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十几年,男友帮女友抚养女儿长大,中风后被抛弃:我们没领证

2021-05-12 00:48:09 培大看众生

南北朝文学家庾信在他的《枯树赋》中写下这首伤感的诗句:

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这首诗句本意是表明树木随着时间的转移,春夏时候的枝繁叶茂到了秋冬之后却变得萧瑟孤零,人也是如此,这首诗句用在感情方面也有异曲同工之意,感情在甜蜜的时候,男女双方都能视对方为珍宝,海誓山盟也毫不吝啬,但当面临困境时,感情往往却很难经受住考验,成了我们眼中看到的现象“只可同甘,无法共苦”的讽刺,而这种现实的场景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也屡见不鲜。

55岁的翠萍(化名)一直苦恼不堪,她想和男友杨师傅分手,但对方怎么都不乐意答应,不仅如此,杨师傅还在家和她,以及她女儿闹腾得非常厉害,让母女俩实在招架不住,前段时间女儿小张与男友为琐事发生激烈冲突,男友更是拿尖锐的物品划伤了女儿小张的胳膊,这更加坚定了翠萍要求离婚的想法。

翠萍表示自己与男友分手也是迫不得已,十几年前,在自己女儿很小的时候,她与前夫离婚后一直保持单身,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比自己大五六岁的杨师傅,杨师傅身强力壮,能够打工赚钱养家,他从未结过婚,而且也没有父母养老的羁绊,基于此,两人很快走到了一起。

同居的十几年时间里,杨师傅一直帮衬着翠萍,帮忙共同抚养她的女儿,当然,杨师傅也多次向翠萍提出要求领证结婚的要求,但都被翠萍一口拒绝,翠萍表示完全没必要领证捆绑双方,两人在一起各取所需,能过就在一起过,不能过也方便今后一拍两散,所以两人一直以男女朋友的身份同居。

2019年,嗜酒的杨师傅在外喝酒突发脑梗导致中风,出院后的杨师傅腿脚不利索,语言功能也几乎丧失,只能靠点头和摇头来表达自己的意思,除了身体方面造成永久性的创伤以外,杨师傅的脾气也变得异常敏感和暴躁,加剧了翠萍母女俩与杨师傅之间的紧张关系。

在照顾杨师傅的过程中,翠萍母女俩时不时会和杨师傅发生各种各样的冲突,一年多的照顾让母女俩身心疲惫,在一次夜晚,杨师傅和翠萍女儿小张再次因琐事发生肢体冲突,这让作为母亲的翠萍既心疼女儿,翠萍甚至懊悔自己认识男友杨师傅是引狼入室害了女儿,气愤之下,翠萍将男友赶出了家门。

然而被赶出家门的杨师傅却并不甘心,杨师傅不断在门外敲门和踢门,独自一人在门外折腾了一晚,翠萍一时心软最终还是让男友进了屋,只是打这事开始,翠萍就下定决心一定要与杨师傅彻底了断,而且女儿小张即将嫁到外地开始新的生活,小张想带着自己母亲一起去外地,所以更加没办法接纳杨师傅。

母女俩将分开的想法告诉杨师傅,杨师傅最终点头表示了同意,翠萍想在离开之前将男友予以安顿,否则男友将无家可归,考虑毕竟同居在一起十几年,翠萍想与男友亲属共同出资将其送往养老院,可在咨询办理手续的时候被工作人员告知,因为自己并非是杨师傅的合法妻子,不具备监护人资格,所以她没有资格为其办理入住手续,需要监护人签字同意才行。

翠萍母女俩想到杨师傅一共兄弟姐妹5人,杨师傅排行老二,她们希望杨师傅的兄弟能够接纳杨师傅,所以她们找到了杨师傅大哥一家,在表达完自己的诉求后,杨师傅的侄子表示自己38岁了,与自己二叔见面不超过15次,而且二叔自从与翠萍一家同居后,与自己的兄弟姐妹几乎没有任何来往。

杨师傅侄子表示虽然二叔与翠萍没领证,但毕竟共同生活了十几年,在自家亲戚眼中,大家都认可她就是二叔的妻子,二叔也抚育了翠萍的女儿,可以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再者,二叔生病期间,自家兄弟姐妹也组团看望过并丢下5000元给翠萍,如今二叔中风需要照顾,母女俩却要求送二叔去养老院明显就是想撂挑子,他们亲属表示不同意。

一听这话,旁边的翠萍母女俩着急了,她们表示确实拿过杨师傅亲属的5000元,但5000元根本不够,自己其实一直在经济和精力上多有付出,翠萍更是当着众人的面表示,自己与杨师傅没有领证,只是同居的男女朋友关系,自己也不是她的直系亲属,自己没有义务照顾杨师傅,无论是送养老院还是男友亲属安顿,这并不属于自己分内之事。

杨师傅的侄子也立马反驳母女俩,他表示自己二叔不仅养育了翠萍女儿小张,而且他此前有两三套房子,现在自己二叔面临无家可归的窘境,他质疑翠萍母女俩侵吞了二叔的房产,现在又想将二叔扫地出门,母女俩去外地开始新的生活,他们作为二叔亲属根本看不下去,所以不会同意将二叔送养老院,翠萍母女俩应该担负起照顾二叔的责任。

