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天问”登陆火星!而背后巨星陨落无人知

2021-05-15 15:17:12 华人星光

华人星光(ID:hrxg2020)原创内容

作者:华人星光

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

火星你好,中国来了!

就在刚刚,

最激动人心的消息传来:

我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

天问一号探测器,

在火星乌托邦平原南部预选着陆区着陆,

在火星上第一次留下中国印迹!

接下来,

我国第一辆火星车“祝融号”,

将在着陆一个星期后驶出着陆平台,

开启中国首次火星巡视之旅。

届时,我国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

首次通过一次任务实现火星环绕、

着陆、巡视探测的国家!

多年含辛苦,“天问”、“祝融”,

终于要带着全中华民族的希冀,

探索火星奥秘。

我国火星探测任务总设计师张荣桥,

难掩激动落泪,

这是航天人欣喜的眼泪,

但在这眼泪的背后,

也深藏着“天问”团队心里,

另一份难以言说的哀痛。

那就是,

“天问”背后一位“陨落”的“主帅”!

天问成功着陆火星,

他却“偏离轨道”走了,

让我民族振奋的这一天,

他终究没能看到......

他,就是火星院士:

万卫星

1958年7月,

万卫星出生于湖北天门,

天门,天问,

卫星,火星,

一切,都像极了命中注定。

他自小饱尝不幸,父亲早逝,

母亲拉扯他和三个姐姐长大成人。

因为穷困,也是时代使然,

他小学、初中,

完全没有正常的学习环境。

可凌云壮志,却在他心间悄然滋生,

学物理,报国家,

走出山村,走向未来!

课堂上老师不讲的,他课下就自学,

教材短缺,他就自己去买课外资料。

完全凭借勤奋苦学,

在1977年恢复高考后,

他一个村娃,

在千军万马独木桥中脱颖而出,

跳出“农”门考上武汉大学空间物理系 。

四年后一毕业,

他就被中科院武汉物理所“抢走”。

万卫星,这一生辉煌从此开始,

灿烂的未来如星光般闪耀。

两年拿下硕士,三年读完博士,

1994年,是万卫星最痛的一年,

他的导师李钧出差途中,

突发心脏病去世,年仅64岁。

李钧去世时,

正是物理所课题组发展的关键时刻。

悲痛之余,

万卫星扛下老师未竟的事业。

而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段悲伤记忆,

26年后竟在万卫星身上重演.....

1997年,

我国至关重要的空间物理基础体系:

子午工程启动,

万卫星,成为其中极为关键的一环。

因工作出色,

在北京物理研究所盛邀下,

万卫星携团队来到北京,

刚来就面临十分棘手的问题。

由于缺少学科带头人,

“子午工程”的重要依托平台,

北起漠河南至海南的地磁子午观测台链,

发展的极为艰难,

万卫星来时,

观测台链已经岌岌可危。

尤其是位于祖国最北端的漠河站,

在零下50℃的苦寒之地,

不仅要有人值守,还得不时检测维修。

主管台站负责人说:

“这成了大家眼里的鸡肋,放弃吧,

这些台站的科学意义确实非常重大;

留着吧,又没人能把它们用好。”

改造观测台链的千钧重责,

万卫星决心一力扛起,

那段时间他忙到昼夜不分,

几年后,万卫星团队力挽颓势,

改造出具有多种国际先进手段的,

空间环境综合观测子午台链,

我国空间物理学科,

由此得到大力发展。

2010年,

万卫星主持召开金星探测研讨会,

这是中国探测宇宙梦开始的地方,

当时国内行星物理学几乎一片空白,

这条路孤注一掷、充满风险。

可万卫星认定了,

这条探测之路的大门,

他们必须为中国打开!

第二年万卫星主持下的,

“子午工程”首枚探空火箭发射成功。

中国的航天航空人,

由此向世界发出第一声呐喊: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而万卫星的辉煌征途,刚刚开始。

他牵头重组了,

中科院地球与行星物理重点实验室,

这个实验室,迅速成长为,

国际前列的研究平台。

而当选为中科院院士后,

让万卫星拼尽毕生的全力,

正是举世瞩目的中国火星探测计划!

众所周知,

我国行星科学起步较晚,任务艰巨,

规划的浩渺蓝图,

要从一张白纸上,一点点勾勒。

面对科研和人手的不足,

万卫星再度“临危受命”挂帅出征,

成为火星探测首席科学家。

前途迢迢,阻碍重重,

他极为焦虑:

“世界行星科学水平已经远超当年。

这就决定了,

中国无法直接照搬任何国家的经验。”

“留给我们的时间很短,

然而要走的路又很远。”

分分秒秒,都要争!

于是,他为此拼上了所有,

甚至是自己的生命。

身为火星探测首席科学家,

万卫星扛在肩上的千斤重担,

常人难以想象。

要知道,

人类火星探测任务成功率仅有五成左右,

大部分失败都是折戟在着陆这一阶段,

这也是火星探测最大的难点。

另外,

火星探测面临4亿公里的遥远距离,

整个着陆过程,

遥远的地球来不及做任何处置,

只能靠火星探测器自主完成。

面对这复杂而艰巨的任务,

万卫星毅然拼了命,

只许成功,不能失败!

