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野蛮:救中国人于苦难?为什么西方人总被NGO忽悠

2021-05-12 07:54:19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曹野蛮】

几十年来,为什么西方国家只传播和相信关于中国的谎言?这主要是因为西方几乎没有人真正了解中国。

中国的发展日新月异,西方国家也在担心中国会做些什么,人人都害怕中国想要统治世界。欧洲国家和美国知道他们过去对其他国家做了什么,因此他们担心中国崛起后会对他们做同样的事情。

如果西方人民试图去了解中国,会发现中国并不像过去的殖民大国那样;中国也不像美国那样,试图在世界各地传播政治制度和政治理想。

西方人无法理解——中国政府只想做好自己的事,他们希望改善中国人民的生活,希望民众过得更富足。西方人不明白,他们不是世界的中心,中国并不想针对他们。

这种情况使中国很难与西方世界进行沟通,因为无论中国政府或中国媒体说什么都被认为是“虚假宣传”。而每当一些非政府组织提供关于中国的负面信息时,中国试图解释,可每个人都会认为中国在撒谎。所以,中国没有办法为自己辩护,非政府组织可以编出任何荒唐的说辞,而西方人总会相信他们说的是实话。

新疆村民泪别驻村干部

NGO的谎言

虽然非政府组织在世界各地都有运作,涉及许多领域。但其中有些会特别关注中国,他们努力用最坏的眼光描绘中国。

介入中国事务最有影响力的非政府组织是国际特赦组织(AI)、人权观察(HRW)和国家民主基金会(NED)。西方政府对这些组织正在做的工作非常感兴趣,也愿意提供必要的资金支持。众所周知,美国政府与NED之间有着直接的联系。

目前,最受欢迎的话题之一是中国新疆,以及中国政府如何侵犯新疆穆斯林的权利。据国际特赦称,中国将穆斯林们关押在遭受酷刑、奴隶劳动的“集中营”。一些所谓的“报道”声称,新疆人民正遭受屠杀,他们的人体器官还被用来非法出售!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则告诉西方民众,新疆人民在活着的时候被强制实行手术,他们的耳朵、肾脏、肝脏、肺、角膜和皮肤被摘除。这些受害者的遗体被打包出售,用于移植手术和医学检测。中国每年从这一器官交易中获利8个亿……

如果这些可怕的指控属实,穆斯林国家难道不应该是第一个公开反对中国、保卫新疆穆斯林吗?然而,与西方人的期望截然不同的是,穆斯林国家都曾表态支持中国,他们不认为中国在折磨新疆人民。

实际上,新疆被治理得很好。大量的公共预算用于保障和改善当地民生,新疆所有儿童都有9年的免费教育机会,新疆居民每年都有一次免费体检。

1990年至2016年末,新疆遭受了很多起恐怖袭击。但近几年来,该地区没有发生过一起暴力袭击事件,中国政府设立的职业教育培训中心为该地区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可在西方国家,很少有人会相信这些话。这一切都要“感谢”西方媒体和非政府组织。

由于所有穆斯林国家都支持中国,而且中国的发展也没有因为“穆斯林集中营”的指控受到影响,西方政客和NGO们就产生了另一种诽谤中国的想法:强迫劳动。近期的BCI事件便是在此背景下发生的。

反华“学者”阿德里安•曾兹(中文名郑国恩)声称,50多万少数民族工人被迫在新疆采集棉花。但他没有提到,在新疆,棉花主要由机器收集,人们大多在工厂里工作。当媒体去新疆与这些人交谈时,他们实际上表达了自己的喜悦。因为现在他们有了工作,能够挣钱改善生活。其中一名员工说,他所在的村子里很多人现在有了工作,可以买车了!

美国过去用黑人奴隶来摘棉花,所以如果你给西方人看棉花田里的人的照片,媒体和非政府组织会告诉他们,这些人是中国政府强迫他们在那里工作的。而这正是散布新疆棉花谣言的人想要的——为了制造一个巨大的丑闻,阻止中国的崛起——让更多的人相信中国政府是种族主义者和滥用职权者。

对于地区自治的双标

除了新疆之外,非政府组织也对台湾、香港和西藏非常感兴趣。

国际共和学会、自由之家、国家民主国际事务研究所、香港全球连接、香港观察、人权基金会、人权和反奴隶制国际、维吾尔族运动、中国援助协会、中国人权捍卫者,维吾尔人权与民主中心,维吾尔人权项目……所有这些非政府组织经常发布诽谤中国的报道。

人权观察组织不断散布谎言,说藏族人民在宗教自由权方面受到歧视和限制。他们说,自2009年3月以来,已有155名藏人自焚抗议中国政府。

人权观察组织和其他NGO利用这些谎言和诽谤来鼓动“藏独”,他们在香港和台湾也做同样的事情。他们经常从中国这些地方带来捏造的新闻,试图说服全世界的人们,这些地区不属于中国。