杨师傅侄子的话将翠萍母女俩气得够呛,翠萍认为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夫妻之间互相抛弃的案例都比比皆是,何况自己与杨师傅都算不上夫妻,自己更没有义务照顾男友,至于男友的房产,小张表示都被杨师傅赌输了,小张的表态得到了杨师傅的认可,他点头承认自己确实变卖了房产并全部输光。

翠萍认为男友的现状已经严重影响和干扰了自己的正常生活,双方在争吵中没有达成一致,杨师傅的侄子在离开前向翠萍表示自家亲属需要商议,等商议出一个合理的结果后再告知翠萍,在此期间,二叔仍旧需要由翠萍照顾,翠萍在无奈之下表示答应,毕竟不能眼睁睁看着男友流落街头,她希望通过各方力量能够尽快寻求出一个妥善安顿方案,那么自己也好开始新生活。

杨师傅如今面临无人接管的难题,女友认为自己没有义务照顾,亲属认为翠萍与杨师傅是既成事实的夫妻关系,理应担负起照顾的责任,双方无法达成共识,而目前这种窘境的症结在于没有结婚证,杨师傅与翠萍不是夫妻关系,两人在一起就为当下的纠纷埋下了隐患。

翠萍作为离异带着女儿的女人,当初愿意与杨师傅在一起并非是因为感情,她只是看中了杨师傅的价值,一言以蔽之,杨师傅没有父母的累赘,同时还能为自己和女儿做贡献,这种现实的想法是翠萍当初愿意与之同居的根本动机,反之,杨师傅作为大半辈子没有结过婚的男人,他渴望一份温暖与柔情,并且从他多次提出想与翠萍领证的动机来看,我们不难发现杨师傅对翠萍肯定是动了真情,否则他不会如此三番五次要求与之领证。

从杨师傅和翠萍的这起纠纷来看,其实也给了我们很大的警醒,男女在一起相处,同居不是目的,只是互相了解的手段,是奔向幸福的起点,如果一开始就抱着这种不负责任的心态在一起,这是一种非常自私的利己主义,或者更严重来说,这无疑是对感情的耍流氓行为,自己只顾从自身的利益出发,全然不顾对方的情感诉求,依仗对方对自己的痴情来满足自己的目的,这种冷血自私的行为并不值得继续深入交往。

即便回到我们常说的“搭伙过日子”的组合形式,双方也需要一本结婚证来固定双方的关系,结婚证不应该成为捆绑双方的枷锁,应该是双方携手共度一生的安全绳,同居只是一种感情的松散联盟,有利而合,无利则分,这种自私的心态缺少对感情和婚姻起码的敬畏之心,颇似一种玩弄的心态,只是在翠萍心中,视结婚证为洪水猛兽,如此看来,这是男友杨师傅的悲哀,也彻底照出了翠萍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只是事已至此,追究当初双方为何没有领证已经没有多少实质性意义,而目前的焦点在于如何解决当下的实际困难,杨师傅的安顿是最大的关键,有句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翠萍与男友杨师傅并没有领证,但两人在一起确实生活十几年,两人除了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关系,无法享受相关权利,也无法履行某些义务以外,在周遭亲朋好友眼中,他们与夫妻无异,杨师傅也为这个家庭贡献了十几年,不应该遭遇如今残酷的过河拆迁之举。

不过从现实角度来看,杨师傅目前生活无法自理确实成了家庭的拖累,对于55岁的翠萍而言也确实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长期照顾一名中风的病人,先不说经济上的支出,单单只是精力上的付出就非常考验双方的感情以及对方的身体状况,综合来说,将杨师傅送到养老院是现实无奈下的妥协。

杨师傅固然有兄弟姐妹,但从其侄子口中得知,他们与杨师傅十多年来并无任何来往,那份基于血缘的亲情其实早已黯淡无光,他们对杨师傅的帮衬只是基于那份社会道德而已,但从法律意义上而言,他们又是杨师傅的监护人,是杨师傅得以安享晚年的靠山支柱,只是这份亲情,这份血脉早已被十几年的岁月冲淡,这是我们当下物欲横流社会的现状,让人无奈,毕竟实事求是来说,我们并不能对杨师傅的亲属有任何道德绑架,否则这是对他们的另一种不公平。

最后,希望杨师傅的女友能够念及多年相处的感情,希望杨师傅的亲人可以考虑到现实的矛盾,在此紧迫的关头,指责某一方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只有双方放下对对方的敌意,共同承担各自的情感责任,安顿好杨师傅才是当务之急,也是双方避免矛盾升级的有效方法,这也是人性光辉的彰显!

你们认为杨师傅应该由谁来照顾?杨师傅同居十几年的女友翠萍有没有照顾的义务呢?欢迎大家留言讨论,谢谢!

文|培大大

未经许可,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拆解、搬运、抄袭、洗稿本文部分或全部内容。

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