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岁老人为保护孙儿砍伤酒后闹事者获刑 法院:第一刀属防卫,之后不算

2021-05-13 20:14:50 红星新闻

尽管杨庆全本人否认掐了8岁男童杨某冰的脖子,但两级法院都在审理后确认了这一事实:

案发那天,饮酒后的杨庆全来到同村人杨成杰家附近,从地上捡起石头打砸杨成杰家厨房。杨成杰的孙子杨某冰从屋里走出来,遭到杨庆全拿着石头追赶。

时年70岁的老人杨成杰闻讯后,拿着钩刀出门追赶。在一片竹林,杨成杰看到杨庆全用手掐着孙儿的脖子。杨成杰喊“快放手”,但杨庆全不肯放手。老人上前,用钩刀砍击杨庆全,致其轻伤一级。

2017年8月,这起案件发生于海南省临高县得位村。案发近三年后的2020年5月,临高县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向法院提起公诉。经过一审、二审,杨成杰因故意伤害罪被判有期徒刑8个月。

▲出狱后的杨成杰

一审法院认为,杨成杰看到孙子被掐脖子时,没有采取相当手段来阻止侵害行为,而是直接持刀砍击,不属正当防卫,判处杨成杰有期徒刑一年;二审法院则称,杨成杰砍击杨庆全的第一刀具有防卫性质,但第一刀后杨庆全就放开了男童,危险解除,此后的几刀,系出于泄愤目的,不属于正当防卫。

“本案双方冲突系被害人杨庆全引发,具有重大过错,且杨成杰已是古稀老人,因护孙心切,临时起意进而伤害他人,属于激情犯罪,具有偶发性,社会危害相对较轻。”二审法院认为一审判决量刑偏重,将老人的刑期从一年调整为8个月。

▲杨成杰二审获刑8个月

杨成杰出狱后开始申诉。他说,他砍击杨庆全,对方松开其孙后,“还试图用手来抓我的眼睛,我出于防卫心理,才又砍了他一刀。”杨成杰认为自己没有伤害的故意,“如果我真的要伤害他,就不会只砍他手脚部位了。”

杨庆全不认为杨成杰系正当防卫,他否认了追赶男童、掐其脖子,“都没注意到他孙子。他伤害了我,应该判多少年就多少年、该赔偿就赔偿。现在他们就是不肯赔偿给我。”

【纠纷爆发】

扔石头,追儿童,“掐脖子”

起诉书中,临高县检察院陈明所指控犯罪事实:

被告人杨成杰与被害人杨庆全因土地纠纷产生矛盾。2017年8月31日14时许,杨庆全酒后骑车载其女儿杨某丽,来到杨成杰家附近时,停车捡起石头打砸杨成杰家厨房。

杨成杰孙子杨某冰出门查看,杨庆全拿着石头追赶杨某冰。杨成杰闻讯,出门持钩刀追赶杨庆全,并在其家门口附近一小竹林处,持刀砍伤杨庆全右小腿、左小臂、左肘部位。

杨庆全被砍伤并晕倒在地,后被送往医院治疗。经鉴定,杨庆全所受损伤为轻伤一级。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

在这份起诉书中,并未提到“杨庆全用手掐杨某冰脖子”这一情形。由于案发现场并无监控,案发过程的还原,依赖于现场人员的叙述。红星新闻记者梳理发现,案发时在场的人员,有杨成杰夫妇及8岁孙儿杨某冰,杨庆全及女儿杨某丽。

案发那天,杨庆全骑着摩托车,本是打算带女儿去学校交学费的。杨庆全的女儿说,还没到交学费的时间,父女俩先到县城吃了饭,“父亲当时喝多了酒”;回到村里,父亲把车停到路边,捡起石头砸向杨成杰家的厨房。

▲杨成杰家厨房屋顶

杨庆全女儿杨某丽说,听到声响的8岁男童杨某冰从家里跑出来,父亲就开始追赶男童,男童在前面逃,父亲在后面追;不久,男童的爷爷拿着一把钩刀从家里追赶出来。杨某丽停留在原地,没有看到后续的事情。

男童则说,他在逃跑过程中,大声呼喊爷爷,跑到一片竹林处时,被杨庆全抓住了,杨庆全用手掐着他的脖子,把他往回拉;这时,爷爷拿着钩刀过来了,“爷爷叫杨庆全放开,他不肯放开,还说要掐死我。爷爷一生气,就拿钩刀往他身上砍去,杨庆全被砍到后就松开了手。”随后,男童跑回了家。