我来自欧洲,事实上我知道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有许多较小的地区要求自治,同时声称自己是独立地区。可问题是在欧洲没有人听他们的。因为每个国家都想保护自己的边界,他们不会允许少数民族破坏他们的完整性。

在西方世界,这被认为是正常的。每个人都明白为什么国家要保护自己的边界,不允许自己的领土被分割。但这些国家在中国问题上的逻辑截然不同。根据他们的说法,仿佛中国没有同样的权力保护自己的边界。

分离主义正是一些人分裂中国的工具。如果此举能够成功,它将为美国人甚至欧洲人节省大量对付中国的金钱和时间——如果中国失去了这么多领土,就没有足够的力量对抗西方国家,西方政治家对此非常清楚。

因此,任何有兴趣推动“台独”“港独”“藏独”“疆独”的非政府组织都会得到支持。西方政府对保持非政府组织的运作非常感兴趣,因为人们对这些机构的信任超过了对政府的信任。毕竟在西方,为了赢得选举,政客们向人们许下了太多根本没有实现的承诺。人们知道政客们只想掌握权力,对他们说的话根本不想相信。

以反华立场著称的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是由美国政府资助的,去年他们已经花了1000多万美元资助中国的分裂组织和颠覆活动。他们在香港花费了最大额度的资金,至少有200万美元给到了该地区11个反中国组织和项目。NED还在新疆和西藏问题上分别花费125万美元和100万美元,支持分裂主义团体和活动。

环球网根据NED官网公布的数据,整理出了其针对中国的各项经费开支。

救中国人于苦难?

非政府组织没有军队,也不发动战争。然而,这些组织也希望把西方的理想传播到所有国家,包括中国。国际特赦组织每年都会发布一份报告,坚称中国公民正在遭受苦难,并支持西方必须从可怕的中国政府手中拯救这些人。

他们不在乎今天许多中国城市的生活质量比欧美国家的生活质量好,他们不在乎中国政府在世界各国中拥有的支持,他们也不在乎中国人民是否认同他们政府的成绩。

西方国家、非政府组织或其他组织产生偏见的唯一原因是,中国的制度不同于他们在西方的习惯。所以,他们必须声称中国人民没有人权和自由。可我在中国生活了两年多,从来没有觉得中国政府剥夺了我的人权和自由。

相反,我认为在我搬到中国后,我比以前有了更多的自由。在中国,我住在一个比我整个国家都大的城市里,但是我晚上出门是没有安全问题的。醉汉不会打扰我,我也不必担心有人会攻击我。

在我看来,安全生活的权力是一个国家能够为其人民提供的最重要的东西,而中国政府与大多数西方政府不同,已经成功地为公民和每一个访问中国的人提供了这一权力。然而,生活在欧洲或美国的人们不会从媒体或非政府组织那里学到这一点。

未来,可能会有许多新的非政府组织成立,他们的唯一目的就是批评中国。可对于美国侵犯人权的行为,每个人都很安静。没有任何国际组织或非政府组织会谴责美国的种族主义,或者向美国请愿。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延伸阅读

美媒惊呆了:原来这些“逃离中国”的华人,要的“自由”是这?!

去年12月,信奉白人至上主义的美国极右翼新纳粹组织“骄傲男孩”(Proud Boys),与一群反对他们的示威者在街头暴发了激烈的冲突。之后这个新纳粹组织在网上发起了募捐活动,为他们被打伤的成员筹集医药费。

可让人震惊的是,根据美国主流媒体《今日美国》报的最新披露,给该组织捐款的绝大多数人并不是白人,而是一群华人,甚至这些华人的捐款还占到了总数的8成多!

公开资料显示,“骄傲男孩”一直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而美国华人群体中也有不少人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但由于“骄傲男孩”极端的身份和立场,特朗普自己都不得不与其保持距离。

所以,仍然选择给这个新纳粹极端组织捐款的华人,便引起了美国媒体的好奇:他们为什么会去支持这么一个白人极端组织呢?

