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万人口200万兵,连灭沙特军6个旅,胡塞武装为何这么能打?

2021-05-12 20:15:04 排头档案

自2014年也门什叶派武装起义爆发至今,曾经难得了统一的也门已经陷入了长达七年的大分裂时代,而自2015年沙特的果断风暴行动开始,至今血腥残酷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六年之久。2018年以沙特为首的多国联军,以压倒性的兵力优势,大举围攻重镇荷台达,企图彻底夺取这个港口,切断也门胡塞武装从伊朗获取弹道导弹,巡航导弹和无人机等高精尖武的进口途径。前前后后经过近三个月的争夺战。除此之外,胡赛武装内部爆发了严重的内讧,2017年年末,胡塞武装在一场内讧中枪杀也门前总统萨莉赫,胡赛武装相当一部分武装力量投靠了政府军,实力遭到巨大的削弱,然而,面临内忧外患的胡塞武装却并没有被击垮,在联合国的调停之下双方同意由联合国监管荷台达。而胡塞武装依然可以通过各种路线从伊朗获取各式各样的武器系统,连续击落击沉沙特的军舰和战机。除此之外,联军企图夺回也门首都萨那的军事行动,最终也以失败告终。而胡塞武装也以其坚强的斗志和人民的支持,撑过了2018年这最黑暗的一年。

自2019年开始,在伊朗的鼎力支持之下,胡塞武装开启了大规模反攻的浪潮,先后多次传出消息,胡塞武装成建制的歼灭上千人规模的沙特联军,缴获的坦克装甲车,枪支。弹药等武器装备不可胜数。而也正是自此开始,胡塞武装的大举反攻,已经歼灭了沙特联军近六个旅的部队。由于沙特这个带头老大战斗力太过拉胯,后续的小跟班战场的表现更是让人不忍直视。沙特及多国联军的军心早已涣散,在也门的地面战场上,哈迪的政府军部队及其支持者已经取代了沙特联军,成为了地面战场的主要作战力量。2019年3月,亲胡塞部落的高级领导人宣布对那些与哈迪政府并肩作战的人实行大赦。他们呼吁亲属们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与沙特盟军作战到底。

由此导致了大量原属于政府军阵营的高级军官将领纷纷叛逃至胡塞武装麾下,本月,由塔里克·萨利赫领导的亲哈迪的“共和国卫队”第六旅旅长塞勒姆·阿里克准将昨晚叛逃到了胡塞武装一方。接待塞勒姆的胡塞武装第五军区情报处长里阿德·巴拉迪准将说,自“大赦”指令发布以来,叛逃者的总人数已经达到了1.3万以上。

相比中东诸国,也门这个国家自身存在极大的特殊性,首先。这个国家并不是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在整个伊斯兰教国家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也门也一直是其中的边缘地区,沙漠丘陵纵横,可耕种土地极其稀少。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文明,是这个国家最主要的经济成分,就这样,随着各个游牧部落经济文化交流日益频繁,200多个部落共同组建成了国家联盟,就是今天的也门。

1839年,英国在今天的也门南部建立了殖民地,这也就是后来南门的雏形,1918年奥斯曼帝国崩溃后,北也门也宣布独立。在此后近70年的武装对峙后,南北也门终于在1990年实现了暂时的统一。但是表面的统一并没有改变也门经济成分本质,直到2014年,也门冲突爆发之前,也门的粮食只有1/2能够实现自给。部族林立仍然是这个落后国家的内核。落后而分裂的也门,导致部落相互仇杀的事件时有发生,为了保护本部落的利益,甚至入侵其他部落争夺有限的资源,这个人口只有2000多万的国家,至少有200万人武装人员,军民比例超过1/10,而人们打仗的目的无怪,于是保卫自己部落和家族的利益。因此,这个碎了一地的散装国家并没有一套统一的核心价值观。自私暴力与嗜血,是也门最主要的社会风气。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之下,也门的政治腐败问题极其严重。

就在今年五月三日,哈迪政府总理莫因抵达也门中部马里布会见省长苏丹.阿拉达时被拍摄下了左边这张照片。在马里布前线,大批与胡塞武装激烈交战的政府军部队发不出薪水,而总理莫因却带着价值12550英镑的手表。因此,这张照片引发了很多哈迪政府军官兵的不满。由于对政府的不满情绪越来越高,哈迪政府军越来越多的士兵,甚至高级官员选择叛逃也不足为奇了。

