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大妄为!十九大后首个持枪的“老虎”,还曾监听手下官员、司机

2021-05-14 07:18:22 政知新媒体

撰文 | 余晖

据最高检5月13日消息,江西“老虎”史文清被公诉了。据检方指控,他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

未来,史文清将在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67岁的“老虎”

史文清,1954年10月生,今年67岁,蒙古族,辽宁法库人,1974年11月入党,1971年3月参加工作,西安交通大学应用经济学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经济学博士。

史文清曾任内蒙古自治区监察厅人事处处长、办公室主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府调研室副主任(副厅级)等。

1994年5月,史文清进京,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副局级秘书,1年后(1995年12月)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副主任。

1998年5月,史文清“空降”黑龙江,担任哈尔滨市委副书记(挂职),2000年2月任哈尔滨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2007年1月任黑龙江省省长助理。

2007年12月,史文清跨省到江西任职,当时他53岁,担任江西省政府党组成员。从那时起,史文清在江西工作了11年。

2008年1月,史文清履新江西省副省长,2010年10月兼任赣州市委书记(至2015年2月),2011年4月,史文清跻身江西省委常委。

2015年1月,61岁的史文清任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2018年1月卸任,2020年9月被查。

2021年3月,史文清被开除党籍。

纪委通报称,史文清品行恶劣,胆大妄为,搞政治攀附,处心积虑对抗组织审查;劳民伤财搞形式主义,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大搞家族式腐败等。

敛财首站在黑龙江

根据检方指控,史文清案件的更多细节也得以披露。

据指控,史文清敛财的首站,是在哈尔滨市委副书记、副市长任上,之后他一路高升一路敛财:

  • 被告人史文清利用担任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委副书记、副市长,中共江西省委常委、赣州市委书记,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一个细节值得关注。

政知君注意到,史文清曾是苏荣下属,后者在2007年至2013年担任江西省委书记。

苏荣在2014年6月被查,他被指违反组织、人事纪律,个人擅自改变组织决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

2017年1月,苏荣因受贿超1.16亿被判无期。

曾监听下属,还非法持枪

据《廉政瞭望》报道,史文清一心想要往上爬,很快就游走在苏荣父子之间,沦为苏家捞钱的“工具人”。在苏荣的庇佑下,史文清过上了“赣南王”一般的生活。

上述报道提到,2012年,苏荣家族把手伸向了赣州市安远县的一处钼矿。在苏荣的授意下,史文清给安远县委书记邝光华打了招呼。

邝光华受审时,还曾当庭举报史文清,称其意图将安远县稀土矿进献给苏荣的亲戚。邝光华称自己未照办,遭史文清打击报复被抓,还当庭展示被刑讯逼供的伤痕。

庭审过后,有记者找史文清对证,他怒吼:“一派胡言。”

值得一提的是,史文清还曾监听自己的下属。

据报道,史文清曾指使马玉福(担任过赣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花3000多万购买监听设备,监听手下官员乃至秘书、司机等人员。

据检方指控,史文清还非法持有枪支,依法应当以非法持有枪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政知君注意到,十八大后的落马“老虎”中,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赵黎平也曾非法持枪。

赵黎平曾长期在内蒙古工作,担任过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2016年11月,他因故意杀人罪,受贿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非法储存爆炸物罪一审被法院判处死刑。2017年5月被执行死刑。

十九大后,至少已经有69个“老虎”被查,其中,被指非法持枪的,史文清是第一人。

资料 | 新华社 人民网 廉政瞭望等

校对 | 罗晶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北京青年报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报道:

敛财过亿、包养侄女?网红书记落马人设崩得稀碎

在江西政坛,史文清和上下级之间的日常就是“飙戏”。

9月21日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史文清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消息一出,人们唏嘘不已。

这位普通工人出身,走上仕途后辗转4省份、官至副部级的“网红书记”,终究还是没能经受住考验。

而将史文清推至风口浪尖的,是去年底的一封举报信。3位企业家纷纷站出来实名指控他,包括索要巨额贿赂、儿子充当洗钱工具、与侄女乱伦等。举报信中不仅写了大量细节,还晒出了不少票证。

如今回头看当年他从赣州离任时,千人打着横幅相送的场面,“老太送蛋、老汉敬酒、小女孩含泪送花生”,仿佛就像是一场自导自演的闹剧。

论官场“戏精”,史文清真可谓行家里手。

“千人送别”,大型翻车

在江西执政期间,史文清的显著风格之一就是“说得好听”。

参加网络听诉问政在线访谈活动,他会用一句“请网友尽管大胆‘拍砖’,放心‘灌水’”作为开场白,瞬间搞热气氛。

他专门撰写长篇散文赞美赣南,还表示赣南的穷困令他“寝食难安、夜不能寐”,并指出有人不支持他说出实情,但他顶着压力,“即使冒风险,也要说真话”,只为造福一方百姓。

·史文清撰写的散文截图

如此“生动细腻”的表述,为史文清快速立起了“亲民、爱民”的人设,这曾经打动了不少人。然而言行不一,难免就有“翻车”的时候。

2014年,质疑声已经逐渐在坊间响起。

当时,赣州老城区不少地方进行改造,其中包括一条商业街,名为文清路。当地民众议论纷纷,甚至怀疑文清路能够得到改造,就是因为跟史文清同名。

而史文清则“打太极”回应称,“来赣州工作是一种福分,碰巧与赣州文清路同名,看来与赣州的缘分还真不浅”。

显然,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甚至在“戏精”之路上越跑越远。

直到2015年,他从赣州离任之际,出现了轰动一时的“千人相送”名场面。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在一篇《史文清深情话别赣州:我永远是个赣南老表》的图文微博被大量转发后,一则记录上千名群众为史文清送别的《挥别赣南》H5页面也在网上刷屏传播。画面中是史文清离开赣州时的场景——

