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杭州杀妻分尸案周五开庭 小区化粪池曾发现尸块

2021-05-12 13:13:27 澎湃新闻

2020年7月5日,家住杭州三堡北苑小区的来大姐深夜离奇失踪,家属出10万寻人,后经公安机关侦破,发现其丈夫许国利有重大作案嫌疑。据杭州中级人民法院的开庭公告,许国利涉嫌故意杀人一案,将于5月14日开庭。

案情回顾

家人出10万寻找来大姐

2020年7月,“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凭空消失呢?”家住杭州三堡北苑小区的来大姐的女儿向媒体求助说,自己妈妈自7月5日深夜从家里离奇失踪12天,小区遍布监控却没拍到她离开!家属愿意拿出10万找人。

而警方此前已经对小区开展全面搜索,包括地下室、楼顶等区域,都没有任何发现,还派出警犬对附近的池塘、公园进行地毯式搜索。

来大姐的大女儿说,小区的每一个窨井、每一个电梯井,甚至顶楼的蓄水箱,都查看过了。甚至他们家整栋楼的住户,民警都走访了,还查看了冰箱,甚至保险柜。

来大姐的丈夫许国利则在接受采访时说,妻子失踪前一天,情绪和行动没看出有啥异常,还说家里有一定存款,妻子应该也不会是因为经济问题离家出走。妻子睡眠质量不好,有时会失眠,但精神状态蛮好的,也从未出现过梦游现象。

丈夫涉嫌趁其熟睡时杀害被批捕

2020年7月23日,杭州市公安局针对这起失踪事件进行了通报,通报称,案件侦办取得重大突破,失踪女子已遇害,其丈夫许某某(男,55岁,杭州籍)有重大作案嫌疑,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7月30日,杭州市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提请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许国利。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在前期依法提前介入的基础上,经审查认为,犯罪嫌疑人许国利的犯罪手段残忍,性质恶劣,已涉嫌故意杀人罪,于8月6日对其作出批准逮捕决定。

据检察机关披露,2020年7月5日凌晨,犯罪嫌疑人许国利因家庭生活矛盾,在杭州市江干区三堡北苑家中,趁妻子来某某熟睡之际将其杀害,分尸后分散抛弃,部分身体组织通过马桶冲入化粪池。

来大姐遇害现场,记者去过四次

家门口贴着大大福字,阳台上种植着7盆多肉,面对我,许国利侃侃而谈,神情比较淡定……

时间快一年了,这场历时一周的采访,这几个细节我至今记得很深。

2020年7月16日,记者第一次登门采访。

江干区三堡北苑小区是一个拆迁安置小区,毗邻一个小公园,绿化环境很好。

来大姐的大女儿,在楼下等我,她眼大而秀气,眼神空洞,“妈妈不见了”,语气怯怯无助。

她递给我一张她妈妈照片,上面的来大姐留着一头短发,染成了淡棕色,看上去蛮富态、神情也惬意。

大女儿说,“妈妈照片不多,这张是刚拍的,以前是长发,前几天剪短了。”

来大姐的家在8楼,虽然是7月了,但春节时张贴的对联还在,中间有一张大福字。

进入许家,因为是失踪案,特意观察了房间布局:小而局促,以致客厅里堆满杂物。

观察了现场,洗手间紧靠主卧房,主卧紧挨着次卧,次卧外是阳台。

很迷你,放台洗衣机就显局促紧张。

在这个“巴掌”大阳台,有这个家唯一的一点绿色:几盆多肉。

女主人充分利用空间,紧靠玻璃窗,栽培了几盆多肉,品相很好。

大女儿说,“妈妈喜欢花草和小动物。”

看了看主卧边洗手间,里面的摆设,和家家户户一样,瓷缸白净、四壁光洁。

许国利这时进门了,身材精干,看到我,脸上没表情,门钥匙放桌台上,坐下来。

我们交流了20多分钟,话题主要围绕他妻子。

他说,“我以为她串门在亲戚朋友家过夜,手机留给小女儿做作业,这很正常。”

他还说,警察已调查过他,“我身正不怕影子斜。”语气蛮笃定。

许国利当过兵,说话时坐姿很正,不做声,有股冷静气场。

连续三天,我一直进出他家,在小区走访。

当时正值酷夏,人站立不动也出汗。

小区不大,只有六幢楼。

警方结论最终证明:来女士没有走出小区,她在家中被害。

相关报道:

