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占3.6万亿“看病钱”是误读?常态化核酸费用究竟哪里出?

2022-05-24 12:25:33 北京 第一财经
0人跟贴

国内多个超千万人口城市和部分省份全域开始推进实施常态化核酸检测工作,考虑到检测试剂以及人工等多重成本,涉及人群范围扩大且频次加密的核酸检测支出最终会是哪一方来承担?

近日,华创证券宏观研究团队在进行常态化核酸检测成本估算时称,结合检测量和单价变化,测算疫情至今核酸费用约3000亿元,其中今年前4个月已花近1500亿元。

这一预测数据并未得到官方层面的证实。此外,在国家医保部门等机构的工作之下,国内核酸检测的价格已经进行了数轮下调,目前单人单管检测的价格已经由疫情初期的200元左右降至20元左右,多人混检价格则降至4-5元/人,甚至更低。

但不管核酸检测价格如何下调,相关成本终究还需有人承担。“扩围加密”且基本对参与民众免费的常态化核酸检测,到底是谁在埋单

资料图

上述研究团队称,一个被遗忘、但至关重要的测算前提,是常态化核酸费用约80%由医保负担,各级财政仅需支付约20%。而全国医保仍有3.6万亿元“余粮”,足够全民2天一测3年半。

这一略显简单的“定量化”结论在坊间流传甚广,也引发各界不少有关医保基金的讨论,甚至有观点担忧日后正常使用医保基金的看病报销问题。

就上述报告中的数据来源问题,第一财经记者致电上述华创证券研究团队成员,对方婉拒了采访请求,并表示以报告为准。截至记者发稿,该报告已在其个人公众号上删除。

第一财经记者从多地医保部门了解到,目前除了广东等少数省份和城市之外,目前开展大规模核酸检测的城市多是由地方财政来负担相关支出,医保基金只负担符合相关规定的那一部分。

此外,医保基金是人民群众的“看病钱”“救命钱”,地方上如需大规模使用势必要经过监管部门的授权和许可,且要考虑基金的可持续性问题。

记者在采访中也获悉,也有城市在大规模核酸检测时一度使用了医保基金来支付,但后来主动停止了这种做法。但考虑到核酸成本日增财政压力加大,也有地方政府曾与医保部门商议动用医保基金支付核酸费用。

资料图

核酸检测费用如何支付?多地方式不一

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23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表示,目前,国内多个城市和地区都已陆续探索实施常态化核酸检测工作。杭州、上海都已经做了采样圈布局。深圳、大连、合肥和江西、湖北的多个城市也都开展了一系列工作。

当前,全国层面并未统一常态化核酸检测的支付方式。华创证券的上述研究报告称,从深圳、青岛、宿迁等地的规定看,70%~95%由医保报销,财政负担仅约2成。

广东省是我国较早将大规模核酸检测费用纳入医保基金支付的省份。广东省允许大规模人群核酸检测的省内参保人费用纳入医保基金按一级医疗机构住院报销比例支付,其余由各级财政承担。

第一财经从多地医保局了解到,像广东这样将医保基金用于大规模核酸检测的地区是少数,全国大部分地区仍然是由地方财政来负担“大头”,其依据是《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发明电〔2020〕14号)。

这份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应检尽检”所需费用由各地政府承担,“愿检尽检”所需费用由企事业单位或个人承担。

开展常态化核酸检测之后,对于民众来说,“应检尽检”“愿检尽检”均是免费。第一财经查阅地方常态化核酸检测文件时发现大部分城市并没有明确核酸检测的成本如何支付。

5月21日,河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下发通知,要求开展常态化核酸检测,全省居民及其他在豫人员原则上每48小时应完成至少一次核酸采样(间隔一天采样一次),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向居民免费提供。

山东、北京等规定所需费用由财政资金和医保基金共同负担。山东省明确规定了财政和医保各自负担的内容:发热门诊(哨点)患者、住院患者核酸检测费用由医保基金按原规定支付,其余费用由财政负担。

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廖藏宜对第一财经表示,医保基金承担了疫苗的费用,但从全国范围来看,并没有承担核酸检测的费用,常态化核酸检测的费用主要是由地方财政支付,医保在核酸检测方面的规定是报销确诊病人,疑似病人的检测费用,住院病人进医院时只报一次检测费用,仅此而已。这些核酸检测的费用对医保基金的影响有限。

