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亦凡被刑拘!超话被封,人民日报等密集发声!数亿投资的《青簪行》凉了?

2021-08-01 10:28:59 21世纪经济报道

导读:都美竹在“决战”文章中曾称,吴亦凡这十年已足够精彩,“普通人哪能赚到二三十个亿”。

如今吴亦凡被刑拘的消息传来,资本对吴亦凡的“造星”历程也已落幕。

7月31日,针对网络举报的“吴某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等有关情况,经警方调查,吴某凡(男,30岁,加拿大籍)因涉嫌强奸罪,目前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侦办工作正在进一步开展。

都美竹爆料前,吴亦凡是娱乐圈当红明星的流量担当。

2012年,22岁的吴亦凡,以队长和门面担当的身份,在SM公司打造的顶流男团EXO组合中亮相,正式出道。

EXO盛极一时,从此之后吴亦凡也从训练生“平步青云”,一步步成为闪闪发光的大明星。

2014年和SM解约回国后,吴亦凡赶上了国内娱乐圈“好时代”,真正迎来“名利”爆发期。

如今,吴亦凡从“顶流”走到资本“弃子”。

2016年,吴亦凡参演的青春电影《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上映。剧中,吴亦凡饰演的夏木,因为开枪报复强奸姐姐雅望的人,被判入狱。

图 /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剧照

5年后,7月31日,北京警方披露,吴亦凡被刑拘。不过,跟剧中“申张正义”人设相反的是,吴亦凡这次成了那个涉嫌强奸的人。

昨晚,平安北京朝阳通报后,相关话题#吴亦凡被刑拘#登上微博热搜。@人民日报、@中国长安网、@法治日报、@中国妇女报等接连就此事发声。

中央政法委新闻网站@中国长安网:在中国的土地上,就要遵守中国的法律。不枉不纵,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人民日报:外国国籍不是护身符,名气再大也没有豁免权,谁触犯法律谁就要受到法律制裁。请记住:人气越高越要检点自律,越当红越要遵纪守法。

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吴亦凡事件”早已不再是沾染着桃色气息的娱乐八卦,而是实实在在的涉法事件,也为全社会上了一堂很扎实的法治课——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正义面前没有“顶流”!不枉不纵,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让子弹飞一会儿,这不仅关乎对受害人的保护,也关乎整个社会的公平正义。吴亦凡被刑拘也再一次证明,法律不会因炒作而歪曲,也不会因流量而姑息,法不纵恶!

全国妇联机关报@中国妇女报:法治社会不容藏污纳垢,没有哪个圈是法外之地!光环再耀眼,名气再大,均无特权。在中国的土地上,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如涉嫌违法犯罪,必究!必惩!

另外,据北京日报,今天凌晨2时许,新浪微博上吴亦凡的粉丝聚集地“吴亦凡超话”已经被关闭。

编剧六六道歉:震惊!难以置信!

今天凌晨,编剧六六在个人微博中就此前发表过关于吴亦凡的不当言论道歉:“今晚,我思索再三,决定认真跟大众、跟儿子道个歉:我是公众人物,要修德修口,多读书多学习,也给儿子一个警示:凡走过必有痕迹,不可游戏人间玩弄情感。为此自罚封闭微博半年。”

回忆起2016年时发表的言论,@六六 表示自己当时未意识到问题严重性,完全以吃瓜群众心态发表言论。

对于警方通报,六六表示:“看到朋友圈纷纷转发吴亦凡被刑拘的消息,太震惊了!”“我当时看到第一次警方披露的时候,难以置信,感觉编剧都编不出这样离奇的故事。”

吴亦凡被刑拘

将承担哪些法律责任?

昨晚,知名法律博主@岳屾山 表示,刑拘是公安机关对于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采取的刑事强制措施,简单讲就是对涉嫌犯罪的人采取的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刑拘的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1.在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之前,对任何人都不能确定为有罪,所以会称为“犯罪嫌疑人”,在进入审判阶段会称之为“被告人”,所做的行为会说“涉嫌”某罪。

2.外国人在中国犯罪,会依照中国法律惩处,并不会因其外籍身份而脱罪。外国人犯罪一般会判处驱逐出境,是在刑期执行完毕后强制驱逐,并十年内不得入境。

3.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

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一)强奸妇女、奸淫幼女情节恶劣的;

(二)强奸妇女、奸淫幼女多人的;

(三)在公共场所当众强奸妇女、奸淫幼女的;

(四)二人以上轮奸的;

(五)奸淫不满十周岁的幼女或者造成幼女伤害的;

(六)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

合作公司和品牌“遭殃”,数亿元投资的《青簪行》也要凉了?

