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京汶川亲身经历曝光:地震那年,一座寺庙为108个孩子破了戒

2021-05-12 14:22:38 微梦白昼

今天是汶川大地震13周年。

13年很远,13年又很近。

很多东西已经随风而去,更多的东西,始终不能忘。

今天,我想写下地震中108个“罗汉娃”的故事。

这个故事,关于宗教,关于慈悲,关于忌讳,更关于生之可爱,与世界的连绵不绝。

故事有点长。

但如果耐心看完,相信你的内心会相当震撼。

1

2008年,5月13日,四川什邡市。

一名待产的孕妇焦急地在妇幼保健院大门外徘徊。

她的羊水已经破了,但是面前的保健院已经空无一人。

本来,她是要在这里生产的。

但是昨天的那场地震,也波及到了这个城市。

保健院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所有的医护人员和病人都不得不全部转移。

一时间,她慌了神。

这时,一位志愿者出现接待了她。

得知她是来生产的后,志愿者马上带她去到了旁边的罗汉寺,安排接生。

进到寺庙之后,这位妈妈才发现,原来这里,早已聚集了很多像她一样的待产妈妈们。

佛门之地,本有极大的避讳,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有违佛规”的行为背后,其实是一场曾感动了无数人的救援。

2

事情还要从让全国上下都沉浸在泪水中的那场地震说起。

5月12日,汶川发生里氏8.0级地震。

犹如一双巨手,撕裂摇晃着这方不大的土地。

距离震中汶川不到40公里的什邡市,也没能幸免于难。

成了受灾比较严重的地区。

地震摧毁了他们的房屋,17万人无家可归,所有的居民都跑到了广场上避难。

哭声淹没了整座城市。

包括什邡市妇幼保健院。

剧烈的地震,让保健院的大楼摇摇欲坠,成了危楼,不能再继续使用。

余震不断。

在这里多呆一秒,对院内的20多名临产产妇和新生儿来说,都是致命的危险。

无奈之下,医护人员只能带领她们,转移到医院对面的小学操场上紧急避难。

但操场那个地方,不能遮风避雨。

四面漏风,根本不能久呆。

图:四川日报

得知他们的处境后,与保健院仅一墙之隔的罗汉寺向他们伸出了援手。

寺庙里的僧人们,立刻打扫干净了寺院的空地,并临时用油布搭建起了帐篷。

给了医生和产妇们一个栖身之地。

谁也没想到,当晚,便有产妇临产。

更不巧的是,孕妇腹内的胎儿胎位不正,出现了难产的征兆。

顺产是不行了,必须马上进行剖腹产,才能保住大人和小孩的性命。

那时大雨如注,狂风怒吼,大风刮得帐篷嗡嗡作响,四处漏雨,冷得不像话。

在这样的环境下,产妇很容易受凉,绝无可能在帐篷里生产。

怎么办?

保健院的医生们决定去罗汉寺里面碰碰运气。

因为在寺内,还有一处平房未受到地震摧毁,尚能使用。

之所以说是碰碰运气,是因为他们心里也没底。

他们都知道,佛门重地,不能见血光,即便是女子来了例假,都有不能拜菩萨的避讳。

这会儿要求孕妇在里面生产、坐月子,岂不是要打破佛门戒律了?

能行吗?

所有人都很忐忑,但更着急,产妇不能再等了。

很快,有消息传来,罗汉寺的住持素全法师,同意让产妇在禅房内手术。

3

这个决定,下得并不容易。

保健院的医生来求助之后,就有几位年长的僧人表示了反对。

他们认为,让孕产妇入寺生产,实在是荒谬,会污染了这方清净之地。

未曾经历过的人,或许很难理解这种想法。

但换个角度想想,这些僧人们,穷极一生都在追寻佛教理念。

他们遵守教规,潜心修行数十载。

一下子要他们打破戒律,对他们来说,无疑是对信仰的挑战。

除此之外,产后的孕妇需要营养补身体,必然就要吃鱼吃肉。

在寺庙里杀生,吃荤菜,这是大忌。

很多僧人都无法接受。

然而,面对种种质疑,素全法师只说了一句:

