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女枪王”养成记

2021-05-18 17:21:06 中国青年杂志

原载于《中国青年》杂志2021年第9期

从大学生到列兵狙击精英

@文 / 江建明 李贝贝

白莎,正如她的名字一样,人长得温婉清秀。

时间拉回到2018年的9月,当时的白莎是南阳理工学院的大三学生,怀着对军人的崇敬,历经3次报名参军终于圆了自己的军旅梦,如愿成为南部战区的一名女兵

入伍后的白莎并不拔尖,俯卧撑一个也做不了,跑3000米时因低血糖晕倒。

蜕变从低谷开始。摸着 “男兵款”短发,她跟自己较上了劲。她确立训练目标,挥汗如雨反复练习,每周“加餐”三个2.5公里跑步练耐力,轮番练习仰卧起坐、俯卧撑、蹲下起立增强力量。正是凭着这股狠劲,新训考核白莎被学院表彰为“优秀新兵”。

这条路难,但有信心走下去

6个月新兵训练结束,白莎成长为一名合格军人,她对战友说:“在大学,学校带给我的是知识上的增加,来部队,提升的是我的能力和社会认知。尽管这条路充满艰难,但是我相信我可以坚持下去。”

刚下连队的白莎得知集团军要遴选狙击手比武集训人员,毫不迟疑就报了名。测试结束,白莎的成绩属于前两名,顺利入选集团军的集训队。

初到狙击集训队,新奇的装备让她充满了好奇。但现实先收了一把“学费”。当天傍晚集训队组织了第一次淘汰赛,9名女兵要淘汰两名。考核第一轮,她平稳发挥,稳居女兵第一。第二轮,她却打错了靶,成绩瞬间被别人超越。第三轮,她更是紧张得连弹匣都装不上,最后弹匣直接撞在脸上,鲜血模糊了她的双眼。剧烈的疼痛让她冷静了下来。后面几轮她调整心态,平稳发挥,最终被留在了集训队。

海南,夏末的训练场上,只有热带毒辣的太阳,没有海边凉爽的风。白莎因为水土不服身上长出了密密麻麻的热疹。因紫外线过敏,一到晚上被晒过的地方奇痒难忍,整宿整宿睡不着觉。毒虫奇多,花露水喷得满身都是。集训还没正式开始,她便已瘦了一圈。

无情的暴晒,越发黝黑的脸庞褪去了白莎刚入伍时青涩的“学生样”,更接近一名特战女兵了。可最让白莎崩溃的是当时的训练成绩,她靠自己的真本事来到狙击手集训队,来了之后却被吊打,很多队员都是狙击老手,她却是初出茅庐。但在一次次训练成绩中,时任队长杨建松敏锐地发现了白莎身上的射击天赋。

杨建松在部队官兵眼中是个“传奇”,先后6次为国出征,个人荣立一等功2次、二等功1次,在各类比武中数十次摘金夺银,是个名副其实的“兵王”。

在集训队的一次小考核中,杨教头到女兵考核场,碰巧白莎就要上场,他把白莎叫到跟前,“我知道你的射击天赋不错,但不能轻敌,你旁边坐着的这些队员可都不弱。”白莎满口答“是”,心里却早乐开了花,但只记住了“兵王”的肯定,却忽略了他的告诫。考核结束,白莎成绩比平时差了很多。

杨教头看着白莎的射击成绩问:“是不是枪打多了,疲了?看看我们集训队口号:‘争做陆军枪王!’这才几天,你连自己集团军的队员都比不过!”

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白莎头越来越低。杨教头接着说道:“我也不要你做什么保证,下次再打成这样,也别集训了,这个层级的集训都打不好,再往下走也是丢人!”

