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广隧道最后逃生者讲述生死时刻:抓住一根管道救命,刚爬出3分钟水灌满

2021-07-24 08:24:26 梨视频

郑州特大暴雨中,京广路隧道3名逃生者攀爬着管道逃出洪水,过程让人揪心不已。这三人是吴强和他的妹夫、司机。吴强回忆,当时被堵在隧道水涨很快,他们从天窗逃出,顺着管道钻出后隧道很快灌满,自己是从隧道逃生的最后一人。

相关新闻

郑州京广路隧道:大水几分钟淹没车子 隧道发现遇难者

网络京广北路隧道被淹现场。(视频截图)

江勇是在社交平台上刷视频时,认出自己的车的。7月20日下午,驾车返回家乡周口的他经过郑州市京广北路隧道时被堵在那里。那时郑州正在遭遇罕见的暴雨,堵车的时候水一点一点漫上来,最后变成涌来的水流。他骑车沿着车道间的绿化带跑了出去,没过几分钟一转身,车子就已经淹没了在水中。

一段流传于网络的视频显示:几辆汽车在大水中浮浮沉沉,一位白色短袖的男士逆行游到车边,将即将淹没水中的几人拉出水面,视频发布者称,事情发生在京广北路隧道。江勇一眼认出了那个地方,就在自己当时身后不远。

隧道在水里泡了一天。直到21日晚7时左右,中国安能常州救援基地救援队到达京广北路隧道,救援队王队长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介绍,“当时(隧道出口)水面和道路齐平,水是满的,看不到车。刚到时没下很大雨,后来又下大了”。当晚,两辆1500功率的排涝车“龙吸水”分别停在京广北隧道南段和北段作业。

截至22日下午4点,中国安能工程救援唐山基地、合肥基地、南宁基地救援队加入后,京广北路隧道积水总抽排量达24万方左右,隧道内部积水深仍有3米左右。

京广北路隧道抽水现场

水位一点一点下降,隧道里的车渐渐露了出来。江勇在社交平台上刷到了京广北路隧道的视频,认出了自己的车。7月22日上午,他在郑州市京广北路隧道南出口堆积成山的汽车中,江勇一眼认出了自己的爱车,那是一辆倒立着的黑色SUV,尾门贴着他公司的名字和手机号。

京广北路隧道是贯穿郑州南北的京广快速路的要道,距郑州火车站西广场仅300米,于2012年4月28日竣工通车。设计人员撰写的设计综述显示,隧道全长1835米,隧道净空限高4.5米,顶部还预留了1.5米高的拱形空间,供布置灯具、射流风机等机电设备。

两天前的那个下午,如果早一点通过这个隧道,江勇也许22日就能顺利回家。那天他一大早来郑州办事,路过京广北路隧道已经是下午3点半,出了隧道南口,他就能驶上高架,顺利出城。但距离出口不到200米的地方,发生了堵车。江勇等了一会儿,车流没有动静。下车打探,前面的路段有比较深的积水,车流在这里停滞了。

“4点半之前,没有预想到车可能被冲走,没有这种危机感。”江勇回忆,那时他觉得和平时下大雨没什么两样,地面也几乎看不到水流。4点半以后,水流渐渐大了起来,车子也开始嘎吱嘎吱地有动静,“水流里面可能会掺杂一些杂物,冲着车底盘。”手刹也感觉有些不听使唤,江勇的右脚一直踩在刹车上。

进退两难。向前走不通,倒车后面又都是车,绿化带挡着,也无法掉头。“这个时候心里是非常复杂的,不知道是现在应该走,还是继续在那保住车,不到最后一刻,大家都不愿意放弃自己的车。”

司机们相继下车打探,没有鸣笛催促,也没有强行别车。有经验丰富的司机自发组织,将3车道的路面空间利用到极致,并排停满5辆车,“尽量让后面的车往前靠一靠,但后面水位太高就解决不了问题。”

下午5点左右,地上的水流越来越大,像河水一下“哗的”就拍上来了。江勇下车查看,后车已经在水中漂起来了,此时水淹过他的膝盖。他立马作出决断,赶紧走。他想了一下后备箱里价值不菲的烟酒,还是放弃了,只拿了手机,又把副驾驶座位上的同伴从车缝中拉了出来。

此时的水流太大,人已经难以行走。两人互相搀扶着,爬上了路中央的绿化带,两三分钟的时间,车已经看不见了。他们沿着绿化带一路向南,蹚过积水路段,上了高架桥,在附近的一座天桥下避雨。天桥下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手机信号也时有时无,接近10点,终于打通了家里的电话报了平安。

