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能不能放抗日歌曲?

2021-08-05 19:10:03 新民网

《义勇军进行曲》在东京一次次奏响,展现的不仅仅是中国体育的进步,更有许多许多令人心潮澎湃的感觉……

东京奥运会到底能不能放抗日歌曲?
海叔不禁要问——这还算是个问题吗?当然能放啊!且应该大放特放。
为什么?以中国奥运代表团以及中国香港奥运代表团的夺金势头,当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一次次在日本的奥运赛场响起的时候,难道中国人会忘记这是一首抗日歌曲吗?

1

然而,还竟然有人在网上造谣。说什么中国体操选手唐茜靖选用了抗日题材歌曲《九儿》作为伴奏,被人告发。“经过国际奥委会与东京奥运会组委会主席乔本圣子协商,乔本圣子称,‘这位运动员在接下来的决赛中,没有必要更换音乐,因为更换背景音乐会影响运动员的比赛”。于是,中国运动员得以继续以《九儿》为伴奏进行比赛。
乔本圣子何许人也?
高桥圣子又是哪个?
在一些自媒体不同版本的行文中,一会儿将这位“东京奥运会组委会主席”的名字写作“乔本圣子”,一会儿又写成“高桥圣子”。
海叔要说,东京奥运会组委会主席,明明是桥本圣子。我也查阅了共同社等日媒,自打2020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以后,桥本圣子除了就“开幕式危机”,亦即临时换导演致歉以外,根本就没公开发表过什么言论。
再说,桥本圣子作为组委会主席,负责办赛而已。她又有什么资格去决定哪国放哪个乐曲呢?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相信桥本圣子根本不会去对此发表任何看法。
唐茜靖在比赛中
在此正告一些“精日”之徒——没必要在这个议题上制造谣言,来扬日抑中。这完全是徒劳的。
谁都知道,如果不是德日意法西斯暴徒挑起的战争,1940年、1944年的奥运会也不会中断!
话题回到唐茜靖所选用的《九儿》,本身出自莫言原著、张艺谋导演的电影《红高粱》。故事讲述了女主角九儿逐渐从一个单纯的少女成长为干练的高粱酒坊女掌柜。七七事变爆发,日军进占山东,打破了高密县往日的繁华。内忧外患之际,九儿带领队伍,将日本鬼子引到了高粱地,点燃红高粱,与敌人同归于尽。
九儿用自己的生命,在山东高密大地留下传奇,可歌可泣!
《红高粱》中,巩俐饰演的九儿
《夺冠》中,巩俐饰演的郎平
说句题外话,当年《红高粱》中九儿的饰演者巩俐,在前不久热映的电影《夺冠》中还曾饰演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

2

提及抗日歌曲,当然不得不提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7月31日,东京奥运会女子RS:X级帆板比赛在江之岛举行,中国选手卢云秀摘得金牌。《义勇军进行曲》在此奏响的时候,人们发现,距离升旗点不足一公里处,正是聂耳纪念碑。
7月31日,中国选手卢云秀(左二)站在冠军领奖台上
来自云南的青年音乐家聂耳,是《义勇军进行曲》的谱曲者。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东北沦陷以后,聂耳承揽下了为抗日电影《风云儿女》谱曲的任务。他从上海北上热河,来到了抗日义勇军的营地。在此考察、采风,得以完成这一曲抗日战歌。
1935年4月,聂耳登船抵达日本,在此前夕,他完成了《义勇军进行曲》的初稿,并在5月之前将定稿寄往上海。
聂耳
1935年5月24日,电影《风云儿女》首映,影片主题歌《义勇军进行曲》也在此首次传向大众。很遗憾,同年7月17日,聂耳在藤泽拜访友人期间溺水遇难,年仅23岁。
位于神奈川县藤泽市湘南海岸公园的纪念碑
抗战胜利,中国人民又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之后,《义勇军进行曲》,这首在中华民族处于生死存亡之际诞生的战歌、不折不扣的抗日歌曲——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义勇军进行曲》在江之岛奏响,毫无疑问是对聂耳最好的告慰!

3

对于日本右翼军国主义分子来说,他们当然不愿意听到这首歌。对他们来说,这首歌证明了他们在侵华战争中必然走向失败,并终究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而搞不懂为什么如今一些“精日”分子也惶惶如丧家之犬,但凡听到什么抗日的声音出现在日本,就会去编一些毫无事实依据的屁话来哄自己玩。
在海叔看来,抗日歌曲,抗的是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分子。无论中国的抗日歌曲,还是美国的对日作战歌曲,或者日本本土诞生的反思战争的歌曲,本质上反对的都是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分子。
而中日两国人民之间一衣带水上千年的友谊,当是历史的主流。
这也就是东京奥运会能否放抗日歌曲,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的原因。
《义勇军进行曲》在东京一次次奏响,展现的不仅仅是中国体育的进步,更有许多许多令人心潮澎湃的感觉……

(责任编辑:于正心_NB158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