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一位被埋没的非主流军神

2021-05-12 10:46:56 汉周读书

文/米六七

01

大唐高宗皇帝永隆元年(680年)正月,唐军三十万,到达突厥旧地,讨伐背叛大唐的突厥各部族。

元帅裴行俭率中军一部到达单于府北,天黑了,安营扎寨。

栅栏壕沟都安置完成,裴行俭却突然下令:全部移寨到山顶高处。

将军们不解:士兵都安顿下来了,不要再移来移去了吧?

裴行俭下了死命令:快点移,违令者军法从事!

将士们不得已,骂骂咧咧地又把营寨转移到山顶上。

下半夜,大雨滂沱,原来扎营的地方水深一丈多,要是刚才还在那儿,那得淹死不少人!

大家惊惧又佩服之余,问题来了:大帅您怎么知道会有暴雨?

裴行俭回答:“不要问为什么,今后按我说的办就行!”

这就是王者。

此前唐军与突厥交战,总是粮草被劫,造成被动局面,这个短板必须补上。

裴元帅派出三百辆大车,伪装成运粮,派百来个老兵护送,每辆车上藏着五名精壮士兵,佩戴陌刀、劲弩。

果然突厥又来劫道,老兵们一哄而散。

突厥兵赶着车到水草丰美的地方,解开鞍,让马匹吃草,打算运粮食。

唐军勇士跳出来,大砍大杀,打得突厥措手不及,大乱,死伤无数。

而早早就派出跟随配合的唐军也杀到,把突厥人一网打尽。

从这以后,运粮车所到之处,突厥兵躲得远远的。

这么厉害的招数,就像一个乒乓专业高手打业余玩家,突厥人被裴行俭耍得团团转。

02

裴行俭出身中国第一门第河东裴氏。

这个家族单单在唐朝就有十七个宰相,当真非同小可。

他父亲裴仁基,隋末大将;

哥哥裴行俨,号称“万人敌”,就是《说唐》这类小说中第三条好汉裴元庆的原型。

裴行俭父兄在隋末乱战中死于王世充之手。

那时行俭刚刚出生,待到长大成人,因为这层关系,补了个小官进入仕途。

牛逼的血统就是不一样,年轻的小裴在军队里任个低级军官,碰到大唐战神级的将军苏定方

苏定方是李靖手下练出来的,李靖灭东突厥,苏定方灭西突厥。

苏定方见到裴行俭,聊了几句,就认定:“你就是我一直要找的人!我用兵的方法,只有你能继承。你就是万里挑一的那个绝世高手。”

便把兵法全部教给小裴。

有时候不得不相信有些人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

小裴是典型的文武双全,理政能力也很强,和平年代进步很快,没多久任长安县令。

这时发生了改变历史的一件事。

高宗李治要立武昭仪为后,受到顾命大臣长孙无忌、褚遂良等人坚决反对。

热血青年裴行俭也加入反对派队伍,却被告密。

高宗和阿武欲打击反对派,就先拿人微权轻的小裴开刀。

降级贬到西北任安西都护府的长史,这里是苏定方灭掉西突厥后,大唐设置管理归降突厥人的总部。

也是因祸得福,脱离政治旋涡京城,小裴得以避开随后更加残酷的政治斗争,保住了一条性命,也为大唐留下个扫平西域的帅级人物。

他在西域一呆就是十几年,了解西北民情风俗,山川地貌,非常善于团结各族人民,讲究民族政策,深受各族人民爱戴,军民之中威望非常之高。

到高宗麟德二年(665年),升任安西都护,即西北军总司令,这一个他四十七岁。

03

高宗后期,小裴变老裴,调到京城任吏部侍郎,负责组织部选人用人工作,这把锋利的宝刀,暂时入鞘。

那时西部的吐蕃越来越强大,威胁到大唐国际传统老大的地位,裴行俭开始经常在军队中任职。

命运中注定,他一定要从幕后走向了台前。

679年,吐蕃数次击败唐军,引诱突厥人起兵与大唐对抗。

原来大唐的降将阿史那都支、李遮匐(原姓也是阿史那)依附吐蕃,都自称可汗,占据西突厥故地的两边,反叛,进攻安西都护府。

大唐面临着一场两线战争。

裴行俭说:“我军刚刚败给吐蕃,不能再与突厥正面开战,要用智取,不要力战。”

他说,西边的波斯国被大食打败,波斯王子现在长安,正巧波斯王去世,我们以送王子回国继位为由,派兵向西,要经过突厥人的旧地盘,随机应变,可以干掉这两个叛军。

于是裴行俭明面上是安抚大食使者,任务则是册立波斯王子,率一支人马出发向西。

一路上,当年他在西北任司令的部下都派人迎接。

老裴把年轻勇猛的豪杰上千人留下来,告诉大家:“现在是七月,太炎热了,真让人走不动!要住上一段,等到天气转凉再往西边去。”

还召集了龟兹、于阗、疏勒、碎叶的酋长们说:“我以前在安西都护府,很喜欢打猎。现如今想再过把瘾,你们谁愿意跟我一起来一次大的围猎?”

