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周刊文春》拿到1199页内部文件: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如何崩坏成这个样子

2021-07-29 17:44:40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郭光昊)

东京奥运会开幕式无论如何恐怕都不能以“圆满”二字评价。

日本著名杂志《周刊文春》通过多个渠道拿到11版共计1199页的开幕式内部台本,时间从去年4月至今年7月。他们在28日刊发报道,揭露了东京奥运会开幕式是如何一步步“崩坏”的。

根据2020年4月6日台本,东京奥运会开幕式本来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一辆红色的摩托飒爽地驶进国立竞技场,拉开开幕式表演大幕。而这辆正是大友克洋著名科幻漫画《阿基拉》中主角的爱车。

随后会场点亮倒计时。当计数归零,会场中央的穹顶开裂,露出高台舞台。高台上出现日本当红女子组合Perfume的三人组。同时使用立体投影技术,投射出东京街景。

演员三浦大知驾驶道具车入场,与扮演成东京站工作人员的舞者一同表演,展现“新东京:连接”的主题。随后三浦的脸逐渐变化成树根,会场中舒展的树根变成巨树向空中生长。

这一环节展现树木的生命力,女演员土屋太凤和舞蹈家辻本知彦共同表演。展现日本茶室环节时,将由舞蹈家菅原小春表演。

最后在会场中展现大友克洋最新创作的“新东京”。

伴随一阵传统铃音,聚光灯全部聚焦舞台中心,演员手持光杖表演舞蹈。

之后播放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回顾影片。伴随舞蹈进行,女艺人渡边直美身后大屏上出现“Ready?”字样,将表演拉回现代。在模仿成世界大陆的舞台间,开始选手入场。

天皇致辞宣布开始后,舞台从世界变为和平鸽。空中则投下无数象征和平鸽的纸飞机。

接下来的竞技项目介绍环节由任天堂的宫本茂亲自监修,旁边会出现超级马里奥和宇宙入侵者两款经典游戏的CG形象。

最后舞台变化为火炬的形状,火炬手在周围传递圣火。最后一棒火炬手在舞台中央点燃主火炬台。

这一版方案创作的领导者是女性编舞家MIKIKO。其实一开始奥运会开幕式实际总导演的人选并不是她。但随着山崎宏和野村万斋此前相继下马,MIKIKO于2019年6月临危受命,实际承担起创作使命。而此时距离奥运会原定开幕时间只有一年零一个月。

MIKIKO

东京奥组委官员透露:国际奥委会方面看了这版之后十分高兴,表示“能准备到这个地步真是不容易”。虽然之后需要加入有关抗疫的内容,但当时基本所有相关人士都认为只要在这版的基础上添加内容就可以了。

一名国际奥委会人士感慨:这个方案的特点就是将最新的科技与人的身体表现绝妙融合。每一个场景都精心制作,倾注了生命。有机会真想看一次实际效果啊……

但短短一个月后,广告公司电通公司以简朴办奥运为由将权限集中到同样是电通出身的佐佐木宏手中,将MIKIKO彻底排除在外。

东京奥组委官员介绍,奥组委将开幕式业务委托给了电通。预算和运作的实权都在电通手里。

事后人们才得知,在2020年年初这段时间,佐佐木曾提出让女艺人渡边直美扮猪的馊点子。这种歧视女性的主意遭到了以MIKIKO为首的团队成员的一致反对。

佐佐木宏

电通有关人士透露,正在准备服装和舞台装置的MIKIKO团队方案又变成一张白纸,以亿计的经费就打了水漂。

在这之后,MIKIKO丧失了对创作方案的决定权,陷入极度失望。“2020年8月18日,佐佐木曾将MIKIKO叫去,给她说明了最新方案。这个方案就是把MIKIKO的方案剪切黏贴的东西。”

具体到表演层面,10月14日的台本变成了这样。

佐佐木保留了阿基拉摩托环节,但是挪到了表演后半部分。骑摩托的主人公换成了演员菅田将晖。

对此,MIKIKO团队成员对此十分生气:确实当初我们也考虑过启用菅田。但是摩托经过特殊改造,在会场里实际跑起来还是有危险的。所以结论是选用擅长驾驶的专门人选。佐佐木不仅把已经定案的东西拿出来老调重弹,还完全无视开幕式的故事线索乱剪方案。