此前,与吴亦凡有着商业合作关系的品牌方们也已经相继发声,与其终止了合作。在7月18日,韩束成为第一个发声的品牌,随后包括兰蔻、立白、康师傅、王者荣耀、保时捷等品牌纷纷发布声明。7月22日,北京警方初步调查结果发布后,路易威登与其终止合作,至此吴亦凡的全部代言品牌均与其进行了“切割”。

作为昔日的流量明星,吴亦凡备受关注的作品就是待播古装剧《青簪行》。

如今,除了已经掉光的各大品牌代言,甚至拖累了部分上市公司的股价,吴亦凡被刑拘的消息一出,业界认为他主演的巨制《青簪行》基本凉了。据悉,《青簪行》由林玉芬、梁胜权、任海涛、郭虎联合执导,吴亦凡、杨紫领衔主演,该剧根据侧侧轻寒小说《簪中录》改编,讲述了由黄梓瑕的一段爱恨情仇一步步牵引出大唐皇家惊心秘案的故事,该剧出品方是企鹅影视、新丽电视、凤凰联动影业。参考同级别的《有翡》,业界估测《青簪行》的投资至少在3亿元,更有消息称,《青簪行》的投资金额或可达6亿元,是腾讯的s+定制剧,当时找这两位艺人出演也是看中了两个人身上的流量和热度。

图 /《青簪行》海报

随着腾讯官方宣布与吴亦凡结束合作,《青簪行》的播出已经岌岌可危,如今吴亦凡被刑拘的消息出来后,该剧播放的可能性极低。业内也有猜测是将男主角通过人工智能技术“换头”,但这是一笔非常大的费用;如果该剧要重新拍摄,则依然是相当高的成本,且台前幕后所有的工作人员要全部找回来重拍,也很困难。原本《青簪行》作为腾讯定制的独播剧,如果顺利播出还可以开通超前点播等收费项目,收入应该会相当可观,而如今则基本成为了泡影。

图 / 吴亦凡《青簪行》剧照

流量加持下的角色转换,吴亦凡的商业版图

在演艺圈,被投资者和投资者两种角色共存于明星身上已是常态,吴亦凡自然也不例外。

凭借着流量积累起来的资本,吴亦凡也开始布局自己的商业版图。2018年,吴亦凡与小米生态链公司幸运如我(北京)珠宝有限公司合作成立天津星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持股45%。

半年后,吴亦凡退出星运文化股东行列,其股权由其母亲吴秀芹与表哥吴林代持。启信宝显示,目前除了幸运如我及其关联公司外,星运文化股东还包括星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泛音堂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持股43%和2%,而这两家公司实控人分别是吴秀芹和吴林。

事实上,在吴亦凡的演艺生涯,吴秀芹和吴林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共同构筑了吴亦凡家族的商业版图。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4年,吴秀芹就在香港成立凡世星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2015年改名为星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目前仍为存续状态。其间,吴林先后成立上海凡世文化传媒工作室、北京中鼎鸿博电气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凡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上海亦聚影视文化工作室,为吴亦凡在中国的发展奠基铺路。

据企查查显示,吴亦凡共关联4家企业,其中三家均已注销,目前为存续状态的是厦门亿和云起文化传媒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吴亦凡是最终受益人,持股99.99%。该公司的法人为吴林,同时他也是北京凡世文化等多家吴亦凡关联公司的法人和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在星运文化名下,吴亦凡推出了潮牌“A.C.E”, 以期打造顶流潮牌。但事与愿违,还因定价、用料、做工、设计等遭到不少质疑。

2020年,吴亦凡还成立了音乐厂牌20XXCLUB,今年5月,发行了成立后的首支单曲《翱翔》。

此外,吴亦凡在2021年5月4日成立20XX Racing车队,并宣布加盟2021亚洲保时捷卡雷拉杯。关于音乐厂牌和车队的运营,目前还没有拿出出色的成绩。

流量泡沫是怎样炼成的?

