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小男孩5岁被拐,29年后被发现在杭州监狱服刑……前天记者见证了一场特殊的团圆

2021-05-14 16:40:25 都市快报

隔着监狱会见室厚实的玻璃,李薇一直盯着玻璃的另一端。

一个穿着囚服的男人,穿过走廊,坐下,拿起电话。

“儿子,是妈啊!”李薇眼睛一红,声音颤抖,眼泪夺眶而出,玻璃后面,小海低下头,用一只手盖住了眼睛,耸着的肩膀微微抽动。

李薇没想到,思念了29年的儿子,盼了29年的母子拥抱,如今变成隔着玻璃的相望。

李薇在等着儿子出现

前天,记者在浙江省第二监狱,见证了这场特殊的团圆。

29年前5岁儿子失踪

1987年夏天,黎家又添了一个儿子,小名叫小海。小海排行老四,是最小的孩子,上面还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小海出生后不久,夫妻俩带着小海到县城找工作,住在海南中部屯昌县城汽车站边上的棚屋里。

后来,李薇在县城一家工厂打工,而她老公时不时要回乡下去,放暑假时,在乡下读书的哥哥姐姐来县城,一大家子人挤在一起,房子很小却很温馨。

“弟弟小的时候,是他照顾我,而不是我照顾他。”二姐比小海大一岁,因为学走路慢,走路不稳,小海像个小大人一样照顾她,“他背上的伤,就是给我盛稀饭时,他人小么,不小心把稀饭盆打翻了,烫到了。”二姐哭着回忆。

1992年5月的一天早上,李薇上班了,留孩子待在家里,关照邻居帮着照看。邻居是个老奶奶,有个和小海年纪差不多的孙子,两个小朋友经常在一起玩。中午,李薇骑自行车赶回来做饭,从工厂到家里也就20分钟的路,到家里,没看到小海,去邻居家找,也不见孩子,“邻居说,两个小朋友一起玩,后来小海走开了,不知去哪里了”。

当时,黎家和汽车站隔着一条马路,这一带附近,沿街小店很多,李薇去问,有人说,看到有个男人给小海一块饼,后来就抱着小海走了,“他们说是一个建筑工人模样的人”。

“我知道事情不好了”,李薇疯了一样跑到汽车站,汽车站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哪里还有儿子的小身影。

“我们在县城的朋友、亲戚都来帮助找。”李薇说,老公也从乡下赶回到县城,大约20公里,大家在县城找了好几天,跑到电视台发寻人启事,跑到派出所报案……

“会不会被人带出海了?”距离屯昌最近的是海口,夫妻俩又跑到90多公里以外的海口,在海口各个港口码头寻找,一无所获……

小海被拐前和舅舅一家合影,穿着当年孩子们都喜欢的小警服

儿子失踪成爸爸临终遗憾

小海的失踪,让一家人上下陷入困境,老人怪两个大人怎么这么大意,连孩子也照看不好。夫妻俩也有过相互埋怨、相互自责。情绪过后,大家都明白,这个困难,只有一家人心齐了一起来扛。

2015年,老黎打听到公安机关可以通过采血寻找失踪人员,就到屯昌县公安局采集了血样。

也是这一年,他被查出得了肿瘤,已是晚期。

“爸爸一直在想弟弟,想着一家团圆。”大姐说,生病的时候,老黎看着大女儿成家多年还没孩子,就叹气说:“一个家没有小孩,就不是一个家啊!”

2016年10月,老黎带着未完成的心愿离开人世,临终前一天晚上,他把大儿子叫到床前,关照他,“你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你弟弟”。

“我和爸爸说,你放心,我们会找到弟弟的”,这些年,他们到处在网上发帖求助,但茫茫人海,小海又会在哪里?

比对结果指向服刑人员

去年年底,经公安部打拐数据库的大数据比对,结果指向了在浙江省第二监狱服刑的小刚。

今年年初,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接到了核查任务。法医王东京经过比对,确定失踪29年的小海和在监狱服刑的小刚是同一人。

小刚与7年前发生在杭州闹市区的一起命案有关。案发当天,正好是世界杯比赛开赛。

2014年6月13日晚9点多,世界杯比赛前,一声惨叫从工联大厦北入口传来,有目击者看到一个男人把一个女的按倒在取款机边的地上,打她,用刀捅她,过了一会,女的不动了,男的拿起刀朝自己肚子上捅了几刀,躺在地上也不动了……

随后,两人被送到医院抢救,但女的没救过来,男的脱离生命危险。

男的就是小刚,2015年因故意杀人,被法院判了死缓,按他身份证年龄,那年,他虚岁刚30岁。

但失踪的小海出生于1987年,两人的年龄为什么不一样?

