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昕大哭上热搜,情绪失控被群嘲:她为何这么爱哭?

2021-05-16 00:54:54 周冲的影像声色

最近,吴昕又哭了。

在综艺《妈妈,你真好看》里,班主任刘雯当面指出,吴昕妈妈衣服搭配有问题。

所以晋级只能待定。

吴昕眼睛一下子红了,对着妈妈说:

“妈妈,我对不起你。”

妈妈摇摇头,安慰她说“没关系”。

可吴昕的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刘雯看到后,安慰她:“昕姐,真的不是因为你的原因。”

吴昕摇摇头。

“没事,我想出去一下。”

说完,起身离开座位,夺门而出。

情绪失控下,她更是对着跟拍的摄像机喊道:

“你别拍了!”

而在另一处角落,刘雯也哭了。

无人安慰。

只是默默用纸巾擦拭着泪水。

显然,刘雯是偷偷溜出来哭泣的。

同样是哭泣。

刘雯显得低调而克制。

而吴昕,还像个孩子似的,哭得梨花带雨。

但正如刘雯所说:“节目是残酷的。”

她们必须要选出3个优秀的选手,和胡兵组进行终极PK。

容不得半点疏忽。

既然来参赛,意味着选手就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来承担一切可能的结果。

可吴昕,又再次被自己“击败”。

节目播出后,#吴昕自责拖累妈妈痛哭#词条,再次上了热搜。

果不其然,网友开始炮轰。

“40岁的人了天天上节目哭,能回家哭不?”

“遇事能别和小姑娘似的,就哭吗?”

自己的妈妈被不断待定,作为女儿,吴昕内心肯定不好受。

尤其是给出的建议没有帮到妈妈,内心会生出强烈的自责感。

可是吴昕呀,你哭的次数真的太多了。

早在2019年,就有人统计过,吴昕因为“哭”,上了九次热搜,这在娱乐圈也是相当罕见了。

那么吴昕为什么这么爱哭呢?

原因就是自卑。

这种自卑,是从她加入《快乐大本营》开始的。

2006年,吴昕从15万人中脱颖而出。

成为“快乐家族”的一员。

那时的她非常自信。

唱跳俱佳。

脸上闪动着灵动的笑容。

可当时有五位主持人。

三男二女,风格必须足够鲜明才能让观众记住。

谢娜性格爽朗,专业搞笑。

那么吴昕呢?

当时电视台给她设定的人设是乖乖女。

主要职责就是卖萌,装可爱。

本想向观众呈现不同的主持风格。

不曾想,从那以后,吴昕就遭受了严重的网络暴力。

“这人是干嘛的,那么笨,什么也不会。”

“她爸是台长吗?怎么还在这儿?”

每次“快乐家族”集体出现,台下的人永远喊着“何老师”“娜姐”“嘉哥”“海涛”。

唯独没有吴昕。

吴昕只能强颜欢笑。

有时实在尴尬,就低头看地板。

这样的日子,她过了6年。

直到一次有人在台下了喊了她的名字。

吴昕浑身就像电流涌过一般,非常激动。

甚至难以置信:“他是在叫我吗?”

只是这种小惊喜并不能给吴昕带来足够的支撑。

在“快乐家族”十几年,她始终像个小透明。

即便没有人再强行规定她卖萌,装可爱,她也没有打造出适合自己的辨识度。

心理学曾说,“性和攻击性是人类的两大动力。”

性让人类繁衍子嗣,延续生命。

而攻击性,则是人类的本性,是欲望的展现。它会让人充满生机,散发着“野性”的气息。

攻击性如果被外界接纳,就会成为积极的生命力量。

如果不能,就会转为向内攻击,挫伤自己。

吴昕就属于后者。

长期的负能量,导致吴昕变得敏感,自暴自弃。

在很多期关于吴昕的节目里,我们经常能听到吴昕自我否定的声音:

“是不是因为我,才会变成这样?”

“我是不是很差?”

“要不我们就算了。”

参加《极限挑战》时,她多次表示要放弃。

自己主持的节目被砍,一直耿耿于怀。

甚至怀疑是因为自己没有价值,导致其他女孩受牵连。

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时,因为被要求学乐器而崩溃大哭。

这次带着妈妈参加比赛,不堪压力,又再一次哭了。

不擅长;

不会做;

自我攻击;

甚至放弃。

吴昕总是处在“情绪失控”的边缘。

情绪上的不稳定,也导致吴昕对未来生恐慌感。

她害怕自己平庸地老去。

一次易立竞问她:“你害怕老去吗?”