在微博上,吴亦凡的认证是“歌手吴亦凡。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2月,吴亦凡在韩国作为偶像团体EXO成员正式出场,后于2014年5月正式向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申请判决其与SM娱乐公司《专属合同》无效,试图单飞。这时,“加拿大华人”吴亦凡便开始了在中国的“捞金”之旅。不过,前述合同纠纷直到2017年6月才结束,至此吴亦凡获得了在世界范围内(日韩地区除外)拥有自由开展演艺工作及自行委托第三方开展经纪业务的全部权利。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粗略统计,吴亦凡自来到中国后,发行歌曲超过40首,参演电影共11部。与一众国民熟知的歌手和演员相比,前者并未有一首歌或一部电影出圈,但没人能否认吴亦凡是娱乐圈的顶流。

以吴亦凡去年4月份发行的音乐数字专辑《TESTING》为例,在QQ音乐平台售价为6元/张,目前销量已超过170万张。作为对比,已经叱咤华语乐坛20年的周杰伦,5年前发行的音乐数字专辑《周杰伦的床边故事》,在QQ音乐平台售价为20元/张,目前销量为115万多张。

“这在现在的娱乐圈没什么奇怪的,大家都在刷销量,流量明星刷得更狠”。长期混迹“饭圈”的何莹(化名)向记者表示,有粉丝公会组织,也有一些铁粉自己刷,“一买就买几千张,上万张都有。”

比如2018年,吴亦凡发行首张新专辑时,粉丝集资百万元为其打榜,专辑主打歌在iTunes一天的销量竟然达到1400万张。作为对比,格莱美宠儿阿黛尔的歌曲《Hello》全球累计销量也不过1200万张。

不过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歌手做专辑其实赚不了多少钱,“大头都被唱片公司拿走了”。

与做音乐既不得名又不得利不同,“演员”吴亦凡虽然同样难认可,却是实打实的赚到了钱。在“限薪令”出炉之前,网上曾流传出的一份明星报价表显示,吴亦凡等人出演一部电影的片酬在一亿元左右。这个价格或许有夸张的成分,但流量明星拿着“天价片酬”尬演早已深入人心。此前多位电影导演公开抱怨,大牌流量拿走了太多片酬,导致电影制作跟不上,但又不得不向流量“低头”。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吴亦凡出演的11部电影累计票房近35亿元,而豆瓣评分平均仅有5.2分。

此外,参加真秀人等综艺节目也是吴亦凡的一大吸金利器。

据统计,2015年至今,吴亦凡先后参加过9档综艺节目,其中《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等现象级综艺更是让自称“嘻哈老炮”的吴亦凡揽获巨额出场费和大波流量。有业内人士表示,2017年《中国有嘻哈》“搞定吴亦凡用了1个亿”。

当然,在流量为王的时代,资本追“顶流”吴亦凡趋之若鹜不可避免,这也直接促成了其另一重要的收入来源,那就是我们开头所说的商业代言。

相关统计显示,吴亦凡自2014年与陈伟霆一同代言腾讯应用宝开始,至今已代言过近50种品牌,正如此次同他解约的品牌方一样,中高低消费品均有涉及,而且越靠后品牌方越是出手阔绰。比如,LV与吴亦凡签下的三年代言合约,总价值高达2000万美元。

在流量和资本相互追逐之间,吴亦凡的身家到底几何很难说清楚,但与回国之初相比,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福布斯发布的2017年中国名人榜显示,吴亦凡当年的收入达到1.5亿元,排在榜单的第十位,而这距离他来到中国发展也不过三年时间。而到2020年时,吴亦凡在福布斯中国名人榜上的排位升至第八。

明星的流量变现经济学

“好棋手通常都知道并接受自己同时也是更大棋局里的棋子。”