答案是“反共”。

是的,从《今日美国》报报道来看,这些华人之所以会给“骄傲男孩”这个美国臭名昭著的白人新纳粹组织捐款,是因为他们不仅非常厌恶共产主义,更认为美国社会正面临被“共产主义”颠覆的危险,认为美国的种族主义等美国社会真实存在的社会问题是“共产主义”的阴谋。

“对于那些因为排斥共产主义而离开中国的人——尤其是那些支持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人来说,‘骄傲男孩’就仿佛是一群顽强的街头战士,战斗在捍卫民主和对抗共产主义的前线”,《今日美国》报写道。

(截图来自《今日美国》报的报道)

去年圣诞节时曾给“骄傲男孩”捐了500美元的一名反共华人在接受《今日美国》报采访时也承认了这种心态。

“你的理解我们的感受,我们是从共产主义的中国来的,我们好不容易来到了美国并且非常热爱这里”,此人说。

(截图来自《今日美国》报的报道)

但奇怪的是,虽然《今日美国》报一边说着这些华人是为了“反共”才支持“骄傲男孩”这个新纳粹组织,还说强调他们大多来自中国大陆,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可这家美国媒体随后却十分拧巴地表示,这些华人反对的“共产主义”,并不是实际意义上的“共产主义”。

按照《今日美国》报的说法,这些华人其实是被“骄傲男孩”这种白人极右翼群体通过“恐慌营销”给忽悠了,“骄傲男孩”一方面是将其反对的“进步”思想都扣上了“共产主义”的大帽子,另一方面则利用了这些华人“反共”的心理,这才导致这些华人会跟这些白人纳粹分子混在一起,反对美国社会在种族主义等一系列议题上的“进步”。

(截图来自《今日美国》报的报道)

可这个说法存在一个很明显的逻辑漏洞:既然这些华人本身是从中国来的,那他们肯定比“骄傲男孩”这些美国白人更清楚“共产主义”是什么样子,又怎么可能会简单地就被后者“利用”和“忽悠”呢?而且,倘若他们这么容易就被忽悠了,那么他们对于“共产主义”的排斥和反对,是不是同样是因为被其他势力“忽悠”和“利用”了呢?

同时,一个不容忽视的情况是,近些年香港和台湾那些与美国互动密切的乱港分子以及“港独”“台独”分子,他们的言行中都带有明显的极右翼纳粹主义色彩。例如在前年香港的修例风波中,乱港分子和“港独”分子就曾多次无差别地暴力袭击内地在港民众,并经常用日本纳粹时期侮辱华人的话语称内地民众是“支那人”。甚至于他们还多次流露出想要无差别“清洗”内地民众的倾向。

(图为乱港分子侮辱大陆人为支那人,并在公开场合使用“纳粹军礼”)

所以,与其说这些支持“骄傲男孩”的华人是什么被“忽悠”和“利用”,倒不如说他们本身就是臭味相投。

讽刺的是,由于美国媒体之前需要利用这些人去妖魔化中国,以维护西方的那套国际秩序和价值观,所以CNN、《纽约时报》等对美国国内对极右翼纳粹势力“表现”得很反感的美国主流自由派媒体,却在面对这些纳粹化的反华分子时耍起了双标,称他们是在追求“自由”了。

现在,美国人终于见识到了这些人想要的到底是哪种“自由”了——是“骄傲男孩”这种美国白人至上的新纳粹势力一样的“自由”。

不过,从目前美国舆论对这件事的后续反应来看,这些被美国自己养出来的“蛆”对美国社会的“反噬”,要比给新纳粹组织捐个几万美元严重得多。美国一些极端的右翼媒体目前就在利用这些华人对“骄傲男孩”的支持,想将这个极端的新纳粹群体“洗白”成“爱国组织”,并去反咬美国“黑人的命也是命”等反种族主义运动。

如下图所示,美国右翼保守派媒体《纽约邮报》就宣称,这些从中国“逃”到美国的华人会如此支持“骄傲男孩”,不仅证明了“骄傲男孩”不是种族主义者,而是“爱国”群体,更证明了“黑人的命也是命”就是“共产主义”性质的,就是想要“颠覆”美国的“自由”。

还有一些美国媒体为了掩盖他们“养蛊反噬”这一极为尴尬的场景,居然宣称这些人是中国政府反串的。比如美国《新闻周刊》就引用一名研究所谓的“中国在渗透美国”议题的“专家”的说法,称此事是中国政府在搞鬼,在掏钱资助“骄傲男孩”。

然而,《新闻周刊》这段引自《今日美国》报报道的采访,其意愿却根本不是这样的。那名“专家”以及其他研究中国议题的人在接受《今日美国》报采访时的原意明明是,他们认为这些支持新纳粹的华人“不像是”与中国政府有关。换言之,为了推锅给中国,《新闻周刊》居然把自己美国同行的报道都歪曲了。

最后,耿直哥想说,美国之所以会滋生出这些纳粹色彩极端的思想,本质上因为美国只是在一味地将一切问题都说成是“种族主义”,搞“身份政治”,却不敢触及资本主义更根本的问题,这才导致美国的种族对立越发激烈,底层互害越发严重,最终给了极端思维发芽最佳的土壤。

所以,若想打击其国内的纳粹势力和极端思想,美国人可能还真应该开拓一些思维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