邓小周的大姐、五姐分别告诉新京报记者,1990年8 ⽉的一天早上,母亲唐月英和弟弟邓小周被安排在全州县一家旅店的2楼,时任全州县安和乡计生站的高某某和几个人将弟弟从母亲唐⽉英怀⾥抱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网络图片

在邓小周被抱走的30多年里,他的父母一直在全州县四处打听他的下落。邓海荣说,“在全州县里,听说谁家的孩子是被抱来的,我父母就去打听核实,但是一直没有弟弟的下落。”

父母希望有生之年一家人团聚

邓小周的大姐、五姐分别告诉新京报记者,安和派出所去年曾就邓小周被抱走一事进行调查,当时他们的父母去派出所进行了血样采集。三四年前,家人将弟弟失踪的消息发布在“宝贝回家”网站上,一些志愿者也帮助寻找,但是一直没有消息。

邓海荣说,前几日,他们收到了全州县卫健局答复给他们的《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关于唐某某、邓某某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当时我父亲看到这份告知书,一时难以接受,迫于无奈,我的一位哥哥将此事发布在网上才引发了舆论的关注。”

邓海荣表示,从7月4日下午到今日,陆续有当地卫健局、镇政府、派出所的工作人员来到他们家里了解邓小周被抱走一事的情况,“他们看了我们准备的材料,镇政府的工作人员承诺,会帮忙一起寻找邓小周的下落。”

“我的父母现在年事已高,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找回弟弟,一家人能够得以团聚。” 邓海荣说。

新京报记者 刘瑞明 彭镜陶 慕宏举

相关新闻:

广西因超生被抱走当事人姐姐:未凑齐6000元罚款弟弟被抱走,寻子是父母夙愿

来源:极目新闻

极目新闻记者 满达

广西全州县卫健局回复一对夫妻信访诉求,称两人超生的第7个孩子,是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此事引发热议。7月5日下午,被抱走男孩邓小周的姐姐邓梅(化名)回应极目新闻记者,当时因为家里交不起6000元罚款,父母和弟弟以及大姐被带去全州县城,之后弟弟被人从旅社抱走。这些年,父母和家里的姊妹都为了寻找弟弟而奔忙。每年春节六兄妹和父母都会在老家团聚,唯独缺了七弟,但大家都不敢主动在父母面前提及,怕老人受刺激。邓梅说,父母年纪大了,找到小儿子是老人余生最大愿望。

未能凑齐6000元罚款,弟弟后来被抱走

邓梅介绍,父母育有四男三女,她排行老四,比七弟正好大12岁,两人是一个属相。弟弟的名字是母亲取的,因为一位姓周的好人对家里有恩。为了对这位恩人表示感谢,母亲给六弟取名邓周,七弟取名邓小周。

家中姊妹多,父母忙着干农活,照看弟弟的任务全都落在了邓梅几姊妹身上。哥哥姐姐们经常抱弟弟,很喜欢他。

邓梅说,弟弟被抱走时,她在学校上学。当时,因为父母凑不齐6000元罚款,所以父母、大姐、七弟被带去了县城。

据邓梅介绍,七弟被抱走前,还和母亲、大姐去过高某家。父亲当天回了乡下家中筹钱,母亲和弟弟住县城的旅馆,第二天弟弟被抱走。

此后,父亲还曾去高某家中询问七弟的下落,未果。后来高某一家搬走,父母也没能找到她。

“找到高某,应该就能知道弟弟的下落。”邓梅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相关《转交信访事项告知书》(图源:网络)

为找到儿子,父母一直在坚持

邓梅介绍,七弟被抱走后,父母和哥哥姐姐都曾四处寻找,但一直没能找到。

“我们到处打听,只要是当地有任何关于弟弟的线索,我们都会找过去。”邓梅说,前几年她读大学的女儿还帮忙在网上登记了寻亲。这几年,父母也去过几次县城提取DNA,但也没能和疑似七弟的人比对成功。安和镇老家到全州县城车程40多分钟,母亲因为晕车,每次去县城都等于受一次折磨。但为了找到儿子,她都在坚持。

“妈妈今年69了,早就哭瞎了一只眼睛,爸爸74岁了。”邓梅说,父母也不懂怎么寻亲,幸亏有好心人帮助他们一家,家人都没放弃寻找弟弟。

父母目前和两个哥哥以及六弟住在一起,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也都嫁在当地不远,只有她在外地打工,但每年都会回几次娘家看望亲人。每次回娘家,兄弟姐妹们一大家子都聚在一起,今年春节也是如此。

“大家都齐齐整整,就缺七弟了。”邓梅说,但兄弟姐妹们都不敢提起,怕刺激到父母。但父母却主动说,要是能找到小儿子,这辈子就没遗憾了。

邓梅说,她还记得弟弟被抱走时,虽然还不到1岁,但显得很聪明,一只脚上还有一处胎记。此次全州县卫健局的回复引发全网关注,邓梅说,感谢好心人的关注,希望能尽快找到弟弟。“不管他穷还是富,只要我们知道他好好活着就行。”邓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