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你可以对印度说不!

2021-05-13 13:44:41 乌鸦校尉

如今印度的疫情,就像决堤的洪水般彻底失控,每日新增的确诊人数都在40万,占全球新增病例的一半。

更可怕的是,通过印度这个超级毒皿“培育”出的超级变种病毒还在向全世界传播,首当其冲的,当然就是它的南亚邻国们。

而这里面最大的受害者,莫过于尼泊尔

过去一周,尼泊尔每天新增确诊病例都在8500例以上,累计确诊人数已超40万例以上,不断创下新纪录。

更可怕的是,比起印度来,尼泊尔的基础设施和医疗条件更为落后,全国各大医院已是一床难求,氧气供应不足,如果没有强大外援介入,尼泊尔疫情大概率会在短时间内变得和印度一样,甚至更糟。

可令人疑惑的是,几个月前尼泊尔的疫情不都有所好转了吗?而且该国获得了大批中国疫苗呢,怎么也不至如此啊。

很简单,尼泊尔人本身的防疫意识和印度不相上下,同样信奉印度教,频繁举行高度聚集性的宗教仪式、节庆活动以及婚礼派对。

人更重要的原因,则是那些海量涌入尼泊尔的印度人

上个月初,尼泊尔各大医院突然涌入大量印度人要求医护人员给自己接种中国疫苗,他们试图接种完成后逃到中国寻求避风港,这要求当然是遭到了尼泊尔医护人员以及执政当局的拒绝。

吊诡的是,这些印度人竟然还恼羞成怒,比在自己家还横,觉得他印度人跑到尼泊尔抢夺人家的医疗资源,传播超级病毒是理所当然。

更惊人的是,印、尼两国之间的边境竟然长期形同虚设,普通印度人能很轻松地跑过来,即便是现在有所限制也阻挡不了那些高种姓的有钱印度人涌入尼泊尔。

难道尼泊尔当局管不了这些“千里投毒”的三哥吗?是的,截至目前,管不了。

作为地缘上的近邻, 尼泊尔与印度在人口规模、领土面积以及资源禀赋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 然而两国在历史 、文化、宗教以及社会结构上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尼泊尔作为一个纯内陆国家,从古至今夹在中、印之间,但尼泊尔在东、南、西三面被印度包围,北部和中国西藏被喜马拉雅山脉阻隔,交流不便,加上远离出海口,所以尼泊尔在外贸易领域严重依附于印度。

历史上,尼泊尔这块地方从公元前6世纪开始,就陆续出现了一些独立的王国,如基拉特(公元前6世纪到公元4世纪)、利查维(公元4世纪到13世纪)、玛拉(公元13世纪到1768年)等王朝。

这几个王朝的统治者很多都来自于古印度境内各王国的政治斗争失败者,比如在基拉特第三十一世统治时,印度北方邦权力斗争里的失败者,就成群逃到加德满都山谷。

13世纪时,利查维人被另一群从印度北方来到山谷的人击败,玛拉王朝建立了。

马拉王朝兴起,大力推行印度教,这奠定了印度教在尼泊尔境内的独尊地位,虽然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诞生地就在尼泊尔蓝毗尼(尼泊尔西南边境),但佛教从没有在那里取得过优势地位。

(蓝毗尼)

不过,尼泊尔地区在18世纪后半叶之前始终没有形成统一的国家,直到1768年,其中一个名为“廓尔喀”的小公国诞生了一位了不起的统治者——普里特维·纳拉扬·沙阿,他征服了其他一些小邦国,并将其统一起来,这就是沙阿王朝。

初建立的沙阿王朝有着极强的扩张野心,其领土一度覆盖北印度大片土地,甚至在1788年和1791年期间,受到中国西藏地方的内鬼撺掇,以贸易、领土纠纷为借口,大举入侵西藏,一度攻占拉萨周边的日喀则,还将收藏了无数藏传佛教珍宝的扎什伦布寺洗劫一空,甚至逼得西藏地方、驻藏大臣答应赔款。

这时候,作为“十全老人”的乾隆忍不了了,他命清廷重臣福康安率军援藏,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这次反击战,福康安打得十分漂亮,甚至一度翻越喜马拉雅山脉反攻到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附近,迫使其投降并俯首称臣后,中尼恢复和平,此后尼泊尔一直作为“大清忠臣”,纳贡一直持续到1908年方才中止,是中国最后一个附属国