有村民拉着“文清书记辛苦了,瑞金华屋人民感谢您”的横幅↓↓

有老太提着一筐鸡蛋,还有老者为其敬酒,据称“(史文清)眼噙热泪,一饮而尽”↓↓

当时,参与送别的人表态:活动是自发组织的。赣州市宣传系统一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也称,史文清离开较突然,并未公开通知,群众是从他在赣州居住地附近的居委会得到离开时间的,最终决定组织送别。

但人们对这番解释并不买账。

中国青年网随即发表评论质疑:“一个居委会的覆盖面积能有多大?这里可有群众是得到消息后,坐了3个多小时的汽车赶来送别;更有群众是提前一天赶到赣州,在宾馆住了一夜,然后才在早上5点多赶到现场的。”

那一次,“戏精”史文清第一回尝到了身处“大型翻车现场”的滋味。

和上下级疯狂“飙戏”

年轻时的史文清或许不会想到自己会走上从政之路。

1954年出生的他,是辽宁法库人、蒙古族。17岁那年,他成为了吉林省哲里木盟一个加工厂的普通工人,工作8年后才被调入哲里木盟委办公室调研室当干事。

哲里木盟划归内蒙古后,史文清得以进入内蒙古官场。从共青团哲里木盟委书记到自治区监察厅人事处处长、办公室主任,再到自治区政府调研室副主任(副厅级),每隔几年,史文清就能“上一个台阶”。

1994年,史文清进入中央任职,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副局级秘书。次年,他又调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副主任(1996年10月明确正局级)。

之后,从1998年到2007年,他在黑龙江政坛深耕近10年;2007年底,他转战江西,并于次年初升任江西副省长。

在江西政坛,史文清和上下级之间的日常就是“飙戏”。

当时,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江西省委原书记苏荣大搞家族式贪腐,其子苏铁志在其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

史文清为了“抱大腿”,在2011年初至2012年期间,帮苏铁志给一家公司在土地整理项目中“大开后门”。随后,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谢建国给苏铁志送上了1200万元“红包”。

苏铁志对史文清的“捧场”表现十分满意,于是将情况告诉苏荣。就这样,史文清得到了苏荣的青眼。

史文清和下属之间的“戏码”更是令人喷饭。

据《南方周末》报道,史文清担任赣州市委书记时,曾不发通知突击到下属于都县调研。到于都后,他让秘书给时任县委书记胡健勇打电话问其在哪里,身在外地的胡健勇谎称自己在办公室。

史文清说:“那好,你用你办公室的电话马上给我回个电话。”谎言当即被戳穿,两人从此心生罅隙。

之后,胡健勇指使自己原来的司机等人,通过电子邮件、手机短信、匿名书信、知名网站发帖等方式,攻击史文清用人不公。没成想,胡健勇反而因此引火上身,被查出贪污受贿,2012年被判处无期徒刑。

2年后,苏荣也落马,法院称其敛财超1.16亿元,判其无期徒刑。

而踩着钢丝在上下级之间游走“飙戏”的史文清,悬着一口气终于等来了自己的退休生活。2018年1月,他正式卸任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一职。

一封惊人的举报信

但史文清的安稳日子没能过太久。

2019年12月18日,一篇题为《一位副省级高官的敛金术和多面孔》的自媒体文章掀起舆论风波。

该文提及,有3名来自不同地方的企业家,分别对史文清进行实名举报,称其在赣州主政期间索取贿赂,包括价值2000万元的黄金以及指定账户结汇的1.32亿元现金。

·《一位副省级高官的敛金术和多面孔》文章截图

文中还直指史文清将儿子作为敛财渠道和洗钱工具,强硬要求一位企业家必须在拍卖会上“拿下家昌(史文清儿子)的画”,并表示“父子两人,以书画艺术家身份示人。但在业界,对其作品极为不屑。”

更惊悚的是,文中称史文清强暴过胞兄之女,还将自己夫人的两个亲侄女发展为情妇,扶持她们名下的公司收割财富……

该文刷屏的第二天下午,史文清向澎湃新闻独家回应称,“也是昨天晚上(看到举报文章),在这里我不多说了,所有的都是诽谤造谣,我现在正在给组织作(写)一个说明。”

不过看样子,史文清准备的“说明”并没能向组织自证清白。

现在,随着靴子落地,那封举报信中究竟有多少是实情,一定会逐步水落石出。

值得注意的是,史文清是赣州市落马的第二个市委书记。在他之前,担任赣州市委书记的是曾向令计划行贿的潘逸阳。史文清没有吸取落马前任的教训,反而自我陶醉在营造出来的“千人送别”的场景中无法自拔,拿“飙戏”当本事。

他的“靠山”苏荣落马后,江西反腐逐渐推进到纵深阶段,后续已有许爱民、莫建成等多位副省级干部被查。

路漫漫其修远兮,反腐之路也是如此。如今,正风反腐之剑越磨越亮,史文清这样的官场“戏精”终将无处遁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