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兽父摔死2岁幼子案开庭:公诉机关指控其故意杀人,被告称当时醉酒失控自请死刑

2021-05-19 10:44:56 上游新闻

2020年8月19日,对于陕西宝鸡人冯某来说,是噩梦般的一天。

看着年仅2岁半的儿子一次又一次被前男友举过头顶,重重摔向沙发,冯某不能再忍了。她试图上前阻拦,但遭到一记重拳。

冯某说,当时她真的很恐惧,假借上厕所之机,她掏出手机,偷偷拍下了一条6秒钟视频发给朋友求助。

次日,这条视频登上热搜,引爆全国舆论。

此后,宝鸡警方证实,涉案男子是幼童生父,人已刑拘。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男童系二人非婚生子,案发次日,男童因抢救无效死亡。

随后,涉案男子被公诉机关指控犯故意杀人罪。今年5月18日,该案在宝鸡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5月18日,陕西摔子案开庭。图片来源/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

非婚生子 单亲妈妈艰难抚养两个孩子

6秒视频引爆全国舆论后,今年5月18日,视频中那个摔孩子的男子站上了法庭的被告席。

男子叫刘宝安,1958年出生,辽宁省沈阳市人,案发前居住在陕西宝鸡市,初中肄业,因已退休,平时靠打零工、搞运输为生。

刘宝安曾犯两次盗窃罪,分别在1987年和1993年获刑。

冯某说,2015年9月2日,她经人介绍,与刘宝安相识。之后,二人相恋、同居,随后,她发现自己怀上了刘宝安的孩子。

冯某记得,最初与刘宝安相识,从言谈举止判断,觉得刘宝安是个爷们,也相信跟了他,日子会越来越好,“如果我不认为这个男人是一个男神,我为什么要生这个孩子……我就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庭审中,冯某数次落泪。

在冯某怀孕期间,她发现,刘宝安与他人相恋,于是,2017年7月4日,她主动离开了刘宝安。此后,刘宝安与他人登记结婚。

此前,刘宝安曾有两段婚姻,并育有一女,但已多年未联系。

冯某称,2018年2月5日,她与刘宝安的孩子小宝(化名)出生。当年,刘宝安已60岁。

对于小宝的出生,刘宝安也知情,但他从未探望过小宝及冯某,也未曾支付过任何抚养费。至今,刘宝安连小宝的生日也说不清。

冯某说,小宝出生后,她一直独自抚养小宝以及与前夫所生的女儿。由于没有收入来源,她只能白天在家带孩子,晚上趁女儿放学,将小宝托付给9岁女儿照顾,自己趁机去餐饮店打工贴补家用。

冯某说,别人家都是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爸爸妈妈六个人带一个孩子,她则是一个人带两个。小宝出生后,因无力抚养,她曾想过将小宝过继给他人。但是女儿给了她信心,“我女儿说,妈妈,你别把弟弟送人了,这是我的亲弟弟啊,今后有我一口吃的,也有弟弟一口吃的……”

冯某说,自己晚上打工时,都是女儿在家照顾小宝。自己的女儿9岁时已学会和面、洗衣、做饭、独自一人照顾弟弟。

冯某说,小宝的降生给原本阴霾的家中带来了喜乐,她也相信,眼前的困难都是暂时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2020年3月26日,冯某在雨天抱着小宝行走时,不慎将右腿摔伤,行动不便,只能在家养病。由于没了收入来源,她欠了房租,一家人被房东赶出出租房。

冯某说,2020年4月中旬,她女儿给刘宝安打电话,讲述了他们的遭遇。于是,刘宝安让他们搬到自己母亲的房子居住。

此后,刘宝安与其妻发生争执,其妻离家。当年7月底,刘宝安将冯某一家三口接到家中居住。

冯某说,她知道刘宝安脾气大、爱喝酒,但她腿伤后没了工作,无奈只能暂住在刘家。“我到现在都没想通,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庭审中,冯某痛哭不止。