被清朝暴揍也是沙阿王朝走下坡路的开端。那时,英国殖民者已经扎根南亚,沦为英属东印度公司傀儡的印度莫卧儿王朝,将触手进一步往尼泊尔伸去。

在中尼交战时,英国就试图“居中调停”,扩大自己的影响力。1793年,马戛尔尼使团访华时还专门提及此事。可中国方面压根没有理会英国人,并还顺势加强了对西藏的实际控制,于1793年正式颁布实施《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严格控制入藏外国人,这让英印殖民当局在喜马拉雅地区的外交渗透失败。

一计不成,英属印度当局便以边境领土纠纷为名,发动了侵略尼泊尔的战争。然而进攻初期英军竟屡遭重创,伤亡惨重,直到1816年2月才击败了尼泊尔,迫使其签订不平等的《苏高利条约》,将锡金(包括大吉岭)、库马盎、加瓦尔在内的将近三分之一的领土划给英属印度 。

不过,尼泊尔廓尔喀士兵的勇猛抵抗让英国人放弃了彻底吞并尼泊尔的想法,沙阿王朝也得以保留,但要与英方额外签订一个特别条约——英国享有招募廓尔喀兵的特权。

从此,大量廓尔喀青年加入到英军中,为“大英”的殖民事业流血牺牲,充当炮灰。

(现代英军中的廓尔喀佣兵)

但英国殖民者始终都没有放松对尼泊尔的控制,他们在1846年撺掇亲英的忠格·巴哈杜尔·拉纳将军发动政变,国王大权旁落,拉纳家族世袭首相,之后,英国在1923年宣布承认尼泊尔“主权独立”,并借此进一步签订了“永久和平条约”。

之后,拉纳家族实行了闭关自守的国策,仅与英印殖民当局保持密切联系。到了1947年印度独立后,新上台的印度尼赫鲁政府发誓要继承“大英帝国”的荣光,并将殖民时期针对尼泊尔、不丹、锡金等国的特权也继承了下来,这使得包括尼泊尔在内的南亚国家继续受到印度人的压迫。

1950年,印度强迫尼泊尔和自己签订了《贸易条约》,印度通过关税政策和控制外汇兑换等措施,间接地控制了尼泊尔与其他国家间的贸易。

条约的签订,使得尼泊尔的对外贸易实际上基本被印度垄断

60年代时,尼印贸易占泊尔总贸易额的 95%!即便是后来尼泊尔积极发展同其他国家、地区的贸易,至今,尼泊尔在经贸领域依然严重依赖印度。

此外,印度还从尼泊尔获取了更多的特权,其中包括了:

尼国王任命首相要向印度咨询,外交部的重要通讯须呈交给印度大使馆的高级官员过目;

借口重组尼泊尔军队,印度派往尼泊尔的军事使团在其境内建立了全职的拥有统帅的指挥部;

签订双边“开放边界条约”,让两国人完全自由往来,让尼泊尔与印度的边境线基本沦为摆设;

最过分的是,印度还在尼中边界的尼泊尔一侧,建立了检查站和哨所。

印度还和英国一起,在尼泊尔征召廓尔喀男子作为佣兵加入印军,为印军充当炮灰,却得不到起码的尊重,连军饷都经常被拖欠。

除了经济上的殖民外,印度还不断进行文化渗透

1962年,亲印的马亨德拉国王还将印度教立国的理念写入宪法,规定了尼泊尔是一个完全的“印度教王国”,国王是毗湿奴大神的化身,是至高无上的保护神。

这使得尼泊尔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立印度教独尊国教的国家,国内政治上也开始受到印度的插手,一旦有所不从,印度就直接动用经济全面封锁大杀器,边境一封就是几个月甚至十几个月,让尼泊尔陷入到瘫痪状态,造成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1989年,尼泊尔试图更改1950年的不平等条约,这立马让印度恼羞成怒,立刻对尼进行经济封锁,直接造成了尼泊尔的经济困境和政局动荡。

2008年,沙阿王朝末代国王贾南德拉被赢得选举执政的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赶下台,成为世界上迄今为止最新灭亡的封建王朝,新政府不断要求废除不平等条约。

之后,尼泊尔通过了一部新宪法,这导致尼泊尔南部平原地区的马德西人(从印度迁徙的移民后裔)想单独建省的企图破灭,于是印度政府和民间支持马德西人暴力抗议,并不断施压尼泊尔要求其对马德西人进行“特别照顾”,但遭到了尼泊尔的严词拒绝。

