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工牌在相亲局上和北京户口一样吃香

2021-05-17 18:39:57 字母榜

近日,脉脉上有一名认证为腾讯某员工的匿名网友发言:「昨晚带孩子去吃海底捞,结账时问腾讯员工可有优惠。掏出工牌后,服务员愣了一下,最后给减免一盘羊肉,望着儿子骄傲的目光,我瞬间以我司为荣。」

此帖一出,旋即引爆网络,大厂员工纷纷以“工牌”为题开始自嘲、自黑和自嗨:

美团员工:「我上次亮字节的工牌,别人直接把店给我了。」

商汤科技员工:「我司刷脸,服务员看到立马免单。」

拼多多员工:「上次我亮了工牌,服务员立马给了我一包纸巾。」

网易云员工:「上次我掏出网易工牌,别人跟我请教养猪心得。」

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员工:「我亮了下工牌,服务员说‘我不需要,谢谢。’」

脉脉热搜话题#我有字节跳动工牌,你有吗?#也出现了很多神回复。

一位网友说:北京西站看到带字节跳动工牌的人,这是要回家光宗耀祖吗?

一位不是字节员工的网友说:「带字节工牌,可以商务座通道进站,可以去贵宾休息室,高铁乘务员一直小哥哥的叫着要微信,我酸了。」

当脉脉上的讨论最终进化为「奥特曼变身器和字节工牌,你选哪个?」这种终极问题后,「工牌事件」开始出圈。在小红书、抖音、知乎等社交平台,一旦涉及晒工牌、挂工牌出街的话题,都能成为网友调侃的对象。甚至有网友戏称,在小红书上,十个晒工作证的就有六个是字节跳动的。

大厂员工的自黑和外界的调侃混杂在一起,多少能够说明一个问题:互联网工牌俨然已经成为现代年轻人趋之若鹜的身份象征。除了能够在街头巷尾及各种公共交通工具中吸引路人目光之外,还有一些实际的好处,譬如相亲局中,亮出大厂工牌就宛如亮出经济和智商证明,令丈母娘高看一眼。

A

艺术高于生活但源于生活,文学作为艺术殿堂的一颗明珠,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反映现实的机会,「工牌文学」平地起高楼,「文学家们」蜂拥而上,写下诸多经典篇章,而工牌母题之下,各种文学流派拔地而起,可谓百花齐放。

青春伤痕文学首当其冲,一位字节跳动员工写下的爱情篇章,以工牌为楔子,洞穿爱情的本质。

结尾的留白让广大读者阅毕仍不满足,催更纷至沓来,这位不具名的大厂作者也不推辞,把故事讲完:以双方复合为开端,深夜向姑娘科普「字节跳动」,姑娘的崇拜的让他十分受用,终于下定决心与她重新开始。

「字节跳动版卡夫卡」也跳将出来,公司和自己的身后事都安排得明明白白:

当代网络文学自然不能少了「你的父亲」朱自清:

更有咬文嚼字的「红楼体」:

最后,网友直接总结了「工牌文学」的七大文风:马尔克斯孤独版、加缪局外人版、钱钟书围城版、鲁迅枣树版、撒贝宁版、鲁豫采访张一鸣版、易立竟采访张一鸣版。

B

「工牌文学」之外,「工牌穿搭学」也应运而生。当大厂工牌成为时尚单品时,我们该如何正确佩戴一张大厂工牌呢?

挂在脖子上?不,正确的佩戴方法是斜挎,最好再加上LV背包,以及一双AJ鞋子,如果还不够直白,能在背包上挂一袋从公司打包的下午茶就最好了,这样,你就是整个西二旗地铁最靓的仔,再前后走几步,吸引更多的目光,遇到懂事的人,你还能得到一个90°的深鞠躬。

在一统天下的字节工牌面前,饶是腾讯字牌也要自惭三分:

而当你以为工牌斜挎是顶级潮流时,该腾讯员工提出了更加别具一格的戴法:「明儿我贴头上,不能输。」

挎出时尚感,也不足以完全展现大厂工牌的地位,在一些场合中,大厂工牌甚至已经到了可以和北京户口、房产证相媲美的程度,最典型的应用场景便是相亲局。有网友总结了最近在脉脉上相亲的优势条件,针对男性,在五个横扫相亲圈的优势条件中,除了年薪、房子、身高、学历这些基本条件之外,「拥有一张字节跳动工牌」也挤进了前五名,成为新的潮流。