佐佐木还往里加了一些极其无厘头的表演:比如叫Lady Gaga戴着马里奥的红帽子钻进水管后,过一会儿钻出一个同样打扮的渡边直美。他也知道这方案不太靠谱,还标注了个“请的来Lady gaga才行”。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方案:一个是灭火的消防员围绕着木质的奥运五环;另一个是在表演尾声,请出歌舞伎演员市川海老藏和野村万斋。

东京奥组委人士表示:“全部都是政治要求。关于代表江户文化的消防灭火部分,小池百合子从MIKIKO时期就要求演出团队‘一定要放进演出。’大概有报答消防灭火团体在都知事选举中曾支持她的意思。另外一方面,当时奥组委会长森喜朗要求“必须”把市川海老藏塞进去。最后在开幕式上实际表演的节目和服装,就是当初指定好的。”

开幕式实际演出的市川海老藏

但是对于优先考虑内容的MIKIKO而言,这两个政治要求和自己构思的演出内容完全不搭调,为此十分头疼。在2020年4月6日提交的台本中,也最终没有放入上述节目。

“佐佐木接手之后,很轻易地就重新复活了这两个节目。巧妙地处理政治要求,正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电通人的一贯做法。无法容忍佐佐木和电通不诚实手段的MIKIKO在2020年11月9日向奥组委提交了辞呈。”12月23日,以MIKIKO为核心的创作团队正式解散。

在这之后出现了标注为12月8日的台本,自此之后的台本封面上都标上了“机密”字样。

今年6月27日的台本中,阿基拉部分的演出消失。在决定无观众举办后,7月台本中暖场演出的计划也取消了。同时“森山未来的追悼节目”特别标注了“构成调整中”的字样,直到最后关头还在赶工。

7月18日台本记录了一些细微调整,已基本接近定稿。但随后制作人员丑闻密集爆发,小山田因早年霸凌同学于19日辞职,小林因早年节目中调侃犹太人大屠杀于22日辞职。

开幕式相关人士透露,这之后奥组委慌慌张张对开幕式工作人员展开背景调查。

之后,原定要在木工表演节目中饰演工头的男演员竹中直人临时辞职,但并未公开。竹中在1985年名为“竹中直人禁止播出电视”的录像带中,曾有揶揄残疾人的表演。因内容十分过激,出版商已经自行回收。虽然竹中不是制作人,也并未构思剧本,仅仅参与了表演,但考虑到社会舆论,还是辞职了。

很多网友都注意到,开幕式当天使用了很多日本著名游戏的配乐,但其中唯独没有知名厂商任天堂的作品。

一名电通消息人士透露了其中原委。

“MIKIKO团队曾委托任天堂监修竞技项目介绍环节,为此任天堂的宫本茂每个礼拜都会从京都总部去东京开会。但当佐佐木掌权后,很轻易地就把这一环节改成了以小人图像的形式展现,任天堂方面的感情应该也很复杂。结果在开幕式前任天堂的曲目被全部拿掉了。”

最终成品

就连开幕式中,唯一收获观众好评的无人机节目也是不完全抄袭MIKIKO团队的创意。

“MIKIKO时期的技术团队,为了和英特尔的无人机团队磋商,特意飞去了德国。现在的技术究竟能做到哪一步?多次尝试后最终形成了演出计划。如果只是无人机表演的话,就变成了英特尔的技术展示会了。MIKIKO团队为此结合了与AR联动的演出。但到正式开幕式上就只‘偷师’到了无人机表演。”

MIKIKO团队原案

周刊文春写道,为了实现最棒的演出效果,政府投入了庞大的税金。开闭幕式的预算从申办阶段的91亿日元,涨到2019年的130亿日元,之后经历延期又增加到165亿日元。

为了东京、运动员们,向着最棒演出努力的创作者们受到蔑视,开幕式最终只优先考虑政治家、电通和国际奥委会的要求。

MIKIKO在去年10月16日曾向电通高层发了这么一封邮件:

“反反复复使用这种手段的可怕之处,如果我不控诉,日本就真的完了。”

(原标题:日本《周刊文春》拿到1199页内部文件: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如何崩坏成这个样子)

(责任编辑:袁艺娇_NB1495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