杭州遇害女子小区业主:她失踪当天家中用去2吨水

7月23日, 杭州 警方通报确认失联18天的来女士已 遇害 ,此前,家人曾悬赏10万元征集线索,家属希望来女士只是自己走丢的愿望彻底破灭,她已经永远无法回家。根据通报,其55岁丈夫有重大作案嫌疑,已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印证

有业主早猜到失踪女子丈夫难脱干系

“就是她丈夫作案,杀人碎尸……”事发的杭州江干区三堡北苑一位自称姓孙的男性业主告诉华商报记者,来女士家住小区4幢8楼,杭州警方的通报印证了此前大家的猜测,来女士的丈夫脱不了干系。

7月23日21时许,杭州市公安局官微发布通报称,失踪女子来某利已遇害,其丈夫许某利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已被江干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7月24日,杭州市公安局官网发布通报称,许某利已被江干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我们小区后面有个很大的池塘,他(丈夫许某利)说她凌晨自己走开的,当时很多人怀疑她是掉池塘里了,但后来把池塘的水都抽干了,也没有找见她。”

许某利此前接受杭州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7月5日凌晨,来某利在家中离奇“失踪”。他是在7月5日凌晨0:30起来上厕所时,看见妻子在床上睡觉,等到凌晨5:30再起床的时候,发现她已经不见了。家属查看小区监控,确定来女士是7月4日17:10回家,没有监控显示其走出小区。

来女士的丈夫许某利此前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称妻子是凌晨一个人离开的

他后来通知大女儿夫妇,大女儿到妈妈家翻找了一番后发现,除一件睡觉穿的棕色吊带睡衣外,母亲的身份证、钱包、手机、钥匙都在家里没有带走。当时还问了隔壁邻居,邻居称自己睡得比较晚,有时来大姐家晚上冲马桶的声音都听得见,但事发当晚没有听到任何声响。

来女士的大女儿在7月6日晚前往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分局四季青派出所报警。警方把小区的所有窨井、电梯井、顶楼蓄水箱,甚至小区所有监控都查看过了,来女士好像真的人间蒸发了。

起因

丈夫因 借钱 炒股和 回迁房 装修分歧 杀妻

这位孙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小区属于回迁安置小区,来女士夫妇都是二婚家庭,夫妇俩和11岁的小女儿生活在一起,据说还有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新房正在装修。因为两套回迁房的所有权和装修问题,来女士和许某利曾发生过争吵,这已经从邻居处得到证实。

华商报记者了解到,杭州房价高企,江干区三堡北苑仅二手房均价每平方米已近3万元。

孙先生表示,网传的内部通报信息也证实了这一点。华商报记者注意到,未经警方证实的网传信息显示,经杭州警方专案工作,7月23日1时许,来某利丈夫许某利,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传唤。经审查,55岁杭州籍嫌疑人许某利交代其自身性格存在缺陷,多次向妻子来某利借钱炒股被拒和回迁房装修意见存在分歧等原因,产生不满,于7月5日凌晨,在江干区三堡北苑4幢一单元802室家中,趁来某利熟睡之际,以枕头蒙头的方式将其杀害,并分尸后将大部分身体组织通过抽水马桶冲入化粪池,部分骨骼带到室外后分散抛弃,目前警方正在查找。

杭州江干区三堡北苑4幢802室,据称来女士就在这张大床上遇害

此外,孙先生称,物业人员清查来女士家所用水量显示,来女士失踪当天,他们家用去2吨自来水。很多业主据此推测,应该是许某利碎尸后通过抽水马桶冲水抛尸。

调查

疑用粉碎机分尸 警方清理化粪池冲洗拍照

7月24日上午,有媒体记者在事发小区看到,死者来某利的几位亲属来到现场,蹲在小区化粪池的井盖旁嚎啕大哭。

孙先生表示,在夏季高温天气,尸体不能久存,许某利很可能是将小的尸块丢进马桶冲走,大的尸骨带走丢弃。现在警方用吸污车清理化粪池,对化粪池内提取的物品进行冲洗拍照后打包带走,“这就是取证,她是被分尸了。”

