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遇袭丈夫击毙怀孕母象:为防野象报复 修建防护栏

2021-06-12 14:04:29 上游新闻

近段时间,一度北上至昆明的15头亚洲象持续刷屏,它们的老家——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勐养子保护区也因此受到关注。

西双版纳州景洪市大渡岗乡关坪村三六队居民小组是位于勐养子保护区边缘的一个小村寨,虽然位置偏远,但得益于热带地区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以及交通繁忙的昆磨高速穿村而过,当地村民依靠农业种植,生活过得也算富足安逸,但也成为了景洪市人象冲突的热点地区之一。

6月9日,西双版纳亚洲象预警系统发出警示,系统监测到三六队附近一共有10头野生大象活动,建议村民采取必要措施进行防范。

2015年,三六队发生过一起因为亚洲象威胁人员安全而被击毙的事件,村民王健(化名)为了保护自己被围困在厕所的妻子,使用自制的枪支结束了一只大象的生命。王健的父亲接受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采访时多次强调,儿子杀害大象是自卫,因为大象的多次骚扰家里当时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这个极端个案发生后,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在三六队展开了村庄安装防象栏的试点,同时还采用了大喇叭广播、专用预警App预警等方式,尽可能减少人象冲突,这些都被作为有益的经验进行了推广。

虽然人象冲突还在继续,但今年的情景已经较早前缓和了不少。

▲6月9日,景洪市大渡岗乡关坪村三六队村民王健家中由保护区管理局修建的防象栏。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大象进村袭击后倒下

官方2020年12月公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以来,西双版纳全州共发生亚洲象肇事案件6147起,受损60431户,造成人员伤亡68起,其中死亡39人、受伤31人,同时亚洲象的生存繁衍也面临巨大的威胁,2009年至今已有40余头亚洲象因触电、掉入农业蓄水池等情况死亡。

2015年7月19日清晨,人象冲突频繁的关坪村三六队发生了一起少见的大象被人为致死事件。

今年6月9日,王健的父亲王斌(化名)向上游新闻记者回忆,2015年时经常有野生大象进入村子里“搞破坏”寻找食物,7月18日晚就有约7头大象进入自己家中,“刚开始屋顶上有东西在响,我还以为是猫什么的,但是很快反应过来,猫不可能这么响。”就这样,王斌和家人一起看着不请自来的亚洲象们在自己家里找吃的,将仓库里的玉米粒全部收进肚里,吃完后象群离开了王家。

第二天清晨6点,王家人起床准备开始一天的劳作,王健的妻子前往屋外上厕所,然而 刚进厕所就发现有一头野象正在动厕所房顶的石棉瓦,很有可能威胁到生命安全。听到外面响动的王健从床上一跃而起冲了出来,拿着自己改装的枪向正在袭击厕所的大象进行了反击,大象头部中枪很快倒下。王家人随后向警方报案。

▲6月9日,景洪市大渡岗乡关坪村三六队区域内的林地。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事发后,关坪村一直流传着王健因为杀害大象被判刑的消息。上游新闻记者通过公开渠道查询发现,王健并不是因为杀害大象而遭到刑事处罚。景洪市人民法院(2015)景刑初字第820号刑事判决查明,2015年7月19日6时许,一群野象围攻王健家中搭建的简易厕所,其妻在厕所中呼喊救命,王健在试图用其他方式赶走大象未果后,持其私藏的一支气钉枪向野象群开了一枪,致一头母象死亡,母象腹中还有一只没有生产出的幼象。经西双版纳州林业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死亡大象为长鼻目象科的亚洲象,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大象死亡原因是枪弹创口损伤头部致颅脑损伤死亡。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在这起近年来极端的致死大象事件中,景洪法院没有认定王健的行为属于故意伤害大象,而是评判为没有社会危害性的紧急避险,法院以非法持有枪支罪追究了王健的刑事责任。

王健的父亲王斌表示,儿子从事发后就一直没有隐瞒事件的真实情况,在被拘留近7个月之后才平安回家,“他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王斌强调当时别无选择,“大象马上就要对我儿媳妇造成生命危险”,“后来为了防止大象报复我们,当地部门就来给我们装了防护栏,防止大象进屋”。

▲6月8日,西双版纳勐海县勐阿镇野象管控中心。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修建防象围栏

王斌口中的“当地部门”指的是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2017年10月,为了彻底解决保护区内关坪村下辖多个村小组遭受大象骚扰的问题,保护区管理局投入了172万元,建成了总长1350米的围栏,用直径分别为15厘米和10厘米的钢管搭建防象围栏,将王健以及其他多位村民的房屋和粮仓围起来,通过物理隔离的方式,防止大象再肇祸惹事。

王斌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儿子将大象打死后,大象曾来过一两次,“修这个就是为了防止它们来报仇”。