加上当时尼泊尔正在积极同中国发展关系,力挺“一带一路”(这个我们后面细说),于是,印度趁2015年4月尼泊尔发生大地震趁火打劫,宣布对尼泊尔进行燃油、药品禁运,这让完全不产油气的尼泊尔出现严重“油荒”,全国交通停摆,大量航班、客车因为缺乏燃油趴窝,甚至连各种救援车辆因为加不上油而延误了救人,一时间尼泊尔几乎陷入瘫痪。

印度对尼泊尔这一系列高压政策,引发了尼政府、人民的严重不满。

尽管尼泊尔长期信仰印度教,但历史上多数时间都是独立的国家,甚至英国人都不能彻底降服尼泊尔。印度教这个宗教纽带,其实并不足以让尼泊尔对印度产生认同。

加上印度在1970年代后,分裂巴基斯坦,出兵干涉斯里兰卡、马尔代夫,吞并锡金王国,并将不丹的军事、外交的主权彻底剥夺,完全沦为印度的傀儡,这一系列区域霸权操作让尼泊尔上下都陷入到巨大的恐惧中。

恐惧也激发了尼泊尔的民族主义浪潮,尼泊尔国内舆论中,“摆脱印度佬的压迫、控制,维护主权独立”声音此起彼伏,尤其是民间,对于印度人反感与抵触不断加剧。

(尼泊尔人民举行反印度霸权游行)

在印度人看来,南亚就是它家的,哪个敢跟“域外国家”勾勾搭搭那就是背叛,尼泊尔不一心一意向印度“称臣”是大逆不道的行为,完全不可接受。

因此,每当尼泊尔希望和其他国家发展友好合作关系时,就会被印度视为是“离心和背叛”,印度国内就会出现批评和指责,这也同时会激发尼泊尔国内民族主义反弹,尤其是“反印情绪”这样一种具象化的民族主义情绪。

如今,尼泊尔国内对于印度的不信任情绪已经相当高涨,甚至印度对于尼泊尔的一切举动都会被“最大恶意化”来解读,哪怕三哥偶尔良心发现,真想做点好事也会被怼。

2008年, 尼泊尔副总统贾阿以印地语宣誓就职,引起了国内的普遍反对, 司法机构要求他必须用尼泊尔语再次宣誓,尤其可见尼泊尔民族对于印度方面的戒备和敌意。

印度外在的施压,反而让尼泊尔下定决心积极发展同域外国家的关系。国与国就怕比,跟蛮横的印度形成鲜明对比,尼泊尔的另一大邻国,那是看得着的好伙伴。

于是我们就可以看到近年来,尼泊尔与中国的关系飞速发展

当然,尼泊尔有意识地想要加强同中国的联系,长久以来对尼泊尔抱有极端控制欲的印度,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所以,中尼关系的进展,始终受到印度的阻碍,充满了波折。

2015年,尼泊尔与中国签订《丝绸之路经济带》合作建设谅解备忘录,高调为“一带一路”战略站台。

正如我们前面讲到的,印度照旧简单粗暴地对尼泊尔进行封锁,中断了其生活物资及燃油运输,时间长达九个月,导致尼国内社会运转濒临崩溃。

加上同年的大地震天灾,国内民生凋敝的状况甚至压垮了时任尼泊尔政府,导致其垮台。

(尼泊尔人抗议印度封锁)

但这也更加让尼泊尔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了在印度控制下自己国势的脆弱性,多事的2015年反而成了尼泊尔进一步靠拢中国的契机。

在印度残酷封锁的情况下,尼方破天荒地紧急向中国采购1000吨汽油,这些救命的物资正是通过中尼公路运输进去。现实发生的一切,让尼泊尔深刻认识到了与中国发展关系,确确实实给他们突破印度控制打开了一扇门

这条“关键关头显身手”的中尼公路,是2003年中国投入大量资金和力量进行改扩建,历时三年,于2006年完工的,10年后尼泊尔突遭“至暗时刻”,这条公路成了救命之路。

以前印度一“封锁”,尼泊尔就只能“束手就擒”,2015年的这一重大变故,让他们看到了另一种可能。

2014年底,王毅外长访尼时,两国就青藏铁路由日喀则延伸至尼泊尔边境达成协议;

2014年,中国西藏航空公司与尼泊尔的公司合资,成立了“喜马拉雅航空公司”,两年后的2016年4月,中工国际公司承建的尼泊尔博卡拉国际机场开工;

2018年9月7日,中尼签署协议,中国的4个海港(天津、深圳、连云港、湛江)和3个陆港(兰州、拉萨、日喀则)开始同尼泊尔进行国际贸易,打破印度对尼泊尔外贸渠道的垄断局面。