▲5月18日,陕西宝鸡,庭审中播放了刘宝安举摔儿子的6秒视频。图片来源/庭审直播截图

亲父多次无故摔打幼子 被控故意杀人

冯某说,住进刘家不足1个月,刘宝安曾多次将自己的情绪发泄到小宝身上。对此,刘宝安也承认。

2020年8月19日,对于冯某来说,是噩梦般的一天。

当天,仅有冯某、刘宝安、小宝三人在家。

冯某说,案发当日,她特别谨慎小心,生怕激怒刘宝安,不敢说话,也不敢报警。此前,她在旁人提醒下报过警,但事后刘宝安很生气。她怕再报警,刘宝安会将气发在孩子身上。

冯某眼见儿子一次又一次被刘宝安举过头顶,重重摔向沙发,实在不能再忍了。她试图上前阻拦,但遭到刘宝安一记重拳。

冯某说,当时她很害怕,假借上厕所之机,用手机偷偷拍下了一条6秒钟视频发给朋友求助。视频中,刘宝安站在离沙发近2米的地方,将小宝举过头顶,重重摔向沙发。

次日,这条视频被传上网,“网上曝出男子摔打幼儿视频”也登上热搜,引爆全国舆论。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正在全国对刘宝安口诛笔伐之际,当晚,小宝因抢救无效死亡。

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起诉书显示,2020年8月19日15时许,被告人刘宝安在其家中客厅因琐事用手拍击小宝(小宝系被告人刘宝安与冯某非婚生子)前额,致小宝后脑部撞击鞋柜,后刘宝安数次将小宝举过头顶砸摔至沙发。

当日20时左右,被告人刘宝安酒后再次因琐事将小宝举摔至沙发数次,致小宝昏迷,刘宝安见状在小宝胸部按压几下无效后,冯某独自拦车将小宝送至宝鸡市人民医院救治。

被告人刘宝安驾驶其五菱宏光面包车逃至宝鸡某小区西门口路边停靠,后在其车内被公安机关抓获。

同年8月20日21时35分,小宝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小宝系钝性外力作用致重型颅脑损伤死亡。随后,警方以故意伤害罪将刘宝安刑拘。

宝鸡市人民检察院接案后,认为刘宝安多次无故实施摔打被害人,主观上有剥夺小宝生命的故意,客观上致其死亡,符合故意杀人罪,手段残忍,性质恶劣,给原告带来巨大损失,因此以故意杀人罪对刘宝安提起公诉。

同时,该案附带民事责任代理人要求,依法追究刘宝安刑事责任,并从重处罚,同时提出,赔偿冯某各项经济损失共计97万余元。

作案动机:2岁孩子刷手机小视频,“就想教训一下他”

庭审中,刘宝安对公诉机关指控的故意杀人罪提出异议,称“我不是故意要杀孩子,他是我亲生的,虎毒不食子,我咋可能这么做呢?”

刘宝安称,案发当日中午,他喝了白酒,下午又喝了啤酒,醉酒后,他见2岁半的小宝在拿手机刷短视频,“我眼睛不好,希望他别这样,就想教训他一下”。他说,事发时,他是因酒劲才导致了案件发生。