“我特别害怕。”

她狂吃各种维生素,养生片。

热衷泡脚。

泡脚容器一买一大堆。

干完这些,吴昕一个人玩起了拼图。

她把自己封锁在一个小世界里。

用来抵抗时间、孤独,和自己的不自信。

吴昕深知自己的缺点。也有做出过改变,尝试拓宽自己的领域。

她做过演员。

研究彩妆。

涉足时尚界。

参加脱口秀。

甚至自己经商做老板。

有过失败,也有小小的成就。

可是一有挫折,或者遭遇批评,她就会立刻否定自己。

还常常控制不住自己,当众痛哭。

然后,就会被网友指责“这么多年还是没有长进”。

吴昕涉足的领域虽然众多,却没有一样是亮眼的。

她不努力吗?

她很努力,可她缺少贯彻到底的勇气。

也没有自己独特的风格。

以至常常表现得很拧巴。

吴昕曾说,她对自己的人生规划,是好好学习,毕业后去当老师。

进入主持这一行,完全是长辈决定的。

签约那年,全家为了吴昕是否去做主持人,组织开了个家庭会议。

全家人分成两派讨论。

反对方说让吴昕继续读研究生,然后去当老师。

支持方让吴昕继续参加比赛,要对观众负责。

讨论一个晚上后,姥爷拍板,让吴昕签约试试。

吴昕这才继续参加比赛。

从参赛、入选,到正式跨入这一行。

吴昕背负的都是家人的希望。

从小到大,父母就给她报各种培训班。

她一直在被动地努力。

父母觉得好,那就去做。

来到湖南卫视,高强度的工作曾把吴昕逼哭。

她忍不住给妈妈打电话。

没想到,一向温和的妈妈对吴昕说:

“既然大家都做了这个决定,那就要硬着头皮去把这件事做完。有一天你回来了,也是要你在这个位置站稳了,你再回来。”

工作三年后,她去广州看爸爸。

来到爸爸的宿舍,发现一间狭小的房间,放着上下铺的铁床。

墙上只有一个破旧的空调。

炎炎夏日,爸爸就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

吴昕很惭愧。

所以我们可以发现,吴昕除了做自己不擅长的工作时会哭。

提起自己的父母,也常常流眼泪。

总是认为自己做得不好,非常自责。

2015年,吴昕谈了一个圈外男友。

但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

父母苦口婆心:

“我们能看到你看不到的东西!”

吴昕不听,执意要和男友在一起。

后来她与男友分手。

2016年,吴昕的微博突然转发了一个普通用户的微博,并配文:

一切都多不容易,你我知道。

随后微博被吴昕秒删。

没多久,吴昕的经纪公司发了一则声明,微博被盗号,并不是吴昕本人发布。

原来前男友不满吴昕提分手,利用吴昕还没退出的微博,发布了这条微博。

微博被删后,他继续用自己的小号发布。

一时间,整个微博陷入瘫痪。

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些照片。

吴昕崩溃了。

妈妈也因此暴瘦20斤。

自那以后,吴昕对爸妈的愧疚感更深了。

她很努力地做着不擅长的事,就是不想自己半途而废。

不想给爸妈丢脸。

听话的孩子很难快乐。

从叛逆到独立,是一个人精神成长的必经之路。

这个历程,如果遭遇父母或外界打断,就会后患无穷。

我相信吴昕身上有我们大部分人的影子。

求学,工作,结婚,很多时候,都是为了不让父母失望。

这也不算错。

但有一个度的问题。

长辈的经验,只是我们做决定的参考。

长辈的期望,不是我们无条件服从的标杆。

人生是自己的,

幸福是自己的,

当然责任也是自己的。

如果把满足父母和外界的期待,作为我们人生的使命,我们就会不断否定自己。

变得自怨自艾,自责自贬。

写到这里,我想告诉吴昕以及吴昕们,不要在意批评,不要为此否定自己。

应该反复对自己说:

有人欣赏,那是他有眼光;

有人不喜欢,那是他瞎了眼。

我们活在世上,只需要赚人民币,不需要活成人民币。

我们当然希望自己能让别人开心。

但不需要以委屈自己的方式,来取悦任何人。

不管这个人是父母、权威、同伴、恋人,还是在网络上活跃的看客。

作者:绿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