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林肯警告:若塔利班夺权 阿富汗将成“贱民国家”

2021-07-30 17:01:43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面对在全国发起攻势的塔利班,美国国务卿布林肯7月28日在会见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时表示,如果塔利班以武力控制阿富汗,阿富汗将成为一个“贱民国家”。

据半岛电视台7月29日报道,在访问新德里时,布林肯在记者会上警告塔利班,如果它想要得到全球的接受,就必须做出改变。布林肯说:“塔利班说,他们寻求国际承认,希望国际社会支持阿富汗,解除制裁等等,但以武力接管国家并侵犯人民的权利不是实现这些目标的途径。”

塔利班近期发布的,在塔吉克斯坦边境地区部署的“白德尔313营” 图源:社交媒体

布林肯表示,阿富汗的冲突没有“军事解决办法”,一个不尊重人民权利的阿富汗,一个对自己人民犯下暴行的阿富汗将成为一个“贱民国家”。美国将继续支持该地区稳定,布林肯说:“我们将继续共同努力,维持阿富汗人民的成果,并在联军撤出该国后支持地区稳定。”

本周,在美军地面力量基本撤离阿富汗以后,美军恢复了对塔利班的空袭,以阻止该组织对阿富汗大城市的攻势。

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海军陆战队上将肯尼斯·弗兰克·麦肯齐(Kenneth “Frank” McKenzie)7月25日在喀布尔的新闻发布会上证实,美军增加了对塔利班的空袭。

麦肯齐说:“过去几天来,美军(对塔利班)增加了空袭次数,以支持阿富汗部队。如果塔利班继续发动袭击,我们准备在未来几周继续加强对阿富汗政府军的支持……一些空袭打击发生在阿富汗安全部队和塔利班进行的近距离作战期间。”

尽管美军恢复了空袭,但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表示。他7月28日发表讲话,敦促国际社会“重新审视塔利班及其支持者接受政治解决方案的意愿”。他说:“就规模、范围而言,我们正面临着过去30年来前所未有的入侵,这比90年代塔利班席卷全国的情况(还恶劣)……这是跨国恐怖主义网络和跨国犯罪组织之间联合了起来。”

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谈判代表最近几周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了会谈,外交人士说,自9月开始和谈以来,几乎没有迹象显示有实质性进展。但在7月23日,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代表团在卡塔尔举行了古尔邦节之后的首场会面,双方均表示同意加快和平谈判进程。

延伸阅读:

王毅会见塔利班负责人提到了三点 塔利班迅速回应

2021年7月26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天津接见前来访问的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两天后,同样是在天津,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一行来华访问。

在塔利班成立后,巴拉达尔担任塔利班首位最高领导人奥马尔的助手,并担任基达人民立法会的负责人。基达人民立法会是阿富汗塔利班的主要武装组织,因此巴拉达尔也被认为是阿富汗塔利班的最高军事领袖、二号人物。

据美联社报道,巴拉达尔此前一直在与美国谈判中担任首席谈判代表,曾在2020年在多哈与美国签订和平协议,为美军在阿富汗的的撤出铺平了道路。

中国是阿富汗最大的邻国,还是远近闻名的“基建狂魔”。对阿富汗而言,在经历了战争的洗礼、国内一片废墟的情形下,无论哪个政权想执政,与中国走近,都是极其有利的。

而对中国而言,阿富汗曾为“东伊运”等恐怖组织提供庇护,为了维护地区的安全稳定,也必须要与阿富汗建立合作。而塔利班现在控制着阿富汗大面积的国土,是不容忽视的一股武装力量。

照片中,王毅与巴拉达尔面对面张开双手,作出相互迎接的姿态。这个动作,或许正预示着中国与阿富汗的彼此靠近。

根据媒体报道,在这次历史性的会谈中,王毅主要强调了几个核心内容,简单概括起来就是三点:

第一,中国尊重阿富汗主权,不干涉阿富汗的内政,希望阿富汗人民能抓住美军撤离的机遇,把国家的命运掌握到自己手里;

第二,塔利班是阿富汗重要的政治军事力量,希望在这个关键节点能包容并蓄,以和为贵,推动阿富汗各政治派别和平解决争端;

第三,与“东伊运”划清界限,坚决打击。

而巴拉达尔这边,首先对有机会到访中国表示了感谢。他向王毅表示,阿塔决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阿塔认为阿富汗应同邻国和国际社会发展友好关系。阿塔希望中方更多参与阿和平重建进程,在未来阿重建和经济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

