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女博士央视“翻车”,李敖果然又说对了……

2021-05-14 03:27:42 大微健康

最近,首都师大书法博士、中央美院书法博士后孙鹤女士在央视开讲,其中一段给颜真卿《祭侄文稿》挑错字的视频爆火。

孙博士说:唐朝只有刺(ci)史,没有刾(jia)史,颜真卿情绪失控,掉字的掉字,错字的错字,写完都不知道写错了……

网友说,躺了一千多年,颜真卿的棺材板都快压不住了。在书法中,刾同刺本是一个字,随便看过两本帖的人都知道,一个堂堂的书法博士后居然对此浑然不知,还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夸夸其谈,这是怎么了?

其实,完全不必意外。

这个结果,李敖早就猜到了。

李敖先生已经离世几年,当然不可能知道这位女博士会有这么一场演出。不过在早年,李敖先生说过一句话,他说,女人最好不要研究历史,否则会闹笑话的。

看了一下孙鹤博士的简历,她的本科毕业于河南大学历史系。硕士研究生,她转学汉语言文字学,博士与博士后,她的方向是书法。文史不分家,而且研究书法必然接触历史,然后在研究关于书法的历史中,孙博士闹了个文字学的笑话。

关于女人为什么不能研究历史,李敖是这样解释的:研究历史需要理性,而女人是感性动物。让女人去研究历史,她们会将感性发挥得淋漓尽致。如何发挥呢?比如,她喜欢某个历史人物,便会搜罗编织关于这个人的最美好的素材,而主动忽略对他不利的资料;同样,如果他讨厌某个历史人物,便会对其极尽污蔑之能事,只管爱憎,不顾黑白。这样一来,历史就不再是历史,而真的成为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了。

在李敖看来,女人研究历史人物,和她们评价男友是很像的。每个现男友都像花,每个前男友都像屎。而花,最终都难免变成屎。

一个学历傲人的博士后,在最基础的文字学常识上犯错,实在让人想不通。但如果根据李敖的说法,逻辑就很通了。在研究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时,首先认定颜真卿情绪是失控的,失控就会写错字,于是就去找错字,找来找去没找到,结果自己情绪失控了,看了好多遍,终于发现了个刾,哇塞,这字不是jia吗?写错了写错了,验证了验证了。

找到“错字”以后,下一步很关键,那就是认定这的确是个错字。如何认定呢?不能查字典,因为一查字典,这字就不算错了。也不能查字帖,因为一查字帖,这字也不算错了。于是,上大招儿。大招就是:一口咬定!嘿嘿,反正是我自己讲,你们没有话语权,颜真卿写错字了,耶!

然后,就有了视频那一幕。

女博士受人尊重,通常被冠以美女博士称号。新媒体时代,美女博士也非常容易走红。像复旦大学的陈果,曾因好看的相貌、精彩的表达红极一时。后来,也“翻车”了。原因是读错了连初中生都认识的两个字。耄耋,陈博士读成了laozhi,与孙鹤博士的jia如出一辙。

陈果

我们常说,秀才认字读半边,其实,美女认字读半边才更确切。因为女人比男人更感性,更容易以貌取人,所以更容易通过偏旁去读字。

其实也算孙博士运气不好,那个夹字,加上很多偏旁都读jia,除了陕和刾。当然也怪颜真卿,谁让你当什么刺史,你要当个尚书,不就好认了吗?!

也许有人说,李敖对女人有偏见,他的话不能信。李敖很多话我都不信,但我觉得他看女人挺准。比如说女人感性,这大概是没错的。这次聊到女博士,我忽然想起另一位书法女博士白锐,白锐博士经常写文章,她对文字的感性使用也常常令人叹为观止。比如此前在提到第七届兰亭奖书坛高手投稿踊跃时,她用了“倾巢出动”一词,一个“倾”字,境界全出,动感、紧迫感、幽默感杂糅其中,相比之下,书圣喝了二两小酒才憋出的“群贤毕至、少长咸集”也要自叹弗如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