男童奶奶的叙述与男童一致。她说,杨庆全女儿在门口喊“我爸爸追着杨某冰往前跑了,你快点出来吧”,听到后,老伴杨成杰拿着钩刀追了出去,她也紧跟了上去,看到杨庆全掐着孙子的脖子,杨成杰喊杨庆全放手,杨庆全称“我不放,我要掐死他”。

【冲突升级】

“砍了一刀后,又砍了几刀”

男童奶奶说,听到杨庆全称“要掐死他”后,杨成杰手持钩刀上前砍杨庆全。被砍中一刀后,杨庆全放开了男童,杨成杰又砍了杨庆全几刀,致使杨庆全倒地。

杨庆全本人承认,他在酒后用石头砸了杨成杰家厨房的房顶。但他又说,他砸石头后,杨成杰也拿着石头砸向他和女儿;杨庆全女儿的证词里,没有提及她及父亲被杨成杰用石头砸的情节。

杨庆全还说,他又捡起一块石头砸向杨成杰,随后跑开,杨成杰持一把钩刀追,并将他砍伤;没有提起追赶、掐男童脖子的情节。

杨成杰对全案经过的供述,与其孙子、老伴的证词相一致;砍人前的经过,也与杨庆全女儿杨某丽的证词相一致。他补充了砍伤杨庆全的细致经过。

杨成杰说,目睹杨庆全掐着孙子脖子不肯放开,他右手持刀,向杨庆全的大腿砍了一刀,杨庆全松了手,孙子跑回了家;杨成杰“生气,再向杨庆全的大腿砍去第二刀,紧接着向他左手砍一刀”,杨庆全就跪下来,身上流血下来,杨成杰就持刀回家了。

根据法医鉴定,杨庆全身体多处受伤,其中包括右胫骨开放性粉碎性骨折、左尺骨鹰嘴骨折等,综合评定为轻伤一级。

在该案一审时,杨成杰辩护人提交了一份由临高县人民医院出具的检查报告,证实案发数日后的2017年9月6日,8岁男童被检测出咽喉部充血,被诊断为咽喉炎。

▲案发后数日,杨成杰孙子被检查出咽喉部充血

杨成杰辩护人提出,8岁男童咽喉部发炎,系因被杨庆全用双手掐伤脖子所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临高县法院、海南省第二中院在两次审理中,也确认了“杨庆全酒后砸扔石头 ➝ 8岁男童出门查看,遭杨庆全持石头追赶 ➝ 杨成杰持钩刀出门追赶 ➝ 杨庆全手掐男童,且不肯松手 ➝ 杨成杰砍击杨庆全一刀,杨庆全松手 ➝ 男童跑开,杨成杰又砍击杨庆全数刀致其倒地”这一基本案发经过。

【法院判决】

正当防卫与故意伤害之辩

砍伤杨庆全后,杨成杰回到家中。案发十余日后的2017年9月12日,他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因年龄超过70岁不执行)、罚款500元的行政处罚。

两年后,事情突然起了变化。2019年7月,杨成杰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拘,临高县检察院审查不批准逮捕,随后被取保候审;2020年9月,距离事发已经整整三年后,经临高县法院决定,杨成杰被逮捕。

案件一审时,杨庆全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索赔医疗费、误工费等共计10万余元。杨成杰坚称自己系正当防卫,不同意赔偿。

2020年11月,临高县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杨成杰“无视国法,因民间矛盾,继而持刀砍打被害人杨庆全致轻伤一级,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临高县法院也指出,本案起因是杨庆全引发,杨庆全具有明显过错,决定对杨成杰从轻处罚。

关于杨成杰“正当防卫”的辩解,临高县法院称,杨成杰听到孙子被追赶的消息后,便从家中持钩刀追赶,在看到孙子被掐脖子时,没有采取相当手段来阻止侵害行为,而是直接持刀将杨成杰腿部、手部等多处砍致轻伤。