警方勘查取证

针对使用粉碎机的说法,孙先生表示不可能,因为楼房隔音效果不好,使用粉碎机的话,肯定会有邻居听到的。或许随着案件的告破,这些悬疑会被警方逐一揭开。

7月24日,华商报记者试图联系来女士的大女儿和其丈夫,但手机一直无人接听。记者从杭州某会计事务所证实,来某利并非会计事务所的保洁员。记者联系杭州警方证实,来女士的丈夫许某利涉嫌故意杀人已被控制。

7月24日,杭州市公安局官网发布警方通报称,案件取得重大突破,失踪女子已经遇害,其丈夫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已被江干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公安机关将根据案件侦办进展,于近期召开新闻发布会,及时通报有关案情。

律师说法

丈夫杀妻即使找不到尸骸,有其他证据也可定罪

“定罪量刑的依据之一是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尸骸虽是受害者遇害的重要证据,但是并非唯一证据,如其他证据,比如,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词、物证、视听资料、电子数据等,形成故意杀人完整证据链条的,也可定罪。”

7月24日,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名刑辩律师赵良善分析认为,“如果许某利杀害妻子分解尸体属实,无论是基于经济利益还是其他原因,均构成故意杀人罪。”

赵良善表示,根据《刑法》第232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案中,许某利的手段残忍,犯罪情节极为恶劣,最高可判处死刑。

针对网传许某利11岁的女儿知情的说法,赵良善认为,即使11岁的女儿隐瞒了其父犯罪行为,未向公安机关如实供述,可以不负刑事责任。我国《刑法》规定,8种暴力犯罪的刑事责任年龄为满14周岁。“11岁女儿年龄较小、心智不成熟等,在受其父威胁的情况下作出隐瞒案情的行为,也是有情可原的。”

杀妻嫌疑人弟媳:觉得不可思议 想送嫂子最后一程

7月25日下午,在浙江绍兴诸暨市安华镇球山村吉安桥上,村民们正聚在一起议论着“ 杭州 许某某趁妻子熟睡时将其 分尸 后分散抛弃”一事。离桥不到50米,就是许某某弟弟 许明 (化名)的家。

“杭州公安”微信公号消息,7月25日上午,杭州警方召开“杭州江干来某某失踪案”新闻通气会。杭州江干来某某失踪案已基本查明,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故意杀人案件。被害人丈夫许某某初步交代,其因家庭生活矛盾对来某某产生不满,于7月5日凌晨,在家中趁来某某熟睡之际将其杀害,分尸后分散抛弃。

“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二哥会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杀害嫂子。十多年来,他们回来都是很恩爱的,没听说有什么矛盾、吵架。在我们眼里,两个人的脾气很好。我想去送嫂子最后一程,但又不知道在哪里以及怎么面对她的家人。”7月25日晚,许明妻子 刘燕 (化名)告诉澎湃新闻。

村民聚集在吉安桥上议论着许某某 杀妻 分尸案 本文图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葛熔金 摄

失踪10多天后弟媳从抖音获悉

许某某老家所在的安华镇球山村,位于绍兴诸暨与金华义乌、浦江的交界处。许姓是这个村的第一大姓,在村口还立着“许氏家规”。

“许某某趁妻子熟睡时将其分尸后分散抛弃”一事在不断发酵,也成了村民们茶余饭后讨论最多的事。很多认识许某某的村民,都对其印象颇好,连连称没想到。

作为许某某的弟弟许明和弟媳刘燕更觉得不可思议。

球山村村口牌坊

刘燕表示,她在7月17日无聊刷抖音时看到了嫂子离奇失踪的消息后才知道,当晚许明就打电话给哥哥许某某得到确认。18日一早,他们一家三口坐早班车赶往杭州,9点多一点赶到了许某某位于三堡北苑的家中。

“我们到时二哥不在家,只有11岁的女儿在家。我们在家中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后二哥回来了,跟我们讲述了一下嫂子失踪的经过。我还问了二哥的女儿要不要到我们家去住几天,孩子说‘不要,还要补课'。问她想不想妈妈,她点点头说‘想的',说完就自顾自写作业去了。”刘燕说。

临近饭点,许某某父女带着许明一家去外面吃午饭,在此过程中许某某的儿子(与前妻所生)打来电话,许某某就让儿子过来一起吃饭。许某某在饭桌上又细讲了整个过程,“凌晨3点多还在的,早上5点多醒来,人就不见了。真的想不通会到哪里去......”