过去一年,也门胡塞武装已经歼灭了几个旅的联军部队和不计其数的政府军武装,但是胡塞武装仅靠伊朗的帮助是远远不够的,目前胡塞武装的主要武力构成,除了起家的四万人的精锐本部武装之外,还有十余万各个部落的支持者,这些支持者往往衣冠不整,甚至没有统一的军装,以至于要穿着拖鞋打仗。这也就是为什么胡塞武装会被冠以拖鞋军的名号。

然而,无论条件再怎么艰苦,胡塞武装依然竭尽全力,对沙特的王爷君进行了一顿暴打。根据上图所示,胡塞武装基本控制了也门最为富庶的西部及西北部地区,虽然红色的政府军控制区面积较大。但其经济价值和政治价值却并不高。但是就在胡塞武装节节胜利的同时,也门的国内政治情况却并没有好转的迹象。虽然胡塞武装占据了一些战略要地,且其领土面积并不小,但是胡塞武装本身就是一个多部落武装联盟,无数个小部落支持者众星捧月般的拥护胡塞武装,直到目前胡塞武装并没有组建一个行之有效,职责分明的政府组织。此外,胡塞武装的总兵力仅有20万人左右,而属于胡塞武装本部落指挥的精锐部队总兵力不过四万。相较之下,也门这个拥有2000万人口的穷困国家,各个部落总共拥有着200万武装力量。很明显,胡塞武装也没有能力,立刻统一全国,即便能够夺得更多的人心,胡塞武装真的实现了对也门全国领土的掌控,也无法完美的控制所有部落的武装力量。然而就是这种混乱的局面,或许将为中东的整个政治时局造成巨大影响。

首先,胡塞武装是伊朗什叶派新月的重要棋子。当前,除了霍尔木兹海峡之外,中东地区另一个繁忙的海上交通通道,就是曼德海峡。作为世界上经济最发达的地区,欧洲诸国都需要通过曼德海峡从沙特等中东国家购买石油,满足本国的工业生产需要,而这一路径就要经过曼德海峡,过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然后再流向各个石油进口国。而伊朗的什叶派新月很重要的一个规划,就是在控制霍尔木兹海峡之外,进而控制曼德海峡,从而彻底控制中东地区石油进出口的咽喉要道。而也门则正好扼守着曼德海峡。而伊朗又是中东地区最大的弹道导弹巡航导弹生产国,如果以也门西北部为发射基地,伊朗可以轻易覆盖中东所有国家全部的石油产地,未来一旦战争爆发。就可以迅速瘫痪沙特等国的石油生产。可以说一旦伊朗控制了也门西部地区,可以说半个世界的石油进出口贸易都受到伊朗节制。

面对伊朗的野心,沙特阿拉伯也做出了相应的反制措施,但是由于其极度拉胯的战斗力,也门胡塞武装不仅没有被消灭,反倒有了沙特这个称职的运输大队长,胡塞武装越做越大。自2018年至今,胡塞武装已经连续多次袭击了沙特的石油生产设施,给沙特造成了严重的损失。随着伊朗外交局面的破冰,沙特联军内部也产生了一定的矛盾,面临分化瓦解的可能。而联军内部一旦瓦解,伊朗控制也门西部,进而控制曼德海峡,并威胁沙特全境石油生产的目标就将达成。因此,自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就直接提出要重点解决也门问题,并向着沙特等国派出特使,也没问题,大有朝着复杂化的方向发展。

部落政治,国家分裂,民不聊生。骨瘦如柴的婴儿,如干尸一般的孕妇,这些只是也门战争给世界留下的一抹残酷的掠影。作为中东地区的边缘地带,混乱的也门局势基本上是当今整个中东乱局的总代表。纵使拥有伊朗的帮助和胡塞武装强大的战斗力,也门的和平依然遥遥无期。从宏观来看,也门乃至整个中东的乱局,并非只是几个国家相互仇杀那么简单,事实上,也门中东的乱局有着极其深远的结构性问题。由于新冠疫情导致国际政治对立加剧,也门或将成为激起新一轮世界性冲突的源头。

作者/归志浩然

更多军事国际相关事实,以及观点评论请关注,也可以在评论区留言共同谈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