家人买机票赶到杭州

小刚的养父母当年生了一个儿子,儿子去世了,他们就抱来了一个男孩,取名小刚,小刚的身份信息其实是“顶替”去世孩子的。

“我问过他,你知道自己的身世吗?”浙江省第二监狱管教民警陈程说,等待鉴定结果的日子里,他曾问过小刚,而小刚的回答让他大吃一惊,“小时候就知道自己是被拐的,养父母也告诉过他,他不是他们亲生的”。

今年2月,浙江省第二监狱接到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协查通知,就开始为这场迟到的团圆做准备。

浙江省第二监狱副监狱长杨剑锋说,亲情,是改造的重要原动力,全省监狱正在开展“我为罪犯解心结”活动,小刚是重刑犯,是帮教重点对象,如果能顺利认亲,对他的帮教也是一种促进。

“如果找到亲生父母,你会认吗?”陈警官多次开导他,“你多了一份亲人的爱和关心,也是好事”,他记得,当时,小刚很高兴地说如果能找到当然会相认

但当陈警官把好消息告诉小刚,他却犹豫了,“他内心一直很纠结”。

陈警官说,小刚很内向,“他在监室,也常常戴耳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一会说见,一会又说还是不见了,我跟他谈了好几次,他的心情起起伏伏”,经过陈警官开导,小刚才说出了心里话,他觉得自己刑期这么长,相认了,也不能尽孝,不能为这个家做什么,另外,他还担心养父母如果知道了会难过,养父母在他出事后,一直没放弃过他,依然很关心他……

今年5月9日,母亲节那天,小刚跟陈警官说自己想通了。海南那边盼着的黎家赶紧买机票,前天赶到了杭州。

妈妈一看到海螺就心痛

“兄弟,我一看,就知道你是我的弟弟,你看看我,我们像不像?”在会见室,哥哥第一个开口,他告诉小刚,父亲走了,长兄如父。

大哥说,看到弟弟,很紧张,熟悉又陌生,不知道说什么好

“儿子,你为什么不来找妈妈啊,我们找你找得好苦啊……”李薇哭起来,语气里带着委屈和辛酸。

妈妈哭得令在场的人都很难过

“你知道,我们这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吗?我们一直在找你啊!”大姐插话,“爸爸走之前还在说你啊,还在念你的名字,小海小海地叫……”

小刚低着头,他哭了

小刚后来告诉我,小时候被拐的细节,他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己当时在玩,有个男人走过来要抱他,他不愿意,男人给他一个梨子,抱着他走了,“坐了车,也坐了船,记得船是在海上的”。

这些年,李薇每到深夜,思念让她“一躺下,眼泪就往下流”。每次经过路边,看到蓬头垢面乞讨的孩子,“怕我儿子也变成这样,太可怜了,我就会给他们钱,想着万一我儿子也变成这样,也能遇到好心人”。小时候,小海喜欢吃海螺,小海不见后,她再也没买过任何海螺,“因为一看到,心就痛了”……

隐藏的伤口

但小刚也有苦衷,他说,他记得自己被抱到养父母家,他脑子里一直记得“一个男人抱着自己坐船”。

小时候,邻居小伙伴嘲笑他,“说我是拐来的,没妈的”,他哭着跑回家,养父母知道了,“妈妈会一家家跟他们去理论,让他们不要说”。

但这是他内心隐藏的伤口。

对一个年幼的孩子,他哪怕知道真相又能怎样呢,长大一点,他和养父母有感情了,“我不知道去哪里找,又怕找了伤了他们的心”。有一年,小刚出差经过海南,去了海口,他并不知道,他的家人现在就住在海口。

他冲动之下犯事,起因也是听到了刺耳的词语。

他和被害女孩是玩游戏的网友,认识有些时间了,当年,小刚在河南打工,两人因为吵架,女孩到了杭州,小刚随后到了杭州,女孩拿走小刚的9000元,还拉黑了小刚,小刚用小号把女孩约出来。

两人约在工联大厦,小刚想要回钱,结果吵起来,当他听到“你这个没妈的……”血一下往上涌,拿出刀……

“儿子啊,既然发生这样的事,你就好好改造,不要让妈妈哭断肠……你性格也要开朗点,知道吗?”儿子总低着头,李薇抹着眼泪,饱经风霜的眼睛红着,里面有哀怨和关切,她伸出手,隔着玻璃想摸儿子的手。

小刚点点头,伸出手,哥哥姐姐也伸出手,玻璃上留下淡淡的手掌印。

妈妈关照着儿子,他红着眼,点着头

“我们不会去打扰你的养父母,我们尊重你的决定,如果你想我们了,就跟我们打电话,给我们写信,好吗?”会见的时间到了,彼此依依不舍。

“拍张全家福吧。”管教民警提议,妈妈、哥哥、两个姐姐坐成一排,中间留出空位,是给隔着玻璃站着的小刚留的,时隔29年后,“咔嚓”一声,拍下了这张特殊的团圆照。

一张特殊的团圆照

昨天,我回访了小刚,他说见面后,一晚上没睡着,他还说,在监狱这几年,他积极改造,表现好,正在申请第二次减刑。(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橙柿互动·都市快报首席记者 杨丽

通讯员 陈子禹 蓝小峥

摄影 张玉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