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取消两名中国学者签证 中国学者:坚决拒绝澳方做法

2021-09-21 07:37:43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王恺雯】英美澳突然宣布达成防卫协议“AUKUS”,并在此框架下向澳提供核动力潜艇,此举在严重破坏地区和平稳定之余,也被外界视为“几乎毫不掩饰地制衡中国”。

在澳方愈发咄咄逼人之际,香港《南华早报》在19日的报道中,注意到了受中澳关系影响的中国学者:一年前,澳大利亚以所谓“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为由,取消了两名中国学者的签证。尽管他们曾致信澳方要求说明原因,但直至今日,澳方仍未对此事作进一步解释。

这两名学者分别是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和北京外国语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李建军。

陈弘9月20日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表示,他在澳大利亚没有个人利益,并无意拿回签证,“你说我‘构成风险’,到底有什么风险?……我对他们(澳大利亚政府)提出了问题,结果石沉大海。什么叫不透明,这就是不透明。”

除了莫名被卷入“国安威胁”的中国学者,澳大利亚学者葛丽珍(Jane Golley)也曾因在新疆问题上替中国说过几句公道话,遭到反华分子的中伤和攻击。上个月,澳媒曝出葛丽珍已经辞去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世界中国研究中心”主任一职。

谈及当下在澳大利亚讨论中国问题的氛围,陈弘用“噤若寒蝉”来形容。他说,任何人只要对中国说几句公道话、甚至是发出客观的评判,就会遭受攻击,“正常的学术交流氛围已经被澳方破坏了”。

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

“这才是不透明”

陈弘在2020年7月收到澳大利亚国土事务部邮件,通知他签证被取消。对于这一消息,他起初觉得难以置信,还一度认为有关邮件是垃圾邮件。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9月12日报道,去年8月,陈弘在写给澳大利亚国土事务部的信函中指出,他对澳大利亚情报组织(ASIO)认定他“构成国家安全风险”感到震惊,“我坚决拒绝接受这一评估,并认为(这一评估)在我和澳大利亚的关系上存在严重错误。”

陈弘表示,他随时愿意接受澳方与自己联系,澄清事实,但到现在为止,一点音讯都没有。

9月20日,陈弘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表示,其实他从一开始就对这个签证取消完全无所谓。他说,这个签证是他的因公护照上的3个月商务签证,他用这个签证主要就是赴澳大利亚参加学术会议和公开活动,和合作高校进行商谈,从事学术研究。

“因此有没有这个签证,对我来说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我在澳大利亚没有个人财产,没有家人,连个银行账户也没有……所以我收到对方邮件后只是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澳方)说我‘构成风险’,那么到底是什么风险?我就是提出这个问题。”

陈弘还透露,有关他签证的事为何会时隔一年被重新提起,源于他近日参加了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一档节目(ABC中文9月1日播出的《直播澳洲》),节目中有嘉宾攻击中国“缺乏透明度”,陈弘于是用自己在签证事件中的经历,驳斥澳方的做法才是程序不透明。

用微信群“渗透”澳大利亚?荒谬!

中国学者正常的学术活动为何会被澳当局和“国家安全”扯到一起呢?

根据ABC的说法,这两名中国学者是因为同属一个微信群。这个微信群的成员,还包括因被怀疑“私通中国”遭澳情报部门调查的新南威尔士州工党议员肖凯·莫索曼(Shaoquett Moselmane)。

陈弘表示,所谓用微信群威胁“国家安全”的论调非常荒谬,“社交媒体是有云端服务器的,现在我们发微信都会留下‘电子脚印’,因此怎么可能会有人用微信去做什么秘密工作?”

在《南华早报》19日的报道中,另一名中国学者李建军也表示,那个微信群纯粹是一个朋友间的聊天群,“我们在群里分享日常生活,偶尔触及到了政治。”

“目前的中澳关系已经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低点,促进彼此的理解需要两国学者的努力。”陈弘对《南华早报》说,“但是,如果我们这些作为中国了解澳大利亚的促进者和倡导者被(澳方)指责,那么双方关系会(下降)到什么程度?正常的学术交流氛围已经被澳方破坏了。”

替中国说句公道话有多难?

一段时间来,澳大利亚国内一些政客似乎患上了对华恐惧和臆想的“偏执症”,丧失了起码的理性和公正。而那些反华势力更是利用这一机会,拼命打压替中国说公道话的学者。

澳大利亚知名学者葛丽珍(Jane Golley)曾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世界中国研究中心”(China in the World)主任,但今年8月,《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曝出她已经辞去这一职位。

葛丽珍 视频截图

报道称,辞职是葛丽珍自己的决定,并获得了学校的全力支持,而报道也提及,她因对中国的研究工作受到了大量的谩骂,尤其是在今年4月的一场演讲中为中国新疆问题说了些公道话后,更是遭受了猛烈的攻击。

葛丽珍当时说,她收到一篇学术文章,揭穿了(debunk)很多西方媒体的涉疆谎言,但文章是匿名的,因为作者顾忌澳国内“主流叙事者”的反应。她还提醒道,如果想就发生在新疆或中国其他地区的所谓“侵犯人权”做出“正确决定”,我们“绝对要以事实为依据……我希望到时候你们也能读一读文章。”

葛丽珍只是描述了自己的所见所思,讲述了澳大利亚社会的一些现象,甚至都谈不上为中国“说好话”,却遭到反华分子和激进网民冷嘲热讽、威胁谩骂。

谈及当下在澳大利亚讨论中国问题的氛围,陈弘用“噤若寒蝉”来形容,他说,任何人只要对中国说几句公道话、甚至是发出客观的评判,就会遭受攻击。虽然还是有保罗·基廷(澳大利亚前总理)这样的人物站出来说话,但其他人,包括学术界、媒体界、政治界那些有正义感的人,包括华人群体,他们在公开场合都不敢为中国发声。

澳大利亚已经“露出牙齿”

在对华问题上,部分澳大利亚政客早已把他们一贯标榜的“言论自由”抛在脑后,另一边,莫里森政府也在不负责任地将澳大利亚推向与中国对抗的道路。

上周,澳大利亚和美、英宣布达成防卫协议“AUKUS”,此举将为印度-太平洋地区建立一种“安全伙伴关系”,而英美则要帮助澳大利亚获得核动力攻击潜艇。虽然协议未提及中国,但外界几乎都认为新协议的针对目标就是中国。

在陈弘看来,新组成的三国联盟不是空洞的政治框架,不是对反华情绪的宣泄,从美日印澳四国联盟,到现在的三国(美英澳)同盟,澳大利亚的战略和战术已经越来越清晰。而“AUKUS”一成立,采取的第一个行动就是武装澳大利亚。“它现在已经明显露出牙齿,展现出咄咄逼人的姿态……它的目标明确指向中国,我们对此要高度警惕”。

(原标题:中国学者:澳方破坏了正常的学术交流氛围)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