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考虑将大堡礁列为"濒危世界遗产" 澳却指责中国

2021-06-22 21:32:52 环球时报

今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设的世界遗产委员会宣布,该委员会已考虑将澳大利亚的大堡礁列为“濒危”世界遗产,并将在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上探讨此事。

对此,许多澳大利亚的科学家和环保人士,都非常理解世界遗产委员这么做的原因,并痛斥着澳大利亚政府在“气候变化”这一导致大堡礁的生态危机越发严重的核心议题上的不作为。毕竟,倘若全球气候持续变暖,哪怕只有1-2摄氏度,就会导致大堡礁很多的珊瑚礁死亡。

可让人吃惊的是,面对这一结果,澳大利亚政府居然和澳大利亚的默多克新闻集团“串通一气”,将这个完全因为澳方应对气候变化不利招致的恶果,用恶毒的政治阴谋论,污蔑为了是中国在“报复”澳大利亚。

今天,耿直哥就给大家好好讲讲澳大利亚政府是怎么不要脸的。

从多家澳大利亚媒体的报道来看,最先将大堡礁将被世界遗产委员会降级为“濒危”一事怪中国的,是澳大利亚的“环境部长”苏珊·雷(Sussan Ley)。这是一个在2019年就任此职务前,从未从事过任何“环境保护”工作的澳大利亚政客。

根据此人(下图中红圈者)的说法,此前世界遗产委员会传达给澳大利亚的消息一直是大堡礁的生态前景“不会”被降级为“濒危”,而且澳大利亚对大堡礁的保护“很好”,所以如今这个结果对澳大利亚来说“太突然了”,所以澳方“只能认为”这是“外国势力操控”的结果,暗示这都是中国在“搞鬼”,因为中国的教育部副部长、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主任田学军,是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的主席,而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还有其他中国政府的官员在担任要职。

随后,与澳大利亚政府关系紧密的默多克媒体集团及其旗下媒体,便立刻开足了马力,为澳大利亚政府编造起了抹黑中国的阴谋论。如下图所示,《澳大利亚人报》、《每日邮报》以及“天空新闻网”等默多克集团的旗下媒体,都在拼命炒作着诸如澳大利亚被中国政府“突然伏击”、大堡礁被降为“濒危级”是中国政府在伤害澳大利亚的经济和就业、“报复”澳大利亚的“阴谋”等言论。

可尴尬的是,许多研究气候变化问题的澳大利亚主流科学家还有环保人士,都在怒斥澳大利亚政府——而不是中国——的无耻。

比如,澳大利亚知名珊瑚礁生态专家、澳大利亚科学院院士,目前在澳大利亚詹姆斯库克大学卓越研究中心任职的Terry Hughes,就在接受澳大利亚媒体采访时就明确表示,他对于世界遗产委员会会将大堡礁降级为“濒危”一事,并不像澳大利亚那位“环境部长”一般感到“吃惊”,而是认为这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情,更是一个“符合逻辑”的决定。

他介绍说,虽然澳大利亚政府是宣布过一个保护大堡礁的方案,但这个方案并没有提及“气候变化”这个威胁大堡礁生态环境最根本的议题,而且澳大利亚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政策上也一直很不给力,嘴上说得好听,但并未见到实际行动。他认为世界遗产协会打算将大堡礁降级为“濒危”一事,是该国际组织对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漫不经心的澳大利亚发出的一次警告。

截图来自澳大利亚媒体对于Terry Hughes的采访段落

而在他的个人社交账号上,这位澳大利亚科学家更是对澳大利亚政府“火力全开”。

在下图这些网贴中,他就依次介绍说,早在2019年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已经对澳大利亚政府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不作为发出了警告,将大堡礁的生态前景从“差”降级到了‘’很差”。所以如今大堡礁的前景被降级为“濒危”根本就算不上什么“意外”。

然后,他澄清说联合国教科文和世界遗产委员会是基于澳大利亚自己报告的大堡礁生态状况越发恶化的情况,才决定将大堡礁列为“濒危”的。

“推锅给中国是一种拙劣的转移矛盾的手段,最终做出决定的会是世界遗产委员会的21个成员国”。

接下来,Terry Huges又发帖怒斥澳大利亚政府在大堡礁的问题上撒了一个“弥天大谎”,称往届的几个澳大利亚总理都在隐瞒一个重要的事实,那就是如果不快速减少由于燃烧煤炭和石油等化石能源而产生的温室气体,就根本不可能去保护大堡礁。

他还呼吁那些因大堡礁被列为“濒危”而生意受到影响的当地旅游从业者,也一起来抨击澳大利亚政府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不作为,而不是拒绝接受科学和攻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他甚至指出,就在澳大利亚政府对大堡礁的渎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委员会曝光的当天,澳大利亚的国会两大党还刚刚投票通过了一项新的化石能源开采项目。

“这简直是气候犯罪”,他气愤地写到。

其实,除了这位澳大利亚的顶尖气候变化专家,在境外的社交媒体“推特”上,澳大利亚政府此次妄图将自己的不作为推锅给中国,将大堡礁被“降级濒危”一事造谣成是中国“报复”澳大利亚的操作,可谓是“翻车严重”,已经引起了许多澳大利亚网民的不满。

