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不努力躺着数钱,可能么?任正非深知:能对抗懒惰的唯有欲望

2021-05-17 23:25:28 迪哥说财经

2017年年初,一篇帖子在华为的心声社区“炸开”,匿名发帖人称听见了主管间谈话,内容是:华为中国区要开始清退34岁以上的交付工程维护人员,40岁以上的研发人员。

精确到年龄、部门的帖子快速“引爆”整个华为,也“炸”出了华为当家人任正非。

任正非随后在一则采访中表示:华为遇到难处了,不奋斗公司就垮了。华为无法为放弃奋斗的员工支付什么。30岁不努力,只想着躺在床上数钱,可能么?

任何一个企业管理者都会遇到类似问题,当公司业绩看空时,裁掉无法为公司持续奋斗的员工是必然选择,也是对更多留下来的员工负责的行为。

“以奋斗者为本”不应是一句空话,更应是一条奖惩“铁律”。被裁员的缘由从来不会是年龄,而是失去了保持奋斗的活力。

一、任正非:不奋斗就会“死”

1987年任正非成立华为初期,主要做香港一家交换机的代理商。代理商,顾名思义,华为当时不过是倒买倒卖、赚差价的“中间商”。不管是任正非本人还是华为内部,不仅不懂芯片技术,连设备如何制造都是一问三不知,但当时华为的首要原则是“活下去”。

在做代理商让华为赚到了“第一桶金”后,任正非很快意识到,“躺着”赚信息差的钱不是长久之计,必须尽快研发拥有自主产权的交换机。

1991年,50多个研发人员,吃喝住都在一栋租来的工业大厦里。简简单单的一层楼被分成了四个工段。研发部门的库房,员工吃饭做饭的厨房也都在这一层。华为的“床垫文化”也是在那时兴起的。

华为人自拿床垫,十几张床垫在墙边一溜儿排开,就像一个大通铺。床不够了,就拿泡沫板和纸箱代替。上到公司领导,下到研发一线员工,每个人都宵衣旰食的工作,饿了就端碗泡面补充能量,累了就席地而卧凑合着休息,然后赶忙起来接着干。有的工程师甚至工作到眼角膜脱落,不得不去医院手术。

研发交换机最重要的部分是研发芯片,电信设备中芯片价格非常高昂,通用芯片又难以实现差异化。华为想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就不得不研发出自己的芯片。

为了挖掘能研发芯片的人才,华为的员工白天在程控交换机学习班学习,晚上就挨个敲宿舍门挖人。

“扫楼挖人”很成功,华为挖到了当时在香港万利达郁郁不得志的徐文伟。徐文伟执行力很强,刚到华为就立马成立了ASIC芯片设计中心,但研发芯片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不管是在上世纪90年代,或是现在。

芯片研发都需要耗费大量的资金。而当时的华为不过是刚刚结束交换机代理的小公司,任正非一咬牙,去借高息贷款。当任正非把好不容易筹到的十万块交到徐文伟手上的时候,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研发不成功,你们所有人可以另谋高就,我就只能“跳楼了”。

大概徐文伟怕任正非真的“跳楼”,通宵达旦地搞研发,方案改了又改,实验试了又试,华为的第一次流片就成功了。

1991年12月底,设备测试成功,华为终于有了自主知识产权的交换机。而此时,华为账面上已经没钱了,再不交付产品的话,公司只能宣布解散。如果真的这样,任正非也不会成为如今中国最大民企公司的掌门人了。

不奋斗会“死”,奋斗才会翻身,在任正非这里验证得明明白白。

二、华为34岁以后没出路?

2017年年初,华为内部的心声社区出现那篇关于“34岁、40岁”的匿名帖子,刚开始大家还半信半疑,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在心声社区发帖晒自己在华为的遭遇和困境,原来的怀疑慢慢转为确信。

这件事发酵了一个月以后,4月份在华为2016年年报出炉之际,华为副董事长兼轮值CEO徐直军澄清了此事,称华为清退34岁以上员工是假消息,华为只是让不再奋斗的人离开华为,这跟年龄没有关系。

事实的确如此,一个人对公司的价值,从来都与年龄无关,而是与他的“活力”有关。如果你有能力、有活力,哪怕年纪再大也会有人邀请你。

1996年,乔布斯重回苹果公司并担任CEO时,年纪已超过了40岁。2010年,稻盛和夫被邀请出山,挽救破产中的日本航空公司时,年纪已经78岁。

在管理员工方面,美国有一套成熟的“活力曲线”管理法。

通俗地说,就是通过淘汰竞争的方法,淘去懒惰没有活力的员工,留下能为公司做贡献的员工,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激发员工的活力与激情。

水失去了活力就会变成一潭死水,公司没有活力结局就是倒闭。

“活力曲线”是通用电气前CEO、世界管理学大师杰克韦尔奇提出的,韦尔奇通过活力曲线将员工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排在前面占比20%的A类员工;

第二类是中间占比70%的B类员工;

第三类留在后面的占比10%的C类员工。

木板能盛多少水,取决于最短的那块。公司能不能全力奔跑,排末位的C类员工也很关键。如果没有淘汰竞争机制,至少一半的C类员工会“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混混度日。如果C类员工拿到的薪资和A类、B类所差无几,那么整个公司人员斗志就会消沉。C类员工会同化大部门A类、B类员工。

任正非是从80年代熬过来的,不奋斗就会“死”这个道理,他比谁都清楚。要不然也不会策划2007年“市场部7000人大裁员”来激励“奋斗者”前行。

要想提高公司效率,首先要裁掉的就是身处短板的C类员工。

三、结语

“懒惰”是人类的天性,任正非深知能对抗懒惰的,只有同为人类天性的“欲望”。

截止到2021年初,华为99.19%的股份属于华为工会,而任正非仅持有0.81%。2020年年报显示,华为员工薪资支出高达1349.37亿元。100%员工持股和巨额薪资就是华为用来对抗懒惰的欲望,很少有人会拒绝金钱的诱惑,如果有,那一定是钱给得不够多。

任正非表示,要给火车头加满油,按照责任和贡献结果来区分人才,真正奋斗的人就理应得到更多的战利品。这样,列车才能跑得更快、更顺畅。

华为用合理的价值分配来撬动更大的价值创造,以此回应员工的懒惰与外界的质疑。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