雨势渐渐小了下去,江勇一面蹚着水去找住处,一面又担心路面有电线漏水。每一个酒店都是爆满,“大厅都是站着乌央乌央的人”。走出五六公里的路程,那里的酒店人少一点,但是依然没有房间,他们决定都在这里暂时的避难,“大厅里、楼梯口,躺的坐的都是人。在那里将就了一夜,但都没睡,因为是一楼,都怕水位会再次涨上来。”

再次回到京广北路隧道已是22日。江勇跑回自己的车上,看着车里遍布的泥渍和后备箱面目全非的烟酒,他感到很伤感,“毕竟这辆车陪了我这么多年。”

排水后的京广北路隧道。

在此之前,隧道周边的群众,就把布满泡水车辆的隧道拍成视频发布在社交媒体上。全国各地的网友,看到视频里车尾门的电话,不停地给江勇打电话发微信。江勇反复解释,车泡在里面,人已经安全。最后干脆自己开了个号报平安,“感谢社会各界的关心。”

但有人没有江勇这么幸运。7月21日上午,郑州市民张先生路过京广北路隧道南出口,看到搜救人员从一辆灰色轿车内发现一名遇难者。因无法打开车门,搜救人员从后备箱进入车内将其拉出。7个小时后张先生返回时,遗体仍在现场。常州救援基地救援队队员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有群众向他们反映,有小孩在下雨前跑进隧道,目前仍未找到。

郑州京广隧道被积水灌满:捞出2具遗体 1家4口死里逃生

“京广北路隧道”,成为特大暴雨中郑州的一个悲情缩影。

这条连接郑州南北的一条交通要道,主线全长1835米,隧道总高6米。然而,在7月20日下午,这里却成为了一条无法逾越的“天堑”。

当日下午4时到5时,郑州降雨量达到201.9毫米。在家住隧道出口旁的市民视线里,约30万立方米的积水灌满隧道,只用了不到3个小时。

漂浮在水里的数十辆汽车,奔波于水中救人的无名英雄,惊险逃生的一家四口,还有罹难于此的市民。这里发生的一切,不会被遗忘。

未能逃生的罹难者

22日的郑州,已没再怎么下雨。可市区积水最为严重的京广北路隧道,在线上线下让人揪心。数台“龙吸水”大型排水车正在加足马力抽排,围观路人祈祷里面没有被困失联的人员。

这条双向六车道的下穿隧道,是郑州市民慕慕(化名)每天上班的必经之路。时过两天,她仍在为20日走京广北路隧道的决定而感到后怕。

“那天我开车被困在大卫城这边,不敢回家!路上水太深。下午三点左右,雨下得挺大的,我开车由南向北方向经过京广北路隧道。”慕慕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当时有好多车都没走下面隧道,选择了走旁边的辅道,估计怕隧道下面积水抛锚。她当时冒险决定走隧道的时候,隧道内还没有什么积水,由南向北的车也就四五辆,畅通无阻,由北向南方向经过隧道的车却比较多。

“听说后来隧道里有很多车辆被淹,有遇难者遗体被打捞起来,家属悲痛万分。”慕慕说。

22日中午,在京广北路隧道靠涵唐酒店这头,已经露出了三四米高的隧道壁,从安徽合肥赶来抽排的救援人员说,他们这个小分队从21日深夜开始作业,吃盒饭三班倒,累了就去车上眯一会儿,到现在已经抽排了十多个小时,目测隧道里还有一米多深的积水。第二第三梯队已经到达了郑州,持续增援河南救灾的第四梯队,正准备从安徽合肥出发。

洪水不只是淹没了京广北路隧道。隧道旁的涵唐酒店,大堂外墙壁上有约1米高的渍水痕迹,表明隧道上方路面的积水,也是超过了一米深。

酒店的一名女性工作人员,正在用拖把清理地面上的泥浆,“之前隧道里漂了好多辆车,现在只剩两辆还没有拖走,听说隧道还没有抽完的水里,还淹了有车。”

隧道的两边护栏处,有许多的市民在围观。有的围观者分析,隧道里被淹的那么多车,有一些是从周围路边所停车辆被冲漂进隧道的,也有附近市民分析,前天的雨确实下得太大太急,隧道内短时间内进水,一些车辆进入隧道后没来得及撤出。隧道口一家商户老板周先生说,“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车,希望里面没有人。”