“我记得二哥提到过公安让他主动交代,弄清楚人去哪里了,还能宽大处理。”许明说,二哥当时就接着讲,“我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没做过的事情,我不会承认的。没事,有什么进展我会告诉你们的。”

吃好午饭,许某某和女儿去了派出所,把钥匙给了许明让他们回自己家休息一下等他回来。许明等人12点40分到家后坐了不到半小时,突然有一批警察赶来,让他们暂时回避,警方要搜查现场。许明一家在小区内的凉亭里呆了近2个小时,见警方还未搜查完毕,就打电话给许某某并将钥匙交给门卫后就回了诸暨。这是兄弟二人最后的一次见面。

球山村的村口立着“许氏家规”

今年许某某回过三次老家

在刘燕眼里,二嫂来某某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人,每年他们一家回诸暨,她都会跟来某某聊上好一会。每次过年到她家,来某某都会主动帮忙做家务,还烧得一手好菜。他们一家人去杭州,来某某也会热情款待。

“我是2007年嫁到这里的,记得二哥也是在这一年带来某某回来的。他们第二年就结婚了,可能都是二婚的原因吧,没有办喜酒。之后,他们每年过年和清明都会回来,住在我家里多一点,有时候也住镇上的旅馆。她是一个很直爽的人,很爱笑也很勤快。有一次,她笑着对我说‘不要看许某某现在这幅模样,年轻时候可帅了’。”刘燕告诉澎湃新闻。

许明介绍,许某某今年一共回过球山村3次。第一次是过年全家人一起来拜年,在许明家住了一个晚上。第二次是清明的时候也是全家一起来的,上午8点半到,吃好中饭回的杭州。最近一次是6月,老大儿子订婚,二哥一个人回来的,在镇上住了一晚。

许明表示,知道嫂子失踪消息后,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是二哥杀人这么一个结果。7月23日晚看到警方关于该案的通报后,他和妻子两个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后来他的孩子也来问是不是二伯杀了二姨,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许某某弟弟的住宅

印象中夫妻俩很恩爱

许明说,他们一共三兄弟,大哥是抱养来的,后来再生了许某某和他,但三兄弟的关系从小都很好。许某某4岁时,母亲因癌症去世,那时候他才八九个月大,从小是爸爸奶奶养大的。村里有个大妈从小就照顾他们几个,爸爸就让他认这个大妈做干妈,许某某也跟着叫干妈,一直非常孝敬。

澎湃新闻询问了球山村的多位村民,对许某某的印象都不错。说他出去早,但每次回来都笑呵呵的,见人就打招呼。看起来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有多位村民称,许某某还在2014年参与过村里的干部选举,不过因为长时间不在村上,大家对其情况也不了解,最终没有选上。但村里人都知道他当过兵、开过养鸭厂,现在人在杭州。

许明介绍,哥哥高中没读,1983年就去当兵了,他当的不是网上说的侦察兵,是修路桥的工兵。退伍回来先去了一家玻璃厂。后来村里很多人去外地养鸭赚了大钱,哥哥也跟人去了上海养起了鸭子。2010年上海的鸭棚拆了,他就不做这行了,具体干什么他也没有多问。

“来某某跟哥哥认识肯定有20多年了,印象中应该是去上海开鸭厂前就认识了。后来哥哥在上海开鸭厂时结了婚但又离婚了,2007年哥哥带了来某某回来,我们知道他们在一起了。当时觉得只要他们能在一起生活就好了,一直以来他们在我们印象里都是很恩爱的。”许明说。

许某某弟弟住宅边的小弄堂

据杭州公安局通报显示:犯罪嫌疑人许某某,男,55岁,杭州户籍。案发前系杭州某公司驾驶员。该人自1987年开始先后在省内外多地从事鱼粉和养殖生意,2018年到杭州工作。

刘燕表示,事已至此他们现在最担心是二哥他们11岁的女儿今后该怎么办,他们现在想去杭州看看孩子,但内心又纠结。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上二哥一面。

(原标题:杭州“杀妻案”本周五将开庭,嫌犯许国利涉嫌杀妻后分尸抛尸)

(责任编辑:张浩隆_NB18113)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