裴大人要打猎,胡人们兴高采烈,都愿意去!

各族人一集合,有上万马步兵,裴行俭按部约束好,整顿几天,突然向西边开拔,倍道兼行,直逼阿史那都支的地盘。

终于亮剑。

阿史那都支的间谍早就打探到消息,裴行俭要到深秋再往西去,那时再和李遮匐联合,拦住他去路。

这烟幕弹把阿史那都支搞晕了,等到回过神来,裴行俭的大军距离已经不到十里地了。

老裴的使者已到,问候都支,过的好吗?裴老将军经常念叨您呐!

紧接着,第二拨使者又来了,您还不去迎接裴将军啊?

都支乱了方寸,不出迎也得出迎,唐军已杀到家门口了,只好率手下出迎,——其实就是束手就擒。

裴行俭拿到都支的“契箭”即突厥人的虎符,立即用它召集突厥各部首领,全部抓起来,押送到碎叶城。

精简骑兵数千,迅速杀向李遮匐那边。

碰上都支和李遮匐双方的使者一块往这边赶,裴行俭老办法,放走李遮匐使者,让他先去告诉李遮匐,阿史那都支已经投降了,你这边何去何从,自己看着办。

压力比山还大,李遮匐顶不住,也投降。

兵不血刃,裴行俭就这样解决了两个大反派。

把他们押上囚车,亲自率军送到长安。

波斯王子自己回国,部将王方翼坐镇碎叶城,留守安西都护府。

十一月,回到长安,唐高宗非常开心,宴请裴将军,席上表扬说:

“裴将军一支小部队,深入万里之外,不流一滴血,就平息叛乱。真可谓文韬武略集于一身,现在特别授予你两个职务。”

礼部尚书兼检校右卫大将军。

04

突厥人从没放弃恢复他们祖先的荣耀。

680年,突厥残余势力又发起叛乱。

这一回,裴行俭任总帅已是众望所归,才有了本文开头所述的战事。

裴老将军三下五除二,干掉阿史那泥熟匐、阿史那奉职,继而歼剿残余的反叛突厥部族。

还有两股较大的势力阿史那伏念、阿史那温傅。

裴将军处理事务,举重若轻,招招有效。

伏念和温傅两人在他的操作下,互相怀疑,又不团结了。

唐军几部人马,按裴行俭的布置,一直咬着伏念追击,伏念被逼得难过,又和温傅合不来,于是逮住温傅作为投名状,投降大唐。

至此,突厥问题全部解决。

但,猪队友也不失时机的出现了。

妒忌老裴功劳的人说:其实伏念是走投无路才投降,不算有功劳,不应该饶过他们。

朝廷下令,把伏念、温傅等五十四个突厥首脑斩了。

裴行俭答应过伏念要保他一条命,得到消息,长叹一声:“杀降这种事出现,往后再没有投降的人喽。”

称病,休假不干活了。

果然没多久,又一个叫阿史那车薄的为首,再次反唐。

又要任命裴行俭为帅,身体不行了,去世,六十五岁。

05

裴行俭是唐高宗朝的超级大帅,当时的名将程务挺、王方翼、李多祚、黑齿常之等都是他提拔重用,出人头地的。

初唐四杰“王、杨、卢、骆”名扬天下,老裴说:“这些人太浮躁,不是远道之器。作人先要有器量和见识,然后再讲才华和技术嘛。”

果然四个人才艺一流,却成就不大。

这个裴行俭太了解人了。

他拿下阿史那都支时,缴获了一个周长二尺的大玛瑙盘,展出给大家看,警卫员王休烈捧着盘子上台阶,一个不小心摔倒,盘子打碎了。

小王吓得面无人色,跪地上咚咚磕头,血流满面。

裴行俭叫他起来,呵呵笑:“你又不是故意的,没必要这样。”

端的是大气非常。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