“有人在隧道里遇难。”一名在现场抢险救援的工作人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还没有抽完的积水里,可能还有车辆,希望再没有遇难者。

财新报道称,官方证实,目前京广北路隧道积水已造成两人死亡,死者于7月21日隧道排水时被打捞起来。

游泳救人的无名英雄

京广北路隧道,位于郑州市京广快速路南段, 距郑州火车站西广场约三百米。郑州的士司机郭先生介绍,京广北路隧道是连接郑州南北的一条交通要道,会成为不少司机朋友的必经之路。

在社交平台中,暴雨后的京广北路隧道,几十辆车横七竖八地叠着罗汉,配着悲伤音乐的视频不断涌现。

视频中,隧道南北两个出口已被积水灌满,水面逼近旁边的高架桥路面,积水中还有大量漂浮的车辆,网友们见此倍感担忧。

在担忧之时,一名男子在隧道积水中奋勇救人的画面,引来网友猛赞。

视频显示,在隧道出口的积水中,漂浮着数辆车子,在一辆白车和一辆黑车旁,两个人拼命地挣扎着,另一位穿着白衣服的男士迅速游向白车附近,将一人救起后扶至车顶。此时黑车旁人的头部已淹至水中,就在危急之时,白衣男子迅速游向黑车旁,拉起了水中的这个人。

网友将这段视频发至网络平台时,称白衣男子是一个奔波于水中的无名英雄。

拼命逃生的一家四口

至7月22日下午,京广北路隧道的积水已抽出部分,隧道南出口的积水高度已下降了数米。的士司机郭先生称,他从交通广播了解到,京广北路隧道内的积水约30万立方米,抽水作业可能还需持续两天。

与其他市民一样,郭先生也前来隧道口围观过一段时间。“21日下午两三点多,我在那里看到现场搜救出来一具遇难者遗体,应该是成年男性。”见此情形的他,心里不禁一阵悲痛,随后便离开了。

而家住隧道南出口旁的张女士(化姓),几乎目睹了隧道涨水与退水的全过程。“20日下午两点多开始下大暴雨,到约五点时,隧道口的水就已逼近两边的路面了。”

站在张女士所在楼栋的窗户边,隧道口发生了什么,她看得清清楚楚。“隧道里外很多车,积水涨得很快,很多车里的人真的是死里逃生。”

让张女士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家四口逃生的情景。“顶着孩子,扶着老的,还拉着媳妇儿。”看到这一家人成功脱险,张女士悬着的心才敢放下。

“停在隧道两边辅路上的车,都被淹了。”车中有没有人,让年过六旬的张女士担心不已。21日下午1点多,她下楼了。

“我看到搜救人员从那辆黄色的车里,抬出一个七八岁的男孩……”话没说完,张女士停住了,眼眶变得湿红。

京广北路隧道的抽水作业,开始于21日下午,抽水泵发出的轰隆声,周边居民清晰地可以听到,昼夜没有停歇。

“隧道口的车拖走了不少,积水也正在快速消退。”张女士说。

弃车而逃后庆幸活着

从22日下午3点,至晚上10点,7个小时里,在京广北路隧道南出口围观的人潮还未退去。

站在人群中的金先生,今年50岁,河南驻马店人,在郑州打工多年,有一辆属自己的面包车。

望着不远处已被雨水淹没的车子,金先生既感有些庆幸,也会觉得难过。庆幸的是,他和他的四个朋友,在雨水已漫过腰身时果断弃车而逃,这才有了继续活着的机会。难过的是,他的一辆车和旁边的一堆车,等待着抽水救援。

7月20日下午5点左右,金先生从西三环方向驶向京广北路隧道南出口旁的辅道,暴雨来势汹汹,积水没过车轮,前后车辆都动弹不得。发现车中进水后,金先生打开了车门。

“积水快到我腰了,水流很急,要是一个人肯定会被冲走,我赶紧喊他们一起跑。”金先生看见旁边的隧道口也有不少车辆滞留,“车上人都在往外跑,也有从隧道里面跑出来的,不跑肯定没命。”

下车后的金先生一行五人无处可去,在哪儿过夜成了难题。让他们感动的是,离车不远的一家公司敞开了门,收留了他们以及其他市民。

22日上午,早已回到住所的金先生终于等到了保险公司的电话,下午三点,他前来认领车子,打开车门,车内一片狼藉。

经历了自救与他救以后,金先生除了感谢,别无他言。

(责任编辑:李超_NB1281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