除了广东之外,此前也有一些城市在大规模核酸检测时使用了医保基金来支付,但有的城市后来主动停止了这种做法。

一位医保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确实有地方政府和医保部门商量用医保结余来支付全员核酸检测的费用,按照医保的规定,发热门诊的核酸检测费用按次报销,住院只报一次。“全员核酸等于将核酸检测当诊疗项目次次支付,这不符合当前医保的相关规定,也侵害了参保人的权益”。

从地方医保基金的实际情况来看,一些地区尤其是中西部地区的医保基金在承担大规模核酸检测费用方面也显得“力不从心”。

《2021年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快报》显示,2021年,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含生育保险)总收入、总支出分别为28710.28亿元、24011.09亿元,年末基本医疗保险(含生育保险)累计结存36121.54亿元。

资料图

从参保群体分布看,这3.6万亿元结存中又主要分为两部分:一是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含生育保险)年末累计结存29409.24亿元,其中统筹基金累计结存17833.82亿元,个人账户累计结存11575.43亿元;二是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年末累计结存6712.30亿元。

这也意味着,职工个人账户累计结存大约占到了整体医保基金结存的32%。

此外,虽然从全国范围来看有高达3.6万亿元的累计结存,但基金结余地区分布非常不平衡,主要集中在部分人口流入的省份,集中程度还在不断提高。国家医保局统计,人口流入较多的东部6个省市,职工医保的统筹基金累计结余,2020年占全国比例已经上升到56.6%,同时在老龄化的影响下,基金收入增速低于支出增速将成为新常态,很多地方的医疗保障基金当期和中长期平衡都存在一定压力。

抗疫费用对医保基金影响?

虽然当前多个城市推进的常态化核酸检测能否大规模“动用”医保基金尚有不明确之处,但两年来医疗保障对疫情防控一直发挥着支撑作用。

医保基金的支出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保障确诊和疑似患者救治费用,二是保障新冠疫苗及接种费用。

国家医保局的数据显示,医保基金预付专项资金用于新冠肺炎救治,累计预拨专项资金200亿元,结算费用29.7亿元。截至4月5日,全国累计接种疫苗近33亿剂,超过12.4亿人完成新冠疫苗全程接种,目前新冠疫苗费用为1200余亿元。

国家医保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新冠疫苗费用是由医保基金和财政共同分担,疫苗支出费用在医保基金可承受范围内。

国家医保局近日公布的“2022年1-3月医疗保险和生育保险主要指标”显示,当期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含生育保险)总收入、总支出分别为8313.73亿元、4583.98亿元。

国家医保局在抗疫过程中还综合运用价格管理、集采等手段降低价格,持续减轻各方常态防疫经济负担。依据成本变动与疫苗企业开展多轮价格磋商,推动企业多次降价。近期,指导地方联盟集采核酸、抗原检测试剂及耗材,持续降低检测成本等。

2022年5月20日起,广东省新冠检测价格再降价,全省最高指导价:新冠核酸单人单检价格降至每人份不超过18元,核酸多人混检价格降至每人份不超过5元,政府组织的大规模筛查、常态化检测的多人混检价格降至每人份不超过3元。

有民众反映一些地方出现了医保报销待遇下降,之前能报销的药品和项目报销不了的情况,因此认为是医保基金用于抗疫的费用挤占了正常的医疗支出。

廖藏宜表示,与养老保险不同,医疗保险是即期风险,当年缴纳当年使用,疫苗是用医保基金历史滚存结余的钱来支付的,对于目前参保人的医保报销没有影响。

廖藏宜认为,近期民众反映的医保待遇的问题是医保目录全国统一以及医保待遇清单改革有关,这两年国家医保局一直在推动国家标准化和政策统一方面的改革,要求逐步取消地方的小目录,一些福利待遇较好的地区要与国家政策保持一致,这其中可能会出现个别待遇的下降。

“经济学里改革的理想目标是帕累托最优,没有一个人福利受损。但这是不可能的,现实中能做到的是尽量帕累托次优制度安排,让更大多数老百姓得到公平可及的医保待遇。”廖藏宜说。

(原标题:挤占3.6万亿“看病钱”是误读?常态化核酸费用究竟哪里出?)

(责任编辑:张忠权_NB1781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