在争分夺秒地“战斗中”,

一个个难题被攻破。

他叫卫星,也像“卫星”一样,

昼夜飞驰,未得片刻休息。

从布局火星电离层研究开始,

火星、水星、金星、

木星、彗星/小行星……

围绕行星探测12年,

万卫星描绘了一幅,

宏大的中国行星探索路线图。

直到2019年,

万卫星总算小小松了一口气,

他主持下的中国第一个火星探测器,

终于走向最后的研发成功!

中国火星探测从无到有,

走出了最壮烈的一步!

然而就在希望逐渐到来的时候,

万卫星本人,

却逐渐偏离了“人生轨道”。

科研攻关催人老,

2017年,

正是最艰难的火星着陆攻关阶段,

短短半年,

万卫星熬白了头发,还突然暴瘦几十斤。

同事们以为他在减肥:

“老万,减肥很是成功啊。”

身体的警告信号,

让万卫星隐约感觉到了些什么,

可正是探测器最关键阶段,

他不能“掉队”,笑着说:

“是瘦了不少,这不是挺好吗?”

接着,万卫星便血、频繁感冒……

他谁都没有说,例行的职工体检,

因为太忙了他没顾上去。

直到年底单位集中体检,

万卫星的检查报告,

让在场所有人感到难以置信:

肿瘤晚期!

很多人都控制不住哭了:“为什么是老万?

他那么好的一个人!”

医生让他马上住院治疗,

可万卫星拿到检查报告后,

对医生说的第一句话是:

我马上还要出差……

医生都绷不住了:

“还出什么差啊!赶紧治病!”

化疗的过程漫长而痛苦,

学生们每次都提出送他去医院,

万卫星不想麻烦别人,

稍微有点精神就自己偷偷开车去。

这期间,“火星探测器”还在紧要关头,

他放不下科研。

化疗反应最严重的那几天他格外痛苦,

到下一次化疗,

身体就有点撑不住,

中间勉强有几天舒服的时候,

他全都留给科研,

他对学生们说:“中间那几天来找我吧,

那几天我好受些。”

2020年1月,万卫星拖着病体,

脸色苍白站在讲台上,

做最后一次学术报告。

3月他病情恶化,

疼痛难忍却从未喊过一声,

住院后,这位“国宝”级别的科学家,

从未向医院和医生提出任何要求。

其实这几十年来,

他一直过得像普通人那样,衣着朴素,

会省吃俭用买台心仪已久的照相机……

4月,同事给病床上的万卫星,

带来一个好消息:

老万,火星探测项目有名字了,

叫‘天问一号’。”

闻言,

万卫星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天问啊,

2000年前,屈原曾写下《天问》长诗,

问尽日月星辰,

而万卫星是湖北人,同屈原是老乡!

2000年后,万卫星这样的科学家,

再次开启“天问”之旅,问鼎苍穹,

带领中华民族走一条行星强国之路!

沧海轮回,也许冥冥之中,

都是命中注定。

2020年7月,是“天问”升空的日子,

无数人期盼着,希冀着,

很多同事给万卫星鼓劲,

可他的生命,

还是在2个月前,戛然而止。

4月底的一天,

万卫星刚刚拔掉呼吸机管子,

气息十分微弱。

大弟子丁锋去医院看他,

他起不来身,

躺着轻轻说了两个字“7月······”,

然后便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在场的学生们心里都知道,

老师挂念的7月,

正是“天问”发射的日子。

“天问”,这是他拿命换来的“孩子”,

他多想看到胜利的那天啊,

可是他知道自己的病情,

所有的希冀,化作那两个字“七月”,

最后的遗憾,

成为那一声长长的叹息.....

那声叹息,让人听得心碎,

上天,

怎么就不肯多给他一点点时间!

2020年5月20日,天降瓢盆暴雨,

人间巨星陨落!

万卫星走了,年仅62岁,

为了火星探测这项伟大的事业,

他将自己的生命拼到最后一息......

同事声音哽咽:

“26年前,万卫星的老师李钧院士,

是64岁走的,

可谁能想到,老万比他还年轻······”

万卫星走后第360天,

2021年5月15日,

天问一号成功实现火星着陆,

中国航天诞生了又一个传奇。

然而全中国有几个人知道,

书写这一伟大传奇的万卫星,

他已经陨落!

他再也看不到这一天!

他走了,可他给我们留下的,

何止是“天问”,何止是“祝融”。

在科研的几十年里,

他为中国留下一支国际水准的年轻团队,

地质地球所的“80后”研究员,

有1/3来自他的团队:

第一位博丁峰

“鸿鹄专项”首席科学家魏勇

创下“优青”最小年龄纪录的任志鹏......

魏勇感慨:

“10年前会场上的20多人里,

只有一两个是真正行星科学科班出身。

而今天,在万老师的培育感召下,

这批人已全部成长为,

中国行星科学领域的中流砥柱。”

今天,

“天问”、“祝融”踏上红色大地,

我们含泪告慰巨星:

一切如您所愿!

如果万院士还活着,

想必“天问”着陆,他脸上浮现的,

一定是从前这般灿烂的笑意......

试问天公高几许?

天问一战冲寰宇。

万卫星的人生,

比科幻片里的主人公还要炫目。

他活着,

为我们开启辉煌的“天问”之路;

他走了,为我们留下的,

是桃李遍野,旌旗猎猎!

今日,“天问”着陆,穿越星河,

未来我们终将抵达宇宙最深处。

而作为“天问”背后最大的功臣,

万卫星短暂却绚烂的航天人生,

值得我们每一个人知道:

今日中国有“天问”,

世代铭记万卫星!

— END —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华人星光原创

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侵权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