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瞒豹”,何时能找到?看看19年前的宁波用了多久

2021-05-12 00:29:53 数据熊猫

杭州“瞒豹”事件沸沸扬扬,富阳野生动物园的作为为杭州这座城市抹了黑。

根据5月10日野生动物世界金钱豹外逃事件新闻发布会的通报,3只豹子在4月19日的时候就已经出逃,5月2日被转塘茶农拍到,5月6日报警,此事才开始被公开,而当时杭州富阳野生动物事件表示“园内豹子数量没有少”。随后5月8日13点半左右,动物园承认金钱豹的确是从野生动物园逃出,一共三只,已追回一只;当天17点38分,成功麻醉追回第二只金钱豹;5月10日,富阳通报金钱豹出逃事件,称4月19日已经出逃,怕影响五一客流,便多次瞒报,令人咋舌。

集结追捕金钱豹(图片来自网络)

近年来,动物出逃事件在国内也时有发生。例如2012年常州淹城野生动物园转运鳄鱼的车辆翻车,3只鳄鱼集体出逃;2013年12月,上海动物园华南虎在喂养过程中逃出;2016年11月,厦门市海沧动物园孟加拉虎逃脱;2017年11月,广州动物园一只豹子出逃。但这些事件中,动物均没有跑太远,很快都被抓回或者猎杀。而此次的杭州野生动物园的动物出逃,由于出逃时间较久,豹子有可能跑的比较远,追回的难度也会急剧加大,那么出逃的豹子在哪里出现过呢?

根据新闻报道,杭州的豹子分别在转塘的龙门坎村附近、富阳的金苑山庄、何家村附近的骑行公园被发现。这些地方仍旧属于野生动物园所在的山区,因此我们暂时可以认为出逃的豹子还未跑远。

杭州金钱豹出没地图

4月19日距今已经快一个月了,搜寻的难度加大,还需要多久才能找到它呢?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可以从19年前宁波东钱湖野生动物园惨烈的狼出逃事件中做一些判断。

2002年10月25日清晨,当时的宁波东钱湖野生动物园饲养员到狼笼喂食时,发现铁丝网被撕开一个缺口,里面的6只重达25公斤的狼已无影无踪。三个小时以后,还是决定报警。当时三个小时的拖延已经被群众诟病,认为园方没有第一时间报警,已经是耽误了,而如今杭州野生动物园竟然隐瞒了半个月。

狼(图片来自网络)

当日下午4点左右,第一只狼在郭同岙山树丛中被警方狙击手击毙,距离野生动物园150米。当晚8点,在动物园铁丝网外围,第二匹狼被毒饵毒死。第二天上午8点半,第三匹狼被当地有经验的猎户诱杀。

另外三只狼则开始逃亡生涯,而当时的东钱湖村民更是人心惶惶,不仅担心自身的安全,更担心孩子的安全。

10月30日,搜捕人员在更换药饵时发现药饵已经被咬,而不远处有声音,搜捕人员循声而去,发现一只狼蜷缩在地上,便乱棒打死。

剩下的两只狼销声匿迹,搜捕人员一直没有找到它们,终于在两个月后有了消息。12月25日上午,奉化裘村的一位农民意外发现有一只狼落入了自己设下的机关,便通知了林业公安,第五只狼被送回了动物园,这也是唯一一只活着送回的狼。当时被找到的地方,距离动物园已经是40公里不到的地方了。

据报道,最后一匹母狼是在2002年底被宁海村民用猎枪打中,在2003年的1月1日,这匹狼发现死在宁海岔路镇的白溪水库山脚下。据传,这匹狼最终被村民分而食之。

2002年宁波狼出逃出没地图

从19年前宁波东钱湖野生动物园狼出逃事件中我们看到,出逃的狼最晚经历了两个多月才被追回,距离最远跑到了直线距离动物园70+公里的宁海岔路镇。

刚开始时宁波警方力量发挥了很大的力量,在动物园附近能够追到狼,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所有范围太大,警方的力量已经很难发挥作用了,更重要的是需要猎户或者山民的力量。而杭州出逃的金钱豹由于还处于亚成年状态,即使过了一个月,仍旧活动在动物园附近的山上,尽管难度在加大,但是借助科技的力量,杭州还是很有希望快速将豹子在附近的山上捉回动物园!

图片来自网络

延伸阅读

第三只走失豹子凶多吉少?涉事动物园前科累累

5月11日,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出逃的三只金钱豹,除已寻回两只之外,第三只依然杳无音信,这距离它离开动物园已有22天。结合已寻回的两只金钱豹回园后的身体状况,有专家观点认为,因缺少野外捕食能力,且错过最佳搜救时间,第三只豹子恐怕凶多吉少。

5月10日,中科院动物所国家动物博物馆副馆长张劲硕对外表示:“比较担心第三只豹的生存状况,它是亚成体,且在动物园长大,基本没有野外生存能力。要么隐蔽起来了,要么可能已死亡。虽是人工饲养,但饥饿、精神紧张、恐吓围攻等,可能会导致应激反应,会有攻击人的可能。”

经历瞒报、辟谣、曝光,三只金钱豹及周边居民的生命安危备受关注。

幕后老板

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位于杭州市区西南郊的富阳银湖开发区,占地3500亩,总投资2.5亿元,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是华东地区颇具规模的野生动物园。据资料介绍,是集动物保护、繁殖、濒危动物救护、科普教育及动物科研为一体的综合性生态公园。

该园于2002年正式开业,被列入“国家教育部濒危野生动物保护与繁育重点实验室、科学研究基地”、“浙江省濒危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浙江省青少年科普教育基地”。