对此,冯某称,是因孩子抚养问题起争执,刘宝安将怒气发向小宝。庭审中,刘宝安仅承认有两次摔打小宝,并称,摔打小宝发生在当日19时左右。

但冯某称,当日,刘宝安对小宝摔打在6次以上。之后网上流传的6秒视频,经查是当日下午4时许。

对此,刘宝安称,自己当日喝多了,很多已记不清了。

由于案发现场仅有小宝、刘宝安和冯某三人在场,案发后,冯某有过详细描述。

冯某说,案发当日午饭时,二人发生争执后,刘宝安用手拍击小宝的额头数下,导致小宝后脑勺碰上鞋柜,鞋柜木质柜体被撞出凹槽,小宝后脑勺发红。

刘宝安则称,鞋柜的一处凹槽是他用脚踢的。但侦察机关调查显示,鞋柜上有两处凹槽内均检出小宝的DNA物质。

冯某说,当日15时许,刘宝安用牙咬小宝的双脚,用手拧小宝的胳膊,之后起身,抱起小宝举过头顶,摔向沙发。冯某上前阻止,刘宝安对其拳打脚踢。

冯某说,她向朋友求助后,刘宝安还脱掉小宝衣服,用打火机烧小宝的前胸,她去拦,也遭刘宝安殴打。期间,刘宝安对小宝又打又摔,直到朋友打来电话,刘宝安才停止殴打行为。

冯某记得,她在给小宝穿衣服时,发现小宝身上有多处手指印,嘴里还有血迹。到了案发当晚,饭后,刘宝安再次摔打小宝,小宝被摔两下后,还能起身,但不再哭泣,一直摆手,口中喊着“爸爸、妈妈”。在被摔第六次时,冯某发现,小宝已经站不稳,人也开始抽搐,嘴发紫,脸发白,呼叫无反应。

冯某说,她准备抱孩子去医院,但遭到刘宝安阻止,刘宝安对小宝做了人工呼吸,小宝仍无反应,嘴鼻在流血。此时,刘宝安劝冯某放弃救治,并称,孩子没了就轻松了,可以再生一个,冯某不同意,拖着受伤的右腿,抱着孩子在小区内拦了一辆车去医院。

刘宝安则称,案发后,他在找拖鞋和车钥匙,因当天喝了酒,不敢朝医院方向开车,于是,将车停在路边等冯某消息,因为等的时间长,又因酒后,自己便睡着了,直到被警方抓获。

▲5月18日,陕西摔子案开庭。图片来源/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庭播放6秒摔子视频 嫌疑人称没看清要求重播

庭审中,公诉机关出具了12名证人证言,佐证刘宝安殴打小宝一事。

对此,刘宝安没有异议。

在案证据显示,案发当日20时17分36秒,医院一名患者家属报警,称在医院看见一名女子抱着一名婴儿在哭,听说是家庭暴力,孩子已经抢救不过来了。

医院抢救记录显示,2020年8月19日20时15分,医院开始抢救,至次日21时35分,医院宣布小宝死亡,抢救时间25个小时。

庭审中,因涉及关键证据,公诉人要求播放案发时冯某拍摄的6秒视频。

视频中,刘宝安将小宝从地上拎起后,举过头顶,“咚”的一声,砸向约2米外的布艺沙发,旁边是金属沙发扶手和玻璃茶几。

播放视频前后,冯某在原告席低着头,用手捂耳,不停抽泣,旁听席也传出一阵惊叫声。

审判长询问刘宝安,视频中摔孩子的人是不是他?

刘宝安答:“没看清楚。”

审判长询问:“要不要再看一遍?”

刘宝安说:“可以。”于是,审判长要求法警将屏幕挪向刘宝安。

摘下护目镜、再次观看6秒视频后,刘宝安承认,视频中摔孩子的人是自己,被摔的孩子是小宝。

因刘宝安放弃聘请辩护律师,庭审中,法庭依法为刘宝安指派了辩护人。

辩护时,刘宝安的辩护人也称,今天的庭审调查,使我心情如翻江倒海般难以平复,这一天让人悲痛窒息,这一天悲痛至极,一个活生生2岁多的孩子就这样走了,太让人遗憾了。

庭审焦点一: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

对于刘宝安的罪行定性,庭审中,控辩双方各执一词。

刘宝安的辩护人辩称,虎毒不食子,小宝系刘宝安老来得子,不具有杀子故意,客观造成小宝死亡,系过失。其初衷是出于父爱而教育儿子,只因酒后一时冲动,犯下罪行。其行为造成小宝的受伤,仍对其行为放任,具有主观故意伤害的犯意,而沙发是相对柔软物,不必然造成孩子的死亡,且刘宝安也不知道会造成如此后果,案发后,刘宝安也称,“如果我想杀死我的孩子,我会直接摔到水泥地上,不会往沙发上摔。”因此,刘宝安的罪行符合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的法律要件,应以有期徒刑判刑。