从那以后,白莎便跟自己较上了劲,狙击枪成了她的研究课题。每天训练她都会带上笔记本,射击后记录下自己当时的心态、动作以及弹着点。利用训练间隙反复分析,琢磨如何调整射击状态,进而预判自己的弹着点和环数。4个月集训,白莎写满了3个笔记本,练就了“预判成绩误差不超过3环”的本事。

女兵狙击枪王

白莎至今还清晰记得参加集训时第一次尝到的“淘汰”滋味,那是狙击手集训队一次关乎进退走留的考核。白莎因发挥失误,从名列前茅掉到了淘汰的边缘。考核结束后,杨教头宣布留下的人员名单,白莎一直到最后都没听到自己的名字。杨教头当时告诉白莎:“你被淘汰了,很遗憾,回去好好总结失误原因吧,我要看。”

午休时间,白莎艰难地提着笔,一笔一画、一字一句地写出了人生第一份失败总结。下午白莎主动拨通了杨教头的电话,滔滔不绝地把自己的所思所悟一股脑说了出来,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白莎总结了集训以来自己存在的很多问题。杨教头告诉白莎,要遵循自己一开始摸枪的初心,好好学习如何打狙击枪,享受每一次思考、每一次进步的过程。要看淡名誉、得失。

一个小小的谎言,让白莎品尝到了“淘汰”的滋味,却磨砺出更适合考核的心态。

随后,针对自己的短板弱项,白莎摸索出适合自己的射击模式。

可一次意外的发生,却差点让白莎面临真正的淘汰。

就在集训队最后一次比武的前一天,白莎在攀越3米轮胎墙时不小心拉伤了右手韧带,右手从中指到小指疼得几乎不能动弹。考核场上,击发带来的强烈后挫力让她疼得握不住枪。但她看到同训的排长哪怕手被夹得瘀青,仍以最快速度咬牙完成训练。最终,白莎在磨砺意志、平衡心态的过程中保持了冷静与平和,经过连续10个课目共34次击发,白莎取得了战区陆军狙击比武女子组第一的好成绩,荣获“南枪王”的赞誉。

2019年7月25日,白莎跨越3000多公里,从祖国大陆最南端海南来到祖国北疆,参加陆军“狙击精英—2019”考核,和全陆军的狙击高手过招。

这里和海南训练场最大的不同,就是风大,一到训练场白莎就先测风速,同时观察周围的参照物在不同的风速风向中有什么变化,长时间全神贯注的训练,使她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鼻孔和耳朵里也全都是黄土,衣服里可以倒出一小堆沙子。每当坚持不下来的时候,白莎就告诉自己:“既然选择了当兵,就要对得起这身军装。”

太阳像往常一样升起,阳光驱散了阴霾。终于在一次次尝试和修正中,白莎适应了环境的挑战。

2019年8月22日,陆军“狙击精英—2019”考核,白莎的成绩在女兵中始终名列前茅,还剩一个高分科目时,比武已经进入白热化状态,一点点失误就有可能导致失败,偏偏这时候,白莎腰伤复发。医生初步诊断是由于急性损伤加上长期劳损,必须马上停训治疗。白莎婉拒了医生的建议,打了一剂封闭针便回到了比武场。

风沙倏忽间,云朵时而缓慢时而加速移动着,赛场上的枪声此起彼伏。打完封闭白莎再去看场地时,天已经快黑了,杨教头一个障碍一个障碍地带白莎过,为了激励白莎,杨教头自己跳下去再爬上来,帮白莎抠细节,来来回回示范了十几遍。

比赛进入到最后一项:千米障碍狙击。背水一战。

经过抽签,白莎和3名男战士组成一组一起出发。翻越2米的高墙障碍时,白莎的动作一气呵成,好像与平时训练没有什么不同,但冲过终点线的一刹那,白莎眼前一黑,瘫倒在地,最后,白莎被战友搀扶着走下赛场。成绩揭晓,在这个为期一个月的十项考核中,在和全陆军狙击精英的对垒中,白莎勇夺狙击步枪女子第一名,被陆军评为“狙击枪王”。当时的白莎还是一名列兵,在22名陆军“狙击枪王”中年龄最小、军衔最低,也是唯一的女兵。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白莎窗头卡片写的那句名言:“枪就是我,我就是枪,枪是战士的生命,更是战士的使命。”

时光荏苒,已经入伍3年的白莎早已褪去同龄人的那份稚嫩洒脱。山河为伴,戎装为友,在青春的道路上,白莎用迷彩点缀着不一样的征途。

监制:皮钧

终审:蔺玉红

审校:陈敏 刘晓 刘博文

责编:刘善伟 六一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