印度以一贯的强横霸道,自以为还能牢牢把控自己在南亚的“小老弟”们,然而他们在2015年之后逐渐发现,在尼泊尔,他们原来那套有点不好使了

捣乱是不可能不捣乱的。

2017年5月23日尼泊尔决定,将价值近25亿美元、装机容量1200兆瓦的布达甘达基水电站项目,交给中国葛洲坝集团建设。

印度当然不干了,毕竟他们眼中,这本是自己嘴里的肥肉。于是,他们操纵亲印的尼泊尔社会党内阁,很快又撤销了与中国的协议。

但那次印度下的绊子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好用。仅仅一年后,2018年9月,尼泊尔新内阁重新把项目交给葛洲坝集团,另外,还“超级加倍”,批准了多个与中国合作的水电建设计划。

经济上的枷锁逐渐松脱,尼泊尔政治上的独立性也在增强。

尼共2008年虽推翻了王室,尚无力摆脱印度的控制。

尼泊尔一直到2015年都是由三大党轮流执政,且相互内耗严重,但在2015年9月20日,尼泊尔实行新宪法,由对华友好的尼共组阁,党主席奥利出任总理。

印度试图支持亲印的尼泊尔大会党,打算将奥利拉下马,却惨遭失败。之后的2018年,奥利领导的尼共(联合马列)和普拉昌达领导的尼共(毛派)捐弃前嫌,两党宣布合并,尼共正式成立

奥利组阁,普拉昌达管党务。奥利于2018年2月15日出任总理,任期改为五年一届。

两党合并,一招制胜,让大会党丧失了翻盘机会,印度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它再难直接政治干预破坏尼泊尔内外政策,亲印的政治势力被遏制。

同年,尼泊尔宣布退出在印度浦那举行的军事演习,印媒称这是“侮辱性的伤害”,但印方仅停留在打嘴炮层面了,这让尼泊尔看到了南亚“一霸”的印度的“外强中干”。

尝到甜头的尼泊尔此后进一步加强同中国的经济联系。

2020年2月1日,《中国与尼泊尔过境协定》正式生效。尼泊尔在外贸上,历史性地摆脱了对印度加尔各答港的依赖,获得了通过中国港口出口商品的机会。

目前,中尼铁路规划也已落实,计划2022年建成开通,这将彻底打破印度对尼泊尔在交通上的绝对控制。

于是,有了底气的尼泊尔开始给予印度更强硬的反击

2020年6月12日,正值中印边境冲突中印度被暴揍那段时间,尼印边境上几名印度人对尼泊尔边境警察进行武力挑衅,还强闯尼泊尔一侧实控区,结果遭到尼泊尔警察枪击,印度人一死数伤。

还没等印度回过神来,第二天,尼泊尔众议院表决通过了宪法第二修正案,在法律确认了新版国家地图,将355平方公里的尼印“争议领土”正式纳入版图,而这一次连一贯亲印的大会党都无人投反对票,印度各界舆论哗然,表示“伤心难过”。

现在的疫情中我们可以看到,彻底摆脱印度的控制,对尼泊尔来说很难一蹴而就,仍然深受其苦。但尼泊尔率先寻得突破口,还是深深震撼着南亚的“传统格局”。

因为,印度不只是对尼泊尔这样,横惯了的三哥对于几乎所有的南亚“小国”,都是这个模式,采取残酷的压迫控制策略,各国都被印度肥囊囊的体型压得喘不过气。

尼泊尔如今所能看到的希望,也正是这些南亚国家所能看到的摆脱印度“霸权”的希望。

(1975年印度吞并锡金)

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教员就曾对尼泊尔访华代表团说过:等道路修通了,你们就不用那么怕印度了。这话不是单单说给尼泊尔听的,而是整个南亚。

印度自以为殖民者的“接班人”,在南亚称王称霸,如果每一个南亚国家都敢对印度说“不”,那么,印度所谓的南亚霸权将来就会瓦解,而尼泊尔或许正是印度“帝国”倒塌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参考资料:

胡欣:英国东印度公司与尼泊尔关系探究(1757-1858)
吴兆礼:尼泊尔-印度关系:传统与现实
张倩:从国际媒体尼泊尔地震救援报道看中国国际话语体系构建
鲍夏颖:尼泊尔对印度外交困境的不对称理论分析
金晓:印度—尼泊尔关系:历史与现实
后沙:底气何来?尼泊尔果断将与印度争议领土纳入版图
环球网:印度商人涌入尼泊尔接种中国新冠疫苗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