天眼查数据显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经营主体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控股公司为龙晖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6%。经过股权穿透,龙晖集团背后控股公司为雄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控股高达80%,是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最大股东。

根据天眼查,雄鹰投资集团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为张举彦,2003年出资1.1亿元,持股96.49%,关联企业28家。同时,张举彦也是龙晖集团法定代表人,通过雄鹰投资持股77.19%。另一位股东则是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张德全,持股20%。

雄鹰投资集团作为投资主体,多数投资操作多为旗下控股公司龙晖集团负责。根据龙晖集团的投资版图,除了杭州野生动物世界,龙晖集团还投资包括浙江润龙林业物资、齐齐哈尔龙沙动植物园、齐齐哈尔龙晖房地产开发、杭州蓝宝石马戏团、三亚龙晖动物繁育、非洲之窗旅游、龙晖药业等十余家公司。

其中,龙晖药业作为制药企业,根据官网简介,龙晖药业产品研发是依托珍稀野生动物资源,以药用研究开发为先导,建设现代化制药厂,生产、销售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成药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龙晖集团仅是龙晖药业的第二大股东,龙晖药业背后实际控股企业为市值超2000亿元的片仔癀(600436.SH),持股比例51.00%。此前,2020年7月,片仔癀以约4448万元收购龙晖药业,完成上市后的产业布局。

在被片仔癀收购前,龙晖集团基本上处于亏损之中。截至2019年12月31日,龙晖药业(未经审计)总资产4376.27万元,净资产-141.51万元;2019年营收2204.87万元,净亏损654.68万元。

2020年,片仔癀营业收入65.11亿元,同比增长13.78%;实现净利润16.72亿元,同比增长21.62%。截至2020年12月31日,片仔癀总资产为102.06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权益为78.63亿元。

5月11日,针对近期“瞒豹”事件,时代周报记者先后联系雄鹰投资集团、龙晖集团以及龙晖药业试图采访。雄鹰投资集团未接听电话,龙晖集团以“负责人不在”为由拒绝接受采访,龙晖药业则直接拒绝采访。同日,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片仔癀相关部门,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动物园行业盈利困境

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此前已发生多起违规事件。

2016年7月,因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商品,被杭州富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银湖所判处行政处罚;2017年1月,非法占地建设华南虎棚,被杭州市国土资源局富阳分局向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并罚款;2018年5月,因税收违法被杭州市富阳地方税务局行政处罚。

同时,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还因违反收集个人信息侵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成为国内“人脸识别第一案”的被告方。2019年10月,一位消费者质疑园区年卡入园检票方式由指纹识别转为人脸识别,将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告上法庭。随之,2020年11月,这场“人脸识别第一案”正式宣判,该名消费者获得赔偿共计1038元。

事实上,除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瞒豹”事件外,近年来,国内不断发生相关野生动物园不规范营运,致使虐待动物、猛兽伤人现象。

2013年,央视曝光宜春春台公园动物园虐待动物,致使众多动物挨饿,整改两年后,该园又发生老虎失控咬死清扫工作人员事件;2016年7月,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东北虎园发生一起老虎伤人事件,最终造成1死1伤;2020年10月,上海野生动物园园区工作人员在猛兽区实施作业时,遭受熊攻击身亡。

野生动物园负面事件频出背后,牟利需求为背后原因之一。

上世纪50年代,国内动物园为非营利的政府公益项目。多年发展后,国内城市动物园基本仍属于公益性动物园,经营需政府补贴,但野生动物园则多数属营利性动物园, 采取“政府招商,企业投资管理”模式。

但大多民营动物园仍未真正盈利。

中研普华研究数据显示,2018年动物园行业总资产规模达到3445亿元,预计2019年动物园行业总资产规模达到3607亿元。相较之下,中国旅游研究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实现旅游总收入6.63万亿元。

这意味着,动物园在旅游业整体规模中,占比不足10%。

2021年1月,一则“知名动物园亏损3000万”的消息曾冲上微博热搜。该动物园为南京红山动物园,因疫情影响2020年亏损3000多万,占到往年收入的40%,员工更是不断流失。

“实际上,国内动物园行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很大一部分的资金缺口需要相关政府部门来填补,行业经营模式亟待改变。”中研研究院在报告中表示,动物园行业具有建设周期长、建设资金大、资金回收慢等特点,行业普遍存在压力,甚至容易出现资金链断裂危机。

此次铤而走险“瞒豹”的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在五一假期期间,累计接待游客9.77万人次,以一张成人票220元测算,累积营收在两千万元左右。

今年五一假期国内旅游市场火爆,据媒体报道,五一假期长隆野生动物世界接待游客23.8万人次,以成人票价300元测算,门票营收约7100万元;秦岭野生动物园累计接待游客20.86万人次,100元的成人票价收入在2086万元;深圳野生动物园累计接待8.59万人次,以240元的成人票价计算,营收也超过2000万元。

也就是说,如若金钱豹走失消息传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或将损失五一长假的可观营收。

“行业准入门槛较低,发展过于迅猛,而相关的配套法律制度和管理制度相对滞后,是造成目前各地不断发生动物园行业违规事件发生的主要诱因。”5月11日,大光明律师事务所邱平律师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表示,未来行业需要在提高准入门槛的同时,完善国家和地方层面配套的相关法律、法规。

“此外,还要明确野生动物园的主管部门,加强监管机制、考核机制。同时,配合舆论监督、社会监督,具体到每个野生动物园,应加强自身管理;责任到人,建立严密的管理制度和紧急事件应急机制,避免发生诸如此次金钱豹出逃事件类似事件再次发生。”邱平补充道。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于晶晶_B7341)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