见死不救就是最大的忌讳,其他的都不重要。

信念固然重要,但是在人的生死面前,他们还是坚定地选择了先让步自己的信仰。

佛无定义,众生的苦难此刻都成了他们的苦难。

没有半分犹豫,素全为产妇打开了禅房的大门。

这应该就是真正的慈悲,不单单是渡人之苦,而是胸有悲悯,心怀苍生。

此外,素全法师还提出了三个无条件:

无条件接收所有灾民,包括孕产妇;

无条件为保健院提供一切物资;

无条件给灾民们提供一日三餐和热水。

这样的善举,让罗汉寺一夜之间成为了近1500名灾民的避难所。

物资不够用,僧人们将500床棉被和300张木床全部拿给了灾民。

自己却打着雨伞,在寺院大殿的空地上坐了三个晚上。

寺院存粮吃得差不多了,他们便都饿着,把食物全部省给了灾民。

为了给孕产妇们遮雨,素全法师将给菩萨遮阳的棚子拿来给她们遮雨。

有人问:“菩萨你都不管了,竟让菩萨淋雨?”

素全只说:“哪能管那么多,救活人要紧。”

为了给孕妇补身子,寺院里常散发出烹饪荤腥时的油腥味。

对数十年坚持吃素的僧人们来说,很难接受。

他们一闻那味道就会呕吐,但还是忍着难受,给产妇们做饭。

于是,在这场泪雨纷飞的灾难之中。

这个小小的寺院,成为了那些一直活在悲伤与恐惧中的灾民和孕妇们,唯一能够依靠的安宁之地。

善良的人,活成了一束光;而慈悲的人,活成了一片天。

罗汉寺的僧人们,何尝不是这场暗无天日的灾难中,为别人照亮前路的星星点点的光芒?

如同那句话所说:

这个世界上从不缺虔诚的信徒,缺的是发自内心的悲悯。

再深的信仰,也抵不过人性最本能的善意和纯良。

4

13日早晨7点36分,在罗汉寺生产的第一个孩子降生了。

保健院的护士记录下了当时艰难的生产条件:

没有手术台,医生们便将3个饭桌拼接到了一起,铺上棉絮和草纸;

没有照明灯,一个医生便全程举着手电筒照明,直到手术结束;

没有输液架,一根凹凸不平的木杆,也被拿来充数。

房外大地呼啸,房内所有人屏息凝气,全神贯注。

即便是这样简陋的环境,医生们也必须保证自己做到万无一失。

几个小时后,一生有力的啼哭划破了寂静的清晨。

所有听到的人,眼眶都湿润了。

就在昨天,他们才经历了生离死别,亲身感知着生命的脆弱;

今天,一个新生儿的降生,又让他们亲眼看到了生的希望。

保健院的医生郑英后来说:那一刻才真正体会到,我们和这个民族,是打不倒的。

的确如此。

这个孩子,是由素全法师亲自起的名字,叫做震雯。

震,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雯,同汶,告慰所有在这场灾难中逝去的灵魂。

来源:四川日报

小震雯出生之后,接连不断地有更多的孩子出生在罗汉寺里。

这里成为了什邡市的临时产房。

罗汉寺,史无前例地为所有孕产妇开放了三个月,百无禁忌。

在寺院里生产,所有人都担忧,不是完全无菌的条件下,会不会引发感染?

会不会突发地震,导致意外?

所幸,一次都没有,所有产妇和孩子都顺利渡过难关。

直到8月7日,保健院才搬离了罗汉寺。

走之前,大家数了数在这里诞生的小生命们。

一共108名。

这个数字,让寺里的德恩法师很诧异,也很安慰。

因为佛珠上的珠子,正是108颗。

并且寺内的壁画上,恰好绘有108名罗汉。

108这个数字,是圆满的意思。

因此出生在这里的孩子,都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罗汉娃。

这些孩子,每一个都按照出生时间排序编号。

小一、小二……小九、小十……父母们用这个编号作为孩子们的小名。

以此表示纪念和感激。

孩子们是不幸的,因为出生在了一个大地开裂的世界,过早的见证了世间的分离和悲伤;

他们又是幸运的,因为他们同样见证了最纯粹的善意,被善良和慈悲呵护着,带到这个世上。

5

13年过去了,罗汉娃们再次被想起,是因为一部电影。

电影名为《一百零八》,由在罗汉寺发生的真实故事改编。

值得一提的是,主演吴京,零片酬出演。

而他正是当年在什邡市的志愿者,亲眼见证了这个事件。

如今,这段历史马上就要被搬到大银幕上,我们也不禁好奇:

这些罗汉娃们,现在怎么样了?