在北京海淀区,乃至全北京,大家都知道穿着人大附中校服的意义,这代表着全北京中学学业最出类拔萃的那部分孩子,前途一片光明,人大附中有多强,知乎的热门问题可以作证:「如果灾难降临,地球上只有人大附中学生幸存,人类文明将会以多快速度重建并发展。」现在,在一些人的观感中,挂着大厂工牌出街,便可与穿着人大附中校服充当彰显身份的战袍等量齐观。

拥有一张互联网大厂工牌不仅能让别人高看一眼,还能带来一些或显或隐的好处。

2020年,公众号「倪叔的思考时间」写过一篇《写给互联网大厂员工的真心话:2020年,别瞎折腾!》,文中介绍整个互联网行业巨变时称:「在2015-16年,整个互联网资本泡沫上升到顶峰时,你只要亮出一张互联网大厂的工牌或许就可以换得一笔不菲的融资,出任CEO,走上人生巅峰。」

如今创业大潮已经过去,傻钱难找,但大厂工牌带来的荣耀感仍在。仍然有人会在电商平台上定制一张互联网大厂工牌给自己挂上,花点小钱换回路人青眼有加带来的满足感。

电商平台上有很多可以定制大厂工牌的卖家,这些店铺只需要客户提供姓名、照片、工号即可,价格在35元到50元不等。一家宣传语为「字节跳动同款工牌定制」的商家,价格显示为1元,但实际上价格是50元一张,材质为硬卡片,在该商品的店铺简介里,清楚地写着「不保证使用」,其实此项免责声明基本属于脱裤子放屁,毕竟买卖双方都心知肚明,这样的工牌只有沐猴而冠的效果,「反正不能刷卡的啦」。

把「字节跳动同款」摆在最显眼的地方,说明商家也清楚什么工牌在市面上最受欢迎。这样的广告词终究还是引起了字节跳动官方的注意,现在再点进店铺就会发现,原先1元的「字节跳动同款工牌定制」已经被下架了,取而代之的是「工牌定制」,但是在店铺里,还是能看到一些其他公司的工作证定制, 「埃森哲、施耐德、安永、博世、IBM」……

定制原因各有不同,有人因为离职想要留一份作为纪念,有人因为无法进入大厂而留一个念想,更多的则是一些预备戴着工牌出门收集满足感的人,以及骗子。

C

其实,大厂工牌并非现在才受追捧。早在2018年,网络上就出现类似帖子:为什么阿里的员工要带着工牌逛街?

这篇帖子遭到了很多大厂员工的反击,不少人认为作者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当时,不少网友发表意见,为这位阿里员工辩白,「真的不是炫耀,只是忘了」。有人发出了阿里工牌的使用场景来证明「真的是忘记了」:阿里园区进门出门每个门每个楼层都要刷工牌,阿里的工作节奏,员工晚上搞到凌晨是很正常的,出门进门都要其他门禁,身上也没个口袋,挂脖子上又怎么了?

阿里并非个例,这些年,在不同的社交平台,总是能够看到诸如「在大街上看到戴腾讯工牌的人,他们是怎么想的?」的问题。华为工牌、美团工牌都成为了被质疑的对象。而底下评论也不乏来自同行的自辩——「真的是忘了」。也有人表示,工牌如果丢了可能面临罚款,所以一直挂在脖子上最安全。还有人道出更容易被圈外人接受的小心思:有些企业和商家合作,真的是凭借工牌可以享受优惠,满足生活福利。

在这些评论和跟帖中,我们能看到外界对于互联网大厂工牌的「不解」与「嘲讽」,以及互联网大厂民工的「自黑」。在外界看来,那是越来越内卷、越来越难进的大厂,是本科、甚至是研究生起步才能进入的大厂;而在大厂内的员工们看来,他们的自黑背后并非隐形凡尔赛,更多的是一种自我嘲讽,无论是对996的嘲讽,还是对公司战略的嘲讽,都充斥着一个普通互联网民工无力抗拒的无奈。

「只能说太魔幻了。」某互联网大厂员工表示,「其实,我能感觉到的是,这种自豪感。我说在大厂工作,旁人就会说,‘厉害啊,去了这么好的公司’,还有人会说,‘传说大厂内卷,里面的人都很厉害’,但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只能说,互联网大厂在现在这个社会是个香饽饽。」

看起来,「大厂工牌」的故事,无非是「围墙」悖论的另一种演绎:墙外的人想进去,墙里的人倒也未必那么想出来,只是当工牌扮演的一支红杏出墙来后,大家终归要议论一番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曹逸群_NB19194)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