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内,华为、福耀两巨头办学,释放了什么信号

2021-05-12 21:35:47 丽尔摩斯

未来拼的是教育、是人才

文:金子

来源:丽尔摩斯

“当下年轻人宁愿去做物业保安,宁愿去送外卖,也不愿意去工厂了,这是目前国内制造业的困境,年轻人不能老是去送外卖。”在2019年的一次采访中,“玻璃大王”曹德旺如是说。

不仅是年轻人不愿意去,制造业的困境还在于高端人才的匮乏与断档,更是成为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难题。

怎样解开这个难题?曹德旺的方案是,捐款100亿,组建一所前所未有、为制造业量身定制的大学

5月2日,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创办的河仁慈善基金会网站披露了一则消息:该基金会计划出资100亿元,筹建“福耀科技大学”。 这所学校办学规模设定在3000~5000人左右,以理工科为主,旨在为我国实体经济、先进制造业培养应用型、技术技能型人才。

“福耀科技大学的办学目标是成为中国制造业高级人才的摇篮,”曹德旺在日前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发起设立福耀科技大学是受多方面的启发,包括目前中国制造业高级管理人才断档的问题、一些培养制造业人才的学科跟不上市场需求和产业发展要求、德国教育模式的启发等。

就在半个月前,4月14日,华为联合太原市政府共同创建了华为(太原)软件学院,计划每年培养超过十万人的软件领域人才,同时还会为其中一万人提供创业支持,未来将孵化1000多家软件公司。

一个月之内,两家不同领域的巨头公司,踏进了办学这同一条河流。如果算上2021年初,由韦尔股份创始人虞仁荣捐资200亿元,在老家宁波创建的新型研究型大学东方理工大学,2021年半年之内已经有3家巨头捐助创办学校。

1

一所为制造业“量身打造”的大学

对于办大学这件事,曹德旺并非一时兴起,而是暗暗准备了好几年。

高端制造业的人才难题,曹德旺关注已久。福耀多年自己辛苦培养起来的高级工程师、管理人员,不断被其他企业挖角。不仅仅是福耀,这几年很多制造业企业到处找高级工程师、工厂管理干部,企业之间挖来挖去,导致了企业成本的直线上升。

但是在中国当下的教育体系下,没有一所专门为制造业输送高素质人才的大学。而另一方面是,很多大学毕业生就业困难,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我就想着设立一所大学,招聘优秀的本科毕业生,培养他们成为中国制造业企业需要的专门的匠师级管理人才,助力中国制造业解决应用型、技术技能型人才断档的问题。”曹德旺说。

据教育部、人社部、工信部联合发布的《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显示,制造业十大重点领域2020年的人才缺口将超过1900万人,2025年这个数字将接近3000万人。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和结构转型,对应用型、技术技能型人才更加渴求,值此重要节点,福耀科技大学应运而生,体现了曹德旺作为一个企业家的宏大格局与社会责任感。

曹德旺对福耀科技大学的定位中强调要错位办学,“瞄向目前制造业人才培养方面存在的短板,培养产业工匠式的领导人才”——一方面是高等教育主力军中的一员,这可以保证生源质量,另一方面科技大学开办的是制造业急需的学科和专业,而不是金融、企管等“白领”学科,专业学生最终还是要回到制造业中去,并成为工厂的“领军人物”。

想办一所这样的大学,非常考验办学者的眼力,好在办学者是拥有国际视野的曹德旺。曹德旺多次考察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亚琛工业大学等学校,常推崇德国的办学方式,比如,德国的大学聘请的教授都有工厂实践经验,这些有工厂工作经历的专家教授会教学生如何做实验、如何把理论知识转化为实践,学生毕业进入工厂可以直接上手。而中国大学生毕业后进入工厂,公司要花几年时间的严格训练,才能培养出上手的技术工人,而在德国不需要这个过程。

