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垃圾走私犯绝望:集装箱刚从英国出发就被上海盯牢

2021-09-27 15:46:54 上观新闻

近期,黑龙江、广东两家企业向上海海关申报进口螺丝刀、锤子等货物,总重20.9吨,经鉴定,其中15吨为国家禁止进口的洋垃圾。上海海关缉私局对这两家企业立案调查,涉案洋垃圾在严密监督下被退运出境。

今年1月1日起,我国已禁止以任何方式进口固体废物。在上海港,即便集装箱吞吐量已连续11年保持全球第一,却绝不会疏忽任何一票企图进境的洋垃圾。无论决心、手段还是协同与配套制度的构建,上海口岸都令洋垃圾走私链利益方感到绝望。

洋垃圾就算“无主”也坚决退运

洋垃圾有多毒?一位缉私警曾开箱取样一票对苯二甲酸的次级品,货物呈黄色颗粒状,他站在20米外,便已闻到刺鼻气味。他取了1公斤样品,套上厚厚三层塑料袋,拿回办公室时,同事们仍说“受不了那味”。

上海海关查获的涉案固废。(供图)

对这些“渣到极致”的洋垃圾,退运是上海口岸一以贯之的决心。2019年,上海外高桥港区历时2个月,清退了224箱超期滞港洋垃圾,总重4902吨,滞港时间最长的有18年。其中,除了被查获并进入立案程序的固废外,还有不少为无主洋垃圾。这包含两种可能,一是收货人原计划铤而走险走私固废进境,后感风险较大而弃货不敢报关;二是境外不法商人为把洋垃圾运出而伪造了境内收货人。

外港海关退运废纸板。(赵方逍 摄)

重重困难面前,上海决定各个击破。当时,上海海关隶属外港海关逐一约谈洋垃圾所涉22家船公司,鼓励船公司积极联络境外货主,打通退运路。上海海关专门协调上港集团减免洋垃圾滞港和搬移费;外港海关还专门建立固废清退处置联络群,为固废回家提供全天候响应和一切可支持手段。最终,滞港的102票洋垃圾中,有88票“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另有14票因船公司倒闭或已退出市场,只能留在上海本地作无害化销毁处理,销毁成本是货值的数倍甚至数十倍。

上海外港退运固废出境。(蒋松杞 摄)

有火眼金睛技术,更有提前布控

决心之外,对于洋垃圾的精准界定,是上海口岸的另一大素养。

今年7月,一票堆放在龙吴港区码头的3000吨进口原料,由上海海关工业品与原材料检测技术中心检验,最终被判定符合再生钢铁原料相关标准,可用于回炉冶炼。

检验人员对再生钢铁原料进行化学成分分析。(吉静 摄)

自去年开始,国际铁矿石价格一路走高,被称为“疯狂的石头”,但再生钢铁原料(即废钢)作为唯一可替代铁矿石的炼钢炉料,因我国缺乏明确放行标准而难以进口。去年年底,生态环境部等五部委联合公告,宣布自2021年1月起,合标再生钢铁原料不再属于固废,可自由进口。今年1月23日,上海迎来我国解除限制后首批进口再生钢铁原料,经鉴别判定达标后准予放行。截至今年7月,上海口岸已对83批再生金属原料进行属性鉴别,其中3批被判定实为固废。这意味着,利用过硬技术,上海口岸既满足了我国钢铁产业优化原料结构的急迫需求,又能火眼金睛,将企图趁虚而入的固废拦在国门外。

今年1月23日,上海迎来我国解除限制后首批进口再生钢铁原料,经鉴别判定达标后准予放行。(李晔 摄)

上海口岸还化被动为主动,利用信息共享和大数据,提前掌握洋垃圾动向。据记者了解,经与各国海关部门情报交换,海关总署缉私局曾获英国方面通报,英国在拟出口至中国的集装箱中发现疑似固废,其中13个集装箱正发往上海。海关总署缉私局随即指挥上海海关缉私局开展全程严密监控。重压之下,9个集装箱被迫中途折返,其余4个集装箱抵达上海后不敢申报,最终还是离开了上海。

多部门协同,联合严惩或从轻

洋垃圾狙击战孤掌难鸣,上海在多部门联手上又创下多个第一。

今年1月,上海高院对全国首例涉洋垃圾民事公益诉讼案作出二审判决,维持原判,涉案的安徽郎溪华远固废处置有限公司及相关个人,连带赔偿非法进口铜污泥等处置费共105.37万元。

由此,“企业污染、政府埋单”的困局在上海被率先打破。

2015年9月和10月,宁波米泰贸易公司向上海海关申报进口“铜矿砂”138吨、“生铁颗粒”163吨,经化验初判为固废。此后,样品又送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鉴定,最终确定是我国自2015年1月起禁止进口的铜污泥和铁渣类废物。经查,在这条铜污泥走私产业链上,宁波米泰公司、海外揽货人薛强、在上海负责通关的黄德庭,三方总共赚头不过10万元。而货主方郎溪华远公司之所以顶风作案,在于需要各类原料“投喂”来保持其废物处置经营许可资质。

渣到极致的铜污泥。

不同以往的是,该案系海关与检察院、法院等司法机关合作推动,以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形式提起公诉,旨在加大对洋垃圾走私产业链的震慑作用。此前,对于海关所查获的固废,海关优先实施退运出境,因故未能退运的,需在国内指定具资质的公司进行无害化处理,每吨固废的处理费达300至500元,处置费往往由海关或地方政府埋单。这次公益诉讼,首次以司法判决形式明确了走私人员应承担固废处置费用,显著提高了走私违法成本。

另外,如何啃下洋垃圾第一时间退运这根“硬骨头”,海关、法院等多部门也从未放弃探索与联手。近期,上海海关缉私局考虑将“积极完成退运”列入酌定减轻或从轻处罚的情节,并与法院多次沟通商议。今年的一场开庭审理中,法官不同以往,并未直接宣判,而是告知涉案货主应在一定期限内退运,将视退运情况再作量刑。货主积极推动退运事宜,最终在判决时获得减刑。

上海海关缉私部门查扣的废旧电池,其中不乏已淘汰多年的手机型号,大量电池已污损、生锈,甚至渗出粘液,有的已是经过初步熔炼的废碎料。(张洁 摄)

上海外高桥港区截获的洋垃圾塑料粉碎料。(供图)

据统计,2020年以来,截至今年上半年,上海海关针对固废非法入境缉私立案131起,清理退运非法进境固废243批次、1万余吨。面对上海所构建的严密拦截网,一落网走私贩不禁感慨:洋垃圾企图进入上海,不仅“没门”,连缝都没有。

(原标题:洋垃圾走私犯绝望了:集装箱刚从英国出发就被上海盯牢,滞港18年仍被退运…)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