随后,阿塔发言人纳伊姆在推特发文,再次作出积极回应:“(阿塔)代表团在会上向中方作出了承诺,即他们决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纳伊姆还在推特上写道,中方也重申了不干涉阿富汗内政的立场,并承诺将参与阿富汗重建进程。

阿塔再次向外界传达出了改变的讯号,而中国也以尊重而开放的态度,对阿塔所展现出的温和姿态表示欢迎。

想要接受阿富汗塔利班,真的不容易。毕竟这个组织的历史,实在是令人“难以释怀”。

1979年,苏联出兵入侵阿富汗,在抵抗苏联侵略的过程中,阿富汗武装力量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而在冷战大背景下,凡是苏联反对的,美国自然会支持。于是,这些武装力量也没少获得美军的帮助。

1992年,苏联扶持的纳吉布拉政权垮台后,共同的敌人消失,反政府军队迅速化为割据一方的军阀,打响了内战。内战当中,姗姗来迟的塔利班迅速控制了局势,并成功掌握了阿富汗政权。

“塔利班”这个词在普什图语中,是“学生”的意思。塔利班最初的成员,大部分是阿富汗难民营伊斯兰宗教学校的学生,他们笃信宗教极端主义,强调最原始的伊斯兰教义,拒绝创新,支持实施伊斯兰教法。

位于巴基斯坦的传统伊斯兰宗教学校

而据美国《华盛顿邮报》2002年披露,美国国际开发署在1980年代给这些学校拨款上百万美元,发行教材,旨在向这些年轻人灌输反对苏联和暴力主义思想。经过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解读,这些教材显然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

于是塔利班上台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按照他们在宗教学校的学习成果,实施极端保守的伊斯兰教法。比如取消各种娱乐活动、对女性的歧视、伤害,恢复伊斯兰教中残酷的刑罚等等。

2001年,塔利班甚至不顾联合国和整个国际社会的反对,在摄像机面前,悍然炸毁了拥有1400年历史的巴米扬大佛。因为在他们眼里,偶像崇拜都是违背教条的。

然而,在严苛的教条下,民众的生活并没有因此变得更好。

塔利班掌权期间,阿富汗水、电、能源等资源紧缺,通讯、道路等基础设施极为薄弱,民众基本生活需求(用水、食物、住房)严重匮乏,社会经济安全几无保障。由于生活条件恶劣,塔利班治下阿富汗的新生儿死亡率为全世界最高,大约四分之一的儿童活不到五岁便死亡。

此外,无论是本·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还是曾对我国西部地区构成严重安全威胁的“东伊运”势力,都曾藏匿于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无疑对地区和全球安全构成了实质性威胁。

在震惊全球的“9·11”事件后,美国向阿富汗投入了无数的财力物力人力,旨在打击恐怖主义。20年后,虽然推翻了塔利班政权、建立了亲美的阿富汗政府,但塔利班却依旧在和政府军、驻阿美军打游击。

执政期间乏善可陈的塔利班,下台之后还能获得生存的空间,或许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宗教文化和民族主义在阿富汗扎根多年,民间支持者仍不在少数;二是塔利班或许也在悄悄发生改变。

2019年,亚洲基金会的调查报告显示,塔利班的同情者在阿富汗只有13.4%左右(只是在扎布尔和乌鲁兹甘这两个普什图省份分别高达56.1%和50.5%),同时超过80%的阿富汗民众支持女性权利、社会平等和自由表达。

在阿富汗打了多年游击战的塔利班,也应该有切身的感受——现在的阿富汗,其实并不具备继续推行宗教极端主义的土壤。因此,塔利班近期也一直在努力向外界展示其崭新的、温和的姿态。

比如在此次访问中国的过程中,塔利班负责人巴拉达尔承诺,将会保证人权和妇女儿童的权益、与极端主义划清界限、邀请中国参与经济建设并保证中方人员的安全,很难想象坚持原教旨主义的塔利班能够作出这样的承诺。

面对塔利班曾经带给世界的恐惧,人人都难免心有余悸,但如果阿富汗的人民希望脱离战火,重建家园,中国也应当予以支持,给塔利班一个证明自己能够信守承诺的机会。

中国对塔利班展开了双臂,接下来就看塔利班自己的了。如果他们能够兑现自己的承诺,维护阿富汗、也维护周边国家的和平与发展,中国,将会是阿富汗最坚实的伙伴之一。

(原标题:布林肯警告:若塔利班夺权 阿富汗将成“贱民国家”)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