▲一审法院认为,杨成杰没有采取相当手段阻止杨庆全的不法侵害

“从杨成杰持刀追赶并将被害人全身多处砍伤的结果来判断,杨成杰主观上具有伤害故意。”临高县法院不认可杨成杰“正当防卫”的辩解,一审判处杨成杰有期徒刑一年。

而就民事赔偿部分,临高县法院称,杨庆全的实际经济损失为8万余元,因杨庆全在本案存在过错行为,法院酌定杨成杰承担70%经济损失,赔偿杨庆全5.7万余元。

▲杨成杰一审因故意伤害罪获刑一年

在二审阶段,海南省第二中院指出,当杨成杰看到杨庆全双手掐着孙子的脖子时,要求杨庆全放手,杨庆全不肯放手,杨成杰上前砍击杨庆全一刀,“此时,杨成杰为了制止不法侵害所实施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

但同时,海南省第二中院认为,杨庆全被砍一刀后就放开了男童,男童跑回家、危险解除,出于泄愤的目的,杨成杰持刀继续砍击杨庆全,主观上具有伤害他人的故意,客观上造成了被害人轻伤的侵害后果,不符合正当防卫的主观意图,也不符合正当防卫的时间条件和紧迫程度要求,不属于正当防卫。

▲二审法院认为杨成杰第一刀属防卫,后续砍击不属防卫

但因“一审判决量刑偏重”,海南省第二中院作出了调整:“鉴于本案双方冲突系被害人杨庆全引发,具有重大过错,且杨成杰已是古稀老人,因护孙心切,临时起意进而伤害他人,属于激情犯罪,具有偶发性,社会危害相对较轻。根据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可对其从轻处罚。”

2021年3月16日,杨成杰二审因故意伤害罪获刑8个月。

【出狱后的申诉】

“他松开我孙子后,还用手想抓我眼睛”

二审判决一个多月后的2021年4月23日,杨成杰出狱了。坚称无罪的他开始为自己申诉。

▲2021年4月23日,杨成杰刑满释放

5月13日下午,杨成杰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说,自己的行为应当构成正当防卫。他认为,杨庆全酒后上门滋事,用石头打砸,又拿石头追赶其孙子,掐其孙子的脖子,属于正在连续实施不法侵害行为。

杨成杰还说,案发时他已70岁,杨庆全不到40岁,“他比我年轻30岁,力量对比悬殊,杨庆全还手拿石头,我迫于无奈只能持刀制止杨庆全行凶。”

杨成杰认为,虽然砍击了数刀,但砍击部位都是杨庆全的手脚,并非身体要害部位,“我的目的是制止杨庆全伤害我孙子,最终也是造成他轻伤,没有造成重大损害。如果我真的想伤害他,就不会只砍手脚部位了。”

杨成杰的儿子也说,“民警一开始作了行政处罚,是行政拘留不执行;后来几年也没有再抓我父亲。”杨成杰儿子说,父亲在案发数年后才被捕,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不愿意赔偿杨庆全,“杨庆全一直在闹。”

杨成杰儿子表示,哪怕父亲被捕之后,他也没有想到最终会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刑8个月,“我们一直都认为是正当防卫,顶多算是防卫过当。”

杨成杰还补充了一个细节:他砍击杨庆全、杨庆全松开其孙后,“他还试图用手来抓我的眼睛,我出于防卫心理,才又砍了他一刀。”

“杨庆全被砍击后试图用手抓杨成杰眼睛”这一说法,与判决书中记载的杨成杰供述不一致。对此,杨成杰说,接受警方讯问时,他做了好几份笔录,第一份笔录中没有提到这一细节,但此后数份笔录均提到了,但最终法院采信了第一份笔录中的内容。

红星新闻记者还联系到本案被害人杨庆全。杨庆全称,案发当日,他确实喝了酒,“大约喝了四五两白酒”,也确实朝杨成杰家扔了两三颗石头,随后,屋里也有人扔石头出来砸他及女儿,“我就看到他(杨成杰)拿刀出来,我和我女儿就一人跑一边,杨成杰就追到了我。”

“那时候跑得太慌了。”杨庆全说,杨成杰追上后,就砍了我4刀,两刀砍在左手,两刀砍在右脚,“伤情现在还没有好。”

杨庆全不认为杨成杰系正当防卫,他否认了追赶男童、掐脖子,“都没注意到他孙子。他伤害了我,应该判多少年就多少年、该赔偿就赔偿。现在他们就是不肯赔偿给我。”

红星新闻记者 王剑强 受访人供图

编辑 李彬彬

(原标题:70岁老人为保护孙儿砍伤酒后闹事者获刑 法院:第一刀属防卫,之后不算)

(责任编辑:张忠权_NB17813)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