这是美团创始人王兴写过的一句话,用在明星身上,也同样合适。对他们来说,巨大的名气急需变现,毕竟碎片化时代,一切转瞬即逝。但变现需要渠道。

对明星身后资本而言,变现更十分必要,且资本面临比明星更大的回报压力。变现者与被变现者在这一刻身份重叠,互相利用,也共生。

当明星需要变现时,手法是多样的,不断迭代。从片酬、代言费到入股上市公司成为股东、开独立工作室、乃至直接坐庄,成为资本本身。

这一路拥有诸多实践者。华谊兄弟2020年年报显示,导演冯小刚将赔偿华谊1.68亿元,因为他未能完成2015年华谊收购东阳美拉时对赌协议的业绩承诺。这是冯小刚第二次对华谊兄弟赔款,2018年受到范冰冰阴阳合同案件的影响,东阳美拉也无法完成业绩承诺,赔款6700万元。冯小刚在这五年内共赔付华谊2.35亿元。

东阳美拉成立于2015年9月,注册资本仅500万元,冯小刚占99%股权,陆国强占1%。2个月后,华谊兄弟以10.5亿元收购东阳美拉的70%股权。

据当年双方《股权转让协议》中注明,冯小刚需保证每年创造利润在1亿元以上,且逐年递增15%,即2016-2020年每年税后净利润分别为1亿元、1.15亿元、1.32亿元、1.52亿元和1.75亿元。若未能完成要求,冯小刚需同意于该年度的审计报告出具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补足目标公司未完成的该年度业绩目标之差额部分。

10.5亿元收购金换回6.74亿元对赌净利润,这引发市场“利益输送”质疑。华谊固然有着绑定冯小刚打算,但对冯小刚来说,3.76亿元安稳落入口袋,且还有10.5亿元现金背后的高额利息,是个好变现手段。

同期,华谊兄弟还以7.56亿元现金收购了东阳浩瀚70%股权。该公司主要股东包括杨颖、李晨、陈赫、冯绍峰等六位艺人。2013年9月,华谊兄弟以2.52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张国立实控的浙江常升。

这种手法远高于郑爽冒着违规风险收取高额片酬。此前,郑爽前男友张恒爆料,该女星通过阴阳合同在《倩女幽魂》项目中获得收入1.6亿元,按77个工作日计算,日薪超208万元。张恒所披露信息最终引发监管层介入。

事实上,郑爽或也感到依靠单一片酬收入并不可持续,所以早在布局自己的商业版图,包括开炸鸡店、开雪糕群及M77APP等。结局一如她的演技拉垮。

在成为棋手路上,完成度最高的是赵薇。早在2014年底,赵薇及其丈夫黄有龙就以每股1.6港元的价格,耗资30.88亿港元买入约19.3亿股阿里影业股份,持股比例为9.18%,一举成为阿里影业第二大股东。2015年4月29日和30日,赵薇夫妇在3.9港元的相对高位价位分别减持1.92亿股、6400万股,共计套现近10亿港元。在2015年10月5日,赵薇夫妇场外减持7.993亿股阿里影业股份,持股量由8.14%降至4.97%。共套现约12.56亿港元。

此后,赵薇夫妇以6000万自有资金撬动30亿杠杆资金,收购市值百亿的万家文化(600576.SH,现名为“祥源文化”)。

但这一举动被监管层视作“空手套白狼”,以失败告终。2018年,赵薇夫妇被证监会禁入证券市场5年。

另一方面,包括艺人在内,各方都在寻找更好的流量变现方式。无忧传媒创始人雷彬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未来,将会涉及零售业。

“人的IP、内容IP、商品IP这三部分是能够联动的。不是所有公司都非得要去搞个工厂,其实可以通过合作的方式来做,我们也可以获得品牌的长线收益。”他称。无忧传媒旗下拥有“多余和毛毛姐”等多位知名网红艺人。

艺人本身也在做着尝试。譬如陈赫投资火锅,汪峰做耳机,张庭下场经营微商护肤品等。

来源 | 21世纪经济报道(家俊辉 贺泓源)、平安北京朝阳、中国长安网、人民日报、北京日报、法制日报、公开消息等

(原标题:吴亦凡被刑拘!超话被封,人民日报等密集发声!数亿投资的《青簪行》凉了?)

(责任编辑:杨强_NN602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