按照曹德旺的设想,这所大学要培养未来的工匠型领军人物,所以招聘对象是经过筛选的优秀本科毕业生,师资力量也和传统大学不同,会在国际上聘请大量教授级别的工程师来训练学生。在教学上实行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方式,学生除了要学习基础的专业理论课程,还会教学生把所学的东西转化成生产能力——学校会建很多的实验室供学生进行实操,同时学校还会和很多的工厂企业合作,让学生走向工厂运营的第一线进行实操。

2

巨头办学潮背后

河仁慈善资金会发布消息显示,福建科技大学建成后,将是全国第四所、福建省第一所新型大学。其他已经建成的三所新型大学分别是西湖大学、东方理工大学以及刚挂牌没多久的南京集成电路大学。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新型大学大都是企业家带头创办的。西湖大学是由王健林、马化腾、吴亚军、王东辉等人捐资成立,东方理工大学是由韦尔股份的创始人虞仁荣捐资200多亿创办。

为什么叫新型大学?是因为它的招收对象以及培养目标与普通高校明显不同。

福耀科技大学招生对象是国内优秀的本科毕业生,在此开展研究生阶段的应用型人才培养。而西湖大学定位类似美国的斯坦福大学,主要针对各类科学研究,成立的前五年只招收博士生,之后才慢慢招收本科生。

东方理工大学的定位是理工类新型研究型大学,芯片将是学校主攻重点方向之一,这是中国当下“卡脖子”的领域,也契合了韦尔股份半导体龙头的需求。东方理工大学的办学目标除了促进学术的发展、培养创新型人才,还明确提到以“赋能产业为使命”。福耀科技大学是为制造业量身定制的高校,而东方理工大学是为高端信息产业量身定制的高校。

而华为的软件大学,除了为产业赋能,也有自身需要。业界人士分析,华为创立软件大学目的之一,就是为了鸿蒙OS系统生态建设而筹备,通过培养大量的软件开发者,让自己的鸿蒙OS系统生态能够更加完善。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很早就表示:“未来拼的是人才,是教育。”但当下的教育体系无法提供产业发展需要的人才时,有担当的企业巨头们直接下场办教育,变成了一股潮流。解决人的问题,才是从根源上解决产业发展的问题。

这些由企业巨头创办的学校,都具有公益性质。但是在身份上,各有不同。值得注意的是,正在筹建的福耀科技大学并不是民办大学,而是新型公办大学,除了新型大学,它还是公办大学。

是的,你并没有听错,曹德旺成立的并非是以盈利为目的的私立大学,而是为制造业服务的公立大学。换句话说,这相当于曹德旺花100亿盖了一所大学,然后捐给了国家。

它由河仁慈善基金会举办,采用基金会办学模式。即由基金会作学校的举办者,成立董事会,由董事会负责学校的重大办学战略决策,包括制定学校预算、遴选大学校长。

这种基金会办学方式在我国并不多见,公办大学里只有由李嘉诚基金会持续资助的汕头大学;民办大学里有2018年成立的西湖大学。

长期以来,我国都是政府办学,学校经费来源于政府拨款、学生学费,以及少部分社会捐赠。这种办学方式过度依赖财政拨款,办学经费有限,财政独立性弱,而基金会办学方式则确保了对学校的持续性经费支持,提升大学自主办学水平。

福耀科技大学公办的性质,也保障了学校未来的发展前景。为什么这么说呢?目前国内的高层次大学,每年经费预算几十亿者居多,部分顶尖大学每年预算就要上百亿,福耀科技大学仅靠河仁基金会捐助的100亿是不够的。曹德旺表示,福耀科技大学未来可以接受社会捐赠,政府也会有一部分财政支持。此外,公办学校的定位,也能给未来的生源加一个“心理保障”,有助于吸引优秀学生。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而曹德旺们却花百亿为国蓄力、为产业破解难题。金庸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放在曹德旺们身上,那就是“商之大者,为国为民”。

— End —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