三六队多家安装了防象围栏的村民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在2017年10月防象围栏建成以后,大象来的次数少了很多,村里修建了两三年的大象预警广播系统,投入使用后仅仅响了两次,大象为何突然改变了自己的“口味”,村民们也搞不懂。

关坪村等地修建的防象栏其实是2016年西双版纳亚洲象保护工程的项目内容之一,当地希望通过亚洲象防护栏工程的建设,阻拦亚洲象进入村寨或农户家取食,在不伤害亚洲象的前提条件下,保障村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西双版纳林草系统一位官员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建防象围栏的目的不光是保护人类,也是为了保护巨大但又脆弱的大象。

▲6月8日晚,西双版纳景洪市,景讷公路附近出现象群,当地预警机构发布的预警提示信息。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食物开源和多种预警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西双版纳就尝试在亚洲象活动区域内的村寨周围架设电围栏、钢架隔离围栏,修筑防象沟、防象壁和避象亭,安装太阳能防象灯进行主动防范,试图让大象知难而退、迷途知返。截至目前,西双版纳已经开挖防象沟1400米,防象壁3800米,修建防象围栏1350米,修建避象亭2个,有效避免了大象进村入寨。在野象频繁造访的勐海县勐阿镇建立360亩临时应急处置管控区,采取食物投放等方式将肇事象群引至管控区内,缓解人象冲突。

除了被动防范,云南当地也在思考如何进行主动应对。西双版纳有学者研究认为,人象冲突频发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大象栖息地的减少与大象数量增加,“原来保护区的国有林、集体林随着经济的发展逐步变成了经济林木,天然林地的面积在逐渐缩小,并且伴随着亚洲象种群的逐渐增多,人象冲突也越来越大。”

“开源”成为了首先被想到的措施。从上世纪90年代起,西双版纳开展了食物源基地建设,开辟了“大象食堂”,在一部分人象冲突比较严重的地区种植了大象喜爱吃的芭蕉、构树、粽叶芦等植物,并给予季节性食物补充和投放,为亚洲象等野生动物提供了食物基地。

目前西双版纳已经先后在尚勇子保护区的南墩、冷山河区域,勐养子保护区的关坪、莲花塘、凉水箐和树林寨区域等地进行了食物源基地建设。

▲针对人象冲突,西双版纳在全省、全国最早开展了食物源基地建设,开辟了“大象食堂”,为亚洲象等野生动物提供了食物基地。图片来源/西双版纳发布

据不完全统计,10年来在莲花塘和关坪两个区域为主的监测中,共监测到以亚洲象为主的野生动物在食物源基地内的活动数量超过600头次,大大减轻了村寨的压力,有效减少了大象进村觅食伤人事件的发生。

野象群出现了,及时向民众发出预警也十分重要。上游新闻记者在西双版纳采访期间发现,当地不仅通过App向村民发送大象在周围出现的预警信息,还用上了农村常见的大喇叭等设备,完善了亚洲象监测预警体系,明确了包干监测责任,与阿里巴巴公益组织签订合作协议,吸引社会组织参与亚洲象监测预警和栖息地修复工作,确保村民聚居地一旦出现了大象踪迹,就能够即时发出警报,提醒民众进行防范。

2018年,西双版纳州筹集280万元资金,在勐海县率先建立了亚洲象监测预警中心,加大了无人机、视频监控、红外相机、人员跟踪监测的密度、深度和广度,当地政府通过手机App、微信平台等实时发布亚洲象预警信息,在亚洲象活动区域或地段,及时安放警示牌,专人值守,避免群众冒险进入,确保过往人员和劳作群众的生命安全。相关部门向记者介绍,目前监测预警平台用户量已达20余万人,公众号关注人数达4万余人,该平台的推广运用有效保障了当地群众的出行及生产劳作安全。

▲6月7日,景洪市大渡岗乡公路边的亚洲象预警信息发布系统。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大象造成了损失之后,及时对受灾村民进行经济补偿也能够对起到安抚作用。为了减少人象冲突造成的财产和精神损失,从1992年开始,云南省每年安排专项资金,开展野生动物肇事补偿工作。上游新闻记者查询发现,早在1998年,云南省人民政府就出台了《云南省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造成人身财产损害补偿办法》。2009年野生动物肇事从政府直接补偿转变为由商业保险补偿。

景洪市大渡岗乡一位种植甘蔗的农民,今年地里被一群大象“洗劫一空”,预计售价能有3万元的甘蔗在事后仅获得了少量的补偿,他对上游新闻记者抱怨说,“大象数量上升了我们都高兴,但这个代价不能让我们一个小地方的人来全部承担”。当地村民普遍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协调保险公司等机构,提高野生动物肇事后赔付金额,简化理赔程序,让被大象“光顾”的种植户们不再提供免费食物。

作者:胡磊 陈芷萱

(原标题:大象进村袭击人后毙命,西双版纳多地安装防象栏和多种预警)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