据媒体报道,前不久,他们还回到了罗汉寺。

值得欣慰的是,他们并没有因为离开了罗汉寺,就忘记了在这里曾发生的一切。

每年,“罗汉妈妈”们都会带着自己的孩子,来这里感恩、祈福。

襁褓中的孩子们,现在一个个都长成了古灵精怪的小学生。

在上学之前,他们的每个生日,都是在罗汉寺一起过的。

每个家长从自己孩子小时候的衣服上裁下一块布,制成了百家衣,送给素全法师。

每年到了孩子们回来的时候,素全法师便会将这衣服穿上。

看着那些曾被他救助着生下的孩子,成长到如今都不敢认的模样。

更让他欣慰的是,僧人们所付出的那些善良,并没有随着保健院的离开而结束。

它们以另一种方式,继续传递了下去。

2009年,罗汉娃的家长们设立了“108成长基金”,用于帮助有困难的罗汉娃。

同年,罗汉娃里一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小轩,因此得到了救治。

以前,人们看到罗汉寺里的僧人,都会说:看,是和尚!

罗汉娃们出生之后,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

再次看到僧人们的时候,都会双手合十,尊敬地称一句“师傅”

回报善意最好的方式,就是对别人,也同样付出善意。

如同后来素全法师说的:

“这些孩子长大后,或许他们很平凡,也许会做出很大成就。

可每个人就像一盏灯,有些人是十瓦的,有些人是一千瓦的。但不管怎样,他们只要能给别人带来光明,就不枉来此一遭。”

6

今天,是汶川地震十三周年祭。

我写下罗汉娃的故事,不仅仅是为了纪念或祭奠。

更多的,也是想让我们能够始终记得。

不单单是记得那一年举国的悲伤,逝去的同胞;

也要记得,曾经出现过的那些或大或小,或多或少的善良。

那些支撑着我们从泪水中走过来的力量。

那一年,或许是天崩地裂,或许是山川颠倒,或许是天人永隔、生离死别。

但那一年,同样有人,虽然默默无名,但背上单薄的行囊,便一头扎进灾区做了志愿者;

那一年,有人即使乞讨过活,也为了支援灾区捐助过几百元的全部家当;

那一年,献血站门前排着长队,支援灾区血库;

那一年,站在断壁残垣前的子弟兵,为了能够留下救援,未曾有一人承认自己是独生子女;

那一年,谷歌记录了中国网络流量一条罕见的断崖式下跌的曲线,那是全民族在哀悼……、

生死面前,我们看到了一个个大写的普通人。

看到了无数饱含心痛与焦急,善良与纯净的灵魂。

如今,除了罗汉娃们,还有一些孩子长大了,同样打动着我们。

李月,那个在地震中失去左腿被抬出来的女孩,在后来的残奥会开幕式上,用优美的舞姿惊艳了世界;

薛枭,被救出时因为说了一句想喝冰冻可乐,“逗乐了悲伤中国”的孩子,如今是可口可乐四川博物馆馆长;

程强,送别救援部队时,他高举横幅,上面写着“长大我要当空降兵!”,如今,他不仅实现了这个愿望,还成为了英雄连队“黄继光班”的班长。

还有很多。

他们从苦难中挣扎而出,又带着从苦难中凝聚出的力量,一往无前。

对我们来说,那段历史,不能忘,不敢忘。

灾难是残酷的,是无差别选择的。

我们因此懂得生命的意义,所以,不要辜负每日清晨的太阳;

不要辜负每一个和亲人相伴的瞬间;

不要辜负人生中剩下的,所有可以和这个世界交手的机会。

请永远记得,永远向上。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