比如,下面这位供职于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澳大利亚分部的律师,就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和默多克旗下的《澳大利亚人报》对于中国的指责是“毫无根据”的,澳大利亚政府是想用这些攻击中国的指控来转移自己的尴尬。

她还介绍说,给大堡礁降级的建议其实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专家撰写的。世界遗产委员会的成员国代表在这份建议发布前也不会知道里面说了什么。

她的这一说法还得到了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澳大利亚分部的一位负责人的印证。根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的报道,这位负责人表示中国根本就不可能去“操控”这个给大堡礁“降级濒危”的结果,因为这个建议是世界知名的科学家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撰写的,是基于独立的科学建议的。

截图来自《悉尼先驱晨报》的报道

而其他澳洲网民对于澳大利亚政府这番无耻嘴脸的调侃,则更加生动活泼。

比如有人就绘制了漫画,讽刺澳大利亚政府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就仿佛鸵鸟一般,把头埋在了沙子里,被其他国家看不起。

有人则讽刺说,当澳大利亚那个“环境部长”在国会里叫嚷着将挑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大堡礁的降级建议时,她身后的政客都在要么摸鼻子要么捂嘴,这反应出这些政客知道那个“环境部长”在“撒谎”。

下面这位澳大利亚网民也调侃说:澳大利亚莫里森政府的嘴脸真是太好笑了,他们一边说气候变化是大堡礁面临的最大威胁,一边却要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能他们的不作为就将大堡礁“降级”,还说这两者不是一回事。

还有澳大利亚网民干脆表示:澳大利亚那个“环境部长”就是“一坨屎”。

就连一些澳大利亚媒体人和政客,这次也拒绝跟着他们的政府和默多克的媒体一起抹黑中国了,还纷纷拿出了对澳大利亚政府极为不利的信息。毕竟,气候变化问题在不仅是一个科学事实,同时也是西方的“自由派”政治群体一个不容侵犯的“政治正确”议题。所以,澳大利亚政府在这件事上推锅中国,就好比是美国共和党想将美国的黑人反种族主义运动推锅给中国一样,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不,中国人都很熟悉的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以及来自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和南澳大利亚州的多名绿党政客,目前就都纷纷表示,是澳大利亚政府的官员搞砸了大堡礁,这些一直在接受化石能源行业赞助的政客,一直在拒绝应对乃至拒绝承认气候变化问题,一直在忽视科学,这才导致了这一恶果。

一些澳大利亚记者的曝光则显示,虽然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曾经抛出过想要在2050年时让澳大利亚实现“碳中和”的“宏伟计划”,但这个计划几乎顷刻之间就被他领导的执政联盟内部给否决了,甚至于澳大利亚政府如今连G7会议上由西方国家提出的减排目标,都拒绝签署了。

不过,在这些来自澳大利亚政坛和媒体人的抨击中,最具杀伤力的是澳大利亚绿党政客Peter Whish Wilson的下面的这段爆料。

他称,澳大利亚政府曾经将一笔4亿多澳元的巨款,交给一个私人基金会,让其去管理大堡礁。可他对这笔公款的调查却发现,这笔钱并没用被用在应对气候变化等真正导致大堡礁陷入濒危的问题上,而是被用来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协会做游说工作,好让这些国际机构不把大堡礁列为“濒危“。

“他们根本没有遭到什么突然伏击,他们一直都在紧闭着双眼,无视科学,并接受着化石能源产业的捐赠。唯一算得上突然伏击的,是他们现在才意识到他们不可能靠钱去摆平他们在气候变化议题上的不作为”,这位绿党政客斥责到。

耿直哥查询后发现,确实如这位绿党政客所说,澳大利亚确实一直在将大笔的金钱投入到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委员会成员的“游说”之中,而且这件事早在6年前就被澳大利亚媒体报道过。

其中,根据英国《卫报》澳大利亚版当时的报道,澳大利亚政府之所以更在乎这种国际“游说”,而不是把钱花在应对气候变化的实处,是因为澳大利亚政府要维护其国内煤炭等化石能源行业的利益,以及国际投资人对澳大利亚资源开采的投资信心。

截图来自2015年时英国《卫报》澳大利亚版的报道

可在这么多证据面前,为了自己的私利而将大堡礁这个澳大利亚的自然生态瑰宝推向覆灭深渊的澳大利亚右翼政府,居然还有脸将大堡礁的“濒危”说成是中国的报复,并通过默多克新闻集团这个澳大利亚右翼势力的喉舌,大肆炒作。

所以,如果有人想知道一个国家的政府能有多不要脸,今天澳大利亚政府的这番表现,就是一个最典型的样本了。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耿直哥之所以一直在形容澳大利亚那位“环境部长”时,不断给她的职务打上引号,是因为在澳大利亚网民中,她不仅不怎么关心环境,反而还在破坏环境。

比如去年此人就曾批准了澳大利亚一处采石场的扩张项目,而这一项目直接导致澳大利亚可爱的考拉再次失去了一大片自己的栖息地。

因此,在这次大堡礁被降为“濒危”之后,有澳大利亚网民就讽刺说:“如果你身为环境部长却根本不关心环境,那么你确实会对大堡礁正处在严重的威胁下感到‘震惊’”。

(原标题:一个国家的政府能有多不要脸?今天,澳大利亚给出了答案!)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