对此,公诉人持不同看法。

公诉人称,刘宝安的罪行符合间接故意杀人罪的要件。

公诉人称,判断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要看被告有无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本案中,刘宝安的摔子行为力度大,抛摔幅度高,持续时间长,且案发现场的沙发一侧是金属扶手,一侧是玻璃茶几,对于幼童来说,极具危险。刘宝安在抛摔期间,未避开被害人要害部位,也未采取防止死亡结果发生的任何措施,没排斥死亡的发生。小宝被摔后,刘宝安没有对小宝进行积极有效的救治,且对孩子抢救过程不闻不问,明知死亡结果的发生,仍采取放任态度,其行为已构成间接故意杀人罪。

庭审焦点二:是否具有坦白情节,能否认罪认罚?

庭审中,刘宝安是否具有减轻或从轻处罚的情节,也是控辩双方争执的焦点。

刘宝安辩护人辩称,刘宝安法律意识淡薄,当庭认罪认罚,早已悔不当初,具有坦白情节,小宝系刘宝安老来得子,事发后,刘宝安采取了人工呼吸等手段。该案系亲情纠葛引发的突发性犯罪,刘宝安主观犯意相对较小,应按照宽严相济原则,请求法院酌情轻判。

对此,公诉人持不同意见,称,刘宝安罪行有悖人伦,案发后毫无悔意,请求重判。

公诉人称,从公诉人第一次依法会见刘宝安至庭审,公诉人未见刘宝安有任何悔罪表现。至今,刘宝安仍仅承认举摔过小宝两次,但从相关证据可见,刘宝安多次举摔小宝,并致其死亡。

公诉人称,刘宝安至今仍不如实供述全部犯罪事实,对抗司法,不愿悔罪,应从重处理。虽然其认罪认罚,但认罪认罚并非都可从轻处罚,特别是此案。

“虎毒尚且不食子,人何以如此不堪。”公诉人称,该案之所以引发社会关注,是因为2岁幼童被自己的生父所杀。刘宝安的罪行有悖人伦,社会责任感低,父爱崩塌,该案需引发警醒,无论什么原因,成年人的烦恼都不该发泄到未成年幼童身上,或许你有一个很不幸的人生,或许你正过着不满意的生活,但归根结底,与孩子无关,孩子不该给你的负面情绪买单。

▲5月18日,陕西宝鸡,最后陈述时,刘宝安请求审判长判其死刑。图片来源/庭审直播截图

被告:“我真心希望法院判我死刑”

庭审中,刘宝安表示,不想为自己辩解。

该案中,冯某提出9项民事诉讼赔偿共计97万余元。

但刘宝安称,他没有存款,名下只有一套50平米的住房和一辆价值几千元的汽车。“我非常愿意给她赔偿,但经济状况就这样,我也没办法。”

冯某是哭着听完整个庭审的。她说,2015年,她认识刘宝安时,觉得他是个爷们,虽然刘宝安比自己大很多,但二人早年的不幸经历让她觉得,刘宝安是个可以依靠的人。即使之后,刘宝安与他人结婚,她也还是生下了小宝。冯某还劝刘宝安:“你老来得子不容易,你不要有压力。”“我不同意他们离婚,你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喜欢的人,不容易。”

“我儿子死得冤啊,我真不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我不知道后面要给他判多少年,但该有的惩罚是必须要有。”冯某说。

“当时,我就想‘打是亲,骂是爱’,他气撒完了,就完了,我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当庭,冯某质问道,“你怎么上手就摔他呢?我想不通你为什么这么狠啊,有气,你冲我来,那是你的儿子啊,宝安啊,你后不后悔啊……”

最后陈述时,刘宝安也开始哭泣。

他说,被抓后,他不请律师是不想为自己辩护,“我真心希望法院判我死刑,我真的不知道为啥自己要打死这个孩子(哭了),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个后果,真的真的……法院怎么判我,我都绝不上诉。”

随后,刘宝安转向冯某说,“冯,我对不起,我真的对不起……”

“你对不起的是你的儿子……我们好好的一家,被你弄得家破人亡……”冯某怒斥道。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该案将择期宣判。

此前报道:

7秒2次重摔!遭父亲抱摔儿子不治身亡 年仅两岁半

8月20日,一段男子抱摔幼童的视频在网络上疯传,这段仅仅7秒的视频迅速引起热议。

视频显示:男子两次将幼童重重摔向沙发

视频显示,一名男子两次用力把两三岁的幼童举起后重重摔向沙发,孩子从沙发滚至地上,大声啼哭。视频环境显示,事发地点疑为居民家里,旁边有人拍下男子摔人过程。

昨日下午,华商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视频中被摔儿童被送往宝鸡市人民医院救治。下午2时许,华商报记者前往核实。医院宣传科工作人员称,早上确有一名儿童被送到医院,目前尚正在救治中。该工作人员称,医院接到通知,不能接受采访。

据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接诊后,孩子先进行了心肺复苏,经诊断为闭合性颅脑损伤、广泛脑水肿、继发性脑干损伤等,目前在重症监护室接受进一步的治疗。”

20日晚,据澎湃新闻报道,陕西省妇女联合会权益部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已经联合宝鸡市妇女联合会,向相关部门了解情况。“根据情况将给当事人(孩子)提供帮助或法律援助。”该工作人员说,孩子在医院救治,具体病情暂不清楚。

警方通报: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

随后,华商报记者联系了宝鸡市公安局金台分局宝平路派出所,民警称,媒体采访必须通过金台分局才可以。

昨日下午6时许,宝鸡市公安局金台分局发布警情通报称:8月19日晚上10时许,接报警称金陵湾小区发生一起伤害案,受害男童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经调査,犯罪嫌疑人刘某酒后与女友冯某因两人所生小孩(两岁六个月)抚养问题发生争执,将小孩抛摔在沙发上,致小孩受伤。

目前犯罪嫌疑人刘某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办理。

不幸的是,据多方证实,昨晚孩子经抢救无效死亡。

律师说法:男子或涉嫌多个罪名

对此,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名公益律师赵良善认为,如果摔娃男子系幼童的监护人、看护人,其行为构成虐待,属于故意侵犯幼童生命、健康的伤害行为,且造成幼童身体多处受损、衰竭的生命危险,同时构成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和故意伤害罪。

《刑法》第260条规定:“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第23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根据幼童伤情程度,对该男子予以量刑。

赵良善认为,遇到这种事情,第一时间应该报警,同时应及时制止,尽最大努力保证孩子安全。考虑到体格差异,拍摄者的意图或许是取证,但也不排除有其他原因。

网友怒评:谁拍的视频?为何不阻止!

此事在网上传播后,网友义愤填膺。不少人认为,为人之父如此对待自己的亲生孩子,实在是有悖人性,就算是警情通报的“酒后”,也不能成为男子的挡箭牌。

也有网友认为,拍视频的人也有推脱不掉的责任。男子对孩子下死手,不管是谁在旁边,都应该全力去阻止,“这个时候拍视频真不知道是咋想的”。对于网传孩子妈妈为拍摄者的说法,记者没有得到证实。此外,该视频是如何流传开的,警方没有说明。

■火凤凰200705:画面太残忍,这还是人吗?这么对待一个宝宝??

■Milan: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Amanda孟:大家义愤填膺,希望有关部门严惩!

■在十一月的晒太阳:惨绝人寰,毫无人性!

■政能亮:为什么让我看到这个视频,简直太痛心了,必须严惩!

■UP:视频是谁拍的?咋能这么看着娃受伤害?

■阳光明媚150216:想知道这是谁拍的?为什么不阻止?

■小马嘚嘚乖乖:请大家都想想办法,及时扼杀和严惩这种虐童行为,给下一代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吧!

■还是北上广:不想要孩子就不要生,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请不要用孩子撒气,孩子是无辜的!必须严惩!

■家有喵呜巧克力:录视频就不能上去阻止吗?不爱也不用这样吧!简直禽兽!

(原标题:宝鸡兽父摔死2岁幼子案开庭:公诉机关指控其故意杀人,被告称当时醉酒失控自请死刑)